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7

      白少棠已经带着还在昏迷之中的白秋枫回去了,秦假仙也跟了过去,而莫召奴则动身回了他的心筑情巢。
      
      不得不说,莫召奴是一个很令人舒服的人。他明知我对他态度有异,却并未选择追问,倒免了我绞尽脑汁想理由的功夫。
      
      如果我没有从莫召奴的身上看到狱婪的影子,那我一定很乐意和他交个朋友。
      
      然而可惜狱婪牵扯到的事情实在太大,我可不想因他而走进三教的视野之中。
      毕竟强大如狱婪都被关进了无间地狱,我作为一个和他有关系的弱女子,拿什么去和三教抗衡?拿头抗吗?
      我的头又不铁。
      
      我一边想着一边很快就收拾好了行李,最后看了一眼住了快五年的小院,便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我要带走的东西其实并不多,除了一支玉笛,一块可以去任意一个天下钱庄取钱的身份名牌,就只剩几件衣服罢了。
      
      搬家并不是我临时起意,在我见到问奈何之后我其实就已经有了这个念头。
      
      我倒也不是为了躲问奈何,因为我知道,如果他真的想找我,不管我在哪里,以他的能力总会找到我的。
      
      而我之所以想搬家,一是因为他的出现代表风波将近,二是因为荧祸。通过之前他对荧祸的态度,他绝对做得出用我来威胁荧祸这种事儿。
      
      综上所述,我选择直接换一个居住地。
      
      我将房契和店铺都友情价卖给了邻居,又请店铺旁的徐娘子替我给荧祸转交一封信。
      
      信不长,就十个字:“苦境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简洁明了又意味深长,简直完美。
      
      鉴于上次离开时发生的意外事故,我这次离开没有再租马车,而是选择了和外来的商队搭一个顺风车。
      
      商队有十多个人,苦境那么大,总不至于每次意外都叫我给碰上吧?那时的我是这么乐观的想着的,然而事实上,人倒霉的时候,真的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所以当地面开始发生剧烈抖动的时候,我竟莫名生出一种“该来的果然还是会来”的感慨。
      
      “怎么回事儿?”
      “发生了什么?”
      
      “大家不要慌,先聚集在一起围住各自的马车,冷静!”商队领头镇定自若地指挥着众人,不愧是领队,果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
      
      地面仍旧在持续震动,马匹不安地来回踏着步,鼻子里不时喷出白气。
      
      忽然有人颤抖着声音道:“那、那是什么……”
      
      我们跟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远处一座高塔缓缓破土而出,就像一只巨大的竹笋,先是塔尖,然后是塔身,最后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就是一座数十丈高的灰色巨塔。
      
      众人还来不及惊叹,就听到一阵奇异的琴声从那巨塔之中传了出来。
      
      原本微弱的琴声通过巨塔的增幅,扩大了不知多少倍,我几乎可以看见那琴声形成的音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看着那巨塔顿觉不妙,正想提醒大家捂住耳朵,然而已经晚了。
      
      所有人都愣愣望着那座巨塔,面上的表情逐渐变成了如出一辙的平静。
      平静得令我毛骨悚然。
      
      不知是谁先动的手,眨眼间商队的人就抽出了用来防身的武器战成了一团,期间有鲜红的血液溅到了我的脸上。最可怕的是,他们面对自己熟悉的朋友竟然也毫不手软,砍下对方肢体的时候仍是一脸的平静。
      
      他们不像是中了邪,倒像是瞬间被洗了脑。
      
      我趁他们打成一团的时候赶紧躲进了一旁的树后,直到最后一人也倒下时才慢吞吞走了出来。此时现场已经只剩我一个活人了,整个商队已经自相残杀至全军覆没。
      
      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始低头检查尸体,发现他们至死都表情平静。
      
      那一阵琴声究竟是什么?竟然可以瞬间把一群正常人变成这个样子?
      
      “咦,在往生无相塔弹奏完神儒玄章之后竟然还有活人。”
      
      我身后忽然传出一道声音,我寻声看过去,发现是两个长相俊俏的年轻人。
      说话的是其中红衣红发、手持折扇的青年,他看着我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兴味。而另一人则是黑衣黑发,腰佩长刀,表情有些冷漠的青年。
      
      “我们抵抗神儒玄章尚且艰难,她看起来竟然丝毫不受影响。”红衣青年对黑衣青年说道,“要么她与往生无相塔有所关系,要么就是她自身比较特殊,我们不如将她带回去给天道主看看?”
      
      黑衣青年道:“随你。”
      
      两人自说自话,完全没考虑过问一下我的意见。
      
      识时务者为俊杰,巧的是我向来很识时务,在明显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硬碰硬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
      
      因此我并未试图逃跑,而是举起手道:“两位少侠,让我跟你们走可以,但是能不能先告诉我,你们说的往生无相塔和神儒玄章是什么东西?”
      
      “你倒是冷静,告诉你也无妨。”红衣青年道,“你眼前的那座巨塔就是往生无相塔,从塔里传出来的琴声就是神儒玄章,而被神儒玄章影响的人会舍弃本身的种种欲望,他们看待问题只分对错,不看因果。”
      
      乍听之下,这神儒玄章似乎是个好东西,毕竟若世人没那么多欲望,彼此之间的争端也会少很多,但深思之后却是令人细思极恐。
      
      欲望也分好坏,通常其表现方式也能体现出一个人的人性特点,可若是一个人没有了人性,那“人”还能称之为“人”吗?
      
      所以神儒玄章留不得!
      
      路上我知道了这两人来自圣龙口,其中红衣青年叫别惜楼,黑衣青年叫默如渊,他们是圣龙口内天道主那一派系的人。
      
      我先前在旅店老板口中曾得知,圣龙口内有两伙人在争夺道门的领导权,其中一方以青阳子为首,另一方则是以天道主为首。
      而就在不久前,两方人的争斗有了结果,天道主胜了青阳子,正式成为了道门之首。
      
      来到圣龙口,别惜楼直接将我这个“嫌疑犯”暂时关进了牢房,然后就带着默如渊不见了。我猜他应该是先去找天道主汇报情况,之后才会提审我。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是往生无相塔还是神儒玄章,本来就和我无关。而且道门向来是正道的中流砥柱,想来不会做出屈打成招的事情,因此我并未太过担心。
      
      不知过了多久,别惜楼再次来到了我的面前。
      
      然而他没有说话,反倒是对着我结起了手印。
      别惜楼对着我捏的那几个手印我有些眼熟,似乎是幻术的结印手法,看来他打算通过幻术来探我的底。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我,婪音,对一切幻术免疫。
      嘻嘻。
      
      不过我可不会让他知道这一点,所以我配合他做出了精神恍惚的神态,然后在他结束结印,一脸自信看向我的时候,我的表情在经历了“茫然、震惊、不敢置信”之后呆呆的望着他:“是你……”
      
      别惜楼笑得温柔:“是我,阿音。”
      
      我说:“我是在做梦吗?还是真的是你?”
      
      “当然不是梦。”别惜楼牵起我的手,带着我就往外走,“我回来了阿音,你看,这里不还是你熟悉的地方吗?”
      
      敢带我离开牢房,看来在他幻术里我应该是看不见其他人的。
      
      别惜楼带着我来到一个宽阔的道场,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然而我的目光却在扫过人群时微微一凝,被其中一个身影刺痛了眼睛。
      
      那是个头戴道冠,手握佛尘,蓝衣蓝发的年轻道人。
      山水作他眉眼,月光凝他神魂。他眼眸流转之间,只见云消雾散,月朗风清,无边风月都动心。
      
      可惜就算他长得再美,也浇灭不了我看见他时心底熊熊燃烧着的怒火。
      
      然而我的表情却是无比平静。
      
      好哇!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人可不正是那个借着这张好脸卷了我的七彩龙鱼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前前前男友,渊亭无迹·静涛君吗?!
      
      他明显也看到了我,但他不过微微一愣,下一秒就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
      
      好,很好,好得很,静涛君你给我等着。
      
      别惜楼此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他自以为很隐晦地给周围的人打了个眼色,然后所有人的目光就随之凝聚到了我的身上。
      
      静涛君也看了过来。
      
      别惜楼:“阿音,我不在的日子,你有没有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恍若未闻,反而指着静涛君那个方向对他道:“你还记得这片荷花池吗?我曾在里面养了一条非常可爱的小宠物。”
      
      别惜楼的表情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微笑着点头道:“当然记得。”
      
      “既然你还记得,那么……”我转头抚上他的脸,上一秒还笑得温柔,下一秒就骤然冷了脸色,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给了他一记耳光。
      
      别惜楼蓦地睁大了眼睛,显然被我这一耳光给打懵了,然而在他露出怒色和杀意的时候我却用更为愤怒的神色和语气高声叱问道:“你个负心汉还有什么脸面敢回来找我?!嗯?渊亭无迹·静涛君!”
      
      别惜楼:“……”
      天道主:“……”
      
      静涛君:“……”
      青阳子:“……”
      
      圣龙口众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众人表情:
    别惜楼:∑( ̄□ ̄;)
    天道主:(°ο°)
    静涛君:=。=
    青阳子:=口=
    圣龙口众人:Σ(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