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穷

      刘大郎刘田富被打的消息在天亮之后,像插了翅膀似的飞遍了镇前村每个角落。
      
      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脸颊还肿了,这滑稽的模样看得人触目惊心的同时,又忍俊不禁。
      
      连不管事的里正秦天都难得出面处理,只是他问刘田富:“可瞧见是谁打你了?”
      
      刘田富摇头,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他从背后往我头上套麻袋,我没看见。”
      
      “那是用什么打的?”
      
      “好像是木棍,也有拳头。”
      
      众人哗然,刘田富这体格在村里那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强壮,这样的大汉竟然也会被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那打他的人得多强壮高大?!
      
      秦天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要走。刘老媪不服气,哭丧似的道:“里正、眷长你们怎么就走了,我可怜的田富被打成这样,谁来主持公道呀!”
      
      秦天不耐烦了:“是谁打的他也没看见,我怎么管?你们自己报官去吧!”
      
      当即有人道:“报什么官啊?若是官府来了,该说我们乡的治安不好,会不会问责眷长跟弓手、壮丁?况且这次出事的是壮丁,说起来也真是丢人!”
      
      不少人附和,当然,他们这一生极少数时候会跟官府打交道,往往官府一来,准没好事,所以他们的畏惧大于寻求真相的心理。
      
      倒是一同负责处理这事,同样是负责村子里治安,算是刘田富上司的眷长问了句:“那他最近可跟人结仇?”
      
      刘老媪刚想说她家刘田富很忠厚老实,是不会与人结怨了,可要真是这么说,那真相是无法寻得的,而且她怎么也得拉个垫背的,便道:“有,村里新来的唐思先,他昨天对我儿教训媳妇而不满。”
      
      眷长立刻道:“去个人,把唐思先喊来。”
      
      爱看热闹的村民立马便朝村尾跑去了。
      
      唐斯羡刚捕鱼回来,便被叫来了这里。她热汗淋漓,气喘吁吁,来到了这里也不怵,只是有些茫然:“怎么这么多人?”
      
      刘老媪看见她便扑了上来:“叫你打我儿子,我跟你拼命了!”
      
      唐斯羡一个闪避,躲到了一个看起来家里挺有钱的人背后,嘴里喊着:“男女授受不亲啊,你要是摸了我,我是娶你好呢还是不娶好呢?可要我娶一个老太婆,我宁愿进宫当宦官!”
      
      “噗——”
      村民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刘老媪被她气得七窍生烟,当即坐在地上撒泼打滚,对眷长道:“你看,他就是这种无赖,肯定是他打的我儿子!”
      
      被唐斯羡推出来挡枪的眷长脸色一沉,将她从自己背后揪出来,问她:“是不是你打的刘田富?”
      
      唐斯羡一脸茫然:“刘田富是谁?”
      
      “刘大郎,你不认识?”
      
      “噢,你说刘大郎我认识,怎么,听这话,他是被打了?”唐斯羡问,突然又是一跳,“不是吧?你们认为是我打的?”
      
      “不是你还有谁?”刘老媪道。
      
      “我为什么要打他?你们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就因为我是外乡人,就成了背锅的?你们怎么不说我杀人了!有这么冤枉别人的吗?”唐斯羡叫屈。
      
      她的目光与在人群外看热闹的秦浈碰到了一块儿,然后面不改色地移开了去。
      
      秦浈嘴角噙着笑,须臾,又迅速地敛了下去,才提醒:“刘大郎若是被人用拳头打了,想必打人者手上也会留下痕迹。”
      
      眷长抓过唐斯羡的手一看,没看见有什么淤青和伤口,心里的怀疑消减了不少。
      
      “他的手上没有伤口和淤青,想来也不是他。”
      
      众人也好奇地围上来,唐斯羡的这双手不说白嫩,但也绝对没有红肿或伤口。
      
      刘老媪道:“不是还有木棍吗?”
      
      唐斯羡先问刘田富是在什么时候、在哪儿被打的,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回答了,然后她才懵懂地道:“那个时候我在家睡觉呢,且我才来村子里几天?我如何知晓他是什么时辰巡逻的?”
      
      刘老媪等人都哑口无言,但是唐斯羡的话给了眷长一个方向,“如此说来,只有知晓他巡夜时辰的人才是最可能下手的。”
      
      这样一来,唐斯羡反倒成了最不可能打人的一个,因为她不清楚村里壮丁的巡夜时间以及路线呀!
      
      刘老媪道:“还有麻袋,我儿说他往麻袋上吐了酒,去他家搜,肯定能搜出来。”
      
      唐斯羡稍感意外,没想到刘田富还懂得留证据。不过她也不怵,堂堂正正地让他们去家里搜,要是能搜出麻袋,她倒是愿意认罪。
      
      众人气势汹汹地往王家去。眷长让一个壮丁进唐斯羡的屋里搜,没搜到麻袋;又让秦浈以及另一个妇人进唐清满的屋里搜,也没搜出什么东西来。不仅如此,连一根疑似可以打人的木棍也没发现。
      
      这下唐斯羡是彻底没了嫌疑。她也是装白莲的一把好手,当即便红了眼,哭诉:“眷长呀,虽说我们姐弟是外来的,可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刘老媪污蔑我,还带人搜我家,我求眷长主持公道!”
      
      刘老媪恨不得一口血给她吐出来,明明是她自己带人搜家的!
      
      眷长厌恶地瞪了刘老媪一眼:“我看不一定是刘田富与人结怨了,可能是你得罪了人,牵连了你儿子!”
      
      刘老媪哭喊着否认,被众人轰走了。
      
      这些人走之后还评头论足:“没想到这唐家姐弟是真穷!屋里一样值钱的物件都没有。”
      
      唐斯羡冷笑了一声,关上门将值钱的东西给唐清满摆了回去。
      
      她这次是故意让人搜屋子的,为的就是让人知道她穷,省的小偷盯上她们,连条鱼都要偷走。
      
      村里人刚走没多久,唐家又来了人,这次是唐才升亲自来了,唐斯羡自然没有躲避的道理。
      
      唐才升看了一圈唐家姐弟租住的王家屋子,道:“到庄里说话。”
      
      “不了,我怕我竖着进去,横着出来。”
      
      唐才升瞪她:“你当我们唐家是什么蛮不讲理、蛮横霸道的人家?”
      
      “开玩笑吗?你看唐思海,他哪点儿像讲理的了?”
      
      唐才升一噎,有些生气:“你到底去不去?”
      
      “那就去吧!”
      
      唐家田庄里这时候多数人都出去干活了,只有少数人以及妇孺仍在庄里忙着。看见唐斯羡来了,唐思海仇视地盯着她看。
      
      唐才升看着他:“这事你想好好解决吗?”
      
      唐思海哼了下,收回了目光。
      
      唐才升让唐斯羡落座,又让人给她奉了茶。她第一次在唐家田庄享受到这种待遇,心想,表现得太善良就不会被人当一回事,如今她成了村里的刺头,唐家这才开始谨慎待她。
      
      说白了,唐家这样的大家族,本质上也是欺软怕硬、欺善怕恶的。
      
      “我且问你,是谁雇你捕鱼的?”唐才升问。
      
      “秦乡书手呀!”
      
      唐思海立马反驳:“你撒谎,阿悦他们看见了契书上是秦浈之印!”
      
      唐斯羡看向唐思海身边的两个青年,饶有兴致地问:“你甩锅的能力倒是不差,毕竟若雇我捕鱼的是秦小娘子,你什么事都没有,可若证据证明雇我捕鱼的是秦乡书手,那看错印章的是你口中的阿悦,罪魁祸首也成了阿悦,这教阿悦日后如何见人?”
      
      众人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这其中的关节。而那两个青年顿时脊背发凉,后悔自己不该与唐思海多提契书之事。
      
      唐斯羡见挑拨离间的目的达到了,便拿出契书给唐才升,道:“契书在此,不信的话可以验证。”
      
      众人凑了过去,见上面果然印的是秦雩的印。
      
      那两个青年脸色一白,他们如何想不出唐斯羡与秦雩已经换过了契书?只是他们同样没有证据,即使一口咬定,也是他们口说无凭,到时候肯定要被家里责罚他们生事。
      
      唐才升也想明白了,不管先前是不是秦浈雇的唐斯羡,到了这一步,都已经演变成了秦雩与唐斯羡的联手。
      
      他并不想为了唐思海将事情闹大,于是对忿忿不平的唐思海道:“我知道你想回尖山里,只是尖山里田庄的庄首是令尊,族规不允许父子在一起共事,哪怕你闹出这么多事来也是回不到尖山里去的,所以你更可能是被派到更远的田庄去。这事我不想替你瞒着,如何处理,还是等族里决定吧!”
      
      “我没有!”唐思海气急,看见唐斯羡那洋洋得意的模样,便骂唐才升偏心自己的侄儿。
      
      唐才升正色道:“你这便是连我也一起污蔑吗?我唐才升只有两个儿子,可不曾有一个侄儿,何来的偏帮?”
      
      若唐斯羡是唐氏族人那还好说,不管怎样都是族内之事。可如今唐斯羡没有回归唐氏,便是唐氏与族外之人的事情,无论是哪个主事来处理,都是这样的结果。
      
      唐斯羡可不管唐家的鸡毛蒜皮,她心情很好地离开了唐家田庄。回去的路上遇到了秦浈,她便道:“今日捕了鱼,还未给乡书手送去呢!”
      
      “我随你去拿就是。”秦浈道。
      
      “不担心有人说闲话?”
      
      “你可以离我远些。”
      
      唐斯羡听话地站远了一些,距离不说两三米,一米五还是有的。
      
      二人慢悠悠地走,秦浈问她:“你的手还好吗?”
      
      唐斯羡假装听不明白她在说什么,笑着翻了翻手:“好着呢!”
      
      “这是承认刘大郎是你打的了?”
      
      “我可没这么说。”
      
      唐斯羡背着手:“你昨天将他巡夜的时辰与路线说的那么详尽,是有意的吧?为何?你也想让他受些教训?”
      
      秦浈也假装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我昨天可什么都没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某贱:……
    方便面:法治社会切勿私下报复,有法可依、依法行使,勿要模仿不法市民唐某。
    唐某贱:我还什么都没说。
    ——
    感谢在2020-06-19 16:50:36~2020-06-20 14:01: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花花世界、一根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宝 135瓶;不易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