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藏天光

作者:求之不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2章沈自安


      第012章沈自安

      沈辞重新坐回原处。

      陈翎方才也听见小五的话。

      四目相视里,沈辞轻声道,“没事。”

      两人都循着早前的模样在马车中安静呆好。

      七月的阜阳天气炎热,像这样的送货马车是没有窗户的,陈翎额头上挂着汗珠,脸色因为闷热而有些发红。

      沈辞习惯了立城边关的天气无常,反倒还好。

      因为闷热,马车上的帘栊一直是穴开向两处的,一来是方便马车中透气,更重要的是是方便沈辞这端观察马车外的情况。

      一行两辆马车。

      云娘,朱妈和阿念在一辆马车上,另一辆,是沈辞和陈翎这处载货的马车,云娘的马车走在前,沈辞和陈翎的马车在后方,若是前方来的驻军沈辞就能看见。

      小五是骑马走在队伍末端的,所以这批驻军不是从雀城方向,而是从结城方向来的。

      会更危险。

      沈辞看向陈翎,还未开口,陈翎轻声应道,“我知道了,是结城方向来的驻军,要小心……”

      沈辞没说旁的,但从先前起就恢复了单膝屈膝坐着的姿势。

      这样,他的一只胳膊就刚好搭在膝盖上,看似懒洋洋的,实则是手临近靴内。

      靴内藏了匕首,可以随时动手。

      载货的马车内本就热,沈辞如此坐不惹眼。

      陈翎看向他,从前的沈辞也小心谨慎,但不若眼下,警觉到根本不需要反应。

      许是也发觉陈翎看他,沈辞轻声,“在立城习惯了,不知道何时就会冒出西戎人,不得不防……”

      陈翎收回目光。

      从前的沈辞温文如玉,眼下多了几分坚毅,皮肤也有些偏小麦色。

      陈翎想起老齐死在立城。

      春风吹不到立城,皇城也听不到立城埋骨的哭声……

      陈翎短暂失神。

      自方才起,沈辞也没再出声,而是安静听着马车外的动向。因为驻军是从结城方向,也就是他们身后来的,眼下交涉在一处的是小五和薛超。

      小五和薛超同他一道在边关行走,时常要混入西戎、羌亚和燕韩的互市,还有各种临时队伍,所以很善于模仿一地的口音,驻军盘查的时候,两人操着梨镇附近的口音应对,没见旁的端倪。

      很快,驻军便分了两路上前。

      一路去盘查云娘那辆马车,一路上前来看沈辞和陈翎这处。

      大约是沈辞和陈翎这处是辆不起眼的拉货马车,驻军不怎么在意,来得也迟,云娘那头已经开始出声应付了。

      沈辞看向陈翎,陈翎脸上并无多少紧张神色。

      于陈翎而言,最紧张和窒息的时候已经在昨日过了,就是那时同谭进在结城城门处擦肩而过的那场照面,陈翎是真的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到了,也屏住呼吸,一颗心险些都跃出喉间——那种由谭进带来的压迫感和千钧一发的紧张感,才是最可怕的。

      陈翎是君王,眼下有沈辞和小五,薛超在,周遭的驻军为数也不多,陈翎沉得住气。

      “头~这儿还有两个人。”前来查看这处马车的驻军上前,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唤了这一队的驻军首领。

      驻军首领明显皱了皱眉头,看向云娘和朱妈,“怎么不说马车里还有人?”

      特意隐瞒,怎么都觉有异。

      朱妈赔笑,“都是店内的伙计。”

      “下来!”驻军首领唤了声,上前巡查的驻军也赶紧吼道,“都他妈下来!”

      沈辞收手,同陈翎一道陆续下了马车。

      两个驻军入内,仔细搜了搜马车内,确实只有一些刺绣和绸缎,“头,没东西。”

      紧接着,驻军又看了陈翎一眼,继续补充道,“就两人,车内闷,还挂着汗呢!”

      驻军首领一面看着手中的画像,一面循着这人的话向陈翎和沈辞看去,要找的人真要逃到这里,也是在那辆马车上,怎么会窝在这种风都进不去的拉货马车里。

      “走吧~”驻军首领阖上画像。

      原本,这处有人的可能性就不大,听说人在结城,这处不过是因为驻军仔细,所以例行搜查罢了。

      驻军首领发话,朱妈便牵了阿念往马车上。

      沈辞谨慎,示意陈翎先上马车,他稍微磨蹭些,等阿念安全上了马车再走。

      但就在这时,驻军首领忽然拢了拢眉头,一面唤道,“等等!”

      一面重新打开画像,看向画像中的人。

      他方才是忽略了那个孩子……

      眼见着驻军首领的注意力明显开始放在阿念身上,开口唤停,还低头两次重复看着手中的画像比对,陈翎和沈辞才都忽然开始紧张起来!

      驻军首领伸手将画像交给临近一侧的驻军,自己按着腰间佩刀往阿念身侧去。

      随着驻军首领的脚步临近,沈辞不动声色瞥目看向小五和薛超两人。

      小五和薛超同沈辞默契,沈辞的目光看过来,两人很快会意。

      两人先前就摸清了这小撮驻军一共十五人,都在这处了。他们虽然只有三个人,但都是跟在沈辞身边的近卫,常年应对的都是骁勇善战的西戎驻军,三个人要干掉十五个驻军不是难事,只是要提防陛下和太子,还有云娘朱妈几人不受伤。

      另外,还不能让人跑开,走漏风声。

      极端的时间内,三人眼神交流,确认了下一步动作。

      而驻军首领也刚好开口,“叫什么名字?”

      朱妈牵着阿念。

      阿念眨了眨眼睛,没有出声。

      驻军首领身后的人凑上前,悄声道,“头,这是女孩子,画像上是男孩子~”

      今晨出来的时候,给阿念穿的就是小女孩裙子。因为阿念还小,又生得眉清目秀,换上女童的衣服就算是仔细看,也都觉得没有异样。

      云娘也不知道对方怎么忽然注意到了阿念身上。

      驻军首领看了身后的人一眼,身后的人赶紧闭嘴不说话了,驻军首领又看向阿念,“叫什么名字?”

      问完之后,还忽然拔了拔佩刀,是特意吓唬阿念的。

      他要听这孩子开口。

      阿念果然有些吓倒,但躲在云娘身后,没开口。

      他是想听这孩子的口音,惊吓是最好的办法,看看他出声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但对方没有吭声。

      云娘有些恼,“这位军爷,我侄女原本就是哑巴,不会说话,军爷何必吓唬一个孩子?”

      沈辞几人的口音尚且可以隐藏,但小孩子的口音改不了。

      阿念只能不出声。

      今晨离开梨镇的时候,陈翎就交待过,阿念全都记住得,所以刚才哪怕被吓倒,阿念也没有哭闹或失声尖叫,只是红着眼睛躲在云娘身后。

      陈翎指尖攥紧,方才,她是真见那个驻军首领拔了三分之一的刀了!

      但阿念还是懂事听话得记住了她的全部嘱咐。

      小五和薛超方才险些就动手了,在沈辞的凌目下小五和薛超才忍住没动。

      沈辞时常带人混入西戎,一个厉害一些的驻军是会出其不意诈一诈盘查的人,很常见。对方未必认出了阿念,方才沈辞一直全神贯注盯着,对方但凡有动作,他来得及扑上去,但不到最后,都不宜冲突……

      要绕过阜阳郡去往平南,这一路一定还会遇到不少这样的事,要沉得住气,不能自乱阵脚。

      眼见阿念这里确实没什么可以再查的了,风波应当过去,但驻军首领的目光却又落在云娘身上。

      方才,云娘分明自己都吓倒不行,还义正言辞得说了他。

      驻军首领上前,隐晦多看了云娘几眼,“小娘子挺有脾气啊~”

      这一句话一出,沈辞,小五,薛超都顿了顿,都是男子,明显听出了旁的意味。

      周围的驻军都跟着低头笑了起来,这是头儿看上人家姑娘了。

      陈翎微微拢了拢眉头,全然没想到事态忽然往这处转了,而朱妈眼疾手快,赶紧上前,从袖中掏了银子出来,塞到驻军首领身侧的驻军手中,“我家娘子说了,这是孝敬各位官爷吃酒的钱。”

      驻军收了银子,又看向驻军首领。

      驻军首领的目光还落在云娘身上,驻军嘴角勾了勾,“七月里火气大,等咱们头儿先消消火,稍后再孝敬也不迟……”

      周围顿时哄笑起来。

      云娘怕惹事,尽量没吭声,但已经有人上前去扯云娘的衣服,朱妈拦着,“各位军爷都是误会,误会!”

      这些兵痞!

      陈翎心中正恼着,却见沈辞身手将她揽在身后。

      这一幕很熟悉……

      陈翎即便看不清他脸上神色,但从沈辞的背影和动作也知晓沈辞要做什么。

      云娘是老齐未过门的妻子。

      老齐战死沙场,沈辞不会看着旁人羞辱云娘。

      陈翎心知肚明,也猜得到马上要发生的事情。

      沈辞目光看向阿念。

      阿念也看向沈辞,而后紧张得点了点头。

      沈辞确认他看明白了,也理解了。

      沈辞最后看向小五和薛超两人,两人会意敛了目光,周遭的哄笑声中,小五忽得动手,直接将伸手将扯云娘衣裳的驻军扣翻在地上,靴中的匕首现,径直插向那个驻军的后背。速度之快,近侧的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薛超手中的匕首也显,也顷刻将一人按在马车上,匕首割过喉间!

      而沈辞处,已经将驻军首领身旁的两个驻军按倒在地,就着其中一个驻军手中的佩刀,手起刀落解决了两人。当即,又同近处的驻军首领厮杀到一处。驻军首领身材高大魁梧,而且作战经验明显比其余的人都更丰富,虽然被沈辞按倒,但很快反应过来,拔刀保命。

      周围剩下的人才跟着忽然回神,出事了!!

      但就这么眨眼的功夫,已经死七人!

      是七人!

      他们一共十五人,对方就这三人,顷刻见杀掉了他们七人,不可谓不恐怖!

      但方才是偷袭,偷袭过后便不如刚才容易。

      小五和三个人扭打到一处,薛超要护着云娘和朱妈。

      阿念方才和沈辞确认过眼神,就第一时间趁乱钻到了马车下躲好!

      沈叔叔昨晚同他说过,如果在马车附近遇到混乱,沈叔叔朝他眨眼睛就是暗号,他要第一时间钻道马车下面去,保护自己安全。

      刚才,沈叔叔就朝他眨眼睛了!

      阿念一点都不慌,全然照着沈叔叔做的去做了!就像那个时候沈叔叔救下他,让他搂着脖子数数的时候一样,阿念听话做了……

      阿念很信赖沈辞,所以旁的连想都没想!

      阿念躲在马车底部以下,小五,沈辞和薛超反倒不用顾及他,薛超能够一面护着云娘和朱妈一面对付扑上来的两个驻军。

      小五则要更灵活得多!

      见势不妙,要骑马逃跑的人,小五跃身上马去撵。

      而沈辞和驻军首领扭打在一处,这人很不好对付,应当也是在边关厮杀过的人,沈辞身侧还有另外两个驻军在,他要一人应付三人,还要顾着陈翎安危,但由得沈辞引人注目,周遭也没人留意到陈翎,陈翎暂时安全。

      等薛超解决掉身侧最后两人,回头的时候,见沈辞终于夺了佩刀杀了驻军首领和另一人,却见还有一人在沈辞背后。

      “将军!”薛超惊慌!

      沈辞刚回头,来不及收手,眼看着身后这刀即将捅在他后背,却见那人半跪着倒了下去。

      沈辞和薛超惊魂未定,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而小五也才打马回来。

      那人慢慢栽倒下去,才见是陈翎站在那人身后,因为喘着气,手中也微微抖了抖。

      倒下的那人,后背临到颈部扎了一根木簪一样的东西。

      不说沈辞,小五和薛超都惊住,怎么看,陛下都怎么像手无缚鸡之力的才是,这怎么……

      沈辞也看向陈翎。

      一根木簪根本不可能伤到这样一个驻军,沈辞很快看出端倪,不是木簪,是做成了木簪模样的袖珍匕首,陈翎一直带在身上,是防身用的。而对方也直接栽倒下去的,连一点反抗都没有!

      陈翎轻声,“匕首上有麻醉的药。”

      小五和薛超才都反应过来。

      沈辞看向陈翎,只见陈翎鼻尖微红,应当是方才也吓倒。

      对方根本没想到,陈翎才能得手,

      沈辞转眸,“收拾干净。”

      小五和薛超应好。

      陈翎心中唏嘘,她虽然不似从前一样胆小,但这样的事情她也怕,只是方才见那人的刀砍向沈辞……

      陈翎没再看沈辞,而是上前。

      阿念也正好从马车底部爬了出来,“爹~方才沈叔叔同我使眼色了,我们说好看到沈叔叔眨眼睛就躲到马车底下,安全。”

      阿念说完,陈翎蹲下拥他。

      阿念太懂事。

      陈翎抱紧他。

      些许时候,小五,薛超将沿路都清理了,这一路流寇多,流民多,要伪装成流寇斩杀了驻军不难。

      一侧,云娘低头叹道,“耽误了,险些让你们深陷险境。”

      沈辞沉声,“同你没关系,燕韩国中的驻军都是这样的人,才是灾难!”

      陈翎看向沈辞,沈辞眉头皱紧。

      边关驻军在外厮杀,守卫疆土,而这些驻军,是在践踏和鱼肉百姓,多少年换来的燕韩盛世,都在一点点被这些蛀虫蚕食……

      沈辞脸色不好看。

      重新上了马车,马车继续往雀城去。

      马车上,仿佛经过了刚才那一处波折,两人沉默的时候更多了。

      稍许,沈辞从袖中拿出刚才那枚木簪还给她。

      陈翎接过。

      沈辞轻声,“穴位扎得很准,药性当场发挥,对方动不了……何时学的?”

      他离京时,这些事陈翎还不会,也不敢做。

      这四年,陈翎变了很多。

      陈翎似是猜到他的心思,也低下头,沉着嗓音道,“天子之位从来就不好做,你离京了,我要学会自保,总不会还像以前一样,时时刻刻都有人不要命救我……”

      陈翎也不知如何说出的这句。

      许是先前见到沈辞危险,又许是今日的场景,像极了早前。

      她没想过会在阜阳郡见到沈辞。

      分明已经过了四年,但他一回来,一切就忽然回到早前。

      她也不明白……

      沈辞看向陈翎,陈翎最后那句,若钝器划过他心底。

      不在京中的时间,他们两人都在改变。

      马车外,车轮声滚滚向前,良久,沈辞心中情绪也平复下来,轻声道,“刚才那样很危险……”

      陈翎微讶,愣住看他。

      沈辞继续道,“这种袖珍匕首,可用于出其不意,但仅仅是自保,方才若不是他全然忽略了你,或是你扎得再偏一分,他当即就能回头取你性命。”

      陈翎没想那么多,她只是见那人是冲着沈辞去的!

      她旁的什么都没想……

      沈辞深吸一口气,继续道,“他捅我一刀也没事,久在沙场,这一刀不致命。有时候还会为了抓住敌人,刻意要去迎这一刀……但是你,他若是真的反过来刺你一刀,我只能推到你,替你挡刀,你我都会受伤。所以,下次你别冒险了。”

      陈翎收回目光。

      沈辞迟疑了片刻,还是开口,“阿翎,你怕我受伤。”

      “你想太多了。”陈翎背靠着身后的绸缎躺下,又转向了另一侧,低声道,“你受伤对我没好处,我还要去平南郡,你也留好性命。”

      是不承认。

      沈辞看着她的背影,微微笑了笑,又问,“陛下还会什么?”

      陈翎背影一僵,酸道,“朕什么花拳绣腿都不会,在你沈将军面前不值一提……”

      沈辞嘴角微微扬起。

      眼下,像极了小时候的陈翎,又比小时候的陈翎多了些对他的‘敌意’。

      沈辞垂眸笑了笑。

      陈翎心里恼火,她活该去多操他的闲心。

      ***

      黄昏前后,终于到了雀城。

      后面一帆风顺,没有再遇到驻军。

      云娘让人提前租好了一处苑落,苑落清净,不似客栈龙蛇混杂,等到雀城就可落脚。

      “二哥,我不在雀城久留了,今晚赶回去稳妥些。”云娘向沈辞道别。

      “那路上?”沈辞担心还会遇到今日这样的事。

      云娘道,“二哥不必担心,有绣坊的生意在,请镖局的人押趟镖就安全了,平日里都有镖局的人随行,今日是有朱公子和公子在,不方便罢了。”

      沈辞会意,“那好,等我们事情办完,再来梨镇寻你。”

      云娘笑,“二哥,你和诸位一路平安。”

      沈辞看向她,也笑道,“多谢了,云娘!”

      云娘缓缓敛了脸上笑意,“是我要谢二哥,将齐钊的衣冠带回来,我才能给他立衣冠冢,这两日不过小事罢了。”

      沈辞沉声,“云娘,老齐是因为我。”

      云娘轻声,“二哥多虑了,齐钊早前总在我面前提起二哥,士为知己者死,他能救下二哥一定很欣慰,战死沙场也是保家卫国,不丢人!”

      她口中的不丢人几个字触到沈辞心底,云娘再次笑道,“一路平安。”

      身侧,阿念也看向她,“云姨,你也一路平安。”

      听到这个称呼,云娘不由笑了起来,半蹲下,朝他道,“你也是,小公子,早日安全回家。”

      阿念点头。

      正好朱妈自苑外折回,“云娘,找好镖局的人了,我们可以连夜回去了。”

      “好。”云娘说完,朱妈去打点剩下的事宜。

      临到要走,沈辞又道,“云娘,这两日的事……”

      云娘点头,“我知晓,绣坊的人口风都紧,二哥不必担心,二哥要救的人,云娘知晓不当问。”

      云娘通透,沈辞没有再提,转身看向身后,陈翎同小五在屋中,应当是有事要交待小五。

      沈辞回眸朝云娘道,“他还有事,恐怕送不了你了。”

      云娘从朱手中接过锥帽,正欲俩开苑中。屋门“嘎吱”一声推开,陈翎和小五出来。

      “云娘。”陈翎唤了声。

      “朱公子。”云娘驻足。

      陈翎上前,“多谢这两日照顾。”

      云娘莞尔,“有缘再会。”

      陈翎点头。

      云娘带上锥帽,朝着他二人福了福身,而后出了屋中。

      陈翎朝小五道,“去吧。”

      小五也出了苑落。

      沈辞知晓陈翎吩咐小五做事,还未来得及开口,反倒是陈翎问他,“云娘走,你不送送?”

      沈辞看她,“这个时候露面,是自找麻烦。”

      陈翎又问,“薛超呢?”

      沈辞应道,“云娘一走,就只有我们几人,让薛超先去前面探路,怎么走安稳。”

      轮到他问,“你让小五做什么去了?”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离得很近,陈翎仰首看他,“我也要找些事情给谭进做,我在外面逃窜,他也别想好过。”

      沈辞诧异。

      陈翎却唤了声,“阿念!”

      阿念上前牵了她的手,陈翎领着阿念回屋。

      沈辞守在苑中。

      忽得,听到屋中有人唤他,“沈自安!”

      他愣住,沈自安?

      有人早前唤过他沈辞,自安哥哥,却是头一回唤他沈自安。

      语气不怎么友好……

      沈辞入内,见陈翎看他,“阿念要你给他洗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啦~但是这章很肥是不是~
    为什么不分开两章发,,,还能多点留言,,
    上一章都没留言了,呜呜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