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跟圣人分手后我证道了

作者:砚南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讲武德

      那是一条神智未开的大蛇。它的头顶有一块赤红肉块,鳞片青黑。一边吞着“食物”,冰冷的竖瞳还贪婪地注视着身下的丹果等人。
      几个女人吓得尖叫,腿软爬不起来。
      
      就在蛇口中的那人完全丧失挣扎的力气,要被大蛇整个吞下之时,一个人影飞一般冲过来。高高跃起,一脚踢上了大蛇的七寸。
      粗长的蛇身从中间弯曲,重重倒在地上。吐出了嘴里不知生死的人。
      
      吃进去的食物被迫吐出,那蛇如何能不怒?
      嘶吼一声,竖瞳恨恨盯住了踹它的小小人族。蛇身蜿蜒,如离弦之箭,向她扑咬过去。
      
      微蓝的毒牙闪烁幽光,元黎直觉不能被它的毒牙咬中,往旁边跑开。却正被那蛇一尾抽中了肩膀。
      
      她背脊一痛,不自觉缩了缩肩膀。转而就被蛇尾捆住,蛇首抽身过来再度咬住这个大胆的人族。
      
      元黎咬紧牙关,凤目凶狠地瞪视那蛇。身体被缠住,索性就不挣扎了。抬起右手握拳,灵气因心绪波动而自主聚于拳上,狠狠砸向了大蛇头部的赤红肉块。
      
      而就在元黎砸中大蛇的同时,凭天而降一道雷光,劈在了大蛇身上。
      轰隆隆——
      
      刹那间,蛇身颤抖,焦香四溢。整条蛇软趴趴倒了下去。
      元黎眨眨眼,一脸茫然地看向了天空。
      
      高空上,一团如烈日般璀璨的灵光顿住。露出一个身着绣金长袍的青年男子。
      他正是洪荒唯二的三足金乌,也是妖族天庭之主,帝俊的弟弟——东皇太一。
      
      太一在太阳星上修行时察觉到新生人族获得天道降下功德,有心探究,便取了兄长的伴生灵宝河图洛书赶来此地。
      不想人族还没见着,却先看到了雷光。
      
      太一皱起眉头,金瞳望向下方人族气息聚集之处,皱起眉头,
      “天劫?不,不太像……人族,究竟有何特殊之处……”
      
      想着雷光刚过去,或许能推算到什么。太一便也不急着下去。而是取出河图洛书,当即推算起来。
      
      紫霄宫中。
      已经合道为天道一部分的道祖鸿钧,看着空茫茫的大殿,也对操纵天雷的天道提出了同样的疑惑。
      
      “道友可否解释一下,那个人族究竟有何不同?”
      蝼蚁尚且不如的存在,为何能让天道为之出头?
      
      下界的元黎并不知晓一道雷光能牵动洪荒大佬的心神。迷惑地看了眼天,见天空没有再降下第二道雷的预兆,她也就不去想了。
      
      众人跪伏呼喊,敬畏天雷神威。而丹果等女人则是吓得大哭的样子。
      元黎过去安抚她两句,没有什么成效。见她似乎是特别恐惧被烤焦的蛇尸,便对丹果说,
      “丹果不怕,我帮你拿开。”
      
      说罢,元黎贴心地抱起蛇尸的尾部,拖着整条蛇进了旁边的林子。
      
      旁边的不远处是一小片竹林。
      一道道翠竹高耸挺拔,排列密集。因不周山的灵气滋养,竹枝翠绿,远看如一块透绿的翡翠。气息清香逸人。
      
      元黎倒拖着蛇尾经过竹林,本来考虑要不要把蛇尸扔到林子里面,却忽然发觉——手中的蛇尸突然变得特别沉重了,隐隐还往后面拽她一般。
      
      她困惑地扭头,就瞧见一大只黑白相间的异兽,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蛇头的那边。抱住蛇的另一边拖拽。
      
      竹林的背景下,黑白色格外分明。
      那家伙体型肥硕,头圆尾短,头和身体黑白相间,黑中透着褐色,白中透淡黄。眼周一圈黑毛,遮住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珠。
      元黎一眼看去,差点以为黑眼圈就是它的眼睛。
      
      这只异兽立起来比元黎还要高一些,黑乎乎的四肢极为发达健壮。
      发现元黎看它,它“汪”了一声,两只前爪暂时松开蛇尸。
      
      爪子闪烁寒光,两条肥硕的黑毛臂一通狂舞。猛地往边上一挥,就连着拍断了五根竹子。
      “汪汪!”
      
      又张开嘴汪了两声,黑白异兽捡起来自己拍断的一根竹子,放到嘴边,咔嚓咔嚓嚼了两下。展示出同样锋利的牙。
      直立站起的一条腿踩了踩蛇尸,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仿佛在说——这条蛇,归它了!
      
      这一系列操作看得元黎凤眼瞪圆,心情是不敢置信外加一点气愤,手指着对方,气道,
      “你,恐吓我?”
      
      黑白异兽四肢着地,圆圆的黑眼圈朝着元黎咆哮,“汪汪汪——吼——”
      虽然胖,但凶猛。
      
      元黎:……
      拦路抢劫,还恐吓原主。这么胖一只黑白兽不讲武德,搞突袭,欺负体格小两倍的她。
      这能忍吗?
      
      必须不能!
      
      元黎低头看看足有二十个自己大的蛇尸,再看看站起来跟自己差不多高的肥胖的黑白异兽。蛇她都不怕,能被个胖团子挑衅?
      今天谁都不能拦着她把这坨黑白相间的异兽打成肉球!
      
      把手里的蛇尸一扔,元黎就朝着那异兽冲了过去。
      
      黑白异兽见元黎冲过来,低吼一声迎上。
      
      快要交锋之时,它两条前爪抬起,与元黎两臂交叉。靠体重优势压倒她,一人一兽抱着滚成一团。
      
      滚两圈停下,黑白异兽就扬爪去拍元黎。
      
      这家伙皮肉极其厚实,富有弹性,异常抗揍。两只爪子力比千钧。
      但元黎也不是好欺负的。
      得到两次功德金光的她,哪怕还不知道怎么修炼,肉身也被淬得格外强悍。
      
      黑白兽打一下她的后背,她就提起拳头砸一下对方的黑眼圈。
      
      黑白兽吃痛,又抱着元黎滚起来。估摸着转晕了她,就抬爪去拍。元黎也毫不相让。
      
      地上的竹枝被压得簌簌响,拳头到肉就是啪啪的响。
      就这么滚两圈,砸两拳。疼得你吼一声,我嚎一嗓。你多一块青,我添一个包。
      
      又伴有雷声滚滚。只是响雷,而无雷光坠落。
      大概因为他们俩缠得太紧,也不好劈导致。
      
      只听得竹林中,
      “汪汪!”
      “嘶啊!”
      “轰隆——”
      一人一兽,势均力敌。打得是难分难舍,天雷滚滚,拳拳到肉。
      
      正是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却有一道金光从高空上极速坠落下来。
      恰好,砸在了一人一兽边上。
      
      这么大的动静,那么灼热的气息。斗殴中的元黎和黑白兽不约而同都被吸引。
      同时停下来,抬起头。顶着满脑袋青紫和竹叶,看向了砸下来的东西。
      
      那并不是一件东西,而是一个跟元黎这种先天道体同类型的男人。
      
      他穿着金色的长袍,身量高大修长。眉目朗朗,容貌像大日烈阳一般璀璨夺目。
      一双灿金色的眼瞳仿佛蕴含着世上最光明的火焰,扫荡一切黑暗不洁。
      
      他本该是九天之上的太阳,此刻却落在了地上,错愕地看着滚作一团的元黎和黑白兽。
      
      也许是元黎和黑白兽滚一块的场景太奇妙。也许是这女子一脸青紫红肿,异兽满头大包的样子太可笑。
      那太阳般耀眼的男人竟然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
      
      这一笑,似乎又牵动了伤势。
      金色的血沿着嘴角滑落,滴在地上。男人皱起眉头,抹了把嘴角的血迹,神色微沉。
      
      他没有多加掩饰,强大炽热的气息溢出。
      
      上位的威压吓得那黑白异兽“嗷”蹦起来。一把推开了元黎。跳到一根竹子背后躲起。
      身上肥肉打颤腿发软,直接趴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叽叽叽叽……”
      胖胖,可怜,又无助。
      
      跟着异兽的动作看过去的元黎:……那么大个屁股藏得住吗你个憨批!
      
      跟黑白兽不同,元黎除了觉得这个男人特别强特别好看之外,没有任何恐惧的感觉。
      相反的,在惊叹过他长得特别好看的下一刻,元黎的目光就被他穿的衣服吸引——
      这么漂亮的装饰,丹果肯定喜欢,不知道能不能扒下来……嗯不太能。
      
      估摸着自己打不过对方,元黎紧接着就仰头看向那男人,眨眼问,
      “你,哪里来的?还有衣吗?”
      
      受了伤,还被元黎看上想抢衣服的男人,正是之前拿河图洛书推算人族气运的东皇太一。
      而要究其受伤坠落下来的原因,还得从紫霄宫开始说起。
      ………………
      
      片刻前,紫霄宫中。
      
      道祖鸿钧问出那句话以后,久久得不到天道的回应。反而因为元黎跟黑白兽打架,发现天雷又开始蠢蠢欲动。
      
      天道无数个会元以来都是不偏不倚,宛如没有感情和意识的机器。
      结果如今不仅有了情绪,还几次为一个蝼蚁都不如的人族出手。偏偏已经合了天道的鸿钧算不出缘由。
      叫他如何能不心惊?
      
      “我已合道,理当知晓万物。”
      提醒了这么一句,鸿钧淡淡的语声中透出些许复杂的情绪。
      
      那感觉,就宛如成了亲的妻子发现丈夫拿家里的资源养在外面的心尖宠。
      是非同一般的复杂。
      
      天道依旧没有做出回应,静默地好像在下界打雷给元黎助阵的事不存在一样。
      
      却是这个时候,天道有感,察觉到太一正在用河图洛书推算人族的未来和天雷异常的原因。
      天道、鸿钧:呵呵。
      
      天威不可测,涉及到未来大势的人族更不是准圣修为还有着妖族身份的太一能探究的。
      
      瞬间,天道和鸿钧不闹了,降下天威反噬使用河图洛书推演天机的太一。
      
      由于情绪本来就不美好,天道和道祖有志一同地下了重手。震伤了太一之外,还补了一记没劈出去的紫霄神罚。
      直接打得太一猝不及防,从半空摔落。
      
      而从那一道雷罚中窥得天道情绪的道祖鸿钧,也决定不再跟天道硬刚。
      
      缓缓道,
      “天道至公。道友可以不说缘由,但也不能做的太明显。若影响大势,则后患无穷。”
      
      天道大概也从太一这事觉出不能搞事搞得太明显。
      浩渺的道蕴浮动在大殿中,表明了认同之意。
      ……………
      再说一笑牵动伤势的太一,想起自己被天道反噬的遭遇,总觉得自己是触摸到了什么。
      一时急于回去跟兄长帝俊商议,便没有再理会元黎和黑白兽两只引人发笑的小小的蝼蚁。
      
      抹去嘴角的血迹,就再次化为炽热如烈阳般的灵光,消失不见。
      太一来得快去得也快,却没有留意到,因为他的遁法特殊,金乌炽热的气息碰到之前滴落的两滴金乌血。
      两者相碰,血液燃起金乌的太阳真火,顷刻间,势起燎原。
      
      眼看着火势骤起,感觉到那炽热的能毁灭一切的火焰温度,火场里的元黎和黑白兽都惊呆了!
      坑人(兽)也不带这样的啊!
      
      被火舌的热息一燎,知道自己绝对扛不住的元黎,从地上跳起来,掉头就往另一头跑。
      
      途中经过先后被准圣威压和太阳真火吓得爬不起来的黑白异兽旁边,那家伙竟然“嗷呜”一声,精准地抱住了元黎的小腿。
      
      元黎:……
      
      火舌就在背后,小腿却被一只胖乎乎的憨批抱住。
      元黎拖着那沉重的胖团子,一瘸一拐跑了两步。实在提不起速度,连走带踹地骂起来,
      
      “你松爪!”
      “哼唧哼唧——”没有松。
      “滚啊!”
      “咕咕咕咕——”抱得更紧了。
      “……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黑白兽:秘技!熊抱天下——
    元黎:我劝你耗子尾汁!
    ps:熊猫的叫声,就是这么丰富多样的。
    感谢在2020-12-17 23:00:27~2020-12-18 23:27: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五十弦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今天也不想开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vic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