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

      雨水顺着屋檐一路蜿蜒而下,落到地上溅起了一簇小小的水花。
      
      我坐在铺子里头,杵着下巴看着外面雾蒙蒙的雨势和过往的行人,忍不住有些昏昏欲睡。
      
      这么大的雨,四周其他卖吃食的小店都早早关了门,就剩下我的糕点铺还在继续营业。
      我打算等雨势再小一些便也关门回家,顺带去王大娘那里打一小坛她新酿的秋日醉,届时配上我自己做的小菜好好吃一顿。
      
      “老板娘。”
      
      一道冷淡的声音自我头顶响起,也带来了一股湿润的水汽。我抬头看过去,青年俊秀的脸部轮廓便直直撞进了我的眼睛里。
      
      “是少棠啊。”我拿起桌上的团扇遮住嘴巴打了个哈欠,“你又来给秋枫买甜点了。”
      
      他淡淡“嗯”了一声,低头认真打量着铺中的甜点。
      
      “我最近新研发了一道甜点,喏,就这个,清甜软糯,入口即化,最关键的是我还往里面加了些药材,能起到一点点药膳的作用。”我从一个盒子里取出一盘雪白的糕点递给他,“希望能对秋枫的病情有帮助。”
      
      白少棠和白秋枫是三年前搬来我们这里的一对兄妹,两人相貌清丽,待人温和,大家十分喜欢他们。可惜妹妹患有心疾,体弱多病,平时很少出门,而白少棠为了给她买药治病打了很多工,也是一对可怜人。
      
      白少棠捏起一块糕点尝了尝,以前总是带着让人如沐春风般的微笑的脸不知何时开始变得面无表情,让人难辨喜怒。
      
      “就它吧。”白少棠咽下那一块糕点,对我微微颔首,“包起来。”
      
      “行。”我不在意他的冷淡,将糕点打包好就递给了他,“你躲躲雨再回去吧。”
      
      “不用。”
      
      白少棠撑起油纸伞步入了雾蒙蒙的雨中,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我收起他放在我桌上的银两,忍不住又想起了那个我在枫林中见到的美人。
      
      那天我刚看望完白秋枫回来,途经一片枫叶林时意外目睹了一场杀戮。
      
      “雨落之处,性命归无。”
      彼时一身黑衣的剑者抬起眼睛,墨蓝色的瞳孔内无悲无喜,掉落的枫叶就是他手中最华美的武器,顷刻间便在敌人的脖颈上留下了一抹淡淡的红。
      
      眨眼之间便是一地尸体,而他挥了挥手,便将周遭清理了个干净。
      
      我微微抬高了伞面,只见眼前人已经坐在了一堆乱石之上,雨水沾湿了他的长发,凝结成水珠顺着他利落的脸部线条滑落,他冷漠却英俊的面孔在水汽氤氲之中莫名柔和了许多。
      
      淋雨都能淋得如此有意境。
      我觉得我恋爱了。
      
      他在细雨中闭目不语,半晌后似乎终于结束了思考,长睫微动间墨蓝色的眼睛首次朝我看了过来:“你不害怕吗?”
      
      他的声线十分冷淡,却又夹杂了一丝难掩的疑惑,想来也是第一次见我这种因为贪图美色而不怕死的人。
      
      “还好,人活一世,谁还没见过几次凶杀现场呢。”我诚实地回答道。
      毕竟苦境之中大佬遍地,械斗场景此起彼伏,每天都会有人死去,我要是见一次就怕一次,那我早被吓得心肌梗塞入土为安了。
      
      他一时无言,沉默片刻后点评道:“你很奇怪。”
      不像其他人,一见到他杀了人,就一脸惊恐的惨叫着逃离了这里。
      
      “还好还好,我婪音优点不多,心大算一个。”我谦虚道,“不知道帅哥你,啊不是,公子你叫什么名字?不如交个朋友?”
      最好是男女朋友的那种。
      
      “朋……友?”他很明显的愣了愣,杀人时那么干脆利落的一个人,在与人交流上却懵懂得像个孩子,“夜雨沧神。”
      他顿了顿:“我的名字。”
      
      这就是我和夜雨沧神的第一次见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先交个朋友,再把他变成我的男朋友。
      完美!
      
      之后我便经常来这枫树林找他,并带着我做的糕点或是小菜。毕竟俗话说得好,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我深以为然。
      
      沧神很安静,对我的到来既不表示厌烦,也没显露欣喜。因为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发呆,看起来像在思考人生,只留我在一旁叭叭叭的说个没完。
      而在我的频频示好之下,沧神终于偶尔会主动与我说两句话了,我甚是欣慰。
      
      他的慢热并不足以让我气馁,毕竟比起我那几任前男友,他算得上是脾气最好的了,起码没把我直接丢出这片枫树林。
      
      说到我的那些前男友们,我就忍不住想起我的前前前前男友,他也是我的第一任男朋友。
      时至今日,我每想起他都会忍不住打个冷战,不知当时的我究竟是怎样的色迷心窍和胆大包天,竟然敢去追求那么可怕的一个男人。
      
      最可怕的是,我竟然还成功了?!
      每每想起,我就悔不当初。
      
      不过幸好他身体不好死的早,不然我觉得我得被他吓得减寿好几年。
      真是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然而就在我满心欢喜的以为即将抱得沧神美人归的时候,沧神消失了。
      我看上的男朋友没了。
      
      一周前我再次来到枫树林时,他便不见了,之后也一直没再出现。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悲从中来,这操作是如此的熟悉,就像我那位前前前男友一样,来时风轻云淡,去时云淡风轻,挥一挥衣袖,没留下一丝丝痕迹。
      
      呵,都是大猪蹄子!
      
      唰唰唰——
      
      雨势越发大了,我不知为何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于是我随手打包了几份糕点,决定关门回家。
      
      “老板娘。”
      就在我整理食盒的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从我身后响了起来。那声音清脆仿若少年,但又带着一丝说不出的阴郁。
      
      我转身看过去,来者确实是个长相精致的紫衣少年。
      
      他盯着我手中的食盒:“我听说你的糕点是这十里八乡之内做得最好的,我能尝尝吗?”
      
      “当然。”我打开盖好的食盒,递过去让他拿了一块,“你尝尝。”
      
      他接过糕点细细品尝着,眼帘低垂间纤长浓密的睫毛在他苍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阴影。
      
      我笑眯眯地问他:“味道如何?”
      
      “口感确实独特。”他说,“我也做了一些饼干,老板娘要尝尝吗?”
      
      “好呀。”
      
      他从怀中掏出一个布袋递给我。
      
      我接过打开,里面花花绿绿的饼干看起来还挺多。我随意拿出一块放入了口中,然后:
      “……”
      
      这饼干五颜六色的还挺好看,然而却是甜得发苦,齁死我了。
      
      我怀疑他这饼干直接用糖做的。
      
      他问我:“味道如何?”
      
      迎着他幽寂沁凉的眼睛,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要是我回答的不好,这将是一道送命题。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他好看的眉微微皱起了一个弧度:“嗯?”
      
      “尚可,但你可以做得更好。”我斟酌着说道,“不知你有没有兴趣来我店里打工?”我无视他若隐若现的杀意,“作为报酬,我能教你任何一种你想做的糕点,保证每一种都是绝顶美味。”
      
      这不是我吹牛,吃过我糕点的人,就没一个不说好的,就算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江湖人,也多数成了我的回头客。
      
      “……”他思考了片刻,终于缓缓点了点头,“好,明天我会再来。”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之中,我终于松了口气。这时我才感觉到后背一阵黏腻,那是我被他的杀意吓出的冷汗。
      
      为了保住我自己的小命,我真是太难了。
      
      在这冰冷无情的苦境之中,只有找个男朋友这件事能让我感到一丝温暖。
      所以……夜雨沧神你到底死哪儿去了?!
      
      夜雨沧神我没等到,第二天这个小煞星倒是如约而至。
      
      他说他叫荧祸,是一个魔。
      
      魔不魔的我没看出来,也不介意,但他的口味确实不像个人。毕竟没有哪个人类能像他一样面不改色的吃下这些甜得发苦的糕点,而且最关键的是,他吃了这么多,竟然都不长蛀牙!
      隔壁的小朋友看到都气哭了好么?
      
      “老板娘,这次你再尝尝。”
      
      如今我和他认识快半年了,小煞星每次做好饼干都会让我替他尝尝味道提出意见。这不,他今天又把一盘五颜六色的饼干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颤抖着手拿起一块饼干,他别以为我没看见他又往里面倒了满满的一罐糖!
      
      我闭着眼睛咬了一口:“……”
      我觉得他想让我死。
      
      “怎么样?”
      
      小煞星可怕归可怕,可漂亮也是真的漂亮,初见时他的表现倒像是他的一种保护色,认识久了才发现他其实就是个外冷内热的傲娇少年。
      
      此刻看着他精致的小脸蛋上那抹显而易见的期待,我不禁有些心软,然后昧着良心夸他道:“有进步,继续保持。”
      
      他的眼睛里透出一丝喜悦:“嗯。”然后他把剩下的饼干塞进了我嘴里:“老板娘喜欢的话就多吃点。”
      
      我:“……”
      我感觉刚才的心软全都喂了狗!他就是个魔鬼!魔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是快乐的,所以快乐就完事儿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