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3

      虽然我很想回去找一下夜雨沧神,但如今武林之中局势紧张,异魔者横行,再加上问奈何的往生无相塔不时出来捣捣乱,因此德风古道压根抽不出人手陪我回去一趟。
      
      至于我要不要自己回去……我对自己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这种关键时刻,我即使帮不上忙,也不希望扯他们的后腿,给众人添乱。
      
      静涛君在三天前就已经离开了,而这三天之内往生无相塔在儒门管辖的各个地方又出现了好几次。整个德风古道上下为此都忙得焦头烂额的,夏承凛等一众儒门领导更是忙得脚不沾地,如今也就我还算得上是悠闲。
      
      “婪音。”
      
      正午时分,我正靠着窗边的美人榻小憩,恍惚间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低低叫了声我的名字。
      
      半醒半梦间我茫然睁开眼,发现自己此时已不在德风古道,而是身处一座陌生的神社之内。
      
      “婪音。”
      那声音越发清晰了,清晰得就像从我身后传来的一样。
      
      等等……身后?!
      
      我瞬间清醒了,然后蓦然转身,入眼所见是一道身穿银黑色长袍的身影。他的胸前戴着颗莹莹发光的蓝色宝珠,俊美邪气的脸上是一双熟悉的暗金色竖瞳,淡淡的笑意正从其中缓缓渗透了出来。
      
      我看着他说不出话。
      
      他叫了我一声以后也没说话,就站在那里安静的微笑着看着我。
      
      那充满了兴味的眼神看的我瘆得慌。
      
      我扯了扯嘴角,不情不愿地叫出他的名字:“狱婪。”
      
      狱婪对我的反应看起来极为满意,他冲我招了招手,语气自然而又随意:“过来。”
      
      我眉头一竖,第一次对他顶回去道:“你叫唤宠物呢?要过来也是你过来。”
      
      狱婪一愣,脸上忽然多了一丝惊奇的意味,大概没想到我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
      
      当然,如果在现实中我是肯定不敢这么对他说话的。没办法,狱婪可是那恶名昭著、差点灭了苦境的超级大佬,传说中的八岐邪神,现实里我要敢对他这么说话,他捏死我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
      唉,或许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但现在不一样,因为我看出来了,我明显又做梦了,这里像上次一样又是我的梦中世界。而这既然是我的梦,那我自然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是这个世界的神!小小一个狱婪还能翻出什么水花不成?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点激动,之前和他处对象的时候,我最多只能在一旁舔舔他的颜,毕竟神的威严不容冒犯。
      可现在不一样啊!这可是我的梦,我自然对他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于是我不怀好意的一边走近一边开始上下打量起他。
      
      狱婪见状微微挑了挑眉,嘴角的笑意加深,眼中的兴味也更浓了几分。
      
      我在他面前站定,然后抬头看向他的脸。他也正低头看着我,暗金色的瞳孔里映照出我一脸跃跃欲试的表情。
      
      “你……”他薄唇微启正要说话,却被我接下来的动作直接打断,本就如同兽类般的竖瞳骤然收缩了几分。
      
      “我早就想这么做好久了。”我抬手捧住他的脸,感受到手下是比常人要冰冷得多的体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的同时不怕死的调戏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说着我踮起脚尖在他颊边亲了一口,然后趁他还在发愣,又摸了摸他坚实的胸膛。唔,不愧是邪神,长得好看,身材又好,身上的妖异气质带着种强烈的吸引力。
      
      虽然这是我的梦,可我吃他豆腐最多也就只敢做到这点程度了,毕竟他的赫赫威名对我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婪音,没想到不过一段日子不见,你的胆子竟然已经变得这么大了。”回过神的狱婪瞬间就抓住了我缩回去的手,然后揽住我的腰止住了我后退的动作,极具压迫力的邪异面孔凑近我似笑非笑道,“如今竟然都敢渎神了,嗯?”
      
      “干干干干嘛啊你!”我有些结巴,色厉内荏恐吓道,“什么渎神?这里可是我的梦,你不过是我做梦的产物,竟然还敢威胁我这个梦境的主人?小心我让你消失啊!”
      
      “梦?”狱婪愣了愣,随即忽然将我按进他的怀里低声笑了起来,“婪音,你这么有趣,我忽然有些后悔没带你一起走了。”
      
      我感受到他胸腔传来的震动,挣扎道:“呸!谁要跟你一起下地狱!”
      
      笑了一会儿后他放松了力道,我连忙拿手抵在他的胸口不高兴道:“你想闷死我吗!”
      
      “哈。”狱婪没有生气,只是又笑了一声,然后伸手点在我胸口心脏的位置道,“婪音,这是释放虚无的钥匙,你可得小心别被他给夺走了,虽然我和他同属魔闇,但我并不介意给他制造点小麻烦。”
      
      我莫名其妙:“虚无是谁?什么钥匙?等等,你说的钥匙不会是白秋枫之心吧?”
      
      “是,至于虚无是谁,你不是已经见过了吗?”狱婪道,“万魔之罪,罪神·虚无,就被关在炽炼界深处的混沌之扉里。”
      
      混沌之扉!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我不再觉得这是我臆想出来的东西了,而且做梦的话,必须得根据我知道的东西来吧?可在此之前我根本没听过虚无这个名字!
      
      那么,也就是说……狱婪他……他他他他他是真的!!!
      
      我忽然之间汗毛倒竖。
      
      我刚刚干了什么来着?我好像……不仅占了他便宜,还给他脸色看了……
      
      完了完了,我命休矣。
      
      狱婪观察了一下我的表情:“现在知道怕了?你刚才不是胆子挺大?”然后又笑了两声,“有人来了,我下次再找你。”
      
      不不不,你可别再来了!
      
      他说完后我眼前一花,他和神社便同时消失了。
      
      “婪音姑娘。”随着耳边传来一道温柔的呼唤声,我朦朦胧胧睁开眼,发现我还在德风古道之内,刚才似乎是狱婪将我拉进了某个梦境。
      
      想到狱婪,我整个人猛地清醒了。
      
      “婪音姑娘。”见我睁开了眼睛,叫我的侍女继续说道,“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收拾一下就过去。”
      
      “是。”
      
      吃完晚饭后我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结合狱婪告诉我的情况,我总觉得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思来想去只能归于女人的第六感。
      
      “婪音,你怎么了?”刚刚巡视完德风古道外围回来的云忘归打量着我,“你的脸色很难看啊,是不是身体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有些恹恹的望了他一眼,惆怅道,“有位大师告诉我,别人都是命犯桃花,红鸾星动,只有我不一样,我是犯了桃花煞,动辄会有性命之危。”
      
      “桃花煞?”云忘归好笑道,“哪个大师告诉你的?这么明显的胡说八道你也信?”
      
      我幽幽道:“我。”
      
      云忘归哈哈一笑,明显不信,他张嘴正要说点什么,就听德风古道大门的方向传来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然后就是一声凄厉的通报声:
      “敌袭——”
      
      云忘归脸色一变,嘱咐完我留在原地后就朝着大门那边冲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我听到一阵猖狂的大笑声从不远处传来,随后便是对方的嚣张的诗号,“入灭尘寰,八荒归泉,焦土万劫,熯炽燎原。”
      
      有人惊慌道:“是六弑荒魔!”
      
      云忘归的声音十分沉着:“大家别慌,我来挡住他,你们先发信号给夏掌门和玉主事他们,顺带快进入葬剑坟通知无端。”
      
      众人冷静了些:“是,司卫!”
      
      六弑荒魔?我好像听荧祸提起过这个名字,但一时想不起他是谁了。众儒生从我身边一一跑过,我连忙侧身让到一旁。
      
      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的耳边也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小姑娘。”
      
      我闻声转过头的瞬间就被一道黑气喷了一脸,我不禁被呛的咳了几声。
      
      “咳咳咳咳!”我边咳边怒骂道,“你有没有素质啊!什么玩意儿就喷我一脸?!”
      
      对方:“……”
      
      那是一个满头灰发容颜苍老的男人,黑气正从他手中一个袖珍的小棺材之内源源不绝地冒出来。此刻他看着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惊异的表情,似乎对我的反应很不能理解。
      
      他若有所思道:“竟然不受魔气的侵蚀……有意思。”
      
      “咳咳咳你是谁?”我大吃一惊,他明显不是儒门的人,“魔气……你是异魔者!”
      
      “是,你可以叫我悼魂倌。”他微笑着点点头,“有人需要你的心脏,但在将你交出去之前,我觉得你可以先配合我完成一些实验,因为我现在对你也很感兴趣。”
      
      我毫不迟疑地大叫出声:“救——唔唔唔!!!”
      
      他手中袖珍小棺材吐出的黑气突然加强,猛地将我包裹在内,我只觉五感瞬间被封,再发不出一丝声音。
      
      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