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魔王当奶爸[西幻]

作者:柒咫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总好感度:-54

      
      与此同时,兰登城堡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生日宴会最让人期待的是什么环节?收礼物。
      
      阿诺德先是收到父亲特意为自己挑选的珍贵魔杖,再是收到母亲花了大力气替自己买到的高阶魔兽蛋,想到父亲刚刚因迪弗斯突然消失那极糟糕的脸色,他只觉得今天真的是开心极了。
      
      母亲只有自己一个孩子,那父亲应当也只有自己一个孩子才对。
      
      在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阿诺德目光暗了暗,随后抬头好奇地问向巴泽尔:“巴泽尔哥哥,你准备的礼物是什么?”
      
      巴泽尔递出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盒子,脸上挂着一抹略显奇怪的笑容催促道:“打开看看。”
      
      “谢谢巴泽尔哥哥。”阿诺德不觉有异,在众人的注视下对他露出一个亲昵的笑容,随手打开这个递来的小盒子。
      
      一块石头?他的笑意凝在脸上。
      
      看清盒子里装的东西的第一瞬间,阿诺德第一反应是巴泽尔随便捡了块石头来糊弄自己,但旋即觉察出不对——他没有理由,也没有胆子在这一天做这种事。
      
      那是为什么呢?阿诺德正要去看看自己这位哥哥现在的表情,刚抬头就听见周围人一阵惊叫声,还没等他分辨出来是什么意思,就觉得一阵剧痛,一股巨力往右眼处使劲儿砸去。
      
      血溅在猩红的昂贵地毯上,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啊啊啊——!”
      
      阿诺德只觉得自己痛极了,他捂住右眼跪倒在地,眼泪鼻涕止不住地往外流,形容狼狈。
      
      公爵夫人被这一幕惊呆了,随后尖叫一声扑到地上抱住自己的儿子,不断抚着他的背试图缓解疼痛。
      
      兰登公爵铁青了脸,没有留手地扇了一旁神色恍惚的二儿子一巴掌,随后赶紧去寻在休息室的尤利西斯主教。
      
      宴会上一片慌乱。
      
      同一时间,迪弗斯察觉到自己设在那块石头上的陷阱魔法被触发,虽然无法直接目睹那一幕有些让人遗憾,但他完全可以想象,想着想着,连带着勇者那个小鬼看起来都没那么讨厌了。
      
      虽然说这只勇者烦人,生命力顽强,是个一根筋的直肠子,还总是横插在自己和神明的较量之间,但不得不承认他的讨人厌是摆在明面上的,不会某些人那样表面天真无邪暗地里一肚子坏水儿,凑近了就让人忍不住呕吐。
      
      这只是绝望的开始。
      
      迪弗斯心想着,缓缓勾起唇,眼中却对自己报复成功这事并没有显出多少喜意。
      
      这次之所以只给了对方一个小小的报复,一方面想让他尝尝也失去一只眼睛的滋味,另一方面还是因为现在的自己过于弱小了。
      
      果然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根本。
      
      但魔王的实力增长也是要遵循基本法的。
      
      迪弗斯琢磨着怎样快速恢复到重生前实力的同时低头嫌弃地看一眼乖乖窝在自己怀里的拖油瓶,这时发现自己把人捡回来后的这些日子让她过得太悠闲了,有病治病还包食宿,连带着原本消瘦的小脸都被喂胖了一圈。
      
      这真的是在折磨她吗?他不由开始反思自己。或许,自己应该让她跟在独眼疾风兽后面跑......
      
      这样想着,迪弗斯冷酷无情地推开了紧贴着自己的黛丝。
      
      独眼疾风兽跑得极快,以至于风声如狼啸般呜呜作响,刮在脸上是刺刺的疼痛。
      
      为防止有东西飞进眼睛里,黛丝本能紧闭着眼,然后背后一寒。夹着冰雪的寒风无孔不入地钻了进来,吹散了刚刚积蓄的些许热意。
      
      她被吹得一个哆嗦,小小地打了个喷嚏。
      
      迪弗斯突然觉得有些冷,便又抱紧了被自己推开的黛丝。
      
      等雪停了再折磨吧。魔王如是想到,冷着脸克制地保持两人的距离。
      
      黛丝什么也不知道,还是觉得有些冷,便下意识往热源钻了钻。独眼疾风兽跑起来一颠一颠的催人入眠,没多久,她困倦地合上了眼。
      
      一行人趁着夜色来到帝都南方的拉伊森林,在一只中级魔兽领地中某处平坦之地停下准备休息。
      
      此时天还黑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漆黑的天上,又大又圆。
      
      独眼疾风兽跑了一路,此刻偷懒地沐浴在月光下小憩,不时甩着尾巴证明自己还没醒着,只是这频率越发小了。
      
      管家刚生起篝火就听到弗瑞肚子传来的咕咕叫声,提出想去附近探查一番顺便找个合适的魔兽当临时坐骑。
      
      弗瑞眼巴巴地看着正在那个贵族少爷怀里睡得香甜又毫无防备的小伙伴,听到管家这话,便自告奋勇想要跟着一起出去。他摸摸自己干瘪的肚子,心想着等下找点什么东西填填肚子。
      
      迪弗斯怀里死赖着一只抱着自己睡得就差流口水的黛丝,懒懒得地抬头看他们一眼,没有拒绝。
      
      “少爷,一遇到危险你就让它顶上,然后捏碎这颗魔晶,在下马上赶回来。”管家拉着迪弗斯絮絮叨叨地从头到尾叮嘱一遍,直把人说不耐烦了这才带着小尾巴快速离开。
      
      听到走远的脚步声,独眼疾风兽抖抖耳朵睁开眼猩红的兽瞳目送那个白发人类和刚来的红发人类小孩离开,随后畏惧地看一眼仅凭气息就震慑住自己的黑发人类,它巨大的身体又缩了缩,恨不得能缩成粒随处可见的雪花。
      
      确认过眼神,是一只怂魔兽。
      
      周围一片安静,黛丝睡得迷迷糊糊间睁开眼,正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她吓得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维持着原姿势僵硬了好久,发现是迪弗斯后这才慢慢缓了过来,然后小小声叫了一声:“父亲。”
      
      迪弗斯动作轻柔地抚摸着黛丝的脑袋,手缓缓下移至她的脖颈,说话的声音极轻,听起来温柔极了,期间夹杂了一丝疑惑:“父亲?不是哥哥吗?”
      
      被翻旧账了。
      
      黛丝就着月光看他,鼓起勇又叫了一声:“那......哥哥?”
      
      被占便宜了。
      
      迪弗斯皱着眉看她,这才几天时间胆子就这么大了?
      
      第一次试探没有被反驳,黛丝又小心翼翼地轻声试探了一下:“哥哥。”
      
      迪弗斯目光深沉地低头看她,静默不语。
      
      见他依旧没有呵斥自己,也没有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意,黛丝胆子越来越大了,小小声语气坚定地叫道:“哥哥!”
      
      终于不用再对着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叫父亲,她露出一个小小的带着酒窝的微笑,甜极了。
      
      迪弗斯冷眼看黛丝傻笑。
      
      迪弗斯原本只是想看看她想干什么,没想到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就硬生生让自己降了个辈分。他正要开口,这时听到勇者那咋咋呼呼的声音和管家略带得意的笑声。
      
      “哇,这个季节也能找到蘑菇?巴特勒爷爷你好厉害!”
      
      “呵呵呵,在下不过是一个管家。”
      
      黛丝闻声找去,看到弗瑞一脸兴奋地拉着巴特勒爷爷问东问西。早已习惯了小伙伴的粗神经和自来熟,她此时也不惊讶,爬出迪弗斯的怀里后坐在一边眼巴巴等他们过来。
      
      弗瑞也眼尖地发现自己的小伙伴醒了,当即兴奋地宠黛丝挥手,完全忘记了自己手上还有一只活鸡。
      
      半死不活的咕咕鸡被他这举动惊得死命一叫,吓醒了刚不小心睡过去的独眼疾风兽。
      
      “咕!”
      
      “吼!”
      
      一时间,鸡飞狗跳,掉了一地鸡毛。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