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往事

      一行人回到镇前村没多久,便有好些村民得知唐清满、“唐思先”姐弟俩已经落户此地。
      
      如今唐思海离开了村子,唐斯羡也没去招惹别的村民,她的落户最多让个别人嘀咕,并没有引起热议。
      
      唐清满顾忌村子里的人说秦家偏帮她们的闲话,为了不给秦家惹麻烦,一开始去秦家时还有些小心翼翼。后来光明正大地去,也不担心会再有什么闲话。
      
      相较于平日里的内向寡言,唐清满与秦浈一起裁制冬衣时要活泼一些。
      
      苏氏也挺欢迎她到秦家来的,趁着她出来倒水,还与她唠嗑:“自幼与浈娘一块儿长大的女孩子差不多都嫁人了,加上她的身子变差后,也不爱到别人家玩,所以你能来,我也替她高兴。”
      
      唐清满羞红了脸,她来秦家其实也是带了一点私心的。因为她从蚕房回来后,天色很快便暗下来,若是夜里缝制冬衣,便得点灯,为了省点灯油,只好来秦家蹭灯火。
      
      秦浈不曾发现她的用心,还将她当成好姐妹,这让鲜少占人便宜的唐清满感到不安和惭愧。
      
      为了掩饰心虚,她顺着苏氏的话问:“浈娘的身子是何时开始变差的?可是受了什么伤?”
      
      苏氏细想了下,记忆有些模糊:“大概是五年前吧,受了一场风寒,之后身子便变差了。在那之前,她可皮实了,活泼得跟个皮猴子似的。”
      
      苏氏提及这事,心情是极为复杂的,“她不爱跟人多往来后,终日只能躲在家里,可她是个孝顺的,即使身体不好,也会帮我们干活。为了她的身体着想,我们只能让她做些轻省的活。可即便是这样,很多人家都嫌弃她身子不好,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更有不知哪儿传出的流言说她这身体想要生育子嗣困难!”
      
      唐清满略同情秦浈:“那浈娘的终身大事……”
      
      苏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铁青:“正式登门提亲的只有一个,那是七年前的事情——”她顿了下,“罢了,都过去了,不提也罢。”
      
      “不打搅你们做女红了,你进去吧!”
      
      苏氏说完便又回屋去了。
      
      唐清满回到织布机房,见秦浈站在门边,冷不丁地被吓一跳。
      
      “浈娘!你怎么在这?”唐清满抚着胸口,目光对上秦浈那水盈盈又深邃的剪水眸,顿时心虚,“你在偷听啊?”
      
      秦浈微微一笑,眼角的泪痣让她的笑容平添了丝妖娆:“本想出去,可你与娘都谈到我了,为免使得大家都有些尴尬,就不好出去。”
      
      唐清满更觉尴尬,心里却还记得苏氏未说完的话,便问:“七年前发生了什么?”
      
      秦浈轻描淡写地道:“那会儿我身子还算健朗,也常在人前走动。大哥的一位同窗来家里,遇见了我,说是对我一见倾心,回去后便写了些诗词给我。”
      
      提起那诗词,她的笑容不达眼底,“照我与爹娘看来,那些诗词可以称之为淫诗艳词。后来正值说亲年纪的他还找人上门提亲,只是被我爹娘愤怒地拒绝了。”
      
      唐清满默数,秦浈如今才十八岁,七年前也就是十一岁。
      
      世俗中童婚不少见,只是律令规定女子须得满十三岁方可成婚。秦浈兄长的同窗当时正值说亲年纪,想来也有十八|九岁,他不仅看上了这么年幼的秦浈,还写淫诗艳词给秦浈,怎么想都膈应。
      
      “后来呢?”
      
      “后来他也没机会再来家里。爹娘虽然没有责令大哥与他断绝往来,但是大哥也不齿他的为人,与之断绝了关系。再之后据说中了进士,就再也没了消息。”
      
      秦家人厌恶对方的心情并未因他中进士而改变,哪怕他这么多年未曾娶妻生子,带着功名来求娶秦浈,秦家人也依然不会允许。
      
      唐清满只听秦浈叙述往事,却不曾听见她个人的想法,又问:“你的心里是如何想的呢?”
      
      “我没什么想法,唯一惭愧的是让爹娘为我的事而忧心。”秦浈反问,“你呢?我鲜少听你提及家中之事。”
      
      唐清满眼神一暗,她如今孑然一身,举目无亲,往昔的人和事提起来只会让她更加伤心难过,所以平常几乎不提。
      
      如今秦浈不知情,唐清满也没必要在她的面前流露出这种哀伤。
      
      她勉强地笑笑,道:“我娘在我们很小的时候便病逝了,我爹也在三年前病故。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爹并非孤家寡人,他还有弟兄。只是因他当年离开了唐家,所以他才流落异乡,娶了同样没有族亲的我娘……”
      
      在唐清满的记忆中,她娘去世前,他们家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一家四口都算幸福。
      
      可惜这幸福太难得,它停留的时间是那么短暂,逝去得那么快。
      
      她娘去世,家中便是一片愁云惨淡。而她在悲伤中振作,担负起家中的一些杂务,一直到她爹去世,她都未曾抽出时间去思考终身大事。
      
      她爹去世后,他们姐弟守孝三年,她更是与亲事无缘。
      
      在那之后还得完成她爹的遗愿,——虽然不明白为何她爹要临死才留下这样的遗愿,但想来当初是有什么内情在其中,他或许是后悔,或许有不甘心吧!
      
      秦浈没经历过生离死别的悲痛,但是也能感受到唐清满的痛苦。她轻声问道:“你爹当初与你提过他为何要离开唐家吗?”
      
      唐清满摇摇头,“他不曾提过。”
      
      她也好奇,想过,若是知道她爹是为了什么而离开唐家的,那兴许能从这方面下手。
      
      只可惜唐家年轻的一辈在她们姐弟出现之前,甚至都不知道当年有人离开唐家,所以无法从他们那儿获悉缘由。而她的大伯父唐才升对此事也是讳莫如深的样子,更不会告诉她们。
      
      “那事到如今,你还想回唐家吗?”秦浈又问。
      
      “我没想过回唐家借用唐家的势让自己过得更好,只是那是我爹的遗愿。如今他们都不在了,我若是不完成,也没有面目到泉下去见他们。”
      
      “可我看令弟的态度,似乎不是很想回到族里。”
      
      唐清满想起如今的“唐思先”是另一个人,她的心情有些微妙。过了会才笑道:“我不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她不是轻易食言的人。”
      
      二人刚在屋里提及唐斯羡,屋外便响起了秦雩的声音:“你怎么老往我家跑?”
      
      “天色已晚,我来接我阿姊。乡书手难不成不想见到我?可我挺想念乡书手的,一日不见不说如隔三秋吧,两秋也是有的。”
      
      听见这又婊又贱的话,二人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谁说的。
      
      秦雩气得咬牙切齿。这厮自从落户村子后,便彻底将自己当成了村里人。她既自来熟,又厚脸皮,许是寂寞无聊,转而开始对身边的人下手,——每天被她这种肉麻话恶心到的绝不仅仅只有秦雩一人。
      
      更重要的是秦雩一直防着她对秦浈下手,可她偏偏每次都有理由往秦家跑。
      
      “滚!”秦雩回房,“啪”地将门关上。
      
      唐清满提着半成品冬衣与剩余的布,从秦浈的房中出来,忍不住道:“思先,你……乖点。”
      
      唐斯羡:“……”
      
      被一个小她五岁的小姑娘教育她要“乖一点”,她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可谁让她如今套着人家弟弟的马甲呢?看来这是上天对她装嫩的惩罚。
      
      秦浈将唐清满送出门口,又约定明日教她用织布机,唐清满才随唐斯羡回去。
      
      回去的路上,唐清满的话比以前多了,提及秦浈的频率也是越来越高。
      
      “浈娘她挺了不起的,不仅会织布,还会医理,虽然她说是因为久病成医,可是在我看来也很厉害了呢!”
      
      唐斯羡顺着她的话夸道,“那是挺厉害的。”
      
      唐清满回想她与秦浈的聊天,都多少谈过家中的事情。可她跟唐斯羡认识这么久,唐斯羡却从不提自己的身世和家事。
      
      好几次话到了嘴边,她最终还是给咽了回去。她不得不认为唐斯羡的心里或许还不曾将她当成值得信赖的人,所以才会闭口不言。
      
      既然这样,她问了也得不到答案,那何必要打破眼前的这种相处模式呢?
      
      眨眼便到了八月底,江南渐渐地有了秋意,稻田里的颜色也从青翠慢慢变成半青半黄。
      
      眼下正是青黄相接的时候,再过一个月,村民也该进入晚稻收割期了。在那之前,村民相对较为清闲,许多人家都趁着农闲开始准备过冬的衣物,往县城跑的人家也比平常多了。
      
      而在九月来临的前一日,有村民从县城回来,还带回了秦雩之子秦阮伦中举的消息。
      
      那村民回村便直接奔秦家去,邀功似的喊着:“乡书手,秦大郎举人得解了!我在衙门看见得解榜单了!”
      
      苏氏激动地跑出来,“真的?!”
      
      秦雩出来得稍微慢些,但看他面色涨红,想来也是十分激动的,只不过碍于形象而不敢表现得太高兴。
      
      “真的,我都看见了,镇前村秦阮伦,一共就三十多个举人得解,他排第十二名呢!”
      
      秦阮伦的名次虽然在中间,但是发解试这种一州学子都去考试的国考,人数多达数百,甚至上千。各州得解的名额多的几十,少的十几个,秦阮伦能从这么多人中脱颖而出,可见其优秀。
      
      秦雩内心激动,面上故作镇静,道:“大郎还没回来,一切都还未有定数……”
      
      围观的村民笑道:“秦大郎是一直在州府等消息吧!官府传回来的文书总是快些的,但是他相信没过两日也该回到了。”
      
      “恭喜了,乡书手!”脑子灵活的村民已经上前祝贺了。
      
      “客气、客气!”秦雩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意,放声大笑。
      
      在房中听见消息的唐清满也笑着对秦浈道贺,秦浈脸上笑意不减,只是高兴过后却忍不住悄悄叹了口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端午节,方便面不要粽子,只要大家用评论砸我_(:зゝ∠)_
    催加更的小伙伴太多了,所以下周一也就是29号准备入V了,到时候有三章更新(嘿嘿嘿……)。
    祝大家端午节安康!
    ——
    感谢在2020-06-23 12:29:41~2020-06-23 13:39: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草稿碎纸机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草稿碎纸机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