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偷师

      月初的蛾眉月出来的早,落下也早,三更天便落至西山头。夜里星辰稀疏,秋风乍起,带着恣睢的寒意,将枝头的片片绿叶吓得褪了色,让漆黑的夜晚四处弥漫着渗入骨头的萧瑟。
      
      晨曦前,幽蓝的夜空下,披着寒意的淡淡白雾弥散在半空中,使得人影看起来都朦胧了几分。
      
      “你们怎的起这么早?”秦浈紧了紧披在身上的褙子。
      
      “起早点才能赶在午宴前做好鱼丸。”唐斯羡打着哈欠。
      
      这次她起得比往常卖鱼要早些,许是心理作用,明明没有困意,却打起了哈欠。
      
      “你打算在秦家做鱼丸?”秦浈问。
      
      唐斯羡:“我这也是为小娘子你着想,王家的刀太钝,给你剔骨那不得剔一天?哦不,那不得累坏你?”
      
      秦浈:“……”
      她刚才没听错的话,这人是嫌弃她干活慢?
      
      亏她刚才看见站在寒风里的这对姐弟,对比还不够勤奋的自身,便觉得羞愧。既然这样,她也不打算辩解她其实可以很勤奋。
      
      听见屋外的动静,秦雩与苏氏等也从睡梦中醒来。
      
      秦雩得知唐斯羡要在秦家做鱼丸,一个激灵便彻底清醒。心想,这样也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他就不信这小子敢有逾矩的举动!
      
      将鱼搁进秦家的厨房里,唐斯羡便开始交代唐清满和秦浈:“给鱼剔骨,再将鱼皮与鱼背的红肉剔去。鱼头和鱼骨留下可以熬汤,鱼皮留着做凉拌。剔好的肉放水里浸泡。”
      
      交代完,她就当个甩手掌柜离开了厨房。
      
      昏黄的灯光将小小的厨房照亮,秦浈与唐清满对视了一眼。秦浈问:“每次做鱼丸他都是这样将事情交给你做的吗?”
      
      唐清满摇头:“我平日在蚕房养蚕,这还是第一次帮她做鱼丸。”
      
      “那在他学会做鱼丸之前,你没有跟着一起学吗?”
      
      唐清满一懵,暗忖自己太大意了。
      
      “没,她是何时学的我都不清楚。”她说完,又补了句,“我这个当阿姊的,是不是很不称职?”
      
      她这句略自责的话巧妙地打消了秦浈的疑惑。秦浈低头看了眼手里还活蹦乱跳的鱼,道:“他有你不清楚的技艺,你必然也有许多他不知道的技艺,这跟你是否为人长姐并无干系。”
      
      唐清满悄悄地捏了把汗,朝秦浈扬起一个轻松的笑容。秦浈微微发怔,很快便又扭开头去处理刀下的鱼。
      
      唐清满敏感地察觉到气氛的变化,只是不明白变故因何而生。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秦浈,最终也投入到宰鱼大业中去。
      
      秋风从直棂窗中卷入,灯盏上小小的火焰微微摇晃,墙上被拉长的影子忽明忽暗。
      
      “你的笑容让我有种久违的感觉。”秦浈忽然道。
      
      “嗯?”唐清满险些没反应过来。她知道秦浈心底也有自己的秘密,但是藏得深,她也未想过主动去挖掘什么。
      
      “曾经春儿姐、八儿她们也有这般明媚的笑容,可是不知从何时起,她们的笑容便少了。那时候我还以为,是我做的不好,所以她们不再对我展露笑颜。”
      
      曾经的相处都是欢声笑语,可慢慢地发现再见时,对方的眼里没了笑意,只有脸颊的皮肉勉强地扯动。任是谁都会忐忑是否是自身做错了什么,导致双方越走越远。
      
      唐清满隐约能明白她的心情,安慰道:“那一定不是浈娘的原因,浈娘的为人很好,和你相处,我也轻松自在。”
      
      秦浈微微一笑,娇美的容颜上绽放的笑容就像秋风瑟瑟中盛放的娇嫩鲜花,我见犹怜,又直触人心。
      
      她没有往下说,而是岔开了话题。
      
      二人聊了会儿,随着剔骨工作越发艰难,慢慢地便将注意力都放在了给鱼剔骨上。
      
      厨房外,唐斯羡的身影隐没在昏暗中,她只是去廖家借了把刀,回来就看见相处得颇为和谐的二人。
      
      秦浈虽然帮过她几次忙,但许是碍于男女大防,二人之间的关系只比陌生人要好一些。
      
      唐清满与她同住一屋檐下,却同样鲜少有深入交流的机会,——唐清满心事埋着不愿意告诉她,她对自己的来历也讳莫如深。
      
      难得唐清满有这么悠然敞开心扉的时候,她进去打扰怕是不合适,便又离开了。
      
      厨房里说话声越来越小,秦浈与唐清满已经顾不上闲聊。这一筐鱼共有二十余条,每条都两斤多重,甚至有三斤的,她们不专注的话,都不知道要剔到什么时候!
      
      苏氏不忍秦浈太过辛苦,也加入了剔骨的行列,花了大半个时辰,东边云霞有金白的光芒挤出,她们才勉强将鱼骨剔完。
      
      将鱼肉放进水里泡着,苏氏赶秦浈与唐清满去歇息,她则让秦雩将唐斯羡揪回来处理鱼皮。
      
      这会儿三人满手鱼腥味,见唐斯羡像个闲汉一样悠哉地回来,不知怎的就满腹怨念。
      
      许是她们的怨念太过强烈,唐斯羡如芒在背,赶紧躲进厨房里开始料理鱼皮。
      
      她正忙着,忽然觉得不对劲,跑去跟秦雩道:“乡书手不对呀,当初说好的做鱼丸,没说连鱼皮也料理了啊!”
      
      秦雩也没想到这一茬。唐斯羡做的鱼皮也很美味,原本没想起菜谱还有这道菜的他这会儿反而希望她继续做下去,便道:“让大家都尝尝你的鱼皮,方能不辱没你‘鱼皮潘安’的美名呀!”
      
      神他妈“鱼皮潘安”!
      
      唐斯羡自己挖的坑,怎么也得亲手填回去。
      
      她道:“鱼皮价格另算。”
      
      秦雩不齿她坐地起价:“便宜点!”
      
      秦浈在一旁微笑地看着她,满腹算计:“我也可以帮忙。”
      
      她这打的什么算盘,唐斯羡一看便知。
      
      凉拌鱼皮的做法唐斯羡不介意让秦浈知晓,只是担心秦浈刚给鱼剔完骨,她又让这娇小娘子干活,怕不是要被秦家人的眼神穿成筛子。
      
      “你坐灶前帮我烧水吧!”唐斯羡顶着众人的目光,给她安排了几岁小孩都能干的活。
      
      秦雩不放心让二人在里面独处,唐斯羡只好将鱼皮搬到外面架起的木桌上切丝,唐清满则负责将一盘盘切好的鱼皮送进厨房。
      
      鱼皮先用热水烫一下,不必烫太久就捞起来,再用凉水冲几次,让它冷下来,再放进干净的篮子里沥干水分。
      
      唐斯羡等秦浈将姜葱蒜等配料切好后,就交代她,“到时候放进盆里加入这些配料搅拌就行了!”
      
      秦浈没想到这道菜这么简单。待唐斯羡去处理泡好的鱼肉后,按照她留下的方法先弄了一点,发现鱼皮的口感可比她上次尝试时要美味许多!
      
      经过“热水烫”、“凉水冲”两重奏之后,发卷的鱼皮入口即带着丝丝冰凉,爽滑脆香,鱼腥味也被淡淡的醋味遮盖,她甚至能吃出甘咸的味道。
      
      秦浈没忍住,见四下无人,——秦雩去祠堂布置了,秦阮伦在房中看书,苏氏也是在家里忙进忙出,唐清满与唐斯羡则在厨房里忙碌,——她偷吃了好几口鱼皮。
      
      从鱼肉的鲜甜到鱼皮的甘咸,她对唐斯羡做的鱼丸也越发期待。
      
      意外捕捉到这一幕的唐斯羡发觉秦浈此时此刻终于像一个正常的青春少女了。平常她给人的印象除了孱弱就是娇弱,一点这个年龄该有的生气也没有。
      
      在门边看了会儿,唐斯羡提醒她:“再吃就没了。”
      
      “咳咳——”秦浈吓了一跳。刚好醋的味道上头,她呛到了,背对着唐斯羡就是一阵咳嗽。
      
      唐斯羡真怕她咳着就倒下了,赶紧给她倒一碗水递过去。
      
      秦浈喝完水慢慢地缓过气。许是呛得太厉害,她眼睛红红的,鼻子也一抽一抽,在秋日的晨曦中,像个娇弱、可怜的小白兔。
      
      这一眼看得唐斯羡竟然生出了丝愧疚,她改口:“你家的鱼皮,你随意吃。”
      
      秦浈柳眉微蹙,给唐斯羡一个看似凶恶,实际毫无震慑作用的眼神。
      
      “你不是在做鱼丸吗?”
      
      “累了,歇一歇。”
      
      唐清满听见咳嗽声,走出来:“怎么回事?”
      
      秦浈忙拉开与唐斯羡的距离,面不改色道:“没事,刚才被醋呛到了。”
      
      “要不还是换我来吧!”
      
      “很快就好了。”
      
      唐斯羡趁秦浈还没来得及找她算账,悄悄溜回厨房里。偷偷喝口灵泉恢复体力,然后继续揉打鱼蓉。
      
      期间秦浈以给她送早食为由,站在边上研究。她对这个明目张胆偷师的小姑娘带了两分耐心,道:“小娘子,你就算学会了,你有这个力气做鱼丸吗?”
      
      秦浈好笑地看着她,言语里不乏挑衅:“我没有这个体力,可是我爹有呀,我还能雇很多人帮忙做鱼丸。到时候我要雇别人捕鱼,然后做鱼丸卖。”
      
      “我也有这般打算。像我这种有大志向的人,自然不可能一辈子都在捏鱼丸。”
      
      只是一旦找别人打下手,那做鱼丸的方法传出去是必然的。
      
      实际上唐斯羡的鱼都是用灵泉养的,做鱼丸的肉跟别的鱼肉不同,即使真的被人学了鱼丸的制作方法,她也不会太担心。
      
      秦浈道:“既然你不在意,那想必我在这里看着,你也是不在意的。”
      
      唐斯羡回想刚才的话,她似乎落入了这小姑娘的圈套?
      
      她道:“我是不怎么在意,可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出去后,小娘子可以不在意吗?”
      
      秦浈的眉头又蹙起来,几近苍白的脸蛋染上薄薄的一层绯色,似乎是因生气而凝聚的红霞。
      
      须臾,紧皱的眉头如被风吹散的乌云,微微松开。她的神情也变得明朗起来,眼里闪着狡黠的光:“可以呀!”
      
      可以呀……后面是指“可以不在意”?
      
      唐斯羡之前冒出的不可言状的想法,再次浮上心头,这一次她隐约抓住了什么,只是还不确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某贱:我多怜香惜玉啊!
    秦腹黑:瞧我感动得眼睛都红了。
    ——
    感谢在2020-06-25 15:47:24~2020-06-26 12:12: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大水.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冷魂琵琶、好吧就这样、不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EA 9瓶;不易 5瓶;花 4瓶;美三三、为了得到神的眷顾、摊在泥塘里得鸟、喵了个傻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