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跟圣人分手后我证道了

作者:砚南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元始至

      元黎乍然见到通天的惊艳还没过去,就听到对方来了问了这么一句话。
      黑白分明的凤眼回望着通天,她如实回答,“我没有师父。”
      
      红衣青年闻言站起身来,星眸璀璨,笑得张扬,道,“甚好,你可愿拜吾为师?”
      
      这第二个问题问出来,旁边多宝道人手一抖,整个灵舟都轻轻颠了那么一下。
      
      通天的眼神飞过去,说多宝,“你往后就是大师兄了,稳重一些。”
      
      多宝嘴角一抽,喊声“师尊”,像是想说什么。又看了眼元黎,欲言又止。
      小小声嘀咕,
      “元黎道友的话,大概可以?”
      
      元黎不知道多宝为何如此,但直觉对方并不是因为排斥她。
      她对师父这个词本身没有什么感觉。可仔细想想又觉得如果拜师能学功法,在修行上少走点弯路,也是可以接受的。
      便要答愿意。
      
      这话还没说出口,那红衣的通天似乎因为训斥多宝那一句打断了思路,低下头,撸了把滚滚的耳朵,问黑白异兽,
      “小白罴,你有师父没有?”
      
      元黎:……这个问题,似乎有点耳熟了。
      
      合着您收徒是见一个问一个?
      
      莫说元黎,就连多宝都被自家老师那么快又把一样的话问第二遍的骚操作震撼住了。
      
      一个师妹还没答应好要不要进门呢,能不能不要这么快就物色下一个?
      最重要的是——
      
      多宝想到最后的那个原因,倒抽一口凉气,心情一激动,手一抖。
      灵舟倒没再没颠簸,却是如离弦之箭一样闪电速冲向了那巍峨耸立的昆仑玉京山。
      
      眼看着灵舟快要进入昆仑高空云气范围内,通天面色骤然一变。
      “不好!”
      
      当机立断地抬手挥出一道淡青色的上清仙光,生生隔挡在灵舟之前,来了个紧急刹车。然后迅速倒退百来丈。
      
      一波操作猛如虎,风驰电掣。
      
      多宝修为高还好,灵舟上的元黎和滚滚却是被一刹一退颠得差点飞出去。
      
      元黎抓住舟壁稳住了身形,滚滚就没那么幸运了。
      
      它本来就是圆滚滚的一黑白团,自己摔个跤都能滚几圈,何况还在外力的作用下?
      当即就随着刹车飞出去,撞到舟壁,又随着灵舟极速后退的幅度倒着滚了回去。
      
      黑白相间的大毛球,轱辘轱辘滚出了六亲不认的霸气,在灵舟重新停下的刹那撞上了满面拒绝的元黎。
      
      一人一熊抱个满怀,同甘共苦。天注定是永远的好朋友无疑。
      
      滚滚“嘤嘤”两声,眼冒金星,压在元黎身上哼哼唧唧,扭啊扭地撒娇,就不起来。
      
      元黎被滚滚压着,仰头望天,生无可恋。仅有一个想法:这个师父,拜不得……
      
      “多宝!”
      那边通天大喝一声,似是惊魂未定。揪着多宝的耳朵,低声数落自己的大弟子。
      
      “你不知道你二师伯在昆仑百丈范围内都设了禁制就是为了防吾偷跑吗?为师好不容易偷偷溜出来,你个不肖徒自己想回去挨骂闭关,不要拉上为师一起。”
      
      多宝被老师揪着耳朵骂,也是心有余悸,苦着脸问,“老师咱们没撞上去吧?”
      
      通天松开多宝的耳朵,高高昂起头,竖起一根手指轻轻晃了晃。
      “只差一尺。”
      
      多宝重重松一口气,见自家老师略显得意,一副等夸的模样,十分上道地吹捧道,“师尊英明睿达,力挽狂澜。及时阻止了弟子坠入深渊,不愧是您!”
      
      通天颔首,笑得眉目张扬。明明非常受用,还故作淡定摆摆手,“小事,都是小事。”
      
      下一刻他仿佛想感觉到了什么,看看两百丈之外的山峰,对多宝谨慎地吩咐道,
      “绕路,再绕远一点……啧啧,怎么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不会的,有青萍挡着,二哥肯定发现不了……”
      
      ………………
      就在这红衣青年的小声嘀咕自我安慰之时,二百丈之外,昆仑玉京山之巅。
      
      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察觉到什么,缓缓睁开眼,从定中醒来。
      正是被通天师徒忌惮防范的“二师伯”元始。
      
      元始觉出禁制的震荡,面容板正,冷若冰霜。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了隔壁的静室之外。
      
      灵力对那静室大门探入,竟有清光返出,莹莹生光。
      
      他微微皱起眉头,似是疑惑了一瞬,转而便冷笑道,
      “洪荒还能有两个通天不成?”
      
      道出这么一句,他五指在虚空一握,手中登时出现一垂直悬挂的灰色幡旗。
      
      这幡旗不是凡物,乃是先天至宝盘古幡,有粉碎诸天时空之力、开辟天地寰宇之威。
      
      盘古幡在元始手中展开,虚空碎裂之力不断生灭。竟是在静室大门上划出一道灰色的缝隙。只有空间撕裂,半点没引起门上的阵法触动。
      
      静室之内,有一道人身着青衣,盘膝而坐。模样与通天只有细微的差别,稍稍年长些许。然坐姿端正,气质更偏向于稳重。
      
      见得元始进门来,青衣道人面色一变,手指掐了个法诀,就准备传讯在外面浪的通天。
      
      不想元始早就防备着他。盘古幡一展,道道灰气飞出,至宝之能直接封锁了时空。
      
      传讯被打断,青衣道人没办法,站起身来见礼。
      “善尸青萍,见过玉清道友。”
      
      却是通天逃家前,怕被元始发现自己不在,特意留下善尸守家迷惑视听。万一被发现了,也能提早传讯让他有个准备。
      却是万万没想到,元始会这么大收笔,直接用上不能轻易动用的盘古幡。
      
      虽说之前就已经料到通天跑了,但真正发现时元始还是沉下了脸,表情难看。
      “通天何在?”
      
      青萍做了个为难的表情,无奈道,“本尊离开前以诛仙四剑绕乱天机,他去了哪里,我也不能知晓……”
      
      “绕乱天机?哼。他倒是准备充分。”
      防着谁呢?还不是防着他这个二哥!
      
      元始冷哼一声,把盘古幡重新收入虚空,对青萍冷冷道,“绕乱天机也断不开本尊和三尸的关系。青萍道友,且带路吧。”
      
      青萍:……
      青萍脸一苦,摇头叹息。
      “本尊啊,这可怨不得贫道。你二哥还是你二哥。”
      
      他只是个善尸,打不过元始。能怎么办?只能死本尊不死贫道了。
      ………………
      
      跟善尸同样想法的,还有本尊通天。
      
      在多宝的吹捧之下,他得意洋洋地抖出了自己逃家的布置,用来教导大弟子。
      “斩三尸是用来干什么的?不就是在本尊不想闭关的时候让三尸顶上吗?所谓死善尸不死贫道,多宝你要好好努力斩尸啊。”
      
      不得不说,到底是本尊分出去的元神,哪怕有性格上的差别,整体还是同一个人。
      
      多宝笑呵呵应下,“弟子受教了。”
      回头斩了尸就用来对付老师。
      
      教导完了弟子,通天又才想起方才被打断的收徒。转头看向坐到另一边爬起来的元黎和滚滚。
      
      含笑道,“险些被多宝这个不省心的耽误吾的大事,你们可愿入吾门下?”
      
      滚滚把脑袋埋在元黎大腿上,两只爪子抱着她哼唧哼唧地撒娇。只给了通天一个扭来扭去的屁股。
      
      元黎怜惜地撸了撸滚滚的后颈毛,正要拒绝,多宝却抢先开口。紧张地喊了声,“师尊。”
      
      通天回头看多宝,“怎么?”
      
      多宝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元黎道友可能还好,但滚滚……我是说那只白罴,您忘了收下弟子那年……”
      
      “那年怎么……”通天开始还不以为意,等到一回忆,瞬间变了颜色。
      
      他收下多宝是在道祖第三次讲道前,那时的多宝还不是眼前这个人模人样的胖道人,而是天地间第一只寻宝鼠——没化形。
      
      毛绒绒,白胖胖,小小的一只,叼着寻来的下品灵宝鼠脸警惕。生怕通天抢了他灵宝的可爱模样。
      
      酷爱毛绒绒的通天哪里能抵抗?遂拿出一只上品灵宝,成功拐回去了第一个徒弟。
      
      而把徒弟带回去以后,通天就没再出过三清宫。
      那时距离第三次讲道三百年,他就被看重跟脚的二哥足足“教育”了三百年。
      
      三百年!整整三百年!没喝一口水,没出一步门。大哥的九转金丹都炼完了,二哥也没放过他。
      
      直到多宝化形,第三次讲道开始,不得不出门了。元始让他立下保证,绝对不能再收没化形的妖类为徒(先天之灵还勉强可以考虑),然后去了紫霄宫。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门下至今只有多宝一个。今天见到元黎和毛绒绒的大团子滚滚,通天才会这么把持不住,想要一次收俩儿。
      
      想到那悲惨的三百年,通天充满遗憾地看了看滚滚肥嘟嘟毛绒绒的大屁股,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先收了,不带回昆仑也行……”
      
      多宝冷漠的提醒,“大师伯有太极图,测算仅在河图洛书之下。”
      
      通天:……
      是了,他两个哥哥没一个好骗的。可悲的弟弟啊!
      
      同情了一下他自己,通天希冀的目光转向元黎,“先天道体,还有功德在身,二哥应该不会说什么才是。”
      
      元黎收到通天的视线,勾起唇,凤眼微眯,眼波流而不动,荣华天成。却在青年希冀的目光下,坚决地吐出两个字,
      “不要。”
      
      通天:……
      
      “为何?”红衣青年飞扬的剑眉垮了下来,少了些肆意狂放,多了些少年那般的可爱。
      
      好看的人果真是做什么动作都好看。元黎不禁多看了两眼,竟有些不忍心吐槽她觉得对方不靠谱的话。遂决定换个说法。
      
      一本正经道,“你太好看了,我怕拜了师以后天天想看着你,不舍得去修行。”
      
      元黎说话时,瑞凤眼看着通天一眨不眨,十分的专注与认真,说出来的话也真诚无比。不含半点假意。
      
      她话音刚落,便瞧见红衣青年瞪大了眼,白玉般的面孔上竟是微微赤红。衬得那星目剑眉的俊容,愈发耀眼。
      
      轻咳两声,通天眼神飘了飘,道,“这可就不好办了。”
      他手指掐算了两下,微微拧眉。又看看元黎,终是叹了口气。
      “却无师徒之缘。”
      
      他收徒不似两个兄长那么严苛,既要求师徒之缘,还要求天资根脚。
      对通天来说,只要对方有向道之心,愿意学习道法,即可为他的弟子。
      但既然元黎不愿意,他也不会强迫。
      
      通天看着元黎,以他的修为造诣,一眼就看出了元黎现在最欠缺的是什么。
      
      沉吟片刻,他叹道,“也罢,你我虽无师徒之缘,却有相识之份。女娲师妹也算是吾的同门。”
      
      说罢,便挥出一点上清仙光进入元黎眉心。
      含笑道,“吾观你于炼气入体上已窥得些门道,这上清仙诀你且拿去观摩。也算是吾与汝结个善缘吧。”
      
      淡青色的仙光隐入眉心,元黎脑海中瞬间多了名为上清仙诀的道法。才感悟了一下那上清道韵,周身灵气便加快了五倍速涌入她的体内。玄妙非常。
      
      元黎不想在此刻入定,连忙停住。再看通天时,已经没有了之前觉得这青年不靠谱的想法。
      
      只觉得通天不仅人美,而且心善。
      红衣青年在元黎心中的地位一下子拔高,只在丹果之下,跟滚滚相当。对自己刚才拒绝拜师的选择,也生出一分遗憾来。
      
      虽然有些遗憾,但她自己做出的选择也不会改变。
      元黎站起身,端端正正地谢过了通天。将这份恩情记在了心底。
      
      拜师的风波过去,多宝也操纵着灵舟到达了他早先找好的地方。
      通天只想出来玩,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加上他对女娲造化的人族也感兴趣,所以坐在灵舟上没有离开。
      
      多宝找的地方离昆仑玉京山不远,在几座山脉环绕之间,一个大的雪山湖旁。
      东昆仑被冰雪覆盖,这块却是与西昆仑交界处。
      
      东有湖泊,西有燧木林,南边是茫茫草原,北边是巍巍高山。
      往西越过燧木林,便靠着西王母的瑶池边界。是难得的绿意盎然之处。
      
      将乾坤袋中的千来名人族放出,多宝对众人道,
      “我跟西昆仑的玄女打过招呼,只要人族不越过燧木林,入瑶池境内,去其他地方都是可以的。玄女若有空也会看顾一二。”
      
      人族纷纷向多宝道谢,感激他的帮助。然后就去琢磨着要如何在这个地方定居了。
      
      通天眼瞅着多宝拿出他的乾坤袋,只是微微挑了挑眉,不曾说什么。看着那些新生人族跑来跑去,饶有兴致。
      
      反倒是多宝,在介绍完大致的情况后,有些心虚地回到通天身边,用一副再端正不过的态度解释道,
      
      “弟子见师尊闭关未出,怕叨扰了您,事急从权,所以才自作主张借用了一下师尊的乾坤袋。要是早知师尊您出来了,是绝对要求得您同意的。”
      
      通天听他所言,把眉梢一扬,道不尽风流洒脱。淡淡道了句,“不碍事。”
      
      不等多宝放下心来准备再拍拍师尊马匹,他又紧接着跟了一句,悠然道,
      “毕竟吾是察觉到有人动了吾的宝物,所以才从静室出来抓贼的。后来发现是徒儿你拿的,才作罢。”
      
      多宝:???
      “师尊不知是我拿的?”
      怎么可能!
      
      若非用的是同源的上清仙力,他能走得出三清宫?说不知道跟出来,也太扯了吧!
      
      通天看着大弟子懵逼的模样,嘴角微勾。道是,“为师知不知道无所谓,你二师伯不知道就可以了。徒儿啊,为师今天再教你一课——”
      
      “闭关就让善尸上,借口还拿徒弟挡。”
      
      他拍拍多宝的肩膀,义正言辞,“面对你大师伯二师伯,必须要做足了后手,想全了借口。否则,你以为吾这么些年,都是怎么熬过来的?”
      
      言下之意,万一在青萍那里留的后手都挡不住老子元始,他还有多宝擅用乾坤袋一事当借口。
      
      至于多宝?
      死徒弟不死贫道。隔着一重关系在呢,大哥二哥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小辈怎么样。顶多就罚多宝闭关一千年往上,不碍事。
      
      想通个中关窍的多宝:……累了,倦了,这脆弱的师徒情分啊。
      
      元黎把脸埋进滚滚的毛里,藏住自己的小表情,庆幸不已。
      小声自语,“幸好没拜师……”
      
      通天这边为自己的英明洋洋自得,却是万万没想到,在他说最后两句话的时候,两个身影已经划破空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被恩师的无耻震惊的多宝,仰头就看见一白衣人影手持盘古幡,踏出虚空而来。
      他一张圆脸煞白,疯狂使眼色,小声提醒,“师尊,二,二师伯……”
      
      通天没有领会到多宝的意思,还在自我夸赞,接口道,
      “嗯嗯,你二师伯肯定也想不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吾平时不作为不是怕了他,只是吾不想罢了。”
      
      其后,慢一步跨出虚空的青萍捂住眼,为本尊的作死默哀。
      多宝面如死灰,看着通天背后的白衣人,艰难道,“二师伯来了……”
      
      通天得意的表情顿时僵住,“多宝,你做梦了?”
      快说你在做梦!
      
      多宝的回答是——
      躬身行礼,“弟子多宝,拜见二师伯。”
      
      未来的通天圣人呼吸一窒,便听得身后一声似冰刃一样的声音响起,冷得彻骨,
      “通天,你,好得很啊!”
      
      通天:……
      不!我不好!
      
      听到动静的元黎从滚滚的毛绒绒里抬起头,待看到那新出现的白衣人之时,一双凤眼圆睁,红唇微张,惊艳异常。
      这简直是,照着她的终极审美长的美人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很快,元黎就会发现,美人只有脸能看。
    虽然我的真爱是通天,但前不久刚刚写过,这么快再写感觉对不起女儿婵玉。所以这本男主就元始吧。追妻火葬场剧本,希望大家喜欢~(想看通天男主的可以戳我的旧文,截教小师妹)
    看看这个字数,咕咕求评论和营养液不过分吧(叉腰)
    感谢在2020-12-21 23:30:22~2020-12-22 23:36: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vic 2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