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6

      我被问奈何变相的软禁在了往生无相塔,除了偶尔能看到那个蓝衣蒙面人外,再也没见到过其他人。而问奈何与他谈论事情的时候从没避讳过我,因此我虽然身处塔内,但对武林中发生的事情却也知道一二。
      
      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我对于神出鬼没的蓝衣蒙面人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塔内的环境一向昏暗,我也不知在这个地方待了多久,无聊之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和那蓝衣蒙面人搭话了。由于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又总是这副捂得密不透风的蓝衣蒙面的造型,我干脆就叫他“蓝先生”,而他也没有说什么,默认了这个称呼。
      
      “蓝先生,你和问奈何是怎么认识的?”我实在很难想象以问奈何的骄傲竟然会有朋友,他不应该独自美丽吗?
      
      蓝衣人淡淡道:“因缘际会,志趣相投。”
      
      我:“……”
      这和废话有什么区别?多说两句话你是会死吗?
      
      我继续和他搭话,免得冷场:“蓝先生,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么认识的问奈何吗?”
      
      蓝衣人:“不想。”
      我:“不,你想。”
      
      蓝衣人终于看了我一眼,好脾气道:“那敢问姑娘是怎么认识的问奈何?”
      
      我说:“年少无知,美色误人。”
      他说:“姑娘倒是坦荡。”
      
      “害,这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我摊了摊手,“要不是因为问奈何有一副好皮囊,我当初也不会被他骗了,谁知道这美人皮下藏着这么可怕的一个灵魂呢。”
      
      说完我忽然想到了静涛君、夏承凛和狱婪他们,沉痛补充道:“谁让我是个俗人,看不见有趣的灵魂,只看得见好看的皮囊。”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蓝衣人看着我的眼睛里似乎掠过了一丝笑意。
      
      “说起来,蓝先生……”我忽然凑近他只露出一双眼睛的脸,若有所思道,“你看起来,莫名眼熟呢。”
      
      他巍然不动,没有因为我的突然靠近而做出任何动作:“是么,可能因为我长得太大众了吧。”
      
      “诶,先生太妄自菲薄了。”我缩回身子,看着他笑盈盈道,“都说美人在骨不在皮,我想,凭蓝先生的气质,怎么也不可能泯然众人,摘下面罩,你一定是人群中最靓的仔。”
      
      他低低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此次闲聊过后,我有一段时间没再见过他,问奈何倒是回来过两次,只是周身围绕着一股低气压,似乎计划进行得颇为不顺。
      
      我虽然好奇是谁让他吃了瘪,但并不打算主动询问,我可不想自找麻烦。
      
      “吼——”
      
      在塔内早已不知今夕何夕的我在某日忽然听到了一声嘹亮的龙吟声,惊得我一抖,手中的茶杯就被我“擦咔”一声不小心给捏碎了。
      
      龙吟过后是一道令我十分耳熟的声音:
      “夜风!”
      
      我猛地站了起来,眼睛发亮。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云忘归!!!
      
      我连忙冲出去大声呼喊道:“云司卫!是你吗云司卫!”
      
      那个声音顿了一下,迟疑着回应道:“婪音姑娘?”
      
      “对对对,是我!”我不由大喜,差点喜极而泣,“我被关在这里好久了,云司卫你能不能带我一起离开这里啊!”
      
      “好,你待在原地别动,我这就过来找你。”云忘归并没有问我为什么会在这,反而慢慢循着我的声音找了过来。
      
      当他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见到熟人的激动让我忍不住直接扑了过去并紧紧搂住了他的腰。
      
      云忘归在被我抱住的瞬间身体骤然紧绷,但随后就放松了下来。他抬起手拍了拍我的背,声音温和充满了安抚:“没事了没事了,你别怕,我这就带你离开。”
      
      我使劲儿点了点头。
      
      “不过……”他无奈道,“你先松手,你这样我不好带你出去。”
      
      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抱歉,我就是太激动了。”我干笑一声松开手臂,一抬头对上青年微挑的眉毛和带着笑意的紫瞳,不禁老脸一红,“云司卫,我不是故意占你便宜的。”
      
      “分明是你吃亏才是。”云忘归打趣了我一句,然后正色道,“此地不宜久留,找到夜风之后我们马上就走。”
      
      我点了点头。
      
      夜风我知道,那是一只小肥龙,听说还是稀有品种,叫什么狱龙。
      
      云忘归走在我前面,我紧紧跟在他身后,听到他不停地大声叫着它的名字。
      
      “夜风——”
      “夜风——”
      
      “吼——”
      
      不远处扭曲的空间内隐隐传出回应的龙吟声。
      
      云忘归喜道:“是夜风,走!”
      
      随着空间骤变,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只体型巨大的骨龙。巨大的蝠翼在它身后扇动,身体每一处都是狰狞与威严的结合。
      
      我惊了。
      
      原来这就是小肥龙的原型?简直和它之前判若两龙啊。
      
      见到夜风后,云忘归明显松了口气。
      
      他说:“我们快离开。”
      
      “离开?呵呵,你们哪儿也走不了。”有人缓缓出声道。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人,手中持着两把巨斧,一双眼睛冷冷的注视着我们。
      
      云忘归不动声色地拔出身后的长剑,对一旁的夜风轻声道:“夜风,你先带婪音离开,我随后就出来。”
      
      夜风摇了摇龙头:“吼——”
      
      “听话!”云忘归一把扯过我的手臂,用力将我抛上了夜风的脊背,然后朝着我们挥出一掌,强势的内力挟带着狂风将我们吹出了往生无相塔,“走啊!”
      
      “吼——”
      
      夜风无奈,只得扑扇着翅膀带我飞了出去。
      
      此时塔外正是黑夜,满天繁星闪烁,月光也格外的明亮,清冷的月光照得整座往生无相塔莫名圣洁。
      
      我和夜风焦急的等在塔外,不知云忘归是不是那个人的对手。幸好他来的时候问奈何与蓝衣人都不在,否则他对上这几人绝对有死无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秒对我们来说都显得无比的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当云忘归捂着胸口冲出往生无相塔后,我和夜风连忙惊喜地迎了上去。
      
      “云司卫,你没……”事吧?
      随着他一个踉跄跪倒在我怀里,我的声音不禁戛然而止。
      
      “云司卫!”我睁大了眼睛,颤抖着手紧紧按住了他的胸口,但血还是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很快就将他上半身染得通红。
      
      “云忘归!”我惊恐极了,声音带着自己都没发觉的颤抖,“这、这……你怎么伤的这么重,夜风!夜风!快!我们带他回德风古道找凤儒医治!”
      
      “咳咳咳,咳咳……没用的……”云忘归的嘴角又渗出血来,他按住我的手轻声道,“我的心脉已断,来不及了……咳咳……”
      
      “不不不,不会的,你会没事的。”我死死按住他的伤口,在剧烈刺激下,我只觉脑海中传来一阵阵眩晕,灵魂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快苏醒了。
      
      “婪音,你听我说……”云忘归挣扎着站起来,有些脱力的靠在我的肩上,我连忙扶住他,听他在我耳边虚弱地说道,“刚才那个人,是悦皇神都之主,东……东皇天下,他看起来像是被问奈何所操纵,除此之外,他的、他的体质也十分奇异,你替我告诉离经他们,日后若是遇上此人,务必……小心……”
      
      我咬着牙:“我带你回德风古道,你亲自和他们说。”
      
      “婪音……”他表情无奈,露出一丝苦笑,“我坚持不到回德风古道了……”
      
      “不。”我缓缓说道,“我不同意你死,你就不会死。”
      
      说完我不等他回话,一字一句说道:“回溯。”
      
      痛。
      突如其来的剧痛瞬间充斥我的体内,四肢百骸之内宛若有钢刀来回剐蹭,脑海更是疼得好像要爆炸一样。我控制不住表情的扭曲,却生生咽下了涌到唇边的惨叫。
      
      但随之改变的,是云忘归此时的状态。
      
      言出法随,伤势逆转。
      
      咔嚓——
      
      我的耳边似乎响起了虚幻的破碎声。
      
      “婪音你……你的脸……”云忘归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你做了什么?我的伤竟然在好转?!”
      
      我微微垂下头,看到手部的皮肤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黑色的纹路,就像是瓷器碎裂时表面产生的花纹,它们逐渐变得密集,直至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我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
      
      它们就好像真的裂纹一样,但从中渗透出来的却不是血液,而是先前被我吸收的那些魔气。
      
      我几乎可以想象我此时的样子,就像一个勉强粘合的冒着黑气的瓷人偶,一定非常的诡异和可怕。
      
      【回溯】进行得很快,数秒之后云忘归身上的伤势就完全消失了,这下又换成他扶住了无力站立的我。
      
      “你到底做了什么?!”云忘归看着我的眼中满是震惊,声音之中也充满了压抑,“我带你回德风古道,你坚持住!”
      
      我不禁感到有些好笑,方才的对话不过片刻竟然就反了过来。
      
      “没用的,就算回到德风古道,凤儒也改变不了什么。”我抓住他的手臂,“云忘归,在我的身体崩溃之前,我要你带我去找一个人。”
      
      云忘归抿了抿唇,低声道:“找谁?”
      
      “谈无欲。”我说,“他现在就在心筑情巢,你带我去找他。”
      
      “……好。”云忘归不再说什么,他抱着我跃上了夜风的背,“夜风,麻烦你带我们去心筑情巢。”
      
      “吼——”
      
      夜风振翅而飞,高空中的星辰越发璀璨。
      
      我蜷缩在云忘归的怀里,看着皮肤上越来越大的裂纹,内心无悲无喜。
      
      待这具身体彻底湮灭,我将真正醒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婪音:当初你们对我爱搭不理,今天我叫你们高攀不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