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养娃日常

作者:元月月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家丑外扬

      惊呼声从林寒身侧传来,林寒面色不渝,转身看到一皮肤黝黑的女子,不是她同父同母的亲妹妹林雨,又是哪个。
      
      小楚扬一步窜到林寒身前,小鸡仔护老鹰似的瞪着眼睛看着林雨。
      
      林寒把孩子推给沈赤霄,“我当是谁,原来是妹妹啊。”明亮的杏眼似笑非笑地打量着那张像极了林长君的四方脸,又见她身着一件通体纯白绣红花曲裾,越发衬得脸黑成了炭,“都怪天儿太暗,你不说话我都没瞧见你。”
      
      “咳!”护着小楚扬的沈赤霄慌忙别过脸。
      
      林雨直觉不好,“她,她说什么?”
      
      “大小姐说您黑。”
      
      位于林雨身后的丫鬟小声解释。
      
      林雨脸色骤变,回身怒道,“你才黑!你们全家都黑!”
      
      丫鬟被吼的一愣一愣,回过神满腹委屈,又不是她说的。
      
      林雨说出来也意识到吼错人,指着林寒鄙视地说,“你白,你白还给人当填房!”
      
      “我乐意,管得着吗你。”林寒见她跟个跳梁小丑似的,难得没一脚踹飞她,“就你这德行,别说给人,给猪当填房,晚上不点灯,猪都找不着你。”
      
      “咳!”姜纯钧方才一直在忍着,实在忍不下去不得不学着沈赤霄别过脸。
      
      林雨看看姜、沈二人,又看了看林寒,见她脸上的嘲讽不加掩饰,嘴巴动了动,“哇”一声大哭出来。
      
      林寒不禁往后一步,再抬眼看去,林雨扭身跑走。
      
      “这……都什么毛病?”林寒张了张口,“怎么一个两个都这幅德行。”
      
      姜纯钧闻言不知该怎么回,“夫人,您说话不大中听。”其实他想说“刻薄”二字,可惜他不敢,“除了您,怕是没人敢跟您父亲和妹妹那样说。”
      
      “他们一个心里没我这个女儿,一个不拿我当姐,我为何要退让?”林寒疑惑不解,“如果我夫君是一小吏,我见着她绕道走。可我夫君不是。我让着她是给她留足颜面,可也给我夫君丢脸。”街上人不少,林寒说到此压一下声音,“外人还当我这个大将军夫人拿不出手,见不得人,上不了大雅之堂。”
      
      姜纯钧想说不是这样,可话到嘴边惊觉真是这个理儿。
      
      林寒倘若唯唯诺诺,也不敢把管家赶出去。他也会鄙视她配不上军功赫赫的大将军。
      
      “她回去会告诉您爹娘?”姜纯钧稍稍担忧,“倘若令堂找上门来,您还用对付令尊的法子?”
      
      小楚玉扯一下林寒的衣袖。
      
      林寒扭头看过去,“怎么了?”
      
      小孩儿道:“去找皇——”
      
      姜纯钧忙捂住他的嘴,“在外不可说那两个字。”
      
      小孩儿点一下头,姜纯钧松开他。
      
      “我去找姑母。”小孩仰头看着林寒,“娘别担心,姑母会帮我们。”
      
      林寒倍感欣慰,摸摸小孩儿的脑袋,“几个老弱妇孺无需你姑母出面。你忘了,连管家都被我赶出去。”
      
      小孩儿脑海里瞬间浮现出管家被林寒踹飞出去,丫鬟口吐鲜血的一幕幕,不由得打个哆嗦,使劲摇摇头,又连连点头。
      
      林寒被他晃晕了,但也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再继续转转?”看向小楚扬。
      
      遇到个添堵的,大公子兴趣大减,“我想回家。”
      
      “那我们回去。”林寒给姜、沈二人使个眼色,两人抱起俩孩子,一行人直奔马车寄存处。
      
      登上回府的马车,车门关上,车帘放下,没了外人,小楚玉不禁问,“你娘会打你吗?”歪着脑袋看着林寒,眼中隐隐流露出担忧。
      
      林寒心说,该担心的人是她,“她不敢,因为我如今不是林家女,是楚夫人。打我就是打你父亲的脸。”
      
      “可是,可是她那么坏啊。”楚扬忍不住插一句,“红藕说上次你爹爹就想打你。”
      
      林寒:“他打了吗?没有。最终还被我气走了。所以你俩别担心,我娘和我妹一起来也打不过我。她们没我高,还不会武功,我一脚就能把她俩踹飞。对外就说是她们自个摔的,廷尉来了也无可奈何。”
      
      小哥俩睁大眼睛,这不是骗人吗。
      
      “我们做人是要善良。可是对恶人善良就是助纣为虐。”林寒见两小孩听得认真,“你们都是大孩子,要学会分辨好人坏人。方法很简单,不要听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
      
      两小孩听得眼晕。
      
      林寒倒也不意外,毕竟没人教过他们。或许有,但俩孩子一个七岁,一个六岁,不见得能记住。
      
      “比如管家,嘴上把你爹爹夸得天花乱坠,发誓对你爹爹忠心耿耿,实则把将军府掏空了。”林寒停顿一下,容小哥俩消化消化,“懂了吗?”
      
      两小孩连连点头,懂了,懂了。
      
      “比如老何,就是何安的爹娘,不善言辞,但府里的活儿都会一点。把马儿喂的很好,却从未邀功。”林寒想一下,“还有两头小猪和二十只小鸡,也是他们喂养的。你们可曾听到他夫妻二人在我面前提起猪和鸡?”
      
      小楚玉好奇地问,“提起就是邀功啊?”
      
      “猪病了,或猪食没了,他们提起不是邀功。但见着我就说小猪崽长大了,过年能宰杀。比如小鸡仔还要多少天下蛋等等,我听到会不会觉得他做得好?”林寒怕俩孩子不明白,“你们如果是我,会怎么想?”
      
      楚扬不假思索,“老何真厉害!”说出来陡然张大小嘴。
      
      林寒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明辨是非是一门学问。有些人一辈子都学不会看人。所以咱不着急,慢慢学。”
      
      “娘会教我们吗?”小楚玉不禁问。
      
      林寒:“你都喊我娘,不教你们教谁啊。总不能教林雨。她也不让我教啊。”
      
      楚二公子的那双桃花眼瞬间笑成月牙儿。
      
      林寒如果不曾经历末世,不是三个孩子的娘,只是老师,定会趁机劝学。
      
      偏巧林寒在末世呆了十几年,常人希望夫婿封侯拜将,希望孩子成龙成凤。林寒只想活着,好好的活着,舒服自在的活着。
      
      欲望很少,林寒仿佛一个旁观者,在教育晚辈的时候才能做到适可而止。
      
      然而,林寒若能选择,她反而希望末世是她臆想出来的。
      
      “娘……”
      
      林寒收回意识,扭头看去,大宝宝可怜巴巴望着她,“怎么了?”
      
      “饿……”小孩儿摸摸肚子。
      
      林寒撩起车帘,“还需多久?”
      
      “回夫人,快了。”驭手忙说。
      
      林寒双手环抱住小孩,“回去先吃个煎鸡蛋,娘下午给你们做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楚玉接道。
      
      林寒想了想,“炸蚕豆吃过没?”
      
      “吃过煮蚕豆。”楚扬说出来不禁问,“蚕豆可以吃了?”
      
      林寒:“还得再过些日子。我说的炸蚕豆是用去年晒干的蚕豆过油炸。”顿了顿,“你们没吃过油炸的面条吧?”
      
      “没有。娘也会做?”楚玉忙问。
      
      林寒不会,但空间里有一集装箱房书,她不信找不到一本食谱。但凡找出一本,里面没油炸面条,也可以用油炸别的代替。
      
      “会啊。不过蚕豆得泡几日。我命厨子做些葱油饼可好?”林寒问。
      
      楚扬:“是那个吃起来很劲道,薄薄的一层一层又一层的饼?”一见她点头,小孩不禁大声说,“我不想吃油炸面条,娘,做葱油饼。”
      
      “我的!”大宝宝抓住林寒的衣襟。
      
      大公子顿时想给他弟一巴掌,啥都是他的。以前也没见他这么霸道。
      
      “大厨房有两口铁锅,可以两口锅同时啊。”林寒道。
      
      楚扬和楚扬哥俩想起来眼中一亮,懒得再看霸道弟弟一眼。
      
      话又说回来,楚大宝宝不开口,林寒还没感觉,他一嚷嚷饿了,林寒也觉着有点饿。
      
      回到家中林寒就命仆人做葱油饼。待母子四人的肚子不再咕咕叫,林寒才把油炸蚕豆的做法交给厨子。
      
      大宝宝手里有粮也不再闹娘,追上两个哥哥夺他们在东市买的玩具。
      
      楚扬和楚玉比楚大宝宝大好几岁,即使嫌小弟烦,也不好把小不点关在门外。哥俩就商议一下,每人匀给大宝宝几样。
      
      林寒见哥仨相亲相爱,就回堂屋歇息。
      
      然而,林寒刚端起水杯喝口水,何伯的妻就立在门外求见。
      
      红菱迎上去,“什么事?”
      
      “我总觉着夫人忘了。如果没忘,还望夫人莫怪。”邹氏说着话偷偷看一眼林寒。
      
      林寒:“我来府上也有些日子,什么脾气外人不晓得,你们还不清楚?”
      
      “那老婆子就说了。夫人,过几日便是清明。”
      
      林寒下意识想说跟她有什么关系,忽然想到真有关系,她不再是一个人,她有了家,她是将军府的女主人,就该承担女主人的责任和义务。
      
      “给老夫人扫墓?”林寒问。
      
      邹氏连连点头,“是的。但得您自个去。几位小公子还小,墓地阴气重。”
      
      “这点我知道,小孩子灵魂不稳,乍一去陌生的地方很容易吓掉魂。”林寒看向红菱,“别告诉他们。回头等他们上课,白白睡着的时候,我们驾车过去。”
      
      红菱深知几位小主子黏林寒黏的紧,“那我去准备扫墓用的东西?”
      
      林寒颔首,“等等,这个给何安他娘。”
      
      依照前世林寒会喊邹氏阿姨、婶子之类的。如今她是将军夫人,邹氏是奴仆,她不能这样喊,直呼邹氏又太生疏,左思右想,像邹氏这种上了年纪的,统称谁谁的娘。
      
      “钱?”红菱扭头看去,颇为意外。
      
      邹氏忙说,“使不得,使不得,夫人。”
      
      “府里那么多人,只你记得,凭这点就使得。”林寒拆开先前给楚白白的那串铜钱,取出十枚铜钱递给红菱。
      
      红菱好生羡慕,但她不敢嫉妒,“赏你就拿着。”塞她手里。
      
      邹氏顿时手足无措,看了看林寒又看看钱,“夫人,府里——”
      
      林寒摆摆手,“我说过,做的好就赏。一年到头没什么差错,年底还赏,并不是糊弄尔等。我爹眼里虽没我,但我嫁的人是大将军,在妆奁上面非但没敢克扣,比我嫡母给我妹准备的还多一成。再说了,我还有陛下赏的千两黄金。”
      
      邹氏闻言知道不能再推辞,不然就显得假了,“谢夫人。”
      
      林寒抬了抬手,邹氏退下。
      
      “扫墓那日你随我去,我不知老夫人的墓在何处。”林寒道。
      
      红菱福了福身,“诺。”
      
      “夫人,夫人——”
      
      林寒眉头微皱,朝堂屋跑来的人猛地定住。
      
      红菱转过身,“何事慌慌张张?”
      
      “令堂来了,在门外。”今儿当值的门房着急忙慌说道。
      
      红菱忙转向林寒,“怎么办?夫人。”
      
      “是我娘还是我嫡母?”林寒问。
      
      门房被问愣住了,不禁向红菱求救。
      
      “我娘跟我一样瘦,比我矮一点点。”林寒伸出三根手指,“也就这么多。肤色不黑不白。我嫡母比我矮半头,胖乎乎的,肤色较白。”
      
      门房回想一下,“您母亲。”
      
      “别理她,见不到我自会回去。”林寒说得干脆。
      
      门房听得一愣一愣,回过神顿时面露难色,那位可是林丞相的贵妾。
      
      林寒不禁叹了一口气,“常言道家丑不可外扬。以免你们误会我是个心狠手辣,自私自利薄情寡义之人。今儿就告诉你们,我来到府上才知道大将军有三个孩子。”
      
      红菱和门房皆不敢置信。
      
      林寒轻笑一声,“多数长辈都是爱孩子的。可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儿没有啊。”顿了顿,“还让我出去见她吗?”
      
      门房忙不迭摇头,“可,可是她不走呢?”
      
      “她要脸,不走也不敢在门外大吵大闹。”林寒道。
      
      红菱不这样认为,“夫人,此次事关您妹妹。”
      
      “她是我爹的妾,没那个底气闹。”林寒看向她,“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红菱明白,门房退出去。
      
      林寒摆摆手,红菱也跟着退出去。
      
      堂屋内只剩林寒一人,林寒便潜入空间,找做竹纸的法子以及食谱。
      
      林寒把里面的书全都翻出来,累得额头冒虚汗,才找到食谱和《天工开物》。
      
      担心几个孩子突然过来,林寒用精神力把书籍全部扔回集装箱房里,就拿着食谱和《天工开物》出来,稍稍休息片刻就回寝室。
      
      林寒翻开书找到她需要的,默念几遍背下来,就把书扔回空间,去书房练习写字。日后照着书把里面的内容全抄到竹简上,就省得背诵了。
      
      “娘,娘……”
      
      楚扬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而那孩子知道林寒识字不多,还不会用毛笔,林寒便没躲藏,“什么事?”
      
      “楚白白把我的小马车的腿摔断了。娘,快来管管他。”
      
      “不是楚白白。”
      
      林寒扔下毛笔,起身出去,“你是大宝宝,比你兄长大宝还多个宝,干啥还摔兄长的马车。”
      
      “没有。”小孩儿循声看到林寒进来,就往他二哥楚玉身后躲。
      
      楚玉转身把他抓出来,小孩儿抬手就朝楚玉脸上招呼。
      
      二公子吓一跳。
      
      林寒过去拎起小孩儿,朝他屁股上一巴掌,“做错事还打人,大宝宝,为娘对你很失望。”
      
      大宝宝瘪瘪嘴,“哇”一声大哭出来。震的楚扬和楚玉的身体同时抖一下。
      
      林寒脑壳痛,“不准再哭。再哭我就不喜欢你了。”
      
      “嗝……”小孩儿停下来。
      
      林寒揉揉额角,“你干啥扔你大兄的马车?”
      
      小孩儿可怜兮兮望着林寒,人家都哭了,还审人家,我不喜欢你啦。
      
      “大宝,你说。”林寒转向楚扬。
      
      楚扬指着掉了一个车轮的马车,“他要我不给他。”担心林寒说他欺负弟弟,“我给他好几个,可他就要我手里的。我玩什么他要什么。”指着楚大宝宝,“以前也不这样。近来也不知跟谁学的,我都想打死他。”
      
      小孩儿扭身往林寒怀里钻。
      
      林寒一见鼻涕眼泪都蹭到她身上,瞬间满头黑线,“躲什么?心虚了。心虚以后就改。”
      
      “您跟他好好说没用。”楚玉开口道,“就得揍他。揍一顿他就消停了。”
      
      林寒好笑,“那你俩怎不揍他?还喊我过来。”
      
      小楚玉的嘴巴动了动,好半晌没能说出一个字。
      
      林寒转向小楚扬。
      
      小孩挠挠头,把脸转向别处。
      
      “以后再找你们要东西,全都给他,你俩或看书或睡觉,他一个人无趣,就不闹你们。”林寒低头看一下还趴在她怀里的小孩,“他这么大不懂对与错,只想有人陪他玩。你们跟他一起玩马车,他也不会往地上摔。”
      
      小楚扬就想认错,可一见大宝宝“不知悔改”,还趴他娘怀里装可怜,“我和他玩,可他不好好玩。总让我们听他的。娘,我是他兄长,他该听我的。”
      
      “他为何不听你的?楚扬,我认为你该反省。”林寒道。
      
      楚扬长大小嘴,“我?还是我的错?”
      
      “是呀。你身为兄长,没一点威信,还不是你的错?”林寒反问,“我认为你该拿出自个的威严,让弟弟知道你是兄长,即使不听你的话,也不敢招惹你。”
      
      小楚扬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可,可他不听,我有什么办法啊。”
      
      “你可以这样啊。”林寒做个打大宝宝屁股的手势,“你做的对,他哭了,我哄哄他便是。这么大的小孩,不记事也不会记仇。”
      
      楚扬指着自己不敢置信,“您,你让我……娘,您是不是又骗我啊。”
      
      “你也可以跟他讲道理。”林寒认真说,“我认为兄弟间的事最好自个解决。”瞥一眼楚玉,“你们仨都是你们爹爹亲生的,不是我生的,对我和你爹爹来说你们在我们眼中都一样,我们帮谁你们都会觉得偏心。
      “可是不帮,你们也无法忍受。最好的法子是自个解决。倘若故意欺负弟弟,那我和你爹爹定会帮弟弟。反之,他这么小,也不能使劲打啊。打坏了我不心疼,你们也心疼啊。”
      
      大将军出发之前曾叮嘱楚扬,好好照顾两个弟弟。楚扬认为他是大孩子,有义务为父分忧。所以有时小楚白闹着不吃饭都是他哄。让他把楚白白揍的哇哇大叫,他很不舍。
      
      方才喊林寒,不过是想让林寒把楚白白抱走,别耽误他和楚玉玩儿。
      
      然而,再想想林寒的话,小楚扬又觉得她说得有道理。如果林寒怪他不陪弟弟玩,他是觉得委屈,林寒偏心,只喜欢小弟弟。
      
      “他好烦啊。”小楚扬指着楚大宝宝无奈地说出来。
      
      林寒见孩子眉头紧锁,瞥一眼楚玉,“你哥俩起了争执,也别急着找我,先打一架,分出胜负再来找我评理。”
      
      “好!”小楚玉满口答应。
      
      楚扬猛地转向弟弟,“你要打我?你没我高,也没我力气大,打不过我。”
      
      “又没打过。”道理楚玉都懂,但一想到能让兄长听他的,楚玉就跃跃欲试,“沐哥说打架靠的是脑袋,不是比谁力气大。”
      
      楚扬握紧小拳头,“那我们试试?”
      
      “停停,我还没说完,无故打架都要挨罚。”林寒指着两小孩,“罚你们靠墙站一个时辰。”
      
      大公子慌忙松开手,随即发现不对劲,大宝宝安静极了。
      
      楚扬勾头瞅瞅,“他睡着了?娘,您在和我们讲道理,他竟然睡觉?”指着小弟难以置信地说。
      
      林寒笑了,“我都说了他还小,不记事也不记仇。现在信了吧。”
      
      “信!”小楚扬代入自个,心里有事再困也睡不着,“让他搁榻上睡。我和小玉在屋里玩,顺道看着他。”
      
      小楚扬很不开心,“别喊我小玉,叫我楚玉。”
      
      “哥哥是跟你亲。”大宝宝夜里不尿,林寒担心他白天尿,给他裹上尿布,又在身下放几块布才把孩子放榻上。
      
      “夫人,不好了!”
      
      林寒手一抖,险些戳到大宝宝的脸,“又出什么事了?”扭头看去,红菱立在门外,满脸焦急,像是火烧眉毛似的。
      
      “您母亲,亲娘,坐在门外哭呢。”红菱满急急道,“路人问她哭什么,她说她闺女嫁给大将军,攀上高枝不认亲娘。夫人,快去瞧瞧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和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暗月舞流殇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YURI、吃梨 20瓶;小说入迷者 10瓶;暮夏 6瓶;庭庭 5瓶;泥娃娃、不加糖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