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煎了

      唐斯羡其实对唐清满姐弟的家世背景不太了解,当初答应了以“唐思先”的身份行走后,才从唐清满那里获得一点信息。
      
      在唐斯羡穿越前一个月,也就是六月份那会儿,是唐家姐弟的爹唐才厚病逝的第二十七个月。
      
      亲父死,子女必须守孝三年,具体则是二十七个月。所以唐家姐弟守完了孝后,便按照先父的遗愿变卖了家产,收拾一番于七月踏上返回饶州乐平县唐家的路。
      
      唐清满也是她爹临终前才得知,原来她爹当年是唐氏家族的子弟,但是后来离开了唐家。
      
      至于为何离开,她爹没告诉她们姐弟二人,只是颇为悔恨的叮咛唐清满,务必让唐思先的名字也回到族谱上。
      
      姐弟俩的娘早在他们年幼时便去了,所以唯一的亲爹也死了后,姐弟俩无依无靠,若非亲爹的遗愿给了他们方向,他们怕是会继续迷茫下去。
      
      然而走到歙州与饶州交界的鹿西乡时,姐弟遭遇了四处游荡,以劫掠为生的盗贼,结果便是唐思先被杀了。
      
      劫后,唐清满遇到了唐斯羡,救了她。
      
      再然后,说不清楚自己来历,又没有身份的唐斯羡便成为了“唐思先”,为了报答唐清满的救命之恩,也为了完成“唐思先”这个身份该尽的责任和义务,她便跟着唐清满找到唐清满的伯父唐才升。
      
      唐家是一个拥有三百年历史的大家族,祖先是前朝的豪门大姓,出身高贵。然而随着前朝豪门大姓逐渐没落,当时的唐家的当家便决定往后不分家,族人都住一块儿,实施平均主义。
      
      如同唐斯羡所知道的建国初期吃的“大锅饭”,唐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因为不分家,所以凡是年满十五岁的族人便得统一劳动,男的种地,女得煮饭和进行蚕桑方面的工作。
      
      每个小家庭都没有私产,所有的粮食、衣物分配都是族里负责的,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但是也能吃饱。
      
      因这种自给自足的家族经营方式让朝廷少操心许多,故而今朝的每个皇帝几乎都要夸一夸唐氏家族。唐氏也成为了尽节乡,乃至饶州都颇为声名显赫的大家族。
      
      唐清满的爹唐才厚便是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家族。
      
      照理说他也不该有什么不满的,可他在二十年前,顶着被父兄骂不孝子,被人戳脊梁骨的骂名,宁愿被族谱除名和挨十五大板,也要离开唐氏家族,这便十分耐人寻味了。
      
      唐清满不知缘故,唐才升也没有告诉她们,只是无情地拒绝了她们:“他被族里除名了,也已经不是我的弟弟了,让他回族谱之事,想都别想了。”
      
      包括唐思海在内的唐氏族人都对姐弟二人十分不齿,笑话她们:“当初走得不是挺有骨气的吗?如今骨头软了?即使你们乞怜摇尾,也是不会让你们回唐家的!”
      
      唐斯羡虽说要履行诺言,但没想过以这么屈辱的方式,于是拉着唐清满扭头便走了。
      
      她们却是不知,即使她们走了,唐思海的心里也平静不下来。因为他知道唐才厚离开唐家时,办了这事的是当时的家长唐泰,——也是他唐思海的祖父。
      
      若是唐家姐弟回了唐家,那么无疑是要打他祖父的脸!
      
      如今唐家的家长已非他的祖父,而是更为年轻,口碑更好,在饶州州学任助教的唐赟。
      
      唐赟此人颇有文才,可是在唐思海看来,他的性子温和,资质平庸,没有家长的风范,要不然也不会让唐家姐弟的伯父唐才升坐上副庄首的位子。
      
      那可是一个兄弟叛出家族的人,本该受连坐处理,而不应成为田庄的副庄首!
      
      唐斯羡与唐清满不清楚唐思海的身份,可秦雩却是知晓的。
      
      晚饭之时,他跟家人说起今日之事,语气中也颇为不屑:“那唐思海不懂半点仪礼,仗着他祖父是唐家前任家长,不敬我便罢了,还扯我衣袖,没体统!”
      
      妻子苏氏道:“你不是去处理唐思先捕鱼之事了吗,怎么骂上唐思海了?”
      
      “这事有何好处理的?根源还是在唐家!唐思海生怕唐思先回了族里,让他祖父丢了脸面,所以便盯上了那唐思先。只要这事唐家一日未解决,我看还有的闹!”
      
      “那你不管不行吗?”
      
      秦雩面色古怪地看了一旁默不作声的女儿,“我也不想管,可谁让浈娘收了人家一条桂花鱼?”
      
      苏氏惊诧:“桂花鱼,在哪?快还回去。”
      
      秦浈指了指桌上香喷喷的煎鱼,无辜道:“煎了。”
      
      苏氏:“……”
      
      苏氏张了张嘴,最终在鱼香的诱惑下,还是将话咽了回去。
      
      秦浈略“忐忑”地问:“桂花鱼肥美,本想等大哥回来再一起吃的,可我见它蔫了,还以为快要死了,便擅自做主煎了来吃。爹娘不怪我吧?”
      
      秦雩道:“不怪你,怪你作甚?再说了,你身子不好还帮着做饭,我们欣慰的很。”
      
      心下却疑惑,明明他前不久还看见这鱼活蹦乱跳的,好几次都差点跳出水缸,怎么突然就要死了呢?
      
      秦雩想不透,干脆也不想了。
      
      听了秦雩的话,秦浈脸上又闪过半分愧色。
      
      一家人吃着饭,突然从邻居家传来了极大的动静。
      
      妇人的叫声、哭声,以及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交织着钻入耳中,秦浈只觉得脊背发凉。
      
      “这刘大真是造孽,又吃酒了吧!”苏氏道。
      
      秦雩摇头:“白天喊他去村尾处理唐思先的事情时还挺正常的,这一到晚上便吃酒,一吃酒便打骂媳妇!”
      
      “哼,他那老娘也一样,白天使劲地磋磨儿媳妇,春儿那么勤劳的娘子嫁进去都被骂手脚不勤快。要不是身子好,早两年便撑不住了!我劝过那刘老媪,结果还怪我多管闲事!”
      
      秦雩叹了口气:“得了,吃完饭再过去劝劝,总不能真的不管。”
      
      秦浈扭头看着西窗,窗外夕阳沉沉落下,余晖染得天边像血一样红。
      
      ——
      
      天色灰蒙,昏暗的林间小屋内,静悄悄的。
      
      唐斯羡的身子突然一颤,整个人便弹坐了起来。
      
      她捂着胸口,粗喘着气,似想将心悸的感觉随着呼吸消弭。然而冰凉的手脚以及一身冷汗却告诉她,想要平复心情可不是那么容易。
      
      手微微颤抖着翻出一块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还有几分钟才到凌晨五点。
      
      公鸡已经开始打鸣,隔壁,乃至村子里也传出了各种动静。
      
      唐斯羡将手表收了起来,又从床头摸了摸,拽起一块长布条,然后解下衣衫,将布条一圈又一圈地缠在胸口,直到本来就没多大的胸变得几近扁平,她才吐出一口浊气。
      
      “束胸这种事真不是常人能忍受的!”
      
      绑好头发,打水洗漱,又练了会儿嗓子,她才走出门,将水缸里的鱼捞到竹娄里。
      
      唐清满也很早就醒了,见她准备出发,便进厨房给她拿了两个馒头,道:“这蒸饼虽是昨晚做的,但是我方才热了,趁着还热乎,你拿着路上吃。我等会儿也得去上工了,你回来若是没看见我也不必担心。”
      
      “嗯,好。”
      
      唐斯羡揣着两个馒头,又喝了一碗米汤,这才提着竹娄往县城去。
      
      乐平县城就在十几里开外的地方,步行的话走一个多小时就能到了,那时候刚好赶上城中百姓出城买菜的高峰。
      
      和她一样一大早进城的还有一些村民,不过大家不怎么熟悉,便没有理会对方。
      
      有三个年轻村民关系似乎比较好,走在一起唠嗑,还故意为了表现他们的关系很好,孤立唐斯羡似的,提高了音量。
      
      唐斯羡觉得这几个年轻小伙子还真是光长身体不长脑子,幼稚!
      
      她早就过了害怕被人孤立的年龄了。
      
      “胡二郎,你家为你说亲了吗?”
      
      唐斯羡听见有人这么问,随后一个小伙子有些害羞地道:“正在相看人家。”
      
      “咱们村适龄的可没多少了,应该找外村的吧?”
      
      那小伙子更加害羞了:“我觉得秦乡书手家的小娘子不错……”
      
      说完,另外二人哄然大笑,道:“胡二郎,我觉得你娘应该不会想说秦家的亲的!”
      
      胡二郎显然有些不甘:“为何?我觉得秦小娘子挺漂亮的。”
      
      谈起那“秦小娘子”,二人也没空去搭理唐斯羡了,议论道:
      “她确实漂亮,长得是咱们村里顶好看的,可她太瘦了。”
      “对啊,听说身子也不好,不能干粗活。”
      “也不好生养。我娘说,这样的娘子娶回家那只能供着,咱们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哪供得起她!再漂亮也只能梦中相会了。”
      “嘿嘿,你也与她梦中相会过呢?!”
      
      胡二郎有些恼了:“她、她才不会在梦里与你们相会呢!”
      
      说完,也不想跟这两个在做春秋大梦的人走在一起了。
      
      一行人走了半个多小时,唐斯羡的竹娄里一直都有鱼在跳,动静十分大,胡二郎刚跟另外两人置气,这会儿忍不住过来问:“你的鱼还没死呢?”
      
      对方没找茬,唐斯羡的态度便会好一些,“才从水里捞出来没多久。”
      
      “但你养在水缸里有一天一夜了吧!而且那么小的缸养这么多条鱼,搁我家,怕是早就翻肚皮了,哪里还像现在依旧能胡蹦乱跳的!”
      
      “换水,再喂点吃的,能活久一点。”
      
      有了说话相对礼貌的唐斯羡做对比,胡二郎更不愿意跟那两个人一起走了,只觉得他们连呼吸都是在玷污他的心上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某贱:束胸,让本就不丰满的胸,平上加扁。
    方便面:养肥,让本就人气不高的作品,雪上加霜。
    (敲黑板——评论,快拿评论砸我,GKD)
    ——
    唐家的原型是义门陈氏,不过会有许多私设。
    ——
    感谢在2020-06-09 14:52:19~2020-06-11 13:21: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易 2个;冷魂琵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我家胖胖好可愛、不易 10瓶;allcybowie、gun(滚)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