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2

      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打开了店门,门口那抹紫色的身影看得我下意识把门又给关上了。
      
      “老板娘。”门口传来小煞星疑惑的声音,“你这是做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又重新打开了店门。
      
      “没事。”我强忍着眼泪说道,“我就是锻炼锻炼手臂肌肉。”
      
      荧祸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然后开始帮我整理店内摆放糕点的食盒。
      
      “阿音,这小兄弟你是从哪儿找来的?”隔壁帮人做衣服的徐娘子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道,“这脸长得可真俊呐。”
      
      我看着她含羞带怯的小脸,忍不住道:“徐娘子,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徐娘子的小脸更红了:“你干嘛这么直接,人家就是问问。”
      
      我不禁对她肃然起敬:“想和他好其实也很简单。”
      
      徐娘子虚心请教:“怎么说?”
      
      我说:“你过去跟他说,‘荧祸,我能尝一尝你做的饼干吗?’只要你吃完他做的饼干还能笑着夸他手艺棒,保证他以后看到你都是和颜悦色喜气洋洋。”
      
      “这么简单?”徐娘子狐疑道,“阿音妹妹,你可别诓我。”
      
      “哪儿能呢!”我就差对天发誓了,“你不信去试试就知道了,我们做了这么久的邻居,我还能骗你不成?”
      
      徐娘子半信半疑的去了。
      
      我等了片刻,徐娘子铁青着脸,脚步发飘地走了回来。
      
      我迎上去,一脸期待:“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徐娘子泪流满面:“荧祸小哥是个好人,是我配不上他……呕……水……快给我倒杯水……”
      
      我:“……”
      
      不愧是荧祸牌小饼干,杀伤力恐怖如斯。
      
      我生活的小镇不大,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都十分熟悉。
      我的糕点铺向来生意很好,但自从荧祸来了以后,我的生意更加火爆了,收入比以前起码翻了五倍。这一点从每天偷偷摸摸在店外偷看荧祸的那些小媳妇儿小姑娘,甚至是大妈大婶的数量上可窥一斑。
      
      看在他让我财源滚滚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他用饼干荼毒我的味蕾这事儿了。
      
      “老板娘。”熟悉的冷淡声音响起,我抬头看过去,荧祸今天还没出现,倒是白少棠提着一个小竹篮站在店外,表情带着些微的疑惑。
      
      周围本来等着荧祸出现的姑娘们偷偷看了他好几眼,不时低头接耳的交流着什么。
      
      “少棠,好久不见。”我朝他挥了挥手,“站那么远干嘛?快进来,我最近又研制了新的糕点,你快带一些回去给秋枫尝尝。”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来,旁边的小姑娘微红着脸给他让了让位置。
      
      我心里轻叹一声,真是蓝颜祸水呀。
      
      比起荧祸精致如同女子般的长相,白少棠犹如一块美玉,外表温文尔雅,配上他现今的冷漠气质,对女子的吸引力简直成倍增加。
      
      我一边给他打包着糕点,一边奇怪道:“少棠,你最近很忙吗?我感觉好久没见你了。”
      
      “嗯。”他顿了顿,解释道,“秋枫又发病了,我去给她找大夫。”
      
      “什么?”我吃了一惊,连忙问他,“大夫找到了吗?他怎么说?”
      
      “他说可以治,只是比较麻烦。”白少棠接过我递给他的糕点放进竹篮内,“我会治好她的。”
      
      “哪里麻烦?是药钱不够还是药材难寻?要是有需要我帮忙的,你千万不要客气。”我说,“我开铺子这么多年,钱存了一些,你要是缺钱我可以借给你,你以后慢慢还我就是了,秋枫的病耽误不得。”
      
      “多谢。”白少棠深深看了我一眼,“不是钱的问题,是缺少主药。”
      
      我问他:“需要什么药?”
      
      白少棠摇了摇头:“这是我的事,我会处理。”
      
      他既然不愿细说,想来那味药应是非常特殊,不好让别人知道,我便点了点头没再追问。
      
      他说:“我先走了。”
      
      “好。”我叮嘱道,“路上小心。”
      
      他点点头,转身出了铺子,却在门口与荧祸四目相对。
      
      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就在下一秒互相错身而过。
      
      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他们之间好像在互相警惕?
      
      我有些纳闷,但马上就把这个念头甩了出去。
      怎么可能嘛,荧祸是魔,而且武力值看起来还不低的样子。而白少棠不过是个文弱书生,十个他都不够荧祸一个人打的,怎么可能和荧祸势均力敌。
      
      嗯,所以肯定是我看错了。
      
      荧祸一边准备着做糕点的面粉,一边漫不经心地问道:“刚才那个人是谁?”
      
      “谁?”我愣了一下,想了想说,“你是说白少棠吗?”
      
      见他点头,我便将这对兄妹的情况大体给他说了一遍,荧祸听完默不作声,最后只道:“你多少长点心,离那个白少棠远一点。”
      
      我:“???”
      小老弟你这啥意思啊?人家少棠肤白貌美大长腿,懂事贤惠话不多,要不是我不好他那个类型,早就努力争取当上白秋枫的嫂子了好吗!
      
      当然这话我是不敢跟小煞星说的,只当做他对白少棠美貌的警惕,毕竟这条街上只能有一个最靓的仔。
      
      “明天开始我先不过来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注意着点。”荧祸的语气是难得的严肃,“最近异魔者的数量增多了,你别随便见到什么人就滥好心,你遇见的是人不是人还不一定。”
      
      啧,这小煞星最后还不忘抹黑一把白少棠。
      
      我:“……知道了。”
      虽然不知道异魔者是个什么玩意儿,但听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小煞星的表情难得这么严肃,我当然不会和他反着来。
      
      见我把他的话听了进去,荧祸的表情柔和了几分,我忍不住问道:“不过你为什么不来了呀?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唉,荧祸要是不来,我的生意会少好多。
      
      我忽然睁大眼睛:“你别不是惹事儿了吧?”我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你是不是杀了人?杀了谁?道门儒门还是佛门?正道大侠们要来杀你为民除害了?”
      
      荧祸和面的动作一顿,然后转头朝我看过来,声音变得很轻:“我要是杀了人又怎样?”你要帮他们对付我吗?
      
      我没接收到他的未尽之意,反而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忍不住按住他的肩膀摇晃道:“你杀了谁?!那个人来头大不大?尸体呢?埋了吗?埋在了哪里?不不不,埋了也不保险,还是把尸体烧了吧!对,烧了,这样才能死无对证,只要他们拿不出证据,就不能拿你怎么样!”
      
      没办法,我就是一俗人,荧祸虽然在一开始确实吓唬过我,但后来他对我其实还是挺好的。明知道我故意拿他当门面吸引生意也没对我怎么样,怎么看都是个面冷心热的傲娇家伙。
      这样的一个魔,我怎么可能让他出事呢?
      
      荧祸微微睁大了眼睛:“你……”
      
      “别你你你我我我的了,快带我去看看尸体啊!”我打断他的话,急声催促道。
      
      “……我没杀人。”荧祸拍开我的手,转过身继续和面,“是一个以前认识的家伙来找我了,要是让他知道你,你会很危险。”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而且就算我真的杀了人,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他还挺自信。
      
      不过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松了口气,没杀人就好,虽然我对尸体已经司空见惯,但每次见到死人还是挺不舒服的。
      
      仔细算来,不知不觉间我和荧祸认识也快一年了,他做饼干的手艺还是没什么长进。而且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明明糕点种类那么多,他就是死扒着饼干不放手。
      每次见他将手伸向烤炉,我都替饼干感到心疼,饼干还是个孩子,求你放过它吧。
      
      次日上午,荧祸果然没有来。
      
      我检查了一下店里的储备,发现制作糕点的材料不多了,因此我打算刚好趁机去隔壁的小镇买一些材料。
      
      我与隔壁的邻居们打过招呼,要是我不在的期间荧祸回来了,麻烦他们替我跟他解释一声,免得他担心。
      虽然他不见得会担心就是了。
      
      唉,说来惭愧,这么久了我都没问过荧祸住在哪里,毕竟每次都是他来店里找我,我也就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给他送封信也不知道地址,只能麻烦邻居们了,不过我想,见到荧祸的话,徐娘子应该会很高兴,说不定我能意外当一次红娘呢。
      
      于是当天我便没再开店,而是收拾了一下行李,便租了辆马车朝隔壁的小镇驶去。
      
      哒哒哒——
      
      车夫平稳地驾驶着马车,伴随着清脆的马蹄声,我坐在车内昏昏欲睡。
      
      轰——
      
      突然平地一声巨响,可怖的爆炸声将我从半醒半睡之间猛地惊醒,我按着狂跳不已的心脏,哆哆嗦嗦地开口道:“怎、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车夫同样颤抖着回答道:“婪老板,前前前前面好像有人打起来了……”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当机立断道:“别过去,我们掉头绕路!”
      
      珍爱生命,远离斗殴。
      按照那些江湖人的打斗级别,像我们这种普通人随便蹭一下都是非死即伤,我可不想遭受无妄之灾。
      
      “好像来不及了……”车夫哭丧着声音回我道,“他们朝我们这边打过来了,速度太快,我……呃……”
      
      车夫忽然没声了。
      
      我坐在车内心如擂鼓,扶着车壁的手在微微颤抖。
      
      外面一片死寂,但不知为何,我能感觉得到有人就在马车外面,正隔着一扇薄薄的车门与我对视。
      
      不知过了多久,一只苍白修长,宛若书生般的手轻轻拉开了车门。
      
      在我僵硬的视线中,一张熟悉的早就死去的面孔映入了我的眼内。只见他面若朗月清辉,笑似春风入怀,眉心一抹殷红的刻痕,可谓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他说:“婪音,好久不见。”顿了顿,又意味深长地补充道,“我的……女朋友。”
      
      我:“……”
      卧了个大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