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田乐gl

作者:方便面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鱼丸

      
      空间的鱼没有卖出去,唐斯羡略遗憾,她不缺那几文钱,——她缺的是那几文钱吗?她缺的是几百、几千钱!——虽说空间里能保鲜,可她心里有道坎,总觉得鱼已经死了很多天,仿佛下一次拿出来就长虫了。
      
      如何尽快处理那些鱼,成了她内心迫切想要解决的问题。
      
      她看着道上行走的牛,忽然便想到,牛肉可以做成牛肉丸,鱼肉也能做成鱼丸!
      
      鱼丸在不同的地方有“鱼汆”、“鱼圆”、“鱼蛋”等不同的叫法,它美味易贮藏,只要制作得当就不会有腥味,当然感官上也不认为它会长虫。
      
      至于制作方法,她经营客栈那些年认识了不少来自五湖四海的驴友,他们性格外向,时常会主动找她借厨房做饭,有时候还会教她他们家乡的美食,——鱼丸就是那时候学会的。
      
      心里有了主意,唐斯羡便折回草市买做鱼丸的材料,这下卖鱼所赚的钱又去了四分之一。
      
      等回到镇前村,胡二郎忽然在村口将她拦了下来,脸色似乎不太好。
      
      “胡二郎,这么巧?你也出来散步呢?”
      
      胡二郎不想跟她开玩笑,道:“不巧,我是专门在这里等你的。我一早便去了王家,你阿姊说你出门了,我寻思你应该去卖鱼了,这个时候会回来,便一直等着。”
      
      唐斯羡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一步,胡二郎的脸色不对劲,她只能认为来者不善,留出安全距离以便她随时逃跑。
      
      “特意等我?什么事?”
      
      胡二郎盯着她,眼神有些懊悔,又难过,“你跟秦小娘子认识,为何不告诉我?”
      
      唐斯羡觉得他莫名其妙,“我为何要告诉你?”
      
      胡二郎张了张嘴,显然无法反驳,随后他模样越发颓唐,“我娘她,不许我跟秦小娘子提亲,正好出了这事,我也死心了。”
      
      “为什么?”
      
      胡二郎以为她问的是他娘为何不给他提亲,便道:“还是李三他们说得对,秦小娘子她身子太差了,我家还有三十亩地,靠我们爹以及哥嫂是打理不过来的,我娘希望我娶一个身强体健的,日后好跟我下地。”
      
      他原是想找唐斯羡撒气的,结果没撒成,倒倾诉起来。然而唐斯羡此时此刻并不想听他的倾诉,打断他,“我说,出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死心?”
      
      胡二郎一怔,想也没想就答道:“你不是想娶秦小娘子,好在镇前村落脚吗?”
      
      “我说过吗?”唐斯羡指了指自己。
      
      胡二郎眨巴着眼:“我听村里人说的。”
      
      唐斯羡像是听说了什么笑话,哈哈大笑,还险些破了功蹦出了自己的真实声音。
      
      胡二郎有些无措,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唐斯羡道:“我问你,我跟村民的关系如何?”
      
      胡二郎讪笑:“不、不太好。”
      何止是不太好,简直水火不容。
      
      “既然如此,我若真想娶秦家小娘子,我为何要跟村里人说?”唐斯羡丢给他一个白眼,“这摆明了是有人要给那秦家小娘子泼脏水,你们连这些话都信,脑子瓦特啦?”
      
      胡二郎被她这么一点,感觉思路瞬间开阔了起来,“对啊!”随即又忍不住抱怨,“你若不告诉我,让我死了心该多好!”
      
      “谁管你死心不死心,你倒是先告诉我,这些话是如何传出来的?”
      
      “我早起挑水时听李三说的,他还说若不是你跟秦小娘子看对了眼,她也不会雇你捕鱼。”
      
      唐斯羡眼睛骨碌一转,又问:“谁跟李三说,雇我捕鱼的是秦小娘子?”
      
      胡二郎道:“这我可不知,但是李三说的有板有眼的,还说你给人看过那契书。”
      
      唐斯羡讥笑,这想必又是那唐家的手笔了,毕竟她只给那伙人看过契书。
      
      “李三这人品不行啊,污蔑我也就算了,怎能污蔑秦小娘子呢?他是跟秦乡书手有仇吗?明明雇我捕鱼的是乡书手,怎么就成了秦小娘子了?”
      
      “那有人看见你跟秦小娘子在河边,又是作何解释?”
      
      唐斯羡冷笑:“你这话不对,我没有必要向你解释什么。不过秦乡书手那日忙着田里的事,所以让秦小娘子将契书交给我,这怎么就成了秦小娘子跟我看对眼了?”
      
      胡二郎猛拍自己大腿,叫道:“我便说秦小娘子不是那种人,这李三在毁秦小娘子声誉,我要找他算账去!”
      
      唐斯羡看热闹不嫌事大,撺唆他:“去,我陪你一起去对质!”
      
      胡二郎跟唐斯羡在村口谈话之时并没有避着别人,村口人来人往,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事,也跟着去看热闹。
      
      还有人赶快跑到了秦家去通知秦雩,后者一听,心里骂道:“果然要搞事,这些鸟人!”
      
      他让苏氏和秦浈待在家里,也跑去李三那里了。
      
      李三在家吃着早饭,冷不丁地被胡二郎找上门,后头还跟着一群看热闹的,心里立马便怵了,问:“胡二郎,什么事?”
      
      唐斯羡先声夺人:“李三,你污蔑乡书手家的小娘子,也污蔑我,你说你是不是看乡书手不顺眼,想报复他?”
      
      李三急忙否认,“我没有!”
      
      看见胡二郎在,又甩锅,“都是唐思海跟我说的!”
      
      唐斯羡“恍然大悟”,嘴上贱兮兮的道:“又是他,他难不成真喜欢我,所以嫉妒秦小娘子与我说话,嫉妒之下,才要污蔑秦小娘子?!他既然喜欢我,那便跟我明说嘛,平日里使些手段吸引我的注意力也就罢了,如今还耍性子将无辜之人牵扯进来。”
      
      “噗——”秦雩赶来听见这话,很不厚道地笑了。
      
      也不怪乎唐思海每次对上她都暴跳如雷了,这胡说八道的能力真让人忍不住想将她的嘴缝上。
      
      然而此事关乎到秦浈的清誉,他不得不站出来,严肃地问李三:“听说有人造谣我秦家,是不是你们?”
      
      李三忙摇头,唐斯羡便将她从胡二郎那边听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
      
      秦雩对她隐瞒跟秦浈合作的事情很是满意,觉得她脑子还挺灵活的,便拿出契书道:“没错,雇他捕鱼的是我,跟我家浈娘无关。”
      
      他没展开契书,村民也没瞧见上面到底是谁画的押,但是契书在他的手里,他们也不识字,他说什么,他们便信什么。
      
      有昨天接受了秦家的鱼的村民恍然道:“原来给乡书手鱼的是他啊!”
      
      苏氏昨日送鱼时说的是别人给她家官人的,也幸亏她用词谨慎,村民都下意识地接受了唐斯羡与秦雩有合作的事情,自然不会想到秦浈身上去。
      
      也有人嘀咕:“我说唐大郎昨日怎么忽然跟我说那些话呢,幸好我没信!”
      
      昨日,唐思海从族人口里得知雇唐斯羡捕鱼的是秦浈,当即便琢磨:“那小子该不会是勾搭上了乡书手家的那姐儿了吧?我说他哪儿来的底气跟我们唐家叫板呢!原来是有人撑腰了。”
      
      这话若传出去就不单纯的只是针对唐斯羡以及为村里人讨公道了。族人忙劝他:“话可不能乱说,传出去损人清誉不说,别人会怎么看我们唐家?”
      
      “咱们这儿除了田多,那就是江河湖泊多,他能捕多少鱼呢?!”
      
      “是呀,既然他是帮秦家干活的,那这事就算了吧,没必要赶尽杀绝。”
      
      唐思海没想到唐才升只是出面一回,这些人便服软了。
      
      而这些人越是这样,他便越发觉得是祖父在族里的地位下降所致。人走茶凉,他祖父的余威不足以震慑族人了,所以他也才会被看轻。
      
      他不甘心,却无法将这种情绪发泄在族人的身上,只能揪住唐斯羡不放,“我看见他还在村子里跳便觉得有一口气咽不下去!”
      
      族人无法理解他为何这般执着,劝的话都已经劝过了,对方不听劝,他们也管不住。若真出了事,他还有祖父可以撑腰,可他们便不会这么幸运了,所以谁也不愿意再跟他去找唐斯羡的麻烦。
      
      唐思海纠集不到人,只得暗暗唾骂他们都是一群胆小鬼,随后便去找村里的人将唐斯羡与秦浈之事添油加醋地说了一番。
      
      那村民闻着厨房传出的淡淡鱼香,心想秦家才给他们送了一条大鱼,此时他若是跟着说秦家的八卦,那就未免太不厚道了。
      脸色顿时尴尬起来,道:“时候不早了,我娘子应该做好了饭,就先不聊了。”
      
      唐思海觉得对方转性了,居然不愿意听八卦了,只好又跑去跟别人说,结果那人的态度也是一样,他越发觉得不对劲。
      
      随后见到了李三,李三邀请他到家里坐,二人吃着蚕豆聊了会儿,他才终于找到一个忠实的听众。
      
      李三曾经也爱慕过秦浈,夜里梦见她还湿了裤子,后来因对方身娇体弱,实在不适宜娶回来操持家务,他才渐渐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后来见着村里还有不少少年人喜欢她,他这心里就泛酸。好在这么多年了,也没人找秦浈提亲,他的心里算是宽慰了点。
      
      如今听唐思海说她竟然会主动与一个异乡人示好,他顿时怒不可遏,觉得秦浈不检点。可秦浈再不检点也与他无关,他这心里不舒坦,便故意告诉了胡二郎。
      
      他企图引起胡二郎的共鸣:我们爱慕过的美人儿竟然眼瞎看上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外乡人,还是说她本来就不是那么高洁的人,是我们将她想的太美好了呢?!
      
      怎料胡二郎直接跑去找唐斯羡对质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唐某贱:你对秦小娘子死不死心关我什么事?
    后来——死心,通通都给我死心,不许动心,只有我可以,听到了吗?
    ——
    胡二郎:没想到吧,我就是这么憨直。
    李三:MMP
    ——
    感谢在2020-06-16 14:37:56~2020-06-17 16:33: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iantbaby、不易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七七 3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