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养娃日常

作者:元月月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利国利民

      沈赤霄尴尬又心虚,“夫人有所不知——”
      
      “你不讲他不说,我自是不知。”林寒打断他的话,瞥一眼姜纯钧,“我自认待二位不薄,二位就这样回报我?”
      
      姜纯钧放下手中的犁,“我等并不是回家,也不是偷您的东西,是拿去给陛下。”
      
      跟皇帝有什么关系。林寒皱了皱眉,“你俩不是奉命保护大将军的家眷,而是监视大将军?”
      
      沈赤霄忙说:“没有,夫人。”
      
      “不是监视,陛下又怎知我府里有什么东西?”林寒看一眼沈赤霄脚边的耙。
      
      沈赤霄:“陛下并不知晓。”
      
      “陛下不知,你二人不问自取,不是偷又是什么?”林寒看着两人的目光如同鹰隼。
      
      姜、沈二人打了个哆嗦。
      
      林寒身后亮起来。
      
      两人往亮光处看去,红菱和红藕各提着一盏灯。
      
      “你们也没睡?!”
      
      沈赤霄和姜纯钧异口同声。
      
      “睡了哪能知道您二位偷我的东西。”林寒接道。
      
      姜纯钧心虚又窘迫,“夫人,我等真不是偷。”
      
      “那就是拿我的东西邀功。”
      
      沈赤霄忙不迭道:“不是!”
      
      “那是什么?”他俩是皇帝的人,林寒纵然想给他俩一道惊雷,也不得不耐着性子把事情问清楚。
      
      姜纯钧上次瞒着林寒,是因为他认为林寒不是林长君的闺女。这次瞒着林寒,是担心她不同意。
      
      林寒让采买去做犁和耙时提到她爹从不关心她,所以不知道她懂这么多。
      
      姜纯钧又从皇帝商曜那里得知林寒此前一直在凤翔县,对于林寒的说辞并未怀疑。
      
      话又说回来,姜纯钧和沈赤霄整日在将军府当差,白天进宫,即使两手空空,林丞相都会来府上询问出什么事了。
      
      姜纯钧能想到这点,他认为聪明如林寒也能料到。姜纯钧不想横生枝节,便和沈赤霄商议夜里过去。
      
      谁曾想往常这时林寒都睡下了,今日竟连衣裳都没换。
      
      沈赤霄看到林寒手中的宝剑,给姜纯钧一肘子。
      
      姜纯钧老老实实把他的顾虑说出来,又对林寒说,“老何今儿说这个犁比现今百姓用的犁好用。他早年若有这副犁耙,都不用卖身为奴。
      “我就在想这种犁和耙若推广出去,必然能给百姓增添许多收益。百姓富了,国就富了。此乃利国利民的好事,夫人定会同意。”
      
      “干我何事?”林寒凉凉道。
      
      姜纯钧噎住。
      
      “夫人怎可这样说。”沈赤霄有些恼怒。
      
      林寒冷笑,“我该怎么说?我家都要借钱度日,你却让我替旁人着想,还是全天下的百姓。你雨淋太多,脑子进水了吧。”
      
      沈赤霄的呼吸骤然停顿一下。
      
      姜纯钧也噎的说不出话来。
      
      “红菱,红藕,喊人把犁和耙收起来。”林寒道。
      
      姜纯钧忙说:“不可!”
      
      “还要进宫?”正想转身回屋的林寒又转向他,“我的话你没听见?”
      
      姜纯钧:“听,听到了。夫人,卑职冒昧问一句,您是不是想拿这个换钱?”
      
      “既然知道冒昧,就不该问。”
      
      姜纯钧闻言松了口气,“陛下并非吝啬之人。”
      
      “所以?”林寒听明白他的意思,但林寒不信。
      
      皇帝商曜是位雄才大略的帝王,对大将军极好,但也只有大将军。他对他发妻皇后,大将军的亲阿姊都没几分感情,她身为大将军还未拜堂的妻,皇帝怕是都懒得看一眼。
      
      “夫人需要多少?”姜纯钧直言。
      
      林寒:“你说这两样东西利国利民,怎么也值千金吧。”
      
      姜、沈二人倒抽一口气,声音大的林寒都听见了。
      
      林寒乐了,“没那个本事就别说大话。否则我一小女子也瞧不起你。”
      
      姜纯钧噎了一下,心说你是小女子,我都不是真男人。
      
      “……千金着实有点多。”姜纯钧期期艾艾道。
      
      林寒:“千两黄金还多,你们主子还是天下之主吗?那番话是糊弄我吧。”
      
      沈赤霄上前两步。
      
      姜纯钧连忙伸手抓住他。
      
      沈赤霄拨开他的手,拱手道,“夫人,我等错了,不该自以为是,不该擅自做主,更不该在您发现后还故作聪明。您划条道,您让我等往西,我等绝不往东。”
      
      林寒愣了一瞬,回过神扑哧笑出声,“能屈能伸大丈夫,我倒险些看错你。成,冲你这番话,对陛下说将军府库房空虚,我打算拿犁和耙卖钱。明日再去。”
      
      “那犁和耙?”姜纯钧问。
      
      淋了一身雨的红菱也没了耐心,“你傻呀。一手交钱一手交东西。”
      
      姜纯钧:“可是——”
      
      “再可是天就亮了。”红藕也不禁说。
      
      林寒转身回后院。
      
      姜、沈二人相视一眼,老老实实把犁和耙放回原处。
      
      翌日清晨,林寒被楚大宝宝闹醒,洗漱后抱着楚大宝宝到堂屋就看到姜纯钧和沈赤霄在廊檐下站着,两人身边还有一箱子。
      
      “什么东西?”林寒问。
      
      沈赤霄打开,“千两黄金。”
      
      林寒心中一喜,精神大振,“你们怎么说的?”
      
      沈赤霄不敢有所隐瞒,“府里的钱都被管家祸害殆尽,即使把管家的家抄了,也没能补齐亏空。夫人不想给旁人添麻烦,就研究出那副犁和耙,打算多做点拿去卖。陛下听闻直皱眉,说,说——”
      
      “直说便是。”林寒道。
      
      姜纯钧接道:“陛下说您目光狭隘,给大将军丢人,不准您卖。随后命人拿千两黄金。不过那副犁和耙要在宫里放几日。如今正是春种时节。”
      
      “跟陛下说送他了。”有了钱林寒心情大好,手一挥,“歇着去吧。但昨晚的事——”
      
      “仅此一次!”二人慌忙承诺。
      
      林寒乐了,冲红藕道,“去找何安,把我的钱补回去,剩下的放库房。”
      
      “什么呀?”
      
      楚扬拉着楚玉跑过来,看清箱子里的东西不禁瞪大眼,“黄金?哪来的?娘,你,你——”
      
      “你娘没做坏事。”林寒快速说,“昨儿犁地的犁和耙换的。”
      
      小哥俩不信,扭头看红菱,他娘想钱想疯了吧。
      
      红菱点头,你们没听错。
      
      小哥俩惊得张大嘴。
      
      “你好厉害啊。”楚扬不敢置信,“我爹爹打一场胜仗,陛下才赏黄金千两。您,您就做两个丑东西,陛下就赏这么多,陛下他,他还是我认识的陛下吗?”
      
      林寒闻言很是意外,皇帝对大将军可不是一般的好。
      
      不怪坊间只有大将军“天煞孤星”之名,没有“功高震主”之嫌。
      
      但对着几个孩子和一群丫鬟小厮,林寒也没解释,陛下赏大将军千金,并非吝啬。倘若动辄赏大将军万金,还加食邑,才是把大将军架在火上烤。
      
      “是不是你改日进宫看看?”林寒笑着说。
      
      小楚公子使劲摇头,“我才不要。每次见到陛下都考我功课。我才上一年学啊。”小孩伸出一根手指,可怜兮兮,“还问我兵法。”猛地看向林寒,“您懂兵法吗?”
      
      “听说过,不是很懂。”林寒谦虚。
      
      楚二公子反倒听明白,“也知道一点。你咋什么都懂啊。”
      
      “要给大将军当妻,给楚家三位公子当娘,可不得啥都懂吗。”林寒笑道。
      
      小楚扬冲她扮个鬼脸,“才不要信你。”见何安过来,“账上又没钱?你花钱咋这么快啊。”
      
      何安想哭,“大公子冤枉,是夫人命小的来的。”
      
      楚扬移向林寒,找他来干啥啊。
      
      “收入库房。”林寒指着黄金,“但要把我的那份拿出来。免得一个个以为府里有钱,可劲祸害。”
      
      小楚玉立即接道,“谁祸害就把谁赶出去啊。”
      
      何安等人猛地看向楚玉,你还是侯府二公子吗。
      
      “好,听你的。”林寒摸摸小孩的脑袋,转身到屋里,见几个孩子的小厮和丫鬟守在门外,就问红菱,“犁和耙何时拿走的?”
      
      红菱:“听说天不亮就送走了。”
      
      天不亮城门未开,宫门也没开,路上空荡荡的,没人看见,她爹就不可能知道。
      
      林寒放心下来,命门外的丫鬟小厮各自散去。随后命红藕跟何安说一声,入库后就把账册呈上来。
      
      林寒是丞相长女,不是来自乡间的楚老夫人,也不是整日忙得脚不沾地的大将军,不会没空查账。
      
      何安觉着新夫人会查账,也没想这么快,把银钱分好,又把账册细细检查两遍,就忙不迭送到主院。
      
      此时林寒刚用过午饭,正无所事事,见到账册就随手翻开,定睛一看,林寒傻眼,隶书,还是繁体,这让她怎么看啊。
      
      “夫人,不对吗?”何安惴惴不安地问。
      
      林寒心虚,面上不动声色,“不是。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跟你无关。你先退下,看完我会命红藕给你送过去。”
      
      何安不禁瞥一眼账册,他检查好几遍,也记得很及时,没问题啊。
      
      “没听见?”林寒抬头看着他,目光灼灼,何安慌忙退出去。
      
      小楚公子抛下他小弟,爬到林寒身边坐下,“你都要把他赶出来,他还敢弄虚作假啊。”
      
      林寒想说不是,看到小孩脸上的诧异,余光瞥到楚玉正牵着楚白白往这边来,心里顿时有个主意,她是个半文盲,两小儿不是啊。
      
      楚扬上了一年学,虽说一天只上三节课,上午两节语文,下午一节算术,也该识不少字。
      
      “我告诉你个秘密。”林寒小声说。
      
      楚玉忙说:“也告诉我。”
      
      “我要。”一心只顾玩的楚白白大声说。
      
      林寒登时想给小孩一巴掌,他想把何安嚷嚷回来是不是。
      
      “红菱,红藕,你们也去用饭吧。”林寒挥挥手,让屋里的丫鬟出去。
      
      红菱看一眼楚白白,“三位公子——”
      
      “只有大宝宝要照顾。”林寒潜意思她能照看过来。
      
      红菱闻言就和红藕退出去,虽然也想知道林寒要同楚扬和楚玉说什么,但没胆量留下偷听。
      
      小楚玉架着他的宝宝弟弟放林寒腿上就催,“都走了,快说。”
      
      林寒一手护着楚白白,一手翻开竹简,指着上面的字,“我不认识。”
      
      “啊?!”
      
      小哥俩惊呼出声,他们听到了什么,见多识广的娘不识字。又当他们年龄小好骗啊。
      
      末世练出的厚脸皮,承认自个文盲,林寒一点也不觉得丢人,“我没跟你们说吗?我想吃豆腐,我爹都不让做,咋可能给我请老师,教我学文识字啊。”
      
      “你爹爹真坏!”小楚公子义愤填膺,“以后我教你!”
      
      林寒乐了,“谢谢大宝。可现在怎办?”指着竹简。
      
      “我教你啊。”楚大宝不假思索道。
      
      楚二宝跟进,“我也教你。”
      
      “一时半会学不会啊。”林寒不待俩孩子开口,“要不你俩念给我听?”
      
      小楚扬惊得张大嘴,指着自个,不敢置信,“我?”
      
      “对啊。你念我学。”林寒把竹简递给他,“有些不认识的字可以跳过,认识数字就成了。我会加减法。”
      
      小孩看向他弟,念吗。
      
      楚二公子认认真真前前后后思索一番,好像只能这样。
      
      他们的娘不识字已经很可怜,他们要不帮她,和那个坏蛋林丞相有什么两样啊。
      
      “我们一起念吗?”小楚玉歪头看着林寒。
      
      林寒看一下楚扬,“你哥先念,念一炷香换你,你们再去睡午觉。”
      
      “不教你认字啦?”楚扬问。
      
      林寒:“休沐日再学。我一不用写赋做文章,二不用领兵打仗,可以慢慢学。”顿了顿,“你们如果不觉得累,下课后教我也行。”
      
      “我们放学后教你。”楚大宝立即说。
      
      林寒笑着点点头,就让他开始念。
      
      有些字楚大宝确实不认识,但也比林寒认识的多。林寒在小楚扬磕磕绊绊的声音中连蒙带猜,断定账册没问题,就让俩孩子去睡午觉。
      
      此时楚大宝宝已窝在她怀里呼呼大睡。
      
      廷尉把管家家抄了,又把管家名下的房子卖出去,已缓解府里的压力。
      
      今儿又得千金,不但把林寒贴进去的钱补齐,还剩许多。又想到前几日经沈赤霄的手送进来的俸禄,林寒觉得很满足。
      
      有钱有粮还有几个可爱的孩子,大将军能一去不回就更好了。
      
      可她一想如今大将军还在边关,薄情寡义皇帝都能撇下皇后独宠苏美人,要是大将军有个三长两短,皇帝还不得把她赶出将军府。
      
      再说了,大将军没了,就没了俸禄和食邑。
      
      林寒左思右想大将军还是得好好活着。说不定大将军的长相和秉性正好跟传言相反。
      
      “夫人,夫人……”
      
      林寒抬起头,看到红菱立在门外,一脸的焦急,“出什么事了?”
      
      “林丞相来了,在前院议事厅。”红菱很是担忧,“姜卫尉正想法设法拖住他。”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和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余冬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晓贝、YURI、Lodida、八十七 10瓶;李玥 2瓶;zoe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