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8

      我那掷地有声的一句“负心汉”把整个圣龙口震得不轻,别惜楼连脸上的巴掌印都不在意了,只是不敢置信地问我道:“你叫我什么?”
      
      我正打算重复一遍,耳边忽闻一道轻微的风声,随即便感到腰间一麻,我眼前猛地一黑,整个人便控制不住地往前栽了下去。
      
      我在彻底失去意识前恶狠狠的想着,静涛君你真是好样的,我要是脸着地毁了容,咱两之间的梁子可就结大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摸了摸脸,还好触手之处仍旧光滑细腻,看样子在我栽倒时有人接住了我,避免了我毁容的危险。
      
      放心之后我才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间布局简洁但家具一应俱全的屋子,想来应该是圣龙口的客房。
      
      我刚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就有人轻轻敲响了我的房门:“姑娘醒了吗?”
      
      我应道:“醒了。”
      
      “那我便进来了。”
      “好。”
      
      一名穿着白底紫纹道袍、长相清秀的姑娘推门而入:“我已经为姑娘准备好了热水沐浴,请姑娘跟我来。”
      
      “……好,多谢。”
      我不知道在我昏迷期间静涛君究竟和他们说了什么,但他们忽然之间对我这么礼待有加,难不成静涛君承认了他“负心汉”的身份?
      
      看他现在的样子,似乎在圣龙口混得还不错,整个人越发显得仙风道骨了。
      
      “姑娘,这里面就是浴池了,换洗的衣物我也已经为你放在了里面,还有什么需要的你叫一声便是,我会守在门口,你不用担心。”
      
      我现在可以确定静涛君是混得确实不错了。
      
      我沐浴完毕,发现那姑娘竟然给我准备了一身蓝色的女子道袍,上面用银色的丝线勾勒出了水波一样的纹路,看着和静涛君身上的那一套竟然有些相似。
      
      ……情侣装?
      
      我嘴角抽了抽,但看了一眼我那换下来的长裙上的灰尘与血迹,还是将这身道袍套了上去。
      
      我推开门,那姑娘确实一直守在门口,见我出来后,她对我温柔一笑:“婪音姑娘,副道主正在观雨亭等你,请随我来。”
      
      副道主?不会是静涛君吧……
      
      圣龙口的领导者被称作道主,副道主可是妥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啊,静涛君这家伙有这么厉害?
      
      不能怪我不相信,我和他认识的时候,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凭着一张好看的脸满嘴忽悠人的神棍。
      偏偏我就吃他那一套,只能说,美色误人,害我不浅。
      
      “到了,姑娘你再往前走走就是听雨亭了,副道主就在里面,我就先告退了。”
      “嗯。”
      
      我一路上无视那些偷偷打量我的道生们,直接走进了眼前有着曲折的回廊。
      
      在我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我确实看到了一座典雅的亭子,里面一道蓝色的身影正在焚香煮茶。
      
      “婪音,坐。”
      
      他隔着缭绕蒸腾的烟雾与水汽冲我微微一笑,霎时万籁俱寂,云淡风轻。
      
      我真是败给他了,他总是知道怎么对付我。明明我对他当初的不告而别还心有怨言,但此时看着他湛蓝色的眼中那抹清浅的笑意,再大的火都发不起来了。
      
      我在他对面坐下,他抬手给我添了一杯茶,碧色的茶水衬着素白的杯壁分外好看。
      
      静涛君首先开口道:“你不该来圣龙口,起码不该在这时候来。”
      
      我端起茶杯晃了晃,哼道:“你以为我想来吗,还不是被你们的人强行带来的。”
      
      静涛君低头抿了口茶:“你的事情我听别惜楼他们说了,神儒玄章似乎对你并不起作用。”
      
      我嗤笑道:“你怎么知道对我不起作用?说不定只是还没到发作的时候。”
      
      静涛君轻轻笑了一声:“音音,你不明白神儒玄章的可怕,被神儒玄章影响到的人,他人任何一个微小的错误在被影响者眼中都是不可原谅的,如果你真的受了影响,你现在不可能坐在我面前和我好好说话,而是早就把那一杯茶泼我脸上了……现在就别泼了,你泼不到我的。”
      
      被他发现了我的企图,我只得一脸悻悻的放下了杯子。
      
      “行,那我们现在就来算一算旧账。”我慢吞吞地问道,“你当初答应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就是为了我的七彩龙鱼?”
      
      “是,也不是。”静涛君看着我,声音低了几分,“如果只是为了七彩龙鱼,我大可选择其他方法从你手中换取它,没必要特意欺骗你的感情。”
      
      我盯着他的眼睛,那眼神清澈明亮,我相信他没说谎:“那你后来为什么不告而别?还带走了我的七彩龙鱼。”
      
      “七彩龙鱼并非是我带走的,而是它自己突然离开,我不过是跟着追踪而去。”静涛君轻声解释道,“而且,我离开前有给你留过一封信。”
      “后来我回来的时候,你的邻居告诉我,你已经搬家了。”
      
      “信?”我纳闷道,“你放哪儿了?”
      
      “你的书房。”
      
      我顿时一言难尽的看着他。
      
      静涛君看着我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你的书房只是个摆设吗?”
      
      “……这倒也不是。”我咳了一声,“只是我的书房曾经走水过一次,所以……你的信我并没有看到。”
      
      “既然这都是个误会,稍后我会跟你们圣龙口的人解释清楚你并没有欠我什么。”我一脸诚恳地说道,“免得你的声誉因我受损,之后我会离开,从此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你做你的副道主,我当我的老板娘,咱们江湖不见。”
      
      “这恐怕不行。”静涛君含笑看我,“一开始我未主动与你相认就是不想你卷入圣龙口的争斗之内,如今圣龙口情势复杂,你已经进入了天道主的视线,若你此时离开,我没法护你,而且……”
      他悠悠道:“静涛君并未答应过你同意分手,所以音音想要桥归桥路归路与我撇清关系,只怕行不通。”
      
      我说:“在你之后我又有了新的男朋友,这样也没关系吗?”
      
      “哦?”静涛君道,“没关系,分了便是,反正这种事儿音音最擅长了,不是么?”
      
      “……”
      我感觉自己好像受到了冒犯。
      
      我一时无言,静涛君则又为我添了杯茶。
      
      我觉得我得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做,于是和他说了句“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便起身就走,但就在我准备走下听雨亭阶梯的时候,膝盖却感觉被什么东西击中,然后猛地一软,我整个人就朝前扑了下去。
      
      静涛君你搞什么鬼?!
      
      千钧一发之际,静涛君在我身后拉住了我的手腕,然后他一个用力,我便回身被他拉进了怀里。
      此时我们离得极近,我感觉只要一抬头就能亲到他的下巴。
      
      静涛君一只手还握着我的手腕,另一只手则顺势揽住了我的腰,我眉头一跳正要说话,他却低头形成了一个拥抱的姿势,并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不要动,天道主的人还在看着我们。”
      
      于是我将话又憋回了肚子里,我无意间侧头看到了我们水中的倒影,亲昵得就像是一对恋人。
      
      但我知道这不过是假象,就像这个倒影一样,随便一碰就会碎了。
      
      “好了,他们走了。”片刻后,静涛君松开了我。
      
      我后退一步站稳后问他:“你不是副道主吗?怎么感觉你和天道主之间彼此并不信任呢?”
      
      “因为静涛君承认的道主始终只有一人,那就是青阳子。”静涛君淡淡道,“而这一点,天道主也清楚。”
      
      所以当初明明是青阳子在与天道主决斗,可天道主胜出之后却是选了静涛君做副道主,而青阳子则是辅助静涛君,想必就是打着收服静涛君以及离间两人关系的念头吧。
      
      我表示不是很懂你们男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静涛君打量着我道:“天道主或许心怀不轨,但他的眼光确实不错,起码为你准备的这件道袍挺适合你,穿起来很不错。”
      
      我毫不谦虚道:“毕竟人长得美,自然穿什么都好看。”
      
      静涛君失笑道:“是。”
      
      之后我就这么在圣龙口住了下来,不得不说天道主为了静涛君还真是煞费苦心,偶尔竟然还会屈尊降贵与我这么一个小老百姓聊天,虽然聊的内容大多是我怎么和静涛君认识的,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云云。
      
      我不得不承认静涛君是对的,若我在圣龙口没有这一层与他的关系,天道主不会对我这么客气。而且看他那看向我时幽深的眼神,若是没有静涛君,他恐怕早就用各种方法来测试我与那往生无相塔之间的关系,以及我为何可以免疫神儒玄章的影响了。
      
      青阳子与天道主不同,他看起来是真的将我当成了静涛君的人,言辞间从未有过试探,也没试图从我这里打探什么。而且面对天道主时不时的刁难,他也一直进退有度,没让对方抓到可以借题发挥的机会。
      
      圣龙口的道生们也从每天都会用新奇的眼光打量我逐渐变成了见怪不怪,期间我还认识了一个叫做豁青云的小帅哥,他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姑娘,不时来向我咨询姑娘家都喜欢什么礼物和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我思考片刻后回答他:“长得好看的。”
      豁青云:“……就这样?”
      
      我郑重点头:“对啊,不然你觉得我当初为什么会看上静涛君?”
      豁青云:“……难道不是因为副道主的才华吗?”
      
      我“哈”了一声:“什么才华?装神弄鬼的才华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说我即将有血光之灾,要不是见他长得好看,我当时就会让他知道,我会不会有血光之灾我不确定,但他马上就要有血光之灾了。”
      豁青云忍不住问道:“那你遇到血光之灾了吗?”
      
      我沉默了一下:“……回去之后我就发现我的裙子上……反正我觉得,静涛君以后要是当不了神棍,当个妇科大夫也是能养活自己的。”
      豁青云一脸懵:“婪音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一脸欣慰的看着他:“小孩子别问这么多。”
      豁青云:“……”
      
      至于其他人,默如渊倒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别惜楼却总是时不时就来刺我两句,无外乎“静涛君怎么会看上你这样一个空有其表的普通女人”“静涛君是这么一个肤浅的人吗”以及“你除了会做吃的就不会别的了吗”等等。
      前面的话我权当他在夸我长得好看了,至于最后那句,他要是每次不把我做的甜点都吃光的话,嘲讽力度可能还会大一些。
      
      日子就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了,我觉得每天听听静涛君给我弹琴,时不时围观两个派系之间掐架斗嘴还是挺有意思的。
      
      然而天道主可不想这么“岁月静好”下去,他自从赢了青阳子之后整个人都膨胀了,竟然大手一挥,准备一统佛道儒三教,成为三教首领,带领三教对抗越来越多的异魔者。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想成为三教之首,也不看看佛门和儒门答不答应。
      
      于是天道主打算先礼后兵,先与佛门与儒门现今的主事者来个三方会谈,要是谈崩了再用武力强行让他们归顺道门。
      
      我本来以为这没我什么事儿,我只需要在圣龙口等他们回来就好,结果被天道主一句“婪音姑娘既然是静涛的内人,如今便也算我圣龙口之人,此番行动,自然也该一同前往才是。”给带了出来。
      
      嘴上说的这么好听,还不就是怕我趁着圣龙口没什么人的时候跑了,到时候他少了一个可以牵制静涛君的筹码吗。
      
      而此次前往谈判,圣龙口兵分三路,天道主以“你在会让静涛分心”为由,将我分到了别惜楼与豁青云那一路,绕路儒门后方,阻断对方撤退的后路。
      
      路上我听到别惜楼谈论着现今佛儒两门的主事者,佛门的主事者乃是天佛断罪岩的罪佛·赦无心,而儒门的主事者则是文风谷掌门、现任德风古道代理主事,夏承凛。
      
      听到那个名字我不由一愣,打断他道:“你刚说儒门现在的主事者是谁?”
      
      别惜楼莫名其妙道:“夏掌门夏承凛啊,怎么,你认识他?”
      
      我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这何止是认识,我和他简直关系匪浅啊。
      
      别惜楼不信:“哈?你认识静涛君就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你现在告诉我你还认识夏掌门,你逗谁呢?”
      
      “我也希望我是在逗你。”我幽幽道:“不瞒你说,我和他之间关系有些复杂,等会儿要是遇到了他,请你千万别让他注意到我。”
      
      别惜楼看了看我的表情,纳闷道:“复杂?有多复杂?”
      
      我沉默了一下:“前前男友算不算?”
      别惜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别惜楼:静涛君辛苦了,就是你头上似乎有点绿。
    婪音:其他前男友都没说什么,就你话多!
    ……
    各位小可爱,最后的大长章奉上,之后我要开始备考,所以只能暂时先和你们告别一段时间啦。
    (小声:看书刷题之余我要是有时间也会码码字,但在考完试之前更新时间我就不能保证了。)
    放心我会填坑的!希望到时候你们还在!
    就酱紫,爱你们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