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翻身后

作者:画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帮助

      屋内昏暗,两人都不曾说话,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压抑的气氛随着满屋子的药味散开,一寸一寸的沁到人的骨子里,南柚手指动了动,率先打破了沉默:“我可以点个灯吗?”
      
      流焜沉沉看了她一眼,没有立刻应允,而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才从喉咙里不太耐烦地嗯了一声,勉强算是同意了。
      
      南柚从空间戒中取出一颗夜明珠,柔和的月色挥洒,光线柔和,像是一个装了无数萤火虫的布袋子。她手一松,夜明珠便像是有自己意识一般的,漂浮在半空中,安安静静定住了。
      
      “你从何处知道这个方法的?”南柚抬眸,问他。
      
      万妖录事无巨细地记载了所有能想到的关于妖族的事情,书籍有灵,自行择主,南柚是它现任主人。
      
      “妖界藏书阁。”
      
      南柚并未再多问什么,她手往半空中一招,万妖录便缓缓地落在她的膝盖上。
      
      她抱着万妖录起身,一步步往床榻靠近。
      
      这一次,流焜并没有表现出抗拒的意思来,或者说,他的注意力全部被南柚手中的万妖录吸引过去了。
      
      万妖录上事无巨细的记载了所有关于妖族的事宜,比妖界藏书阁中含糊其辞的介绍来得详细具体得多。
      
      最终,南柚搬了把小凳子,坐在床头边,将万妖录平摊开,道:“你再看看,可跟你翻到的那个法子一样?”
      
      流焜眼底亮起了希冀的光,他头往南柚这边靠了靠,一股浓郁的草药味传到南柚的鼻尖上,女孩嫩葱一样的手指尖指着那一行行小字,问:“会不会看不太清楚?万妖录书灵有时候不愿意让别人看书上的内容。”
      
      流焜看到的字迹确实有些模糊,但已足够辨认,他摇了摇头,音色凉薄:“无妨。”
      
      两个小孩子肩并肩靠在一起,屋内光线恰到好处,两人之间的相处,竟是前所未有的融洽。
      
      “——凡血脉之力被破坏殆尽的妖族,欲重塑血脉,需碎全身经络,抽取废弃血脉,骨骼寸断,以渡雷劫的仙参汁液吊气,并在两息之内,抽取相近年岁相近等级的血脉之力中和为引,激发身体潜能,己身涅槃,新生一缕血脉,以至宝温养,百年之后,方算功成。”
      
      南柚怕他看不清晰,又像是着意强调,一字一顿,每个字眼都带着点力道:“此法危险,稍有不慎,反噬己身,神魂俱灭,不复存在。”
      
      前后面一大串所需的天材地宝、天地灵物倒也算了,两人的身份摆着,再稀有的东西,总能想办法弄到。
      
      可后面的这一长串话,光是听着,就叫人觉得肌肤发寒。
      
      抽筋取骨放血,三重皆是鬼门关,流焜的身体那样虚弱,受风伤寒都足以要他半条命,更何况是这种程度的折磨。
      
      “你方才在门口,就用万妖录来激我。”
      
      “你早猜到了我想做什么,也确实带着万妖录进来了,现在为何又阻止我?”流焜眼眸微抬,声音之中,隐有不解。
      
      南柚沉默了一会。
      
      “我之前听流芫说你执意要来星界的时候,就察觉出不对劲了。”南柚伸手捏了捏鼻尖,道:“你身体不好,又不愿意跟人接触,往常这样的场合,肯定是避开的。我想来想去,这段时间,稍微能吸引人的,只有深渊开启,兽灵齐出这件事了。”
      
      “你看上的,是狻猊幼兽,你要取走它的一道精血本源。”南柚的语气笃定。
      
      流焜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没有出言反驳,显然是默认了。
      
      “既如此,你也应当知晓,狻猊幼兽不在深渊兽灵开启之列,我父君根本不会将它放出来。”南柚板着小脸,认真道。
      
      流焜的手掌虚虚握了一下。
      
      他的血脉已在顶尖之列,同龄还同级的皆是各大族的皇族血脉,身边无数从侍护着,看得无比严实,也根本没人愿意抽取一道自身的血脉本源给他。
      
      没有渡过蜕变期的皇族血脉格外脆弱,本源血脉抽取,一个不慎,就会令之后的修炼不顺,影响自身,需要数年的精细调理滋养,才能慢慢恢复回来。
      
      与他同龄的,身边倒有一个现成的人。
      
      只是流焜根本不会开这个口。
      
      流芫巴不得他早点去死。
      
      最后,他翻阅书籍,所能想到的,便只剩下了居守妖界深渊的狻猊幼崽。
      
      但正如南柚所说,此等天地瑞兽,成长之后,必然能成为可开疆辟土自立为王的庞然大物,未来成就,未必在他们之下。
      
      不论在哪一界,都是无上至宝。
      
      然而狻猊无法自行出世,它还在蛋壳之中时,就必须为自己挑选一个即将出世的傍生者做依附。
      
      南柚就是那个被它挑中的人。
      
      饶是心高气傲如流焜,也不得不承认,眼前干净纯粹的小姑娘,确实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底气,身边的人喜欢她,羡慕她,不是没有缘由。
      
      “你无法寻到狻猊的踪迹,这只是其一。”南柚手指点在万妖录上,古朴的书籍凭空消失,她又道:“此法太过冒险,万一你有所不测,我作为知情人,不尽早言明,跟害你性命有何区别?舅父舅母如何想我不说,便是我自己,也将永远处在悔恨之中。”
      
      “我知道了。”流焜的唇绷成了一条直线,言语十分恶劣:“你走吧。”
      
      南柚沉沉地看了他一会,无言转身,每一步都像是走在云端,又像是踩到了棉花上,一下都落不到实处。
      
      显然,流焜根本不会放弃这个想法。
      
      在书中的描述里,他根本就是个不怕死的疯子。
      
      ========
      
      门慢慢地关上了,屋里恢复了冷清,药味浓烈得几乎要化成粘稠的汁液灌进鼻腔里。
      
      流焜垂着头,慢慢地环着膝盖,指骨用力到泛出惨烈的白。
      
      他恶狠狠地摒弃眼尾鼻尖的酸意,想,他绝不可能放弃,绝不。
      
      哪怕是死。
      
      死了也总比这样活着来得好。
      
      突然,一只小小的手从左侧伸出来,干净而柔软的帕子轻轻落在他面前的被面上,小姑娘去而复返,眼里的情绪复杂得不像是这个年龄的幼崽,声音却依旧是甜的,带着隐秘的关心之意:“大喜大悲对身体不好,将眼泪擦一擦。”
      
      流焜没想到她还未出去,明明已经感受不到她的气息了。可转念一想,以他这种修为,任何人都可以在暗中隐蔽气息窥探他,他无可奈何,根本察觉不到。
      
      他感觉受到了欺骗,言语之中,几乎咬牙切齿:“你回来做什么?专程看我笑话吗?”
      
      南柚撇了撇嘴,道:“我才没这个闲工夫。”
      
      迎着小孩恶狠狠的目光,南柚睫毛上下颤了颤,问:“一定要如此?”
      
      “来日不会后悔吗?”
      
      流焜唇上沾了点猩红的血斑,脸色苍白得像是薄纸,看上去孱弱无比,但眼神却是晦涩的,燃着一团熊熊的妖火,里面盛着他唯一的希望和信念。
      
      他懂了她这两句没头没尾的话,并且第一时间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定要如此,绝不后悔。”
      
      南柚点了点头,像是早有预料一样,轻声道:“好。我帮你。”
      
      流焜难以置信地抬头,嘴唇蠕动了下,想要说什么,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笨拙地说了一声谢谢。
      
      “不过我有条件。”话说到这种份上,南柚也不跟他再铺垫客气些什么,“这些天,你不能再缩在自己的房间里。你可以跟小六一起,住到深宫里去,离我近一点,我每日修炼的时候,你得跟着一起。”
      
      她见小孩的脸色沉下去,不紧不慢地道:“万妖录上的方法你我都看到了,若是身体不锻炼得强劲一些,我不敢让你去随意尝试。”
      
      “你要是不愿意,就罢了。”
      
      跟当一个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废人来说,这一条,显然让人好接受许多。
      
      面色冷白的小孩轻轻点了下头,因为峰回路转的喜悦,他浑身竖起的尖刺仿佛都软化了一些,现在的模样,莫名现出点这个年龄的乖巧来。
      
      南柚弯了弯唇,又坐回到他床边的凳子上,将自己的想法一点点说给他听:“三日后深渊开启,在这之前,我会央求父君让我跟进去凑个热闹,到时候你跟着我,乱闯乱撞的,一辈子都寻不到那个小家伙。”
      
      “狻猊与我伴生,它尚在幼年阶段,一道血脉本源已是极限,若是过多抽取,将会影响它的血脉强度。我会尽力说服它帮助你,但之后,它恢复气血需用到的天材地宝,我想,三公子不至于过分吝啬吧?”说到最后,她有意缓解气氛,已然用上了玩笑的语气。
      
      “你放心,只要我有的,都可以补偿给它。”流焜道:“只要它愿意,我绝对不会让它吃亏。”
      
      南柚满意地弯了弯眼眸,她将万妖录拿出来,头低下去认真地看上面的字。
      
      “过了雷劫的仙参汁,你身边可有?”南柚的指尖停在了书上的某一处,问。
      
      流焜看了看自己的空间戒,随后摇头,问:“未过雷劫的仙参汁可以代替吗?”
      
      “不行。”南柚是万妖录的主人,知道的事也比常人多些:“仙参一族,雷劫算是一个衡量标准,只有过了雷劫的仙参,产出的仙汁才纯粹,具有极大的效用,未过雷劫的便相对平庸了。”
      
      “血脉重塑是大事,上面记载的东西,差一样,差半点都不行。”
      
      小姑娘鬓发软软地搭在脸颊边,月明珠的光亮衬得她肌肤玉一样的细腻光洁,话语严肃而认真。
      
      流焜突然想了他的母亲。
      
      那是世上唯一真心对他好的人。
      
      现在,好像又多了一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