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2

      一边是深不可测的夏承凛,一边是势在必得的静涛君,我不由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之中。说实话,这两人我谁也不想选,但目前这情况看样子不选是不可能的。
      
      比起夏承凛,似乎静涛君看着更安全一些?
      
      我正准备开口,大地忽然一阵剧烈摇晃,不远处一座往生无相塔蓦然拔地而起,几个呼吸之间便已耸立在了我们眼前。
      
      嗡——
      往生无相塔内,音波瞬间开始扩散。
      
      神儒玄章!
      
      静涛君和夏承凛已经开始运功隔绝抵抗着神儒玄章,夏承凛还分出了部分功力为我挡下了神儒玄章琴声的侵蚀。
      
      我提醒这两人道:“附近的城镇之内有不少百姓……”
      
      静涛君清楚我对神儒玄章免疫,因此并未犹豫,对我颔首后便化光朝着临近的城镇而去。夏承凛微微皱眉,在抬手发出一枚信号后也带着我紧随其后,他同样不可能对那些百姓坐视不理。
      
      “乾坤无量,伏羲八卦。”静涛君一甩拂尘,双手结印,道印自他脚下升起,不断升空后化作巨大的法阵,笼罩住了这个城镇。
      
      夏承凛右手微抬,化出一架古琴,然后屈膝将之放于其上。他双手抚弦而过,泠泠琴声同样化作音波扩散而去,并且在扰乱神儒玄章的同时还不忘攻击庞大的往生无相塔。
      
      两人忙于应付往生无相塔与神儒玄章,倒是没再追问方才那个问题,我在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由竟然有些感谢问奈何弄出的这座巨塔。
      
      轰——
      
      不知过了多久,应该差不多有半盏茶的时间,我才远远见到一道凌厉至极的剑芒击中了庞大的往生无相塔。剑芒过后,塔身碎裂湮灭,神儒玄章也因此停了下来。
      
      我愣了愣,问奈何弄出来的塔有这么不堪一击吗?
      
      静涛君顺势散去法阵,夏承凛也收起了古琴。要护住这么多人,对他们两人来说想必也是不小的消耗。
      
      嘭、嘭、嘭!
      
      我身形忽然一滞,突然之间只觉眼前阵阵发黑且心如擂鼓,四周竟变得无比寂静。我看见静涛君看向我的脸色微变,他张嘴似乎说了什么,我却听不见他的声音,只听见胸腔之内传出一声比一声巨大的心跳声。
      
      白秋枫之心在我体内传出一股奇异的力量,不断冲刷着我的经脉,似乎与某处神秘未知的地方产生了共鸣。
      
      这股力量涌动间仿佛有刀刃一遍又一遍刮过我的经脉,这剧痛使我腿脚一软,一旁的夏承凛及时伸手揽住了我的腰,这才避免了我直接跪坐到地上的命运。
      
      我使劲晃了晃头又眨了眨眼睛,但眼前两人的模样仍旧越来越模糊。而且在强烈又尖锐的耳鸣之中,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令我感到有些耳熟的名字。
      
      此时我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暗,但我仍旧还未陷入昏迷。我强撑着最后的清醒,紧紧扯住不知谁的衣袖,示意对方附耳过来。
      
      有温热的气息拂过我的耳畔,我声若蚊蝇地吐出四个字后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混沌之扉……”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脑海一时之间都是一片空白,而经脉之中仍旧残留着那种宛若刀刮一般的微弱痛意。
      
      我转了转眼珠,房间内熟悉的布置让我明白我最终还是被夏承凛带回了德风古道。
      
      嘎吱——
      
      随着一道轻微的推门声,我连忙又闭上了眼睛。
      
      我耳边不断响起窸窸窣窣的微弱的衣料摩擦声,伴随着一股清冷的墨香,我感觉到床沿微微一陷,有人坐到了我的床边。
      
      虽然没睁开眼睛,但我知道是夏承凛。
      
      他抽出我的手臂,温凉的指尖随之轻轻按压在了我的手腕上,似乎想通过脉搏来了解我的情况。
      
      由于紧张,我的心跳忍不住快了几分,而这必然瞒不过他的感应。
      
      “阿音。”果然,我听到他问我,“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
      
      眼见不能继续装昏迷,我只得睁开眼睛看向他。
      
      “哪里都不舒服。”明明已经知道他不是真正的夏承凛,但看到他这张熟悉的面孔,我的声音沙哑中控制不住的带了几分委屈,“小夏,我全身都好痛。”
      
      他的表情微不可察的一愣,随即垂下眼帘,宛若蝶翼般纤长浓密的睫毛挡住了他眼底的神色,我只听到他带着安抚性的声音:“很快就不痛了。”
      
      他的内力随着声音从他掌心灌入了我的体内,缓慢而温和地行过我的周身经脉,一点一点抹去了我经脉中的痛意。
      
      夏承凛道:“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我忍不住翘起嘴角,“小夏你真好。”
      
      他没有说话,只是收回内力挪开手后才淡淡道:“既然你好多了,那就和我说一说关于你和静涛君的事情吧。”
      
      “……”我表情一僵,转开眼睛道,“我忽然觉得还是有些头晕……”
      
      等等,我为什么要感到心虚?这两人对我来说不都是一样的吗!我为什么要因为一个前男友而对另一个前男友感到心虚???
      想到这里,我忽然又理直气壮了起来。
      
      我将头转回去,夏承凛正低头看着我,清冷的面孔上没多少表情。
      
      “我和静涛君的关系就是我和你的关系,你们都是我的前男友。”我用一种阅尽千帆的语气说道,“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谁还没有过几个前女友前男友呢,对吧?”
      
      夏承凛道:“在你之前,我从未喜欢过哪位女子。”
      
      我诚实道:“但在你之前,我喜欢过好几位青年才俊。”
      
      “……”夏承凛伸手揉了揉眉心,叹息道,“阿音,先不说这个,你的心脏是怎么一回事?”
      
      我轻轻“啊”了一声:“这个……说来话长。”
      
      就在我们说话间,我的房门又被人“嘎吱”一声推开,静涛君悠然自得地走了进来:“没关系,你慢慢说。”
      
      看到他,我脱口而出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静涛君微微挑了挑眉:“音音这话可就伤人了,我可是为了你才冒险留在德风古道啊。”
      
      夏承凛在他进来的时候便起身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闻言竟然也颔首道:“静涛君的胆识果然过人,不愧是圣龙口的副道主。”
      
      “主要也是夏掌门深明大义,胸怀百川,否则静涛也不敢独自进入德风古道。”静涛君一甩拂尘,也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实在古怪,我不得不赶紧将我与白秋枫换心一事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换心?”夏承凛皱眉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可如此轻易就下决定?”
      
      静涛君同样脸色严肃:“人之脏腑本就复杂,更何况是这么重要的心脏,你就不担心万一手术失败你会死吗?”
      
      “当然担心啊。”我缓缓坐起来,“换心我不一定会死,可若是不换心,秋枫却一定会死,这种情况下,如何选择不是很明显吗?而且事实也证明,我赌赢了,不是吗?”
      
      “简直胡闹。”夏承凛沉声道,“你可知这颗心脏含有奇特而巨大的能量,由于你没有与它相同的血脉,所以它会逐渐侵蚀你的身体,让你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
      
      我被他的话说得一愣。
      
      我知道白秋枫之心很特殊,但它有这么可怕?我怎么不仅不觉得越来越虚弱,反而吃好喝好睡得香,就连体质也越来越好了呢?
      
      如果夏承凛没有危言耸听,那只能说明,我本身比白秋枫之心还要特殊。
      
      某个真相似乎离我越来越近了。
      
      “你们好凶啊。”我委屈道,“可这心脏换都换了,总不能再换回去吧?”
      这又不是买东西,不满意还能退货的。
      
      两人一时无言。
      
      夏承凛缓缓道:“阿音,你之前提到了‘混沌之扉’,你是从哪里听到的?”
      
      “混沌之扉?”我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我有说过吗?”
      
      不过这四个字确实挺耳熟来着,我思考了片刻忽然一个激灵——这不是我梦到狱婪时那扇奇怪的门跟我说的话吗?
      
      “我、我做了一个梦……”我把狱婪省略之后的梦中景象说了一遍,然后担心道,“我是不是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
      
      静涛君和夏承凛竟然互相对视了一眼,似乎在无声中达成了一个共识。
      
      “没事,问题不大。”静涛君起身道,“音音,我想了想,这段时间你还是先待在德风古道吧,我相信夏掌门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什么?”我惊了,“你不管我了吗?”
      
      “我并非是不管你,只是圣龙口近日又被六弑荒魔偷袭了。”静涛君解释道,“我们一边要调查往生无相塔,一边还要防备异魔者的袭击,而比起圣龙口,相信还未被异魔者盯上的德风古道要安全得多。”
      
      我近乎无语的看着他。
      
      静涛君是对我的智商有什么误解吗?明明之前他二话不提圣龙口曾被六弑荒魔偷袭过的事情,一心想带我走,但在听到“混沌之扉”四个字后他的态度明显有了改变。
      
      我当然不会觉得他是怕我给他带来麻烦才不愿带我走,但我也从他们两人的反应当中看出,“混沌之扉”这四个字代表的含义对他们来说都可称得上是棘手。
      
      我并非不识好歹之人,也清楚暗处确实有人觊觎着我的心脏。因此我点了点头,决定听从他们的话,先留在德风古道一段时间。
      
      说起来,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那扇门说过混沌之扉在炽炼界的深处,而那些异魔者包括夜雨沧神也同样来自炽炼界,甚至我体内的这一颗白秋枫之心也是源自炽炼界的雨枫族……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炽炼界,所以如果我想了解关于它的消息,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询问夜雨沧神。
      但问题是,如今我根本不知道夜雨沧神在哪里。
      
      等等……我忽然心中一动,蓦然想起一个人。
      
      夜雨沧神失踪的时间似乎恰好就是白少棠性格变化的时间,结合白秋枫和我说过的话,以及白少棠的种种不凡表现,这一切不得不让我怀疑,取代了真正的白少棠的人就是他——夜雨沧神。
      不过他假扮白少棠的期间,对于白秋枫的关心爱护也不是假的。
      
      虽说他们二人并无血缘关系,但夜雨沧神他……难道他喜欢这种调调?
      
      想到这里我眼神微变,不禁开始思考下次见面要不要先和他认个姐弟再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