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跟圣人分手后我证道了

作者:砚南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子成圣

      却说通天。
      他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打断元始的好事,说到底还是因为元始这个二哥平时太不做人。
      
      上清通天本性自在洒脱,最不受束缚。偏偏元始是个沉闷重规矩的,以二哥的身份,终年把通天限制在昆仑闭关。不让他出去。
      为此,通天没少跟元始斗智斗勇。
      
      元黎跟元始初见的那一次,就是通天翘家失败,被元始当场抓住。后带回昆仑山,一关又是好多年。
      直到七年前,通天无意发现他二哥连着两次离开昆仑。一时叛逆心起,也是好奇,便偷偷改了二哥的禁制,反定位了元始的位置。
      
      虽说通天一向疲懒,但在阵道上的天赋是极佳的。一番偷偷摸摸的修改,元始根本就没发现。
      
      然通天的本意设下阵法追上来看看是什么让闭关狂魔二哥静不下心三番跑出来。却也没想到会遇上这么一幕。
      
      他二哥竟然换了模样,跟当初瞧不上的“泥点子”元黎一起泡在温泉里,搂搂抱抱,似是要做什么小儿不宜的事。
      最关键的是,他二哥,是被压在下面那个啊!
      
      思及此处,通天又忙里偷闲地瞄了一眼。却正对上元始一脸阴沉,目中仿佛要喷火。
      红衣青年吓了一跳,一时晃神,差点被三宝玉如意砸中。
      
      “二哥——”
      又一声喊出,三宝玉如意照头砸下,玉清仙光放出凛凛杀意。
      
      通天倒抽一口凉气,话没喊出口。
      二哥这么凶,真要杀亲弟弟啊!
      
      再次听到通天的声音,元黎也从茫然中回过神,皱起眉头,
      “二哥?”
      
      被那双凤眼盯住,元始一个准圣,竟生出窒息之感。
      绷着脸,面不改色地反问,“他叫你元黎,你们认识?”
      反正他不认识。
      
      元黎看他的模样,似是完全不认得通天。
      她没有太多洪荒修士的常识,便轻易信了他。
      
      “嗯”了一声,忙拉住元始的手臂,道,“他算是我半个恩师,你快停下别打了。”
      
      元始:……
      恩师?
      
      元始的脸色一阴,听到元黎对通天的定位,愈发坚定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真正身份的心思。
      
      阴测测的目光扫向通天,仙光还要往下压。
      
      与那冷眼相对望,凭着千万年兄弟的一点点默契,通天脑中陡然灵光一现。
      二哥那么爱面子的人,改头换面还表现得不认识弟弟,肯定是不希望别人认出他。
      
      便高喊一声,“二哥不在,是吾走错了。”
      
      三宝玉如意一顿,却依然悬在通天头顶。
      
      通天再接再厉,“不好意思打扰了。吾去找哥哥,你们继续!”
      把手一推,虚空裂缝顿现,赶紧跨进去溜走。
      
      留下元始和元黎二人,面面相觑。
      因为被通天打断,虽还在泉水里,却少了刚开始的热烈激情。
      
      元黎看着青年的面容,指节拂过他的白发。面上不免有些沉郁,
      “二哥?”
      
      柔媚的嗓音传入耳中。元始的身体骤然绷紧,僵硬非常。一时自己也摸不清自己的想法。
      
      他应是看不起元黎的,却为了她再三破例。
      
      明明杀了她是隐瞒身份的最好的方式。只要元黎不存在,就没有人会知道玉清元始曾被卑微的人族抢过,睡了自己看不上的泥胎,还为她挡雷劫。
      他却选择了不讨好的方式,欺骗别人,欺骗自己。将浮黎和元始分开。
      
      为何?他也不知。可已经本能的不愿放手。
      
      女人柔软的指节缓缓理着他的发丝,带来轻微的拉扯感,使得头皮酥酥麻麻。
      那酥麻的感觉顺着流进了心底,是从未有过的感官上的舒适。
      
      他就像是一尊无情无欲的冰雕,长久一直冻在玉京山之巅,俯瞰下界。山下一切事物对他来说都是同样的低下,卑微,不屑一顾。
      突然有一天,一团烈火冲撞了他,融化了表面的冰层。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他,冰下有感官,血脉在流淌。
      
      元黎的指腹沿着元始的背脊而下,力度不轻不重。至下方,似漫不经心地在他后腰画着圈。听他发出一声沉重的喘息。
      
      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女人清透的凤眼定定看着元始,语声中有几分试探,
      “浮黎……你见过玉清元始吗?你跟他很像……”
      
      元始握住元黎纤腰的手乍然收紧。
      
      那双狭长的,微微上扬的眼垂了下来,没有与元黎对视。只盯着她的红唇,语声冷硬,“那一夜是我。”
      
      “嗯?”
      
      “挡雷劫的是我,七年间给你护法的是我。”
      
      他说着,抬起眼眸。拉过元黎,将她压在沿池的壁上。第一次,主动吻住了女人的唇。
      “专心点。”不要再说别人。
      
      元黎没有得到回答,可也没有功夫再去想了。
      
      清冷的人主动起来有一种平素没有的魅力。
      他的触碰是生涩,包含着自我的抗拒,如一团绝艳的冷火,分外撩人。
      
      元黎无法否认自己被浮黎诱惑到了。她觉得自己刚才那一点怀疑有些可笑。
      高傲成那样的玉清元始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浮黎连通天都不认识呢。
      
      那一点点的怀疑和隐隐察觉到的不对劲,就这么被躁动的情\\欲压下。
      
      点点灵光牵引,阴阳二气相交流转。玉清仙光构成的结界牢牢锁住这一方天地,以防再跑出个通天那样的来。
      
      元黎上次嫌弃一夜太短,没想到这第二次就足足缠绵了一年有余。若不是二人同时心有所感,估计还不会停下。
      
      被“浮黎”从池水中抱起,修为距离太乙金仙之差一线的元黎懒懒勾着他,像一条光溜溜的鱼。只觉得腰都不是自己的了。
      修为的差距,体现在各个地方。
      
      轻盈丝滑的白袍披在了她的身上,比起麻衣的确舒适许多。
      
      元黎揪着他的一缕白发绕指搅着,从神态到动作无处不透出亲昵。
      问他,“浮黎,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他们同时心有所感,发生的事肯定跟他们都有关系。
      
      双修着实是最快拉进关系的方式。
      
      元始任由她玩自己的头发,眉眼间的冷意退去,目中甚至透出些自己不曾发觉的柔色。
      他答道,“具体不知,但山下人族部落的气运有些不对。”
      
      人族部落几个字让元黎直起了腰,面染焦色,“是丹果那里吗?我们快下山。”
      她醒来后就跟元始到了东山,情/欲上头,竟把丹果忘记了。
      
      元始拧了拧眉,不太喜欢元黎对别的人这样关切。
      按住了她,取一玉带束起她的青丝。元始淡淡道,“人族气运在上升,是好事。”
      
      话说得不疾不徐,但心中终归也好奇。给元黎束好发,便撤去结界,搂着她跨越虚空。直接到达山下缁衣氏部落的地界。
      
      才到缁衣氏部落,便听到一苍老玄妙之声,缓缓讲述。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
      
      上善若水,如自然清风直入心间,水滴穿石。种种玄奥之语,妙不可言。
      
      不远处,元黎记忆中的老聃端坐在阿玛湖畔的大石上传法,身旁有一少年跟随,四下跪伏着无数人族。悉闻道法,无比虔诚专注。
      
      道德之音入耳,与这些人族一般,元黎直觉那是了不得的内容,瞬间听得入神。
      
      而她身旁的元始,瞧见老子传法的一幕,不知不觉竟也松开了元黎。神情空蒙,似有所悟。
      
      片刻后,又有一红衣青年跨越空间而来,领着四五个弟子。
      正是通天和他逃离二哥的一年多时间里新收的弟子。大弟子多宝也在其中。
      
      乍然看到元始,通天吓得差点没掉头就跑。但再一看,发现二哥正在专心听大哥讲道,仿佛进入某种感悟,连搂着元黎的手都放开了。才放下心来。
      
      待到他也静心听了两句,便和元始陷入了同样的空蒙之境。体内的鸿蒙紫气飞快消化,入了定中。连自己的弟子都忘记了。
      
      五千言的道德经,足足宣讲了九次。听讲者,无一人动弹。每一遍听讲皆有所得。
      
      到最后一遍的“圣人之道,为而不争”几个字说完,老子从石上站起身。拄着扁拐,环视一周。
      而后微微含笑,声传洪荒。
      
      “天道在上。吾为道祖鸿钧之大弟子,盘古元神所化之太清老子,今在此立一人教,意教化人族。代老师教化人族。
      人教,立。”
      
      话音落下,只听天边传来一声雷鸣般的轰动巨响,仿若苍穹震荡。
      天外飞来海量玄黄功德庆云,滚滚如浪潮,一齐汇入老子体内。又引出开天功德如一金轮,悬挂脑后。与立教的功德洪流汇集。
      
      功德金轮骤然增大数倍,几乎凝成实质,映照洪荒,如第二轮金灿灿的太阳。
      
      见老子周身气象万千,境界节节攀升。三花齐开,五气朝元。有三尸化身端坐金莲,淡然自若。
      
      天边有紫气东来万里,太清仙光缭绕,仙音飘渺,香花如雨。
      其势浩瀚,迫使众生无不跪地叩拜,恭迎新圣人诞生。
      
      太清圣人直直看向自己的两个弟弟。语声淡然,
      “元始,通天,你们还不悟么?”
      
      因为站在元始身旁被老子成圣的威压刻意绕开,所以站立的元黎,僵硬地转过脸,看向一样恍然梦醒的白发青年。
      
      已知老聃是太清老子,太清的弟弟是玉清元始和上清通天。
      那么老子的弟弟——浮黎,又是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是真掉马了~明天入v,开始火葬场,希望小天使们继续支持呀~~么么哒(??ω??)??
    预收求收藏:《大秦第一国师》原创女主x始皇陛下
    扶光七岁那年离开赵国的小竹马,拜骊山老母为师,上山学道。十七岁时恩师让她下山辅佐祖龙完成大一统,捞一笔功德好成仙。
    自此,大秦帝国的历史上多了位“真仙人”国师——
    她在战场呼风唤雨,撒豆成兵;
    她护卫始皇,以一己之力敌百名术士;
    她辅佐帝王,让百姓温饱,六国归心。
    人人皆知她是大秦国师,却无人知晓她还是帝王的白月光、小青梅。
    若干年后,天下一统,扶光功德圆满,白日飞升成仙而去。
    被始乱终弃的昔日【小竹马】始皇陛下牵着儿砸,多了一条求仙的爱好。
    ————
    咕咕的完结文:
    《截教小师妹(洪荒封神)》
    《妖精都是科举路上的绊脚石》
    感谢在2021-01-08 15:21:51~2021-01-09 15:10: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oi 3个;美人如花隔云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oi、美人如花隔云端 2个;八方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