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跟圣人分手后我证道了

作者:砚南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温泉

      如果浮黎是元始——
      
      元黎设想了一下那个情境,各种思绪在脑海中驳杂,最后发出一声嗤笑。
      叉着腰,信誓旦旦道,“如果浮黎是元始,我就能被玉清元始睡到直不起腰,五百年不吃肉只吃草,出门撞……”
      
      心魔:……
      一脸惊恐,“够了够了!别说了!”
      就没见过这么坑自己的。
      
      随着心魔境中一道惊雷声响动,及时打断了元黎的小嘴叭叭。
      
      元黎停下来给自己挖坑的行为,却是不以为然。四十五度角仰头,眯眼俯视心魔元始,凤目凛冽,“你休想迷惑我。”
      
      心魔:……
      虽然它对修士们从来不干好事,但这一次它真是来干好事的,这个女人怎么就不信呢!
      
      想到天道老板的命令,心魔硬着头皮,又从元始的样子变成了浮黎。
      
      白发青年有着和元始一般无二的气质,冷如冰,清如雪。他冷冷看着元黎,右手抬起,掌中瞬间出现了灰色的盘古幡。
      他冷冷道,“昔日断发之警告,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说话间,幡旗震荡,道道撕裂虚空的混沌之力划到元黎跟前。却不去碰她的肌肤,而是去削她那满头的青丝。
      
      元黎阻挡不及时,一缕乌发飘飘落下。
      她抓住那缕青丝,抬眸注视心魔,柳眉倒竖,凤眼泛红。
      
      盯着那厮一字一顿,“我最讨厌别人碰我头发。”
      
      心魔元始见她生气,面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又傲然道,“你我之差距,堪比云泥——”
      
      话还没说完,一个拳头已然冲到了他眼前,“砰”地砸到了他的脸上。
      一拳接一拳,只往他面上砸。边打边骂,
      
      “我打不过元始还打不过你个假货?”
      “想打你很久了!”
      “顶着浮黎的脸恶心谁呢!”
      
      那心魔本是无相无形,修士除了自己看破魔障把它送走,是半点不能伤它分毫。却不想这次,它仿佛被某种恢弘的气息锁定,肉身凝实不可逃避。只能被元黎当沙包来打。
      
      能锁定它的气息,除了大老板天道还有谁?
      
      伴着心魔的哀嚎,一通暴打,元黎只觉得神清气爽。
      大许是因为心魔顶着元始的语气和脸蛋,又削了一次她的头发。元黎心境中,八十一年前被元始断发后种下的心魔种子,竟然也仿佛跟着这顿打消失了一般。
      
      元始带来的阴影渐渐模糊,反倒是浮黎的模样愈发清晰起来。
      那么好的浮黎,她怎么能把他当成元始的替身呢?就算是无意识的也不行。
      
      元黎这边心态发生转变。她对元始一释然,心魔境自然消散。可怜的挨打的心魔也获得了自由,忙不迭逃跑。
      
      却在心魔境将要消散之际,又有一道气息突兀降临此间。
      
      祂无相无形,没有实体,没有光华,似无处不有,又不在任何地方。不可见,不可闻。唯能感知那玄妙莫测的道韵,轻轻拨动大道之弦,传达出朦胧又清晰的意念。
      “你”
      “都”
      “忘”
      “了”
      简短的意念,透出些许委屈。
      
      元黎神识一荡,面上浮现茫然之色。
      忘了什么?她该记得什么?对她说话的,又是谁?
      
      没有人回答她的困惑。
      传达出那道意念后,祂便随着心魔境消失。而困惑中的元黎,只觉眼前一花,神思恍忽。
      再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木屋里,趴伏在一个草编的蒲团上。
      
      草编的蒲团散发着清苦的气息,让她混沌的大脑渐渐清醒。橘红混着金黄的日光透过了兽皮制作的门帘缝隙,洒落在屋内的泥地上。
      却在她睁开眼苏醒的瞬间,光暗交界处,突兀地出现了一道拉长的影。
      
      元黎的视线顺着阴影往上,白色道袍清雅,修长的身形宛如一棵劲松挺拔。
      再往上,是一张俊逸的面庞。
      
      元黎眼眸一亮,惊喜地唤他,“浮黎。”
      
      男人背对着光影,白发在暮色下蒙上一层暖光,肌肤却呈现透明的冷白。
      那双眼眸幽深,与元黎的视线相触后竟有些慌乱,逃避般转开了眼。
      正是感知到禁制触动元黎苏醒而来的元始。
      
      元黎过那心魔劫足足用了七年,当初留在她身上的禁制也留了七年。
      虽说元始回了昆仑山闭关,但始终无法静心入定。每每要入定时,脑海中总能出现元黎昏迷时喊“元始”的模样,想到那缠绵的一夜。
      
      察觉到元黎苏醒,他甚至想都没有想,便已破开虚空到此。
      
      想到自己的异样,元始淡色的薄唇微微抿紧,眉目紧锁,神态中显出些许烦躁,些许羞恼。
      
      他对元黎挥了挥手臂,冷漠的声音传响,道,
      “七年已满。你已渡过心魔劫,吾将禁制撤离,往后你我再无瓜葛。”
      
      气势磅礴的说完,他转过身去,便要离开。
      
      男人说话之时,元黎只感觉周身空间一松,仿佛有什么无形的东西消散了。想来就是男人说的禁制。
      再听他所言,方知自己这个心魔劫,竟然花了七年时间。
      
      元黎却是不知,实际上她渡心魔劫本来只花了半天不到,而理解后面出现的那个存在的一句话意念,才足足用了七年。
      
      她想到渡心魔时修士没有自保之力,想来是浮黎用禁制保护了自己七年。
      
      见男人说完“再无瓜葛”就要转过身离开的样子,刚刚从心魔劫中出来的元黎一愣,忙喊他,
      “浮黎,等等。”
      
      白发青年的背影顿了一顿,元黎遂起身,两步并作一步追过去。从背后环抱住男人的腰。
      
      男人身体瞬间僵硬起来,像一块硬邦邦的木头。
      说话的口吻极其恼怒,“松手。”
      
      但只手臂动了动,似乎想要挣脱开她,又不是那么抗拒。
      
      元黎不禁想笑,这人修为明明高于自己,想要挣脱易如反掌。却偏偏就让她抱住。嘴里喊着松手,又不付诸行动。
      这般性子,着实可笑又有点可爱了。
      
      她绕到元始身前,借着门帘隙入的暮光,含笑注视那人的眼眸。踮起脚,轻轻吻了吻他的下颚。
      语声似嗔似笑,道是,
      “好浮黎,我还不曾谢你帮我渡劫,你忙着走做甚?”
      
      她因为心魔劫中的错误认知,觉得自己之前拿浮黎当了元始的替身,此时对他异常的愧疚。故而说话的语声都极其温柔,带着些弥补他的意味。
      
      名为浮黎,其实是元始的白发青年垂眼看着她。口吻无比生硬冷漠,
      “你不知我是谁。松手。”
      
      “你是浮黎啊。”元黎眨了眨眼,轻笑道,“还是说你不叫浮黎?那也没关系。”
      
      她从昆仑修士那里知道修士在外行走常用化名,对此不以为意。
      
      沉浸在愧疚情绪中,加上对男人皮相气质的喜爱。相比起雷劫前的那一夜,元黎此时已是用上了几分真心。
      
      浮黎多好啊,外冷内热,又大又猛又好看。除了时间短了点……但她相信那是因为他们都是第一次,以浮黎的修为,下次肯定会很久。
      
      元黎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感情也来的纯粹。
      愧疚加成下,加上雷劫时看到的那抹血迹,她看浮黎的眼光直接加了十米滤镜。从原本的只想睡他,也变成了像对丹果那样的走心。
      
      她勾着男人的脖颈,仰头注视那双幽深的眼眸,口吻十分认真,
      “我只要知道那夜跟我在一起的人是你,想要替我挡雷劫的是你,保护了我七年渡过心魔劫的是你就足够了。”
      
      四目相对,女人的凤眼中仿若流淌出了款款深情。
      
      元始恍然想到,这女人一向桀骜,不想温柔起来,竟是这个模样。
      那语声甜如蜜,又似无孔不入的风,从三万六千个毛孔里将他渗透包围。
      
      他仿佛被她眼里透出的情意所蛊惑,忘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真正成了她呼唤的“浮黎”。
      
      她仰头吻他,红润温暖的唇传达来火一般的渴求。将冰雪融化,点燃,烧灼。
      带他回到初次认知自己肉身和渴望的缠绵一夜。
      
      元黎的手抚上了他的后颈,指节穿过柔滑的白发,不轻不重地摩挲他的颈窝。
      语声绮丽,缓缓道,
      “东山有温泉……”
      
      雷劫之后,她也是这么说的。
      
      神念覆盖万里,元始轻喘一声,搂紧了女人的纤腰。
      一步跨入虚空裂缝。
      下一刻,两人已维持着搂抱的姿势,一同出现在温热的泉水中。
      
      暮色昏沉。
      雪山的倒影映入温泉,本是清冷的白,此刻却在暮光中显出无与伦比的艳色。
      
      元黎从水中站起,抚摸着男人濡湿的发,细喘微微,眼中仿若承载了星辰。光影碎亮,“浮黎……就在这里……好不好……”
      “好……”
      
      这一声应下,元始的手指按在元黎的体表。让她身上穿着的麻衣一瞬间化作了虚无。
      水波荡漾,雪山冰洁的倒影都被揉碎了一般。
      
      正在此天时地利之时,一道红衣的身影破开虚空而来,笑意张狂。
      “哈哈哈二哥想不到吧,吾的阵法可以反追踪到……呃……你们?”
      
      嚣张变成了震惊,看到那温泉里的两个是谁,反追踪跟上元始的通天整个人都要惊呆了。
      
      却是听到这声音,交叠的元黎和元始也同时抬头看向突兀出现的红衣青年。
      一人茫然,一人震怒。
      
      通天站在温泉岸边,艰难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指着他们,手指发颤,
      “二……诶,元,元黎?”
      
      白发青年眼光瞬间凌厉,微哑的嗓音,语气却无比凛冽。
      喝骂道,“你是何人?滚!”
      
      伴着这声而来的,是砸过来的三宝玉如意。
      
      通天慌忙拿青萍剑挡下三宝玉如意,还特意确定了一下。
      白玉如意上,分明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玉清仙光。
      
      通天:……
      夭寿了!他二哥傻了,不认识亲弟弟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元黎:我准备走心了结果你是个骗子!!!
    不出意外,明天元始掉马(不是因为通天)
    跟编辑说好后天入v,到时候会多更一点,希望小天使们继续支持呀~么么哒(??ω??)??
    感谢在2021-01-07 12:58:24~2021-01-08 15:21: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美人如花隔云端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美人如花隔云端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