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藏天光

作者:求之不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5章照面


      第005章照面

      舟城到结城原本要三日路程。

      夜里只歇息了两个时辰不到,其余时间都在赶路,去往结城的时间应当能压缩到两日多一些。

      从昨日晌午离开的舟城,到今日晨间已经过去了大半日,去结城的路走完了三分之一。

      天边慢慢泛起鱼肚白,马车在晨曦里疾驰。

      阿念还在方嬷嬷怀里睡着,马车行得快,车内颠簸得很厉害,方嬷嬷调整了几次姿势,尽量让太子以舒服的姿势窝在她怀里。

      陈翎则目光看向马车外出神。

      这一趟去结城前程未卜,一百余骑若是遇上乱军是以卵击石。之前的一路风平浪静,剩下的路应当都不会好走。

      方嬷嬷的怀中,阿念低吟了一声,应是梦到了什么,小小的眉头皱起,说着两句听不清的呓语。

      方嬷嬷低头看他,马车却忽然碾上了路上的小石子,猛地一震。

      方嬷嬷下意识抓住马车的同时,复又抱紧了怀中的阿念,先前尚余的一丝睡意也在眼下彻底清醒了,额头都惊出了汗水。

      不怪乎旁的,是这一路虽然平静,但其实都提心吊胆,一个猛然一些的颠簸就将心中的慌乱逼了出来。

      是谭王谋逆,不是旁的!

      “主家受惊,方才太快,路上的石块来不及避过,后面的路可能都有些颠簸,主家小心。”侍卫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

      六七月间,舟城附近的雨水本就大,加上前日大雨,不少地方都有滑坡,到处都是碎石。

      方才的情况还有可能发生。

      陈翎平静应好。

      “给我吧。”陈翎见方嬷嬷手都软了,额头也还有冷汗在往外冒着。

      方嬷嬷颔首,上前将阿念抱给陈翎。

      陈翎接过,一面抱紧阿念,一面抓紧马车中的扶手。

      接下来的一路也确实如侍卫说的,颠簸异常,但也不敢停下来。

      眼下,时间是最宝贵的,又是白日里。

      方嬷嬷脸色仍有些煞白。

      陈翎抱着阿念,让方嬷嬷睡一会儿。

      方嬷嬷其实困乏,但睡不着,脸色也越渐难看,陈翎正欲开口,马车骤然停下!

      这次不是碾上石头,是真的骤然停了下来!

      方嬷嬷一颗心都似要跃出嗓子眼儿,陈翎近乎是下意识抱起阿念,又扯了方嬷嬷的衣袖,一道趴下。

      方嬷嬷吓得心惊胆颤。

      阿念也模模糊糊醒了,“父皇?”

      陈翎护着他,轻声道,“别出声。”

      果真,马车外有箭矢的声音和兵戎相见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是马车外的侍卫喊道,“主家小心,敌袭!”

      光是听着几个字眼,方嬷嬷就脸色僵滞。

      很快,马蹄声四起,是周围侍卫回拢守在马车周围,陈翎也听到“噌噌”的力道声,是箭矢射在马车上,均为未射穿。

      只有一枚极富力道的箭矢穿过马车前的帘栊,重重扎进马车内。

      方嬷嬷吓得说不出话来,陈翎也唇色泛白,但面对阿念的惊呼“父皇”,陈翎镇定道,“趴下别动。”

      “主家?!”马车外的侍卫应当也没想到有一道箭矢漏了过来,先确认马车内的人是否安好。

      陈翎沉声道,“都没事!”

      马车外的厮杀声继续,也陆续有箭矢“当当”被击落,或是“蹭蹭”射中到马车上,但因为几人趴下,即便是射入马车内的箭矢也没伤到人。

      方嬷嬷眼中慌乱不知所措,分明见天子咬着双唇,却不知道天子是哪来的沉稳。

      陈翎眸间轻颤着,修长的羽睫上连着雾气,脑海中的记忆如浮光掠影涌入,耳畔也都是沈辞的声音。

      —— 若是在马车行驶途中有刺客,禁军会拼死护你周全,刺客很难第一时间近身,所以你要小心的是弓箭。弓箭想要有穿透马车的力道,可能性很小,会受伤,只能是因为弓箭穿过马车正前方,或车窗的帘栊,所以马车一旦停下,一定要趴下,迅速避开这两处地方。

      —— 还有,最重要的是沉稳,不要慌乱。禁军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除非是对方人数占绝对优势,有禁军在,都是安全的;若是不安全,他们会带你跑。但任何时候,你若是自乱阵脚,禁军要顾全你,就越容易被刺客牵制。

      —— 记住了吗?

      她记住了,也一直都记得……

      只是那时候有沈辞在。

      眼下没有沈辞。

      ***

      舟城外,沈辞身旁的近卫累得气喘吁吁,“将军,打探过了,都没天子和太子的踪迹,但听描述,昨日一整日,进进出出的马车和护卫诸多。舟城原本就是繁华处,大隐隐于市,很难查出踪迹,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另一人也道,“城中已经有谭王的人在盘查和搜索,我们不敢再细问,怕稍后引来谭王的人关注;但好的是,谭王的人应当也没有发现天子和太子的踪迹,也还在排查,所以,基本可以断定的是天子和太子暂时还是安全的。已经让小五留下在城中继续打听着,若是谭王的人探出了任何消息,我们也能第一时间知晓。”

      众人说完,目光都齐齐向沈辞。

      无论愿不愿意承认,事实是,所有的线索在舟城都断了……

      马背上,沈辞看着手中的地图,目光扫向舟城周围。

      陈翎不会去楯城。

      这么明显的陷阱,陈翎不会自投罗网……

      他会去哪里?

      沈辞一遍遍看向地图上——舟城四周,不会回怀城,不会去楯城,那舟城周围至少还有五六座城池,五六条不同的路。

      谭进的爪牙会遍布在各条路上寻陈翎,但他们这里只有几个人,一旦走错就会彻底错开。

      陈翎会去哪里?

      沈辞一时想不到,心中也焦灼。

      忽得,周遭马蹄声响起。

      副将警觉,沈辞也飞快收起地形图,但近卫目光微讶,“是……是韩将军?”

      沈辞定睛,果真见是韩关。

      “将军!”韩关骑马上前,这一路是循着立城守军的记号来的,一连跑了两日两夜才撵上,“将军,末将打探到了,早前的驻军是屈光同和付门慈率领的驻军,现下已经抵达怀城了,屈光同和付门慈跟着谭王一道反了!”

      沈辞脸色微变。

      他早前让佟初去淼城给姑父送信,让姑父率驻军救驾,平南驻军是可以和正面和谭进手下的驻军抗衡的,但眼下还有屈光同和付门慈……

      沈辞眸色黯沉了下来,万州兵强马壮,但要指挥得动敬平王府救驾,除非是天子信物。

      谭王兵变怀城,消息一时半刻传不到万州。

      除非找到陈翎。

      沈辞再度陷入僵局。

      “对了将军,还有一事。”韩关继续,“将军之前让打听驻军的事,所以末将顺道多打听了一些,有小道消息说,周遭还有一处有驻军调动。”

      “哪处?”沈辞转眸看他。

      韩关应道,“阜阳郡东南遭了水患,流民大批涌向结城,阜阳郡怕生乱,所以调动大批驻军去结城维持安稳。末将打听的时候,打听岔了,也打听到了这一条。末将忽然在想,结城恐怕是周遭唯一一处还有在驻军守护的城池了。”

      韩关说完,沈辞整个人停了下来。

      很快,沈辞重新打开地形图,查看结城和舟城的位置。

      怀城不能回,楯城是死路,但如果结城有驻军在,可以在结城死守,而后让人拿天子信物,去平南,万州,丰州三处调动驻军讨逆。

      陈翎的人调得动敬平王府的人……

      陈翎是去结城了!

      方才在舟城的时候,他们是打探到前两日从怀城来舟城的路上下过暴雨。

      所以,极有可能因为这场暴雨,陈翎耽误过一日时间,所以陈翎应当是昨日晌午前后到的舟城。

      谭王谋逆,拂晓破了怀城,消息辗转传到舟城差不多也是晌午的事,也就是说,天子应当是昨日晌午从舟城往怀城去的……

      舟城到结城三日路程,若是昼夜赶路,最快可以压缩到一日半。

      但天子带着太子,路上一定会遇到谭王的爪牙,所以三日的路程最快会到两日多一些。

      眼下是晨间,他们要是追赶,差不多能在今夜明晨追上陈翎!

      沈辞喉间重重咽了咽,“去结城!快!”

      ***

      晨间同谭王的人遭遇过之后,陈翎又接连遭遇了两三次谭王的人。

      所幸对方的人不多,禁军侍卫都能应付,伤亡也不大,但位置和行程暴露了,危险就会尾随。

      到了刚才遭遇那一波,已经算是恶战。

      早前的一百余骑,一个白日的时间也只剩了不到五六十人,照此下去,到结城风险很大。

      但已经没有退路。

      方嬷嬷抱着太子,终于知晓天子昨晚说的一定不会顺利的意思。

      阿念有些吓倒,但因为他是太子,也因为一直跟着陈翎,陈翎也告诉过他遇事冷静不要慌张,阿念其实比同龄人都要勇敢,也大气得多。

      才经过一场恶战,陈翎同石怀远在一处说话。

      方嬷嬷抱着阿念,阿念看她,“方嬷嬷,我们还有多久到?”

      方嬷嬷温声道,“明日晌午过后一些,殿下别担心,有陛下和石将军在,会顺利抵达的。”

      阿念听话点头。

      方嬷嬷看了看天色,眼下近黄昏了,那就是还有一个晚上,一个上午……

      周围的禁军有的在戒严,有的在包扎伤口。

      阿念目光看向陈翎处。

      因为离得远,所以听不清在说什么,阿念只是远远看着。

      陈翎是同石怀远在一处,一面说着话,一面眉头紧锁。

      他们的行踪暴露了,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迟早而已,所以去结城的一路,恐怕会更危险。

      陈翎眸间不算慌乱,但看向石怀远时,声音却更低沉了几分,“怀远,朕有事同你说。”

      石怀远拱手,“陛下吩咐。”

      陈翎道,“今日晚间若有危险,你替朕带方嬷嬷和太子去安全的地方,谭进首要找的是朕,他要挟天子以令诸侯。必要的时候,朕和太子分开,你替朕守着太子周全。”

      “陛下?”石怀远惊讶。

      陈翎近前一步,沉声道,“听好了,朕若是有事,就将太子送到沈辞处。”

      ……

      马车在夜色中疾驰,除了阿念,今晚无眠。

      昨晚马车还在林间歇过一两个时辰,眼下根本不敢停。陈翎抱着怀中的阿念,今晚糯米丸子是在她怀中入睡的……

      阿念自幼没有爹,她虽然守着他,但也惯来待他严苛。

      她知晓阿念一直羡慕旁人有娘亲,每年初一宴的时候,百官都会携家眷入宫拜谒,每当有家眷抱着孩子的时候,阿念远远看去,都会很羡慕。

      可惜,她没有一日让他知晓,她是他娘亲。

      总想着等他大些的,稳妥些的时候。

      但没想到,眼下就是险境。

      陈翎吻上他额头,正在此时,马车忽得猛然一颠。

      这次不同早前!

      早前是车轮碾过石子的颠簸,眼下是马匹受惊的声音。

      陈翎还未反应过来,拉车的马就翻到在地,连带着整辆马车都跟着侧翻了过去!

      “陛下!”方嬷嬷惊呼。

      陈翎护紧怀中的阿念,周围全是短兵相见的声音!

      马车其实已经侧翻过去,是身侧的几个禁军侍卫眼疾手快,将马车拽住,虽然马车重重翻过去,却没有彻底砸向地面。

      “带陛下和太子下马车!”石怀远高呼一声。

      周遭的禁军上前。

      马车没有砸向地面,所以马车中,陈翎和方嬷嬷没有受太重的伤,阿念也一直被陈翎护着,除了吓倒,也没有受伤。

      禁军接他们下马车的时候,方嬷嬷才见陈翎应是方才头撞上了马车一处,磕破了,有些血迹。

      “陛下!”方嬷嬷吓坏。

      “没事!”陈翎沉声。

      阿念也抱紧她,虽然咬着唇,但是一声未吭。

      周围兵荒马乱,对方的人手明显比禁军多很多,再留下没有出路。

      “陛下!走!”石怀远上前。

      禁军分为两批,一批人在殊死抵抗,另一批人由石怀远带着,护着陈翎,方嬷嬷和太子一道撤开。

      陈翎抱着阿念跑不快,石怀远接过太子。

      方嬷嬷紧随其后。

      还有几人跟在陈翎近侧。

      对方人数太多,没有胜算,只有当机立断趁着夜色潜入林间。

      到处都是厮杀声,对方见他们要跑,不要命的冲上来。殊死搏斗中,石怀远抱着阿念被对方冲散!

      阿念害怕,但是记得陈翎的话!

      石怀远看向陈翎,想起早前天子的交待。

      陈翎也看向石怀远,“走!”

      周遭的厮杀声中,石怀远死死咬唇,抱了太子离开。

      阿念攥紧石怀远衣襟,眼见着同陈翎远隔越远,阿念想起,不要哭,不要闹,眼泪包在眼眶里……

      “陛下,走!”另一处,禁军也护着陈翎离开。

      慌乱之中,禁军被迫分成了三批人。

      陈翎身边的禁军都是百里挑一的身手,这次跟随陈翎外出的一百余骑更是其中的精锐。

      这一批有二三十余人,护着陈翎和方嬷嬷逃开;另一批二三十余人留下来断后;还有一批十余二十人,同石怀远一道,护着太子往另一个方向逃去。

      林间近乎一片漆黑,只有月光星辰,晦暗不明,但根本不敢停下来。

      随行的禁军侍从中,有人打开了火星子,但都不敢点亮火把。

      渐渐得,身后的厮杀声慢慢隐去。

      一是,已经走得远了;二是,恐怕那二三十余人应当没了……

      夜色沉寂,刀口都在淌血。

      不知在林间穿梭了多少时候,忽得,石怀远低沉着声音唤了句,“火星子熄了!”

      众人当即熄了火星子,就近隐在周围漆黑的丛中,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殿下别怕。”石怀远轻声。

      阿念很听话,这样的场合也都没有出声。

      很快,马蹄声穿梭而过,马背上,人人举着火把,着急赶路。

      石怀远认出不是先前遇到的乱军,而是另一批人……

      方才过去了至少三四百人,这批人是往结城方向赶去的,不是找他们的,所以并没有仔细留意这一路。

      若是看仔细,他们恐怕方才就已经暴露了。

      众人心中都长舒一口气。

      石怀远带着太子继续上路,夜色也在行径中渐渐走到尽头,天边隐约要至拂晓的时候,有前方探路的禁军传回的尖锐口哨声——是前方有敌袭!

      石怀远当机立断,“走!”

      一整日的惊心动魄,厮杀搏斗和彻夜跋涉,到眼下,十余二十人也只剩了将近十人。

      周围的马蹄声响起,身边陆续有禁军侍卫倒在箭矢下。

      渐渐的,十人,八人,六人,四人,到最后只剩石怀远和身侧两人……

      对方刀锋迎来,石怀远躲开,也抱着太子滚落在地,重重撞上一侧的树上。

      阿念没受伤,石怀远吃痛。

      眼见着刀锋压下,石怀远将太子推开,自己同挥刀上前的人死搏。

      但对方足足有二十余人!

      阿念吓哭。

      阿念的哭声中,对方一人手握着长矛,骑马冲向阿念。

      石怀远惊恐转身,“殿下!”

      石怀远鞭长莫及,阿念在嚎啕大哭声中吓得闭眼。

      但忽得,阿念只觉被人拦腰抱起,既而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阿念睁眼,看向抱着他的人。

      石怀远也怔住,眼看那人让方才的一骑人仰马翻。

      东方破晓,穿云而出,沈辞扔了手中那把长矛,朝怀中吓哭的糯米丸子温和道,“没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不是很勤奋,我晚上还有一更……
    等我啊,但是预计凌晨前后去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