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跟圣人分手后我证道了

作者:砚南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睡了

      清泠泠的玉清仙光在黑夜中亮起,柔白的、半透明的光芒好与星光月华相辉映,分不清哪种光芒更明亮。
      
      元黎深深凝望着男人被莹莹白光照亮的脸庞。
      他的嘴角绷直,拧起的眉头无比凛冽,可那双幽暗深邃的眼里,却翻涌、也压抑着火热的情念。
      那般矛盾,那般耀眼。
      
      玄仙与斩尸境的准圣,境界之距,可谓天差地别。受修为所限,元黎并没有发觉身后聚集的灵力,却本能地感到了危机。
      但危机感只能助长她的兴奋,宛如在刀尖起舞的激情。
      
      她将娇躯贴合,头颈与其相交,暖暖的芬芳包裹了他。轻轻呵气,低声问,
      “浮黎,你害怕了吗?”
      
      柔媚的女声成功让元始顿住了那只灵力聚汇杀机溢满的手。
      
      元始垂眼看着元黎,如同九重天的圣人俯瞰下方九州缥缈。幽深的眼底透出一丝冷厉的威慑,又似色厉内荏的掩盖。
      
      “怕谁?你?”
      他的嗓音因动情而低哑,语气却明白地流露出对她的不屑和极度的自傲。
      
      元黎听着这话语,只觉得浮黎好似变了个人,又或者,这才是他的本相?
      倒是跟她心里的形象愈发接近了。
      
      她勾住元始落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带着他滑过自己纤细的腰。
      轻笑道,“你不怕我,却怕你自己。”
      
      肌肤盈润如玉,细腰不堪一握。
      
      他因为掌下的触感分了心,甚至不知那句话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唯有喉咙里发出低沉的质疑,“嗯?”
      
      元黎亲吻着他修长白皙的脖颈,没有继续接下去,反而说出另一句话。
      “老聃说,他来此寻道,你也是如此么?”
      
      浮黎的记忆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元始皱紧眉头。
      他没有理会寻道一说,却想起自己的善尸答应过老子,不会对缁衣氏部落的人族动用法力。
      但……那又怎么样呢?
      
      他淡淡言,“此间无道。”
      
      作为本尊,元始的脾气没有善尸浮黎好,唯我独尊的程度却要更高。
      
      在他看来,区区人族,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自己面前这个玄仙。连紫霄宫听道都没能赶上的,有何资格谈道?
      至于老子……等大兄证道了再说。
      
      本是自负满满的回答,不想元黎听罢,竟是嘲弄般的轻笑一声。
      “有的。”
      
      有?
      元始轻嗤,尚未说出什么语句,那胆大包天的女人却一口含住了他脖颈凸出的喉结。
      
      他的呼吸陡然一紧,转而便恼羞成怒冷了眉眼。灵光浮动,杀机又现。
      可元黎却无知无觉一般,甚至解开了他腰间的玉带。
      
      “这里——”她的语声带了丝惊奇,饶有兴致。好奇,又似早有所料。
      “你有反应了。”
      
      他轻喘了声,充满了不明所以的困惑和羞恼。
      “不许碰!”
      
      元黎当然不会听他的。这人嘴上喊的凶厉,动作却软绵绵,欲抗还迎。
      
      尽管她自己也从未尝试过,但听到男人加重的喘息,曾经所见所闻的内容突然就清晰了。
      她笑吟吟地亲他,“浮黎道友……既是向道之心坚固,为何心生畏惧?”
      
      “我没有!”
      元始在第一时间否认,听起来很果断,可连自己都能觉出心虚。
      
      正如元黎所说,他害怕了。但不是怕了她,而是对自己身上所产生的那种陌生失控的变化的畏惧。
      
      他不想承认,也不可否认。倘若此刻继续拒绝面对,乃至直接抹杀了她,也定会生出心魔。
      
      还是清凌凌的月夜,风中却飘来了细粒的雪。
      昆仑山的气候,受诸多因素影响。大能的心境情绪皆可沟通一方天地。
      
      雪子如银星乱洒,纷纷扬扬。
      微凛的风中,那清冷暗含杀机的玉清仙光彻底消散。
      
      元始的思绪驳杂,又十分清醒。
      他不可能让这个小小人族成为自己的心魔劫,不论他的陌生异动反应来源为何,他都有信心将此劫跨过。
      
      没有谁可以影响到他。待到劫后,他就会让元黎付出代价。
      届时,谁也不会知道他玉清元始在这样一个夜里,被一个蝼蚁般的女人影响过。
      
      元始握住元黎的手,神态淡然,仿佛全然没有被影响,更没有存在过什么畏惧。
      
      他清冷的语声含了些许连他自己也没能发觉的迫切,嗓音低沉,
      “大兄让你引导我,那便开始吧。”
      
      元黎眨了眨眼,应了声,“好。”
      便压着他,第二次倒在柔软的蔓草上。
      
      月华如练,光影晃乱。雪花漫漫洒落。
      
      她解开了他的白袍。跪坐在他身侧,居高临下地,看着野蔓中的白发男人。
      
      霜露晶莹,反射着银色的星光,却不及他清冷漂亮。
      这个男人,像飞雪,像雪后凝结的冰花。他的话语和眼神是两个极端,前者极冷,后者极热。倒显出几分情趣来。
      
      缭缭冷烟朦胧,香风袭人。
      暖白玉融化了冰雪,润泽濡湿。
      
      一缕微湿的白发粘在她的指尖,缠绕成结。
      “浮黎……你流汗了……”
      “……”
      “你好大……”
      “闭嘴!”
      
      白雪丝丝垂,落覆红樱。雀儿飞落在枝头,用羽翅扫开雪丝,啄弄妖娆的红蕊。
      冰花坠入了泥泞,为之狼狈不堪,为之丢盔弃甲。
      
      …………
      雪停了,黎明的晨光隙出,穿过燧木林密集的枝叶,在地上投射出斑驳的影。
      
      元始轻轻喘息,看着蔓草上的痕迹,一阵失神。恍惚想到——
      或许……留下不杀也可以……不行!
      
      这个念头刚刚萌发,便有一条长腿搭上了他的肩头,足尖调皮地点了点他。
      微哑的女声缠绵道,“才一夜,我以为会更久……”
      
      充满暗示性的语句成功让元始沉了脸,单手抓住那细白的纤足,竟不计较她的冒犯之举。带着些恼怒,哑声道,
      “谁跟你说结束了。”
      
      这便是要继续的意思了。
      元黎晃了晃小腿,催他,“那你快些啊——”
      
      天光日头下,眼看又要继续做符合天地阴阳之道的事,不想快乐还没迎来第二次,就先迎来了天劫。
      
      百里乌云遮天蔽日,雷鸣轰动,声声如擂鼓。仿佛是刻意提醒,不让他们继续。
      
      元黎仰头望天,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为。不禁诧异。
      
      推了把元始,她眨眨眼,困惑道,“你是什么大宝贝,跟你睡一觉,我便要渡金仙劫了。”
      
      元始扣紧了她的细腰,听到她的话先是面上微红,转而就变了脸色。
      
      他想起了她堪称恐怖的天仙劫,那一次她就“晕过去了”,差点没渡过雷劫。那金仙劫呢?
      
      元始抬眼看那声势浩大的劫云,满面铁青。
      这个女人,只能死在他手上,雷劫也不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天道:醒醒,你以为我要劈的是谁??
    迟了一些,以后更新时间都改到中午十二点~
    求评论和营养液!!感谢在2021-01-03 00:06:13~2021-01-04 12:14: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锦瑟、milli 5瓶;倾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