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藏天光

作者:求之不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11章亲近


      第011章亲近

      陈翎静静看了许久。

      又听他们父子两人从一数到三十六,而后阿念特意捣乱数错,然后又央着沈辞从头再来。

      沈辞仍然温和,亦有耐性陪着他。

      两人再从一数到十,又从十慢慢累积往上……

      早前数过的,沈辞尽量轻声,让阿念大声念,早前阿念容易错的部分,譬如上了二十,三十这样的节点儿,沈辞就会大声一些,阿念便能跟着他一道数。

      数到最后,阿念干脆也不看星星了,就笑嘻嘻看他。

      阿念会对着沈辞撒娇,不同于对着她时候的撒娇;沈辞也会温柔包容,让她想起了她在舟城初见沈辞的时候。

      陈翎远远看着他们。

      分明只是一件简单到容易被忽略的小事,却在两人之间成了单纯而温馨的小时光。

      陈翎看了许久,而后才转身回了屋中,没有上前打断他们父子。

      ***

      陈翎眼下也无睡意。

      窗户半开着,她坐在外阁间的小榻旁,透过窗户,托腮看着他们二人。

      清风月下,沈辞同阿念一道玩了很久。

      稍晚些时候,阿念似是困了。

      小孩子总有耗不完的精力,但忽然困也是一瞬间的事。

      陈翎看着阿念趴在沈辞背上,是困了,却又依赖得搂着他,沈辞背了他往屋中来,怕吵醒他,所以脚步很轻,步子尽量平稳不颠簸。

      屋门是阖上的,陈翎上前开门。

      沈辞为了让阿念睡得舒服,身子微微前倾着,屋门打开,他抬眸看向屋中的陈翎。

      “进来吧,他睡熟了,不会醒的。”陈翎轻声。

      不知是不是见他同阿念一道温和耐性的缘故,陈翎的声音里似也藏了久违的动容,一闪而过,似错觉。

      沈辞怔忪。

      陈翎已经转身,上前撩起内屋的帘栊。

      沈辞收回目光,背了阿念入内。

      沈辞细心,到屋中床榻前时,没有直接将阿念放下,怕将他吵醒,低声问陈翎,“怎么放他下来不会醒?”

      阿念总是同陈翎一处,陈翎总是清楚的。

      陈翎温声道,“我抱他下来,他睡熟了不会醒的。”

      “好。”沈辞照做。

      陈翎伸手,想从他背上轻轻将念念抱下来,但念念虽然睡熟,手却搂紧了沈辞的脖子。

      两人都没想到。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亦不知怎么办才好。

      稍许,陈翎又轻声开口,“我松开他的手,你小心别让他摔了,很快。”

      “好。”沈辞也轻声。

      陈翎从他身后绕上前,因为念念搂着沈辞的脖子,陈翎要松开他圆乎乎的小肉手,就得靠近沈辞跟前,同他面对面。

      阿念的小手又拽地很紧。

      陈翎一面怕弄醒他,一面又怕弄疼他,便有些慢。

      她低着头,气息临在跟前,沈辞莫名有些脸红。

      但陈翎认真看着阿念,没有留意他。

      他细细打量她。

      同他早前离京时的印象相比,又高了一头,眉眼间也越发清秀,不如之前的性子活泼,更有帝王心性,又更清冷自持……

      思绪间,她忽然道,“好了。”

      沈辞收回目光,怕她看见。

      陈翎连忙道,“小心。”

      他双手揽紧背上的阿念,陈翎绕去身后,抱起阿念。

      他背上一空,既而见阿念偎在陈翎怀中。

      陈翎抱着他,俯身准备放在床榻上。

      阿念仿佛忽然半睁着眼睛,半醒着,迷迷糊糊看到是陈翎,又安心了,但还是习惯伸手,揽着陈翎的后颈,“父皇。”

      陈翎温柔道,“睡吧。”

      阿念才又阖眸,但因为伸手搂着陈翎的脖子,将陈翎脖子上的衣领松开了些,露出她后颈处的雪肌莹白,沈辞在她身后,全然没想到,又因为她俯身,所以尽收眼底。

      沈辞移开目光,沉声道,“先睡吧,我去准备明日的事。”

      陈翎放下阿念,给他肚子上盖了一层薄薄的纱被,转身时,沈辞已经行至帘栊处。

      她开口唤他,“沈辞。”

      沈辞驻足,转身看她。

      陈翎轻声道,“多谢你照顾阿念。”

      刚才的阿念很开心,是她少有见过的开心……

      沈辞沉声,“应当的。”

      沈辞说完,撩起帘栊,又补了句,“明日要走,陛下早些睡。”

      “好。”陈翎应声。

      很快,外阁间传来屋门阖上的声音,陈翎缓缓收回目光,上前坐在床沿边看着阿念出神。

      苑外,沈辞也没有回屋中,而是坐在暖亭中,靠着一侧的圆柱,仰首看着空中月色。

      阿念同他长得像。

      他不会看不出来……

      沈辞低头,掩了眸间神色。

      ***

      内屋里,陈翎也没睡着,脑海中想起的都是玉山猎场时候。

      沈辞略带嘶哑的声音,半哄半拥着她,别出声……

      大帐外风雨交加,暴雨如注,她眉心渐渐失了清明,但她与沈辞,谁走错一步都会万劫不复。

      陈翎收回思绪,半分睡意也没有,又觉屋中有些闷热,便披了件衣裳出屋透气。

      但刚出屋中,脚下就滞住。

      他原本以为沈辞已经回屋了,却见苑中的暖亭处。

      沈辞同云娘在一处,沈辞接过云娘递来的汤碗,道了声谢。

      云娘正同沈辞说着话,两人都不由笑了笑。

      沈辞同她在一道时,心中有保留;但同云娘一道时不是,像朋友,也像早前的沈辞同陈翎……

      忽得,云娘目光瞥到她。

      沈辞也余光瞥过。

      陈翎大方上前,反倒不让对方多猜,沈辞目光顿住。

      云娘温和问道,“朱公子,阿念睡了?”

      沈辞并未同云娘说起实情,所以云娘一直唤她朱公子。

      朱是她姨母的姓,她早前同沈辞提起过。

      陈翎仔细看了看对方,温婉娴静,又生得很好看,宜室宜家。

      还同沈辞亲厚。

      陈翎温声,“多谢云姑娘。”

      云娘笑,“哪里的话,小公子很可爱,我喜欢还来不及。朱公子,你同二哥说说话,我去取杯莲子羹。”

      云娘说完,沈辞和陈翎都想唤住她,不用……

      但云娘已经离了苑中。

      忽得,暖亭中就剩了沈辞和陈翎两人。

      四目相视,少许尴尬,陈翎先问起,“你不是在准备明日的东西吗?”

      但他明明同云娘在一处。

      “阿翎。”他忽然唤了称呼。

      乍一听,陈翎一颗心忽然砰砰跳着,脸上却是惯来的波澜不惊,好似并无风浪。

      沈辞欲言又止,“云娘是……”

      陈翎淡声,“你不必告诉我,沈辞,那是你自己的事。”

      沈辞再了解有人不过,奈何道,“云娘是老齐未过门的妻子。”

      陈翎诧异。

      沈辞没有收回目光,继续说完,“老齐同我去边关的第二年,西戎同立城边关起了摩擦。”

      陈翎意外,“你们不是大胜了吗?”

      沈辞也错愕。

      陈翎缄声,她不该在他表现露出她其实什么都知道的端倪……

      但老齐的事,她确实不知晓。

      沈辞仰首靠在石柱上,眸间黯淡,“老齐为了救我,死在乱箭下,我连他的尸首都没带回来。”

      陈翎僵住。

      沈辞眸间氤氲,“他原本年关是要回来成亲的,最后死在边关……我什么都没带回来。”

      陈翎攥紧掌心,她只知道那时候大胜,并不知道那时候所有的事。

      战胜的消息传回京中,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

      军中不少人例行受赏,她也听说沈辞将所有的赏赐散尽。

      沈辞继续,“老齐搭了一条性命,最后,我只带了老齐一件衣裳回梨镇给云娘;这次,他们几个想来看云娘,我才带了他们一道。”

      这才是他带韩关几人一道离开立城的原因,陈翎微讶。

      在来梨镇的路上,怀城生变,这才有了后续的事。

      后续的事,陈翎也都清楚了。

      云娘的脚步声传来,沈辞阖眸,敛了眸间水汽。

      陈翎也鼻尖微红。

      早前不知晓云娘的事还好,眼下,再见云娘的温和娴静,待阿念也亲厚温柔,陈翎心里有些难受。

      “多谢了。”她正好从云娘手中接过小碗。

      云娘笑道,“朱公子你先尝尝,我没放太甜,阿念不喜欢太甜的,二哥也不喜欢。”

      陈翎:“……”

      沈辞:“……”

      原本没怎么关联的两句话放在一处,陈翎和沈辞都顿了顿,既而都朝云娘粉饰太平得笑了笑,都没出声。

      云娘道,“那我先回去了,你们早些歇下,明日还要赶路。”

      陈翎和沈辞都跟着颔首。

      云娘走后,两人在暖亭的石桌旁喝完了各自手中的莲子羹。

      临末,陈翎问,“你手上有地图吗?”

      沈辞应道,“有。”

      “我想看看。”这一路有沈辞在固然好,但她不会,也不能只依靠沈辞。

      她在君王的位置上坐了三年,心中很清楚这个道理。

      “我去取。”沈辞起身。

      暖亭离沈辞的屋中不远,陈翎等了好一会儿,都未见沈辞出来。

      眼下已经夜深,她又不好唤他,便至屋外,不好入内,便轻声道,“沈辞?”

      屋中没有动静。

      陈翎原本没多想,但忽得想起方才见他时,他眼底布满的血丝,一幅疲惫模样。

      陈翎心中一紧,忽然推门入内,却刚好和要出来的沈辞撞上。

      沈辞眼疾手快扶起她。

      他没事,陈翎眸间明显一舒。

      但旁的,陈翎一句都未多提,从他手中接过地图,也避开他的目光,回了自己屋中。

      摊开地图。

      陈翎仔细看着地图上的城池和路线,除却在想绕行阜阳郡途径的线路,也在想途径城池里,哪些是安稳的,哪些不是安稳的?还是其实都不安稳,朝中除了屈光同和付门慈,还有哪些可能是谭进的人?

      除了平安抵达平南,和平南驻军会和之外,还有很多事需要她提前想清楚。

      没遇到沈辞前,她根本没空想。

      眼下,她要开始慢慢布局,谭进将她一军,她也要慢慢还他。

      她不会一直被他追着跑一路,她是天子。

      即便大爷爷不在,她也是。

      ……

      挑灯夜战,陈翎近乎一夜没怎么合眼。

      翌日天明,苑中一早就有嘈杂声传来。

      陈翎昨晚趴在内屋的案几前一面看地图,一面想着事情睡着,眼下还困着,浑浑噩噩的。

      屋外有人扣门。

      陈翎开门,是昨日就在苑中见过的唐五,会叫这个名字,应当是姓唐,又在家中排行老五的缘故。

      她听沈辞几人叫他小五。

      小五一直在边关,这次同沈辞一道回来,还从未见过天子,当下,紧张得有些语无伦次,“陛陛陛……陛下。”

      陈翎看着他,他放下手中的吃食,拱手道,“马上要出发了,将军让给陛下和殿下送些吃的来。”

      小五是几人中最小的一个,只有十四五岁,见到陈翎紧张到不行。

      陈翎不由笑,“你叫小五?”

      小五赶紧行礼,“陛下有事请吩咐。”

      有些紧张,又不怎么懂礼仪,但尽量让自己有礼仪。

      陈翎莞尔,正好朱妈上前,“奴家来给公子和小公子送衣服。”

      陈翎接过,其中一件衣裳还是小厮的,应当还是扮作子华绣坊的小厮一道上路掩人耳目。

      另一件则是阿念的,是件女孩子的衣服……

      等回屋中,阿念也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一幅睡眼惺忪模样,揉着眼睛,唤着父皇。

      方嬷嬷不在,陈翎上前替他换衣服。

      阿念没睡醒,但陈翎替他换衣裳的时候,他也一直不吵不闹,任由陈翎帮他。

      等陈翎给他穿完衣服,他扑在陈翎怀中,赖着要陈翎抱。

      陈翎只得抱起他。

      阿念记得今日要离开梨镇,便趴在陈翎肩头问道,“沈叔叔会同我们一起吗?”

      心中还惦记着沈辞。

      陈翎应是。

      阿念同陈翎道,“昨晚沈叔叔同我一起数星星了!”

      陈翎轻嗯。

      阿念叹道,“我还想同沈叔叔一起数星星,今晚可以数星星吗?”

      陈翎不知道怎么应才好,但见肩膀上的阿念忽然直了身子,“沈叔叔!”

      是从窗户处见到沈辞往这边来。

      陈翎回头,见沈辞上前,“都准备妥当了,走吧。”

      “沈叔叔~”阿念一面招呼,一面张开双手要沈辞抱。

      陈翎没有拒绝。

      沈辞从陈翎手中接过阿念,阿念笑嘻嘻看他,“沈叔叔,今晚还可以一起数星星吗?”

      “当然。”沈辞不假思索。

      阿念开心了。

      沈辞同他道,“殿下,你先去苑中同小五玩一会儿,末将有事寻陛下。”

      阿念听话点头,既而往苑中去寻小五。

      沈辞拿出那张面具,“路上稳妥。”

      陈翎点头。

      他上前,让她在小榻上坐着,同早前结城时一样,仔细替她贴上那幅人.皮面具。

      当时从结城出来,若不是那幅面具,陈翎同谭进照面的时候应当就被谭进认出来了,眼下去平南要绕行整个阜阳郡,小心些总是更好。

      她闭着眼睛,尽量仰首。

      有一瞬间,沈辞微微怔住。

      “好了。”贴过一次,沈辞要快很多。

      陈翎看了看铜镜里,今日仿佛又是另一幅模样……

      等到苑中时,阿念已经同云娘在一处。

      眼下是要去雀城,雀城同梨镇大约一日路程,子华绣坊正好在雀城也有生意,云娘和朱妈可以沿路送他们一程。

      所以阿念同云娘一处,扮作云娘的侄女,同云娘和朱妈在一辆马车中。

      小五和薛超骑马扮作护卫,而沈辞和陈翎还是扮作绣坊的小厮,在另一辆马车中。

      去雀城的要一整日,中途除却喂马饮水,中途大抵不会停留。

      马车中堆积的绸缎比昨日也还要多,还有不少是成品的绣品,都是送去雀城的。

      陈翎昨晚看了许久的地图,眼下,马车中有些颠簸,她也困了,拄着手在一侧小寐着。

      但时间一久,随着颠簸,她的头便慢慢靠向另一侧。

      沈辞肩头。

      沈辞没有动弹,也没有出声。

      她安稳靠在他肩头,均匀的呼吸声亦响起,沈辞原本想唤她,话到嘴边也咽了回去。

      车轮滚滚,前路很长。

      陈翎靠在他肩头,沈辞只能尽量将肩头垫高些,让她靠得舒服些,也不让她觉察。

      他知晓陈翎昨晚一定看了一宿的地图,想了一晚的对策。

      陈翎一直刻苦,也聪明。

      当初在几个皇子中,陈翎虽然最迟在先帝跟前侍奉的,却最得先帝喜欢。先帝对陈翎的喜欢,一度甚至超过太子,也频频感叹,我儿相见恨晚,也因此饮得早前太子太傅的猜忌。

      后来太子薨逝,先帝跳过陈翎头上的两个哥哥,立了当时在京中没有任何世家背景的陈翎为王储,可见先帝对陈翎的喜欢。

      立储之事,引起了陈宪和陈远心中的不安与不满。

      玉山猎场之事,就是陈宪和陈远心有不甘为拉陈翎下马而不择手段,在陈翎的酒水中动了手脚。

      东宫与天子妃嫔在秋猎时行淫.乱之事被发现,陈翎大逆不道的罪名便被坐实。

      不说陈翎的东宫之位,就连陈翎的性命也都难保。

      后来玉山猎场出事,陈翎将他赶出东宫。

      沈家和东宫都避免了因他之事受牵连。

      陈翎也有手段,将此事遮掩了过去。

      他不知陈翎在其中做了什么,但听闻先帝那段时日对陈宪和陈远两个皇子大失所望。后来朝中有传闻,说东宫在玉山猎场受了惊吓,大病一场。

      先帝让陈翎去行宫将养了好几月的时间。

      陈翎从行宫养病回来的时候,身边却带回了一个小皇孙。

      先帝膝下没有皇孙,小皇孙便是皇长孙。

      小皇孙深受先帝喜欢,也让朝中原本担心东宫这趟离京太久,地位是否稳固的朝臣彻底看明白,东宫才是手段最厉害的一个。

      后来先帝驾崩,东宫登基。

      陈宪和陈远也先后做过无谓之争,但最后,都是陈翎一步步在朝中肃清异敌,巩固权势,成为朝中勤于政事的明君。

      如今天下太平盛世,国富民安,没人会料到谭王谋逆。

      谭王,才是那条在暗处潜藏了很久的毒蛇……

      眼下,陈翎已经靠在他身侧睡了。

      他轻声,无需让对方听道,“阿翎,我们会平安抵达平南的。”

      ***

      马车缓缓停下,陈翎慢慢睁眼,发现自己刚才一直是靠在沈辞肩头入睡的。

      陈翎的瞌睡蓦地醒了,也坐直身子,看向他的时候仿佛心底藏了担心,眼中也有稍许罕见的慌乱,并不明显。

      “歇歇脚吧。”沈辞正准备起身,小五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紧声道,“头儿,有驻军搜查了,小心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太晚了,555555~先发~明天再捉虫
    这两天事情太多了
    大家等等我
    预计周末入V,届时有爆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