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出头

      秦家人都留意到她带来的新鲜美食,秦雩抹不开脸去问,秦浈便先问了出来:“这是什么?”
      
      “这是鱼丸,鱼肉做的。还有凉拌鱼皮,可好吃了!”
      
      她的神情太过夸张,秦雩不信,哼她:“王婆卖瓜!”
      
      秦浈跟苏氏好笑地看着他们,尝试夹些来吃,结果味道还真的出乎意料的好。
      
      鱼丸已经有些凉了,味道不比刚端出来那会儿;可是鱼皮的温度与口感却适宜,细长的鱼皮爽口香脆,加上那淡淡的醋味,十分开胃。
      
      “这是鱼皮?!”苏氏惊奇不已,她们平常吃鱼,鱼皮有这么厚?有这种爽脆口感?
      
      “这鱼丸也好吃,说是鱼肉做的,但吃起来又不完全像鱼肉。”秦浈吃完一颗鱼丸,按下了想再次夹鱼丸的筷子,细细回味。
      
      母女二人的反应让唐斯羡对自己卖鱼丸的计划又多了几分信心。
      
      秦雩见妻女都被她的厨艺折服,顿觉不妙,忙把话题岔开:“说吧,你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唐斯羡道:“听说乡书手去找唐思海算账了,唐家副庄首派人来找我,想让我过去对质。”
      
      “你没去?”虽是疑问句,可秦雩却很肯定。
      
      “这不是怕口供对不上,想来串供嘛!”
      
      秦雩心想,这小子还挺聪明的。
      随即又觉得不对劲,忍不住骂道:“呸,什么口供?我们又没有干坏事,需要什么口供?!”
      
      秦浈忍不住提醒:“爹,鱼丸快吃完了,你也尝尝。”
      
      秦雩哼了下,大快朵颐地吃起了晚饭。
      
      唐斯羡也厚着脸皮吃秦家的饭菜,然后一个劲地彩虹屁:“真是好厨艺,饭菜太香了!”
      
      苏氏乐呵呵地道:“都是浈娘做的。”
      
      唐斯羡目光投向坐在苏氏身侧的秦浈,忽然想起那天她很“自责”体弱而拖累了家里。
      
      人人都说她身体娇弱,可唐斯羡却觉得她的身高在营养充足的后世女生中,也算拔高的了。瘦是瘦了点,可身材好,脸蛋也漂亮,至于气色,则给了她一丝违和感。
      
      第一次见秦浈时是在河边,那时候她走两步路都会喘口气,所以唐斯羡下意识地认为她身体素质差。
      
      随后又见她冒着炎热的天气垂钓而不见晕眩,心里微微觉得违和,但没细想。
      
      后来在秦家的果园见到她,唐斯羡更是百思不得其解,体弱的人会经常这样到处跑吗?
      
      心里存疑,唐斯羡不是好多管闲事的人,便没有追根究底。如今想来,秦浈的身上也确实有颇多值得玩味的地方的。
      
      突然,隔壁人家传来了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秦雩便放下了碗筷走了出去。
      
      苏氏叹气。秦浈更是放下碗筷,双手垂于腿上,脑袋也垂了下来,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气氛顿时古怪了起来,没一会儿便听见隔壁人家除了骂声,更多出一些令人胆颤的哭声、叫声。
      
      唐斯羡如何还想不明白隔壁发生了什么事?她也走了出去,见秦雩站在隔壁家的院门外,想拍门,手又迟迟没有拍下去。
      
      除了秦雩,还有一些邻居也聚到一起,他们摇头晃脑,神情满是惋惜:“这张春儿又是因什么事惹恼了刘大郎?”
      
      有人阐述:“听说白天刘老媪在田里干活,春儿送水过去晚了些,被指责偷懒了。”
      
      有人同情:“这家里大小事务都得春儿操持,哪里忙得过来!今日是送水晚了些,明日送水及时,还是得被骂家里的活干不好!哎,春儿命苦!”
      
      有人说风凉话:“谁让她这么多年了,一个蛋都没生下来呢!”
      
      唐斯羡也不指望这群村民都是正义使者。她使劲地拍了刘家的门,扭头对秦雩道:“乡书手别拍,手疼,我替你拍门就成!”
      
      她狗腿的模样令人讥笑,可秦雩却觉得羞愧,觉得唐斯羡这是暗讽他怕疼呢!
      
      没一会儿,一个婆子开了门,见到秦雩,眼睛眯了眯,眼角便挤出了几道皱纹。
      
      “秦大郎啊,什么事?”
      
      秦雩无奈地叹气:“家和万事兴,有什么话好好说!”
      
      “知道了!”刘老媪应了一声,语气却颇为敷衍。
      
      “知道还不停下?”唐斯羡道。
      
      刘老媪睨她:“你是什么人?我的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没关系,可跟村子里关系可大了!”唐斯羡拔高了声音,要让更多人听到,“你家要是打死了人,日后传出去,别人会以为镇前村的男人,都是会将妻子打死的孬种。以后谁还敢将闺女嫁到镇前村?万一趁机多要聘礼呢?若我记得没错,村里还有好些人家在说亲的吧!”
      
      “呸,谁会拿这些事说道?!”刘老媪反驳。
      
      “我就会啊!”唐斯羡死猪不怕开水烫,笑嘻嘻地道,“我会到别的乡里说,镇前村的男人特别喜欢打女人,是孬种!”
      
      “你别胡说八道!”
      
      村子里也有不少男人打妻儿的,这在他们看来都是家事。可抵不住唐斯羡故意去强调这些事呀!唐斯羡不是村里人,也没有什么孝义规矩束缚她,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有些人家真的担心,万一刘大郎将人打死了,这事传出去了会对他们的儿子的亲事造成影响。加上还有这么多人在,他们的底气充足,又想出面当个和事佬,赚取威望,开口劝刘老媪的人越来越多。
      
      刘老媪敢敷衍秦雩一人,却不敢敷衍这么多人。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去将刘大郎拉回房里关起来:“晚上还得巡夜,睡你的去,少丢人现眼了!”
      
      刘大郎在屋里发了一会儿怒,便又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了,刘家只剩下妇人的呜咽声。
      
      没了暴行,看热闹的人纷纷散去,临走前还不忘告诫唐斯羡:“要想在村里生活,最好安分点,嘴巴牢靠点!”
      
      唐斯羡扯了扯嘴角,给他们留下个嘲讽的笑容。
      
      秦雩对唐斯羡道:“走吧!”
      
      回到秦家,秦雩见四下无人,又问她:“今日村民好不容易才对你有所改观,你为何要说这种话,出这个头?”
      
      “谁在乎一群冷血动物的看法了?”
      
      秦雩知道她将自己也骂了进去,并不生气,心里还有点欣赏她,只是面上忍不住冷哼。
      
      苏氏走了出来,“劝住了?”
      
      “暂时劝住了。”秦雩摇头。
      
      唐斯羡问:“刘大郎经常打妻儿?”
      
      “吃酒了就会。”
      
      回答唐斯羡问题的是秦浈,她站在正屋的门边,因天色昏暗看不清她的脸色,只隐约见她一手抓着门框,另一手揪着自己的衣裳。
      
      “刘家不富庶,刘老媪花了不少钱将春儿姐给刘大郎娶回去当妻子,所以就想将这钱从春儿姐身上赚回来。春儿姐起早贪黑地干活,但稍不如刘老媪的意还会被骂。刘老媪甚至还在刘大郎面前冤枉春儿姐偷懒耍滑头,刘大郎吃酒了就开始打她骂她,为此,春儿姐已经小产两次了,郎中都说,日后怕是再难怀上。”
      
      “那张家人呢?”
      
      “拿了刘家的聘礼,他们便不管春儿姐的事了。”
      
      “草!”唐斯羡骂了声。
      
      秦雩将话题扯开:“行了,不谈那些事了。唐思先,你不是想知道今日我找唐家说了什么吗?”
      
      唐斯羡道:“想知道呀!”
      
      秦雩给屋里点了油灯,又将她喊进去,将今日他跑去唐家讨公道的事情说了。
      
      本来他也知道雇唐斯羡捕鱼的是秦浈,所以他只想吓唬一下唐思海,装个样子给村里人看,好将秦浈从这事里摘出去。
      
      可唐斯羡先前给唐家人看过了契书,他当时心里便略慌,最终强行镇定地质问对方瞧得是否真切。
      
      在他的再三逼问之下,对方也只能说不确定。
      
      唐思海喊他给出契书,他以契书在家为由,敷衍了过去。
      
      他不肯拿出契书,唐家也无法断定真假,但毕竟此事涉及秦浈的清誉,唐家又是爱重名声之人,只好向秦雩赔礼道歉。
      
      秦雩见自己的目的达到就回来了。
      
      他瞥了唐斯羡一眼,“契书带来了吗?”
      
      “自然,随时都带着呢!”唐斯羡假装往衣兜里掏东西,实则悄悄从空间里翻出了契书来。
      
      秦雩又是满意地点点头,转身抄了一份一模一样的契书,然后让唐斯羡重新画押。
      
      唐斯羡爽快地签字,秦雩瞅了她的字一眼,不动声色地问:“练过?”
      
      “练过。”唐斯羡颔首。
      
      “多少年了?”
      
      唐斯羡心里数了数,她从开客栈开始,平日里闲来无事就临摹一下毛笔字,数来也有三年了。
      
      “这么说,读了三年书了?”
      
      唐斯羡尴尬了,“字会写,书没读多少。”
      
      她可不清楚这时代的人读书都读什么,就怕秦雩喊她背一些她不清楚的启蒙书,她背不出来那就穿帮了。
      
      等墨迹干透,她收起契书,再对一下口供便也准备回去了。
      
      秦雩并不想送她,倒是秦浈将她带过来的盘子洗干净还给了她,“鱼丸跟鱼皮都很美味。”
      
      “若我到街头摆卖,小娘子认为,会有人买吗?”
      
      秦浈笑了笑:“想来是有的。”
      
      唐斯羡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一事,悄声问:“刘大平日巡夜是什么时候?”
      
      秦浈不明所以,也悄声道:“三更天。”
      
      “几个人?”
      
      “一般一个人,从村头巡到村尾,然后转到土地庙那边去……”
      
      唐斯羡道了谢,活动了下被灵泉滋养后没了酸痛感的手臂,一边转着盘子,一边回家去了。
      
      秦浈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笑容来。她关上门回屋去,苏氏问她:“方才你们在门口说什么了?”
      
      “没什么,我问他鱼丸是如何做的,他说鱼丸的做法是不外传的。”
      
      苏氏遗憾道:“哦,那挺可惜的,不然学会了也做给大郎尝一尝。”
      
      “大哥回来了便跟他买些也行。娘,我给春儿姐送些膏药过去。”
      
      “去吧,别让刘老媪看见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某贱:我们之间斗智斗勇没意思,不如联手搞事情?
    心机浈:达成共识.jpg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