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蹭饭

      李三心理历程如何是不会告诉别人的,但这并不妨碍秦雩以他随便散布谣言,污蔑他女儿的清白为由,狠狠地收拾了他一顿,并且放下狠话:“李三,这事没完,你给我走着瞧!”
      
      村里姓秦的人家可不少,且跟秦雩多少有点亲戚关系,李三这种祖上迁来的外姓人,也没有几个兄弟可以帮衬,日后在村子里日子肯定会很难过。
      
      想到这里,李三的腿微微发抖,赶紧认错:“都是唐思海跟我说的!”
      
      “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怎么这么没脑子?”唐斯羡趁机骂道。
      
      秦雩瞪她,心想要不是这小子太能惹事了,他家浈娘能被牵扯进来吗?!
      
      于是看她哪儿都不顺眼,“我们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快滚!”
      
      唐斯羡笑嘻嘻应了声,又大摇大摆地走了。
      
      村民一看秦雩的态度,跟里正对待他家佃农一样,都没把唐斯羡当自己人。加上这种雇佣关系,与乡里人雇客户干活时差不多,秦雩之举,不像联合外人来占村子的便宜的,便偏向了秦雩。
      
      秦雩纠集了一群亲友邻居要去唐家讨公道,他们也跟着去了。
      
      这事的后续如何,回到家的唐斯羡暂时不得而知。
      
      她放下东西后,便掀开水缸上面的木板给里面的小鱼滴了些灵泉,仔细一数,发现少了几条。
      
      这鱼肯定是被偷了,只是谁偷的也没有证据留下,她只能在心里骂了一句,决定将水缸搬进厨房里,出门时锁起来。
      
      等做完这些事情,她就开始处理空间里的鱼。
      
      在没有机器的情况下做鱼丸不仅耗时,也费劲。
      
      剔骨、片鱼肉这种事算不上费劲,真正使力的地方是要将鱼肉捶打成鱼蓉。也有地方采用刀刮鱼肉的方式获得鱼蓉,可唐斯羡看了眼家里的刀,觉得还是捶打比较简单,为此她还买了根擀面杖回来。
      
      她先将鱼剔骨留着鱼头煲汤,再将鱼皮和红肉片出来准备做成小吃,最后把去刺的鱼肉浸泡在水里四小时,等鱼肉变得更加白。
      
      趁着间隙,她还进山捡了两天份量的木柴。
      
      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卖蜜饯的货郎。虽然唐清满说了不要浪费钱,可唐斯羡认为还是得有点节日气氛才是,便买了几两回去。
      
      水里泡着的鱼肉发了白,唐斯羡将它们剁碎,再放进瓦盆里,加入蛋清一边舂一边揉打。
      
      这个步骤对体力的要求很高,唐斯羡也不清楚是否是灵泉改善了她的身体,她捶打了很久也没见疲惫。
      
      从日光高照到太阳西斜,唐斯羡才将温水焯过的白色丸子捞出来,放在竹篮里沥干。她抬了下手臂,很沉,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双臂了。
      
      “看来灵泉能改善人体,但是还没到让人不知疲惫的地步。”唐斯羡嘀咕。
      
      听见门外的动静,她将大半鱼丸与鱼头收回了空间里。唐清满在下一秒便伸了上半身进来,问她:“思先,你在做什么?”
      
      “准备晚饭。”唐斯羡道,“你今日回得挺早的。”
      
      “今日是中秋,梁家让我们早些回家与家人团聚。”唐清满说完,似乎又想到了早已在黄泉之下的亲人,情绪一下低落了。
      
      “那回的正好,过来帮我做饭,我的手臂酸了。”
      
      她使唤唐清满时一点都不见外,后者收拾了心情,见厨房里有些狼藉,还有一些白色的丸子和鱼头、鱼皮,惊呼:“这都是什么?”
      
      “这些是鱼肉丸子,鱼头你用来炖汤,鱼皮帮我先烫一下,再用凉水过一遍……”
      
      唐斯羡仗着自己的手臂酸痛,开始云做饭。
      
      唐清满并不是不会烧饭做菜,但唐斯羡在她耳边“嗡嗡嗡”地吵,她也不觉得烦躁,而是按照对方的说法煮了鱼头汤,做了份凉拌鱼皮,烩鱼丸以及一份蒸蛋。
      
      鱼丸与蘑菇、生菜等做成了杂烩,一出锅香气便四溢,大半天没吃过东西的二人,饥饿感顿时往上蹿。
      
      “挺像浮元子的。”唐清满戳着浮在汤上的鱼丸,好奇地研究。
      
      唐斯羡嘴里塞着两颗鱼丸嚼着,含糊地问:“浮元子是什么?”
      
      “就是元宵佳节吃的,你不知道吗?”唐清满好奇,“这些鱼肉丸子,也是你家乡的做法吗?”
      
      “噢,那大概是我们那边说的汤圆。”唐斯羡含糊其辞,“江南很多地方都会做鱼丸,也不算我家乡独有的。”
      
      “这么听来,你的见识挺——”唐清满刚想夸她见识广,可想到许多生活中的常识,这人却是一窍不通,就改了口,“见过挺多趣闻的。”
      
      唐斯羡道:“你快尝尝这鱼丸,若是味道好,我想日后卖不出去的鱼可以做成鱼丸拿去卖,不知道行情如何。”
      
      这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唐清满也顾不得研究鱼丸,勺起一颗送入嘴里。鱼丸咬开有鱼肉的鲜美,汤汁像是从里面迸开似的,满口腔都是鲜味。细细品尝还能发现鱼丸略有弹性,细腻爽滑,她还未曾吃过这么美味的东西呢!
      
      “这都是怎么做的?可是一点鱼肉都看不见了。”唐清满惊奇。
      
      “下次找你帮忙做,先吃吧!”
      
      唐斯羡本担心她那时代的美食跟古人的口味不相同,但是唐清满这么一夸,她的心里有底了,打算找个恰当的时机,去兜售鱼丸。
      
      美味的晚饭还没吃完,门外便有人语气不耐烦地喊:“唐思先、唐思先!”
      
      唐斯羡放下筷子,撸起袖子走出去:“谁呀,打扰别人吃饭,如要人老命,罪大恶极知道不知道?”
      
      那人见她气势十足,不再像刚才那样态度恶劣,尴尬地笑了下,道:“副庄首找你。”
      
      唐斯羡一听,是那个便宜大伯,于是挥手:“不去。”
      
      那人急了:“副庄首找你是想问清楚秦家雇你捕鱼一事。”
      
      “秦家雇我捕鱼犯法啦?他想问我问题,为何不来找我?”
      
      “……”
      
      那人也没想到她这么傲慢,便又劝了一番,将秦雩上门找唐思海清算的事情告诉了她,因这事牵涉甚广,庄首又不在村子里,所以只好由副庄首的唐才升处理。
      
      “唐思海要倒霉啦?”唐斯羡又问。
      
      那人犹豫了下,点点头。唐思海惹了秦家,又在外生事,有毁唐家声誉的嫌疑,自然要被处理的,但是怎么处理却让人犯难,所以最好是将唐斯羡喊过去对质,将影响降到最小。
      
      唐斯羡“嘿嘿”一笑,问:“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那人愣了愣,不确定地道:“中秋?”
      
      “既然你知道还不赶紧走?月亮它不好看吗?我为什么要去看唐思海以及唐家人?别打扰我跟家人赏月。”
      
      唐斯羡说完,回屋将门给关上了。
      
      过了会儿,外面没了动静,唐清满打开门缝看了眼,那个人已经离去了。
      
      她回到桌前,忧心道:“你不去,大伯父会不会生气?”
      
      唐斯羡知道她在想什么,道:“你爹的遗愿我会努力达成的,但不需要通过奴颜婢膝的方式来讨好他们。”
      
      说完,又顿了下,“不过说来,那副庄首算是你在世的唯一亲人了,你若想过去与他们共度中秋,那我带你过去。”
      
      唐清满心中一紧,摇头道:“不必了,我不是很想与他们过中秋。”
      
      唐斯羡不强求她,心想自己能躲过今晚,却躲不过明天,所以还是趁明天之前,多拉些同盟。
      
      想到这里,她看着桌上的菜,便挑了一些出来,还特意摆的好看些,跟刚煮出来似的。
      
      她道:“我去找乡书手,剩下的你都吃了吧,吃完等我回来收拾桌子也行。”
      
      没等唐清满喊住她,她就一溜烟儿地跑了。
      
      看着剩下的菜,唐清满最终也没有吃完,她给唐斯羡留了些,接着将碗筷和厨房都收拾干净,最后才去烧水。
      
      ——
      
      天色已近黄昏,这个时候村子里许多人家都已经吃过了晚饭。唐斯羡到秦家时,秦家因为秦雩回来得有些晚,所以饭菜才上桌。
      
      “乡书手。”唐斯羡在外头喊,态度可比白天矜持、安分多了。
      
      秦雩沉着脸走出来,见是她,恨不得拿扫帚赶人:“干什么?”
      
      “这不是因乡书手在我走投无路之际雇我干活,我无以为报,所以做了点吃的,孝敬一下乡书手嘛!”
      
      要是唐清满在,见她这狗腿的模样,肯定要质疑她刚才说的那些有傲骨的话了。
      
      秦雩瞄了眼她手里捧着的菜盘子,瞧不出是什么东西,见左右投过来的八卦的目光,干脆将她喊进屋里去。
      
      秦浈在桌前帮忙布筷,唐斯羡照说该礼貌点的,奈何在人家爹娘的眼皮子底下她不敢主动打招呼,免得被说登徒浪子。
      
      秦家的桌上是两个大菜,一道豆豉焖鱼,一道莴笋腊肉,两个腌制的小菜。
      
      腌制小菜一般是以瓜或者菜为原料的,腌制得特别咸,这样一来,白天吃粥时,咬一小口便得喝几大口米汤,没几口下肚就有了饱腹感。
      
      唐斯羡本以为以秦家的家底,不至于这般节省的才是,看来她对这时代的人家的财力估算的还不够准确。
      
      神思正游离在外,苏氏问她:“唐大郎啊,吃了吗?”
      
      她回神,见秦雩用眼神警告她,便摸了摸肚子,特别言不由衷:“吃了。”
      
      苏氏道:“看来没吃饱,那一起坐下来吃点吧!”
      
      唐斯羡放下她带来的菜,一边接碗一边道:“这怎么好意思呢!你们真是热情呀,心肠又好!在这儿,我感受到了人心该有的温暖。”
      
      秦雩嘴角抽了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某贱:开饭啦?这叫什么来着,来得好不如来得巧?
    秦家:……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