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藏天光

作者:求之不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3章男子汉


      第013章男子汉

      沈辞意外。

      “沈叔叔!”阿念已经开始在床榻上欢呼雀跃地蹦着跳着。

      沈辞终于明白刚才陈翎那声“沈自安”的意味了,一多半都是醋意,剩下的一半里还有恼意……

      沈辞转眸看向陈翎。

      陈翎没看他。

      陈翎看着眼前那个一惯恭顺懂事,听话乖巧,眼下却在床上蹦着跳着最后扑入沈辞怀中的阿念,心中是有些气,但又想着这一路阿念其实也在害怕,是同沈辞在一处才恢复了孩子天性,陈翎轻轻叹了叹,早前的恼意化为了低声叮嘱,“别闹太欢,怕着凉。”

      陈翎转眸瞥了沈辞一眼。

      沈辞忽然会意,最后那句话除却叮嘱阿念,还是交待他的……

      不待他开口,陈翎已经转身去了屋外。

      沈辞的目光也跟随陈翎的背影去了窗外,直至阿念出声唤他,“沈叔叔~”

      沈辞回过神来,抱着阿念去了耳房。

      这处苑子是云娘让人提前租好的,粗使的婆子和下人收拾好就离开了,很安静,也没有旁人。

      屋中有备好的浴桶和温水。

      沈辞想起方才陈翎叮嘱的那句“怕着凉”,沈辞放下阿念,俯身摸了摸浴桶中的水温。

      久在边关,风沙和积雪里都呆过,水温烫一些凉一些对他来说都没太大区别,但阿念不同,他先要试试水。

      “殿下。”沈辞转身,原本是想让阿念伸手摸摸水温的,却见阿念皱着小眉头,正陷入脱.衣服的僵局中。

      沈辞不由笑了出来。

      他险些忘了小家伙才三岁,平日里沐浴也好,做旁的事情也好,身边都有人围着他转,抢着照顾他。眼下只有他自己一人在低头脱着衣裳,很认真,但遇到了困难和瓶颈,疑惑都写在皱紧的眉头里。

      发现沈辞看他,阿念懊恼道,“沈叔叔,我还不会。”

      沈辞蹲下,温和道,“先看看水温合不合适。”

      阿念道好。

      沈辞抱起阿念,等阿念用脚确认水温合适,沈辞才又半蹲下,替阿念宽衣。

      一面宽衣,一面耐性道,“这里的系带要先松开,否则脱不下来。”

      糯米丸子恍然大悟,笑盈盈朝着沈辞点头。

      沈辞用衣服裹了他放到浴桶中,而后才将衣裳拿出来,这样阿念就不会冷。

      其实原本七月天也不会冷,只是有人事前“郑重其事”叮嘱过,他要打起十二分警醒,出不得错。

      阿念很喜欢玩水。

      刚才试水温的时候,阿念就忍不住用脚踩水玩了玩。

      眼下,整个人脱得光溜溜得站在浴桶里,更别提多高兴。

      沈辞也宽衣入内。

      沈辞一入内,浴桶中的水位便忽然间涨了起来!

      阿念“哇~”得一声惊喜唤出声来,一双清亮的眸子充满期待得看向沈辞,口中的声音似欢快的雀儿一般,“沈叔叔,沈叔叔!你要和我一起洗吗?”

      宫中从来没有人同他一道沐浴过!

      父皇很忙,都是方嬷嬷她们伺候替他沐浴,中规中矩,一口一个殿下,有时候他要多玩会儿水,方嬷嬷都会温声提醒,殿下……

      可他好喜欢玩水!

      他总盼着沐浴的时候,有人可以陪着他一道玩水!

      眼下,沈叔叔也脱了衣裳坐在浴桶中,阿念眨了眨眼睛。

      见阿念这幅模样,沈辞僵住,“殿下,可是不妥?”

      沈辞自然不会细致想到这是阿念头一次同人一道沐浴,在沈辞自小的印象中,时常同父兄一道洗澡,就是这么坐在浴桶里,是常有的事,所以也未多想。

      陈翎让他同阿念一起洗澡,不是这个意思吗?

      见阿念的态度,沈辞反倒犹豫了。

      阿念小鸡啄米般点头,“妥妥妥!”

      说话的时候,整个脸上都挂着笑意,粉雕玉琢,也充满孩子的天真烂漫,身上光溜溜得站在水里,因为高兴而来回晃动着身子,一幅明显很高兴的模样。

      沈辞笑了笑,伸手拿了一侧毛巾,“殿下过来。”

      阿念听话上前。

      沈辞拿毛巾给他擦身子,离得近,阿念看见他胸前那道狰狞的伤口。

      “怕吗?”沈辞怕吓倒他。

      但阿念却摇头,奶声奶气道,“不怕!”

      “好样的!”沈辞眸间欣慰,又朝阿念道,“记住了,保家卫国,哪个男子汉身上没有伤口?”

      阿念再次点头。

      沈叔叔叫他男子汉,他明显自豪。他也想做沈叔叔一样的男子汉。

      临到近前,阿念又忍不住道,“沈叔叔,我可以……摸一摸吗?”

      阿念不怕,但目光落在他身上的伤口上,就是好奇。

      沈辞颔首。

      阿念上前,轻轻伸手摸了摸他脖颈下至胸前的伤口,小小的脑袋上,眉头再次皱起,“沈叔叔,疼吗?”

      沈辞摇头,温声道,“已经不疼了。”

      阿念看了看他,似懂非懂,又问,“那,我还可以摸摸这里吗?”

      又指了指他身上另一处伤口。

      沈辞再次点头。

      阿念指尖又轻轻触了触,“这个疼吗?”

      小心翼翼的模样,似是怕戳破了泡沫一般,沈辞笑道,“殿下,都不疼了。”

      阿念叹道,“沈叔叔,你怎么这么多伤?”

      沈辞一面用毛巾给他擦身子,一面应道,“我是男子汉啊!”

      小孩子的皮肤光滑,吹弹可破,沈辞怕伤到他,动作轻柔而温和。阿念一直看着他,同爹比,沈叔叔身上多了些阳刚,虽然这个词语阿念说不出来,但感觉是有的,就是,有些崇拜沈辞,想同他一处,也想他和自己一道洗澡。

      沈辞一面看他,一面问道,“喜欢玩水吗?”

      方才试水温的时候,就见阿念应当喜欢。

      但阿念想了想,轻声道,“我不喜欢。”

      语气里有些丧气。

      小孩子大都不会说谎,眼下就有一个。

      沈辞笑了笑,凑上前商量着道,“这里就我们两个,我不告诉旁人,其实,我也喜欢玩水。”

      阿念一听,眸间顿时清亮起来,只是语气中还是有些犹豫,“真的?”

      沈辞颔首,“真的。”

      阿念叹道,“父皇不同我一道沐浴,都是方嬷嬷伺候我沐浴,方嬷嬷说,东宫不能玩水……”

      沈辞微怔。

      陈翎从来不同阿念一道沐浴?

      隐约之中,沈辞也忽然想起来,陈翎好似真的有洁癖……

      无论是早前的皇子府还是后来在东宫的时候,陈翎从来不会和旁人一道游泳,沐浴,或是宽衣解带。

      但他见陈翎同阿念亲厚,他以为陈翎对阿念不同。

      沈辞忽然明白为什么方嬷嬷会同阿念说东宫不能玩水,是怕阿念会央着陈翎一起。

      沈辞看向阿念,阿念懂事没有再出声了。

      沈辞心中生出护短,嘴角悠悠扬了扬,“那今日没有东宫,我同阿念一起玩水。”

      “真的?!”这个真的就明显要高亢了许多!

      沈辞一脸正式,“真的。”

      阿念犹豫,“父皇也不会说我吗?”

      沈辞笑,“就我们俩知道,不告诉他。他要说也是说我,不会说你的,玩不玩?”

      阿念“咯咯咯”笑了起来。

      很快,耳房里就充满着孩童的笑声,地上也到处都是水,因为浴桶很小,无论是沈辞泼阿念的时候,还是阿念泼沈辞的时候,谁都躲不过去!

      不仅泼水,还浇水!

      沈辞就坐在原处,阿念拿着水瓢从他头顶浇水下来,“哗啦”一声,成了落汤鸡,阿念笑得抽气。

      而后轮到沈辞。

      沈辞也用水瓢盛满了水,放到阿念头顶,然后提醒,“闭眼睛,屏住呼吸!”

      阿念收起“咯咯咯”笑声,赶紧皱着眉头闭眼睛,不呼吸。

      沈辞忍不住笑,哪里舍得用一整瓢水浇他,只用了半瓢水,一点点浇到他头上。

      阿念还是呛水了,“噗噗噗~”

      沈辞笑,“呛到了?”

      阿念点头,稍微有些难受的模样,若是换作方嬷嬷早就紧张得不行,但在沈辞这里,“男子汉怕什么呛水?再来!”

      阿念也笑!

      阿念从来没有这么玩过水,水进了眼睛就揉眼睛,脸上有水就搓脸。

      沈辞看着他,夏日里不会冷,他开心,就多陪他一会儿!

      “会憋气吗?”沈辞眨眼睛。

      阿念点头。

      两人一起沉到浴桶水面下,终于阿念憋不住,起来还呛了水,又呛,又咳,还笑……

      苑中,陈翎都能偶尔听到沈辞的笑声,阿念的笑声。

      陈翎微楞。

      阿念一直跟在她身边,懂事的时候多,听到这样笑声的时候少,尤其是从怀城出来的这一路,波折惊心,也经历了生死关头,阿念同沈辞在一处的笑声莫名让人动容,也似莫名吹散了心中浮云。

      陈翎目光落在屋中的方向,没有移目。

      ……

      耳房内,沈辞和阿念都快将一桶水玩得没有了才出来。

      阿念叹道,“一定会被发现。”

      沈辞也叹道,“不发现很难……”

      一桶水都快见底了,两人大眼瞪着小眼,很快,又一道“哈哈”笑起来。既然水都玩得差不多没了,澡也算洗完了,沈辞拿起浴巾披在阿念身上,抱了他出来,往小榻上去。

      七月的夜里也不冷,两人都简单披了浴巾,沈辞递了毛巾给他,两人开始相互擦头。

      先是沈辞给他擦,然后是他给沈辞擦。

      阿念觉得很好玩,所以也很听话,沈辞提醒他,赶紧穿衣服别着凉了,阿念也连忙道,“知道了!”

      阿念生得像他。

      沈辞迟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

      阿念没有拒绝。

      沈辞半蹲下,帮着阿念穿衣服。

      阿念眼中似藏了夜空星辰,沈辞也跟着笑了笑。

      ……

      等从耳房出来,两人都没见陈翎。

      沈辞将阿念放在床榻上,转眸看向窗外,果真见陈翎坐在苑中的春亭内出神。

      屋檐下的灯盏在夜风中悠悠晃了晃,光影投在她的侧颜上,剪影出一道清丽俊逸的轮廓,同早前一样,又同早前不一样,似时光的轻描淡写,又似夏日鸣蝉下的安静隽永。

      沈辞收回目光。

      “爹~”阿念唤了声。

      陈翎转头,沈辞莫名心虚。

      陈翎从苑中折回。

      阿念一脸笑意,明显是一幅高兴得不了的模样,见了陈翎,还是第一时间扑入陈翎怀中。

      父子两人很亲近。

      无论是阿念对陈翎,还是陈翎对阿念。

      沈辞尽收眼底。

      陈翎轻声道,“天色晚了,睡吧。”

      阿念眼珠子一转,稍稍歪着头,认真道,“我可不可以和沈叔叔一起睡?”

      陈翎:“……”

      沈辞:“……”

      阿念搂着陈翎的后颈,少有的撒娇,“我想和沈叔叔一起睡。”

      沈辞见陈翎并未松口答应,也知晓分寸,便朝阿念道,“殿下,明日还要上路,末将还有事情要做,小五和薛超都出去了,末将不能再耽误了。”

      阿念惯来懂事,听沈辞这么一说,阿念轻声“哦”了一声,眸间失望,但还是听话没有任性,就是眸间有些舍不得。

      小孩子就是如此,喜欢什么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巴不得一直粘着。

      眼下就是。

      阿念搂着陈翎的后颈,看向沈辞,“沈叔叔,你明天还和我一起洗澡吗?”

      沈辞看向陈翎,陈翎没吱声,也没旁的表情,沈辞道,“明日若是有时间,就一起。”

      阿念满意笑了,遂也不失望了。

      阿念和旁的小孩子不同,旁的孩子大都只会顾着眼前,所以一旦不满足,哭闹的时候就多。

      但阿念知晓有事可以期待,也知晓延迟满足,陈翎将他教养得很好……

      今日途中遇到驻军都能临危不乱,趴在马车下,旁的孩子很难做到。

      沈辞笑了笑,心中都是对阿念的喜欢,又朝他道,“殿下,我们可以一道做的事还有很多,等殿下明早起来再同末将一处。”

      “好!”阿念欢喜。

      “去睡吧。”陈翎提醒。

      许是得了沈辞的允诺,阿念赶紧钻进被子里,都不用陈翎再多提醒。

      陈翎心中唏嘘。

      “陛下。”沈辞出声,陈翎知晓他有话要单独同她说,陈翎摸了摸阿念的头,“你先睡,父皇晚些来。”

      阿念点头。

      两人撩起帘栊出了内屋,在外阁间中驻足,陈翎问,“怎么了?”

      沈辞从袖中取出一把匕首,递到她跟前。

      陈翎认得这把匕首,是他不离身的匕首,也一直带在身边。

      陈翎沉声,“给我做什么?”

      沈辞轻声,“不是说害怕的时候,就借给你枕着睡,就不害怕了吗?”

      陈翎怔住,他还记得?

      陈翎目光落在那把匕首上,喉间轻轻咽了咽,低声道,“那是早前了,沈辞。我若是真的害怕,即便枕着一把匕首也一样会害怕。”

      沈辞微楞。

      陈翎轻声道,“早些睡吧,我去看看阿念。”

      沈辞点头。

      待得身后的脚步声出了屋中,陈翎才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沈辞背影——她不害怕,从来不是因为一把匕首,而是因为他;他离京后,是阿念,只有她不怕,阿念才不会怕……

      陈翎撩起帘栊,折回屋中。

      阿念还没睡着。

      “怎么还不睡?”陈翎温声上前,在床沿边落座。

      阿念看她,“父皇,你同沈叔叔很早就认识吗?”

      他隐约能感觉沈叔叔和石叔叔不同,但他说不出来什么不同。

      陈翎温柔点头,“嗯。”

      阿念好奇,“父皇,你可以和我说说以前的事吗?”

      陈翎避过,“快睡,明日要早起。”

      阿念央求,“父皇,我很喜欢沈叔叔,我真的很想听~”

      阿念的神色和声音,似是莫名触到她心底某处柔软之处……

      陈翎伸手抚了抚他的头,“睡吧,明日说给你听。”

      阿念这才满意闭眼睛。

      今日一路奔波,后来又同沈辞一道玩累了,刚阖眸不久,均匀的呼吸声就在耳边响起。

      陈翎深吸一口气,俯身吻上他额头。

      是父子之间的天生亲近吗?

      那种喜欢,都藏不住得流露在明亮的眼睛里……

      陈翎微微垂眸,修长的羽睫轻轻颤了颤,掩了眸间情绪。

      趁着阿念睡着,陈翎去了耳房,见到耳房内一地残留的痕迹。

      陈翎轻叹,应当不止阿念,两个人都玩得尽兴。

      ***

      苑中,沈辞在春亭的石凳上靠坐着。

      小五和薛超不在,陈翎和阿念在屋中,他要守着他们。

      屋里的灯还亮着,阿念应当睡了,陈翎还没有。

      沈辞看着手中的匕首,想起陈翎口中那句——那是早前了,沈辞。我若是真的害怕,即便枕着一把匕首也一样会害怕。

      是啊,是早前了。

      陈翎是天子,玉山猎场迷乱的一幕,他要是知晓……他要知晓,他对他存过那样的心思,眼下还会让他留在这里吗?

      去边关的四年,他不敢回想,也不敢回京。

      因为他藏在心底的秘密,永远见不得光。

      他藏在心底的秘密,是他藏在心底天光……

      屋中熄灯了,是陈翎睡了。

      沈辞靠在身后的石柱上,看着手中的匕首。

      他就是天子手中的匕首。

      他不知道陈翎为何要把阿念留在身边,是时局逼人,还是当初事出有因,不得不这么做,再到后来,就渐渐同阿念生出了情分,所以离不开……

      他猜不到其中缘由。

      但太子三岁,刚好是玉山猎场的时候……

      那场梦很真实。

      那时的喘息声,哭声,还有后来动情时唤他“自安哥哥”的声音,都和陈翎一模一样;还有‘她’恼意咬他,掐他,唤他那句“沈自安,你混蛋”,都一样……

      沈辞忽然愣住。

      他魔怔了吗?

      ——“沈自安,你混蛋……”

      ——“沈自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不是很早,扬眉吐气啦~
    ——————
    这几天的感谢信漏发啦,
    感谢在2021-11-08 23:45:25~2021-11-11 21:14: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洛神花茶 2个;陈的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xiubqu、乔一乔 10瓶;蓝天清心 5瓶;大樹 2瓶;幸渊、桃源筱竹、14193282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