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1

      虽然场面一时有些尴尬,但我最终还是在德风古道留了下来,除了玉儒时不时对我不说人话外,其他人对我倒是挺友善。
      
      说实话,德风古道内的氛围比圣龙口可好多了。起码我在这里从未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监视我,不像圣龙口,那种若隐若现的监视视线简直令我如芒在背。
      
      也不知道静涛君回去后发现我不见了会是个什么反应,豁青云他们会不会被天道主惩罚。我一边啃着从厨房随手拿来的胡萝卜,一边在桌上铺开一张白纸,打算给静涛君写信报个平安。
      
      在我啃胡萝卜的清脆声中,很快就洋洋洒洒地写好了一封信。我又咔嚓咬下一截胡萝卜,正准备把信折起来封好,就听一道离得极近的声音在我耳边道:“你认识静涛君?”
      
      我吓了一跳,夏承凛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我的身边。
      
      他此时正微微弯下腰和我说话,我一扭头差点撞上他线条优美的下巴。近距离之下,越发显得他皮肤白皙,眉目如画。
      
      “嗯?”没得到我的回答,他低头看向我,暗红色的长发自他耳边滑落了一缕,琥珀色的瞳孔由于光线的原因竟泛出了淡淡的金色,使他原本清冷的面孔看起来异常柔和。
      
      我扭回头,正襟危坐道:“认识,不熟。”
      
      “嗯。”夏承凛不置可否,然后他直起身,十分自然的坐到了我的对面。
      
      我忍不住问他道:“你不是德风古道的代理主事吗?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忙?”他究竟哪儿来这么多的时间在我眼前晃!
      
      “日常事务有玉离经处理,我不过是代理主事,有些事情我不好越俎代庖。”夏承凛说的极为坦然。
      
      我无言以对,他这个领导当的倒是挺轻松。
      
      “阿音想出去走走吗?”夏承凛看着我微微一笑,我恍惚看到了过去那个温柔的少年,“这几天见你似乎兴致不高,是不是一直待在德风古道实在过于无聊了?”
      
      他这是打算带我出去逛逛?
      我有些意动:“但你能随便离开德风古道吗?”
      
      “无妨,若是有事,玉离经他们自会给我传讯。”他站起身,看着我道,“去吗?”
      
      “去!”我立马站起来,快速把信封好交给专门寄信的儒生后,便和夏承凛在儒门众人的注目礼下离开了德风古道。
      
      夏承凛带着我走在清幽的小道上,不时有行人或是马车从我们身旁经过,我从他们口中听到了“死人”“性情大变”等字眼,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夏……诶诶诶?”我转头正打算问问夏承凛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却冷不防头上一重,他将一顶帷帽盖到了我的脑袋上,四周垂下的白纱隐约映出他面部清冷的轮廓。
      
      我下意识就想撩起白纱,他却伸手将我的手压了下去:“好好戴着,今天风和太阳都有点大,遮阳,挡沙。”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哦……”
      
      “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吗?”我继续刚才没问完的话,“我看大家的表情都很担心的样子。”
      
      夏承凛淡淡“嗯”了一声:“最近往生无相塔出现频繁,部分百姓受到了神儒玄章的影响,不过你不必担心,神儒玄章毕竟是从儒门泄露出去的,我会尽快处理这件事。”
      
      神儒玄章的来历我在圣龙口时便从静涛君口中知道了,因此此时听到并不觉得惊讶。
      
      “又是往生无相塔。”我忍不住道,“你们查出来那个塔是谁操控的了吗?”
      
      夏承凛看了我一眼:“阿音对它似乎很上心。”
      
      我面不改色道:“我在圣龙口听过它的事情,所以知道它有多恐怖。”
      
      夏承凛微微点头:“查出来了,往生无相塔的塔主是怀璧明罪·问奈何。”
      
      我的脸色微微一变,但隔着白纱应该没被夏承凛注意到,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丝毫的异样:“问奈何?”
      
      夏承凛声音和缓的为我解释道:“嗯,此人来历不明,但观他模样,昊正五道内的凤儒尊驾怀疑他是儒门当年仅次于皇儒尊驾的儒门第二人,文曲尽墨·琛奈缺。”
      
      “文曲尽墨·琛奈缺……”我喃喃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发觉我从未看清楚过问奈何。
      
      我认识他时,他是佛门的佛语·问瑾遗,可现在夏承凛告诉我,他还很可能是儒门的文曲尽墨·琛奈缺,要是哪天静涛君忽然告诉我问奈何还是道门的人,我可能都不会太过惊讶。
      
      只能说,问奈何,不愧是你。
      我又是惊叹又是越发坚定了离他远点的决心,这样的人物,对我来说实在太过危险。
      
      交谈间我和夏承凛来到了临近德风古道的城镇,里面满是熙熙攘攘的百姓。由于处在德风古道的庇护范围之内,这里的百姓很少受到妖魔之流的侵扰,因此较为繁华。
      
      顽皮的孩子互相嬉笑打闹着跑过我们身侧,不远处的小贩热情的招呼着过往的行人,一家三口中的父亲将孩子举过头顶,而母亲在一旁眉眼含笑。河边盛开的桃花被俊朗的青年摘下,送给了一旁俏脸含羞的姑娘。
      
      一艘艘小船或是画舫划过水面,只留下一圈圈清浅的涟漪。船上的书生们或是饮酒作诗,或是摇扇谈笑,当船经过桥洞时,桥上还会有姑娘红着脸向心上人丢出自己绣好的荷包。
      
      初春时节,芳菲正好。
      
      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忽然见到这么热闹的烟火人间,我竟莫名觉得有些感动。
      
      一只素白的手忽然伸到了我的眼前,掌心之内是一包着泛着香气的热腾腾的桂花糕。
      
      “我记得你向来嗜甜,这家的桂花糕味道不错,尝尝看?”
      
      我愣了愣,视线随之上移,看到了夏承凛带着淡淡笑意的琥珀色的眼。
      
      “你还记得呀。”我弯了弯眼睛,伸手拿过他掌心那一包桂花糕,捻起一块放入了口中。软糯的米糕在我口腔之内化开,甜而不腻,带着浓郁的桂花香气。
      
      我对他举起手中包着桂花糕的纸包:“你不来一块吗?”
      
      夏承凛顿了顿,也伸手捻起了一块桂花糕:“好。”
      
      这一幕莫名与记忆中的场景重合在了一起,那漫长的时间间隔在这瞬间都消失了,我们好似从未有过分别。
      
      我笑容不变的看着他:“我想喝桃花酿。”
      
      夏承凛嗯了一声:“我去给你买,你在原地等我。”
      
      我笑着说:“好。”
      直到夏承凛暗红色的背影消失在前方的人群之中,我的手才开始轻微地颤抖了起来。
      
      哪怕很像,但给我的感觉终究不一样,所以这个人……他不是夏承凛。
      他在模仿他。
      
      我无声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吐了出去,然后面无表情的吃完了剩下的桂花糕。我感觉有一张无形的巨网已经罩住了苦境,除了明面上的异魔者之外,三教之内同样是暗流涌动,而我在不知不觉中也已经陷进了这个漩涡。
      
      夏承凛……在没查明他真正的身份之前我还是先继续这么叫他吧。他很快就带着桃花酿回来了,随后还带我去茶楼听了说书,去坐了画舫,夜色降临时甚至还陪我在水边放了河灯。
      
      他的态度令我捉摸不透,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身上有什么他需要的东西,如果是,他大可不必做到这种地步。
      
      毕竟有时候别人的面具戴久了,很容易成真的。
      
      虽说我对他充满了警惕,但不得不说,今天还是玩的蛮开心的。当然,如果陪着我的人是沧神就更好了,唉,我还是对沧神念念不忘,难道真的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等等。”回去德风古道的路上,夏承凛忽然伸手拦住了我,他微微眯了下眼睛,温和的神色变得冷冽肃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从他身上缓缓透了出来,“阁下跟了这么久,还没跟够吗?”
      
      我连忙躲到他的身后朝四周望去,我们被人跟踪了?!是异魔者吗?
      
      寂静中忽然传出一声轻笑,伴随着一道郎朗诗号,我们前方的地面忽然出现了一个法阵,阵中那道飘逸若仙的蓝色身影也随之映入了我的眼内。
      
      我懵了。
      
      “知水为命顺逆同,浩然莫测深浅中。无波沧海掩汹涌,渊渟不动现鱼龙。”来者一甩手中拂尘,如海般蔚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我,但话却是对着夏承凛说的,“夏掌门,多谢你救了音音,算静涛君欠你一个人情,现在静涛也该接她回去了。”
      
      夏承凛缓缓道:“音音?”
      
      我在夏承凛身后看不见他此时的表情,但听他的语气,我几乎可以听到他没说出口的那句话——这就是你说的不熟?
      
      “是。”静涛君浅笑着继续火上浇油道,“夏掌门可能不知道,婪音是我的道侣,这在整个圣龙口都不是什么秘密。”
      
      “哦?是吗。”夏承凛淡淡道,“但阿音告诉我,她和你不熟。”
      
      静涛君叹了口气:“音音不过是在生气我之前没保护好她,这确实是我的错,她怪我是应该的。”说完他朝我伸出手,眼含鼓励,“音音,过来,麻烦了夏掌门这么久,也该是时候和我回去了吧?”
      
      夏承凛也扭过头看我:“阿音,你要和他走吗?”
      
      我:“……”
      请问我现在晕倒还来得及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次更新在6.13以后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