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异世种田养肥啾

作者:月野夏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季静家门口不但不种花,连棵树都没有。
      
      要有,肯定是它自己跑来的。
      
      季静仔细看,认出来是上次在森林里,见到的食人花。没有想到,它还活着,原本拧掉花盘的地方,重新长出一朵小花。过于迷你,看上去有点不协调。
      
      他们上次打猎的地方,其实离房子挺远的,季静如果没有指南针的话,靠自己走大概率会迷路,不知道这棵食人花是怎么回事,居然大老远的跑过来,不知道依靠什么定位?
      
      至于一棵食人花会跑路,季静已经惊讶不起来了,毕竟,她见过鸟大变活人,植物开口说中文,眼前就一棵植物长腿走路,又能怎么样,何必大惊小怪。
      
      叫它植物已经不合适,应该叫它植物人。季静突然想到有一个问题,就是食人花如果叫植物人的话,那么阿蒙的原型是鸟,岂不应该叫鸟人吗?
      
      季静:……她总觉自己好像在骂人。
      
      可能是阿蒙暴力折断过它的花器,食人花对阿蒙非常的惧怕,看到阿蒙跳下墙,整个身体缩成一团,溜溜的滚避开,惊慌失措看起来可怜极了。
      
      转念一想,季静记得它是怎么一口吞下阿蒙的,相比之下,她自己才是个小弱鸡。
      
      阿蒙毫不客气,他的动作迅如闪电,几下跳跃就拦住食人花球,一把薅起来,扔铅球一般,原地转了个圈,给脱手丢到天边。
      
      还一脸嫌弃的样子,季静远远的,还能听到食人花奇怪的嘤嘤嘤的哭声。
      
      季静看食人花被丢远,还是松口气的,她不想某天,被一朵花一口吞进肚子了去。
      
      阿蒙把食人花丢到天边,拍拍手回到房子里,脸色看起来挺轻松的,一副没当食人花是威胁的意思,季静想想也对,那么一朵小小的迷你花,短时间内不可能一口吞她和阿蒙。
      
      目测,吞只小鸟都费劲,季静如此一想,也放轻松了。
      
      第二天,站在阳台上做运动的季静,又看到眼熟的花,就扎根在房子外面,迎风舒展。
      
      人为财死,鸟为食忙,食人花为了一口吃的,也真是拼了。
      
      后来常常见到,季静看习惯了食人花,就不觉的可怕,食人花又从来没有攻击过她,她就当没有见过,倒是阿蒙,一如既往的,只要看到食人花,不管它跑的有多快,追在后面一把揪住,运足了手劲,扔的远远的。
      
      后来,食人花发展到,还没有看到阿蒙的人影,它就麻利的拔出根,撒丫子的跑了,季静只要看到这一幕,就知道阿蒙要回来了。
      
      不过,此时的季静,全部心思都在她的七颗土豆秧上面。
      
      眼巴巴的看着土豆秧完全干枯,终于可以收获土豆都了,有了土豆她就可以吃到醋溜土豆,红烧土豆,土豆炖肉,炸土豆,地三鲜。还有酸辣土豆粉,天知道,她有多么想念土豆粉!
      
      她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吃过正经的主食了,基本上都是每天都在吃肉吃肉吃肉,一顿吃肉还可以,两顿还很香,但是三顿四顿,那就很难受了。
      
      人向来如此,可以不吃,不能没有。
      
      虽然产量不多,但是收获之后,她最起码可以吃一顿吧。
      
      一早她兴冲冲的扛着铁锹在院子里挖土豆,挖土豆是有讲究的,先把有些干枯的土豆藤拨到一边,拿着铁锹离土豆根一手掌距离,使劲铲下去,连土带土豆一起撬起来,揪住土豆秧子一把提起来,一连串的大小白白胖胖的土豆都提起来了。
      
      一株土豆秧上面,大约有二十多个大小不一的土豆,大的比季静的手掌还要大,小的跟鹌鹑蛋差不多,季静心花怒放,把土豆放在一边,在挖其他六颗土豆,有的埋土里比较深,一铲子没都撬起来,季静需要再深铲几下,从土里把遗留的土豆找出来。
      
      所有的土豆都挖出来后,季静点点数,一共134颗土豆,挑选二十多个大土豆,准备催芽再种一次。
      
      新挖出来的土豆,一般都有休眠期,时间长短不一,但在温度合适又湿润的情况下,大概率是可以催芽成功。她把剩下来的土豆,放在太阳晒干燥,就送到地下室,用早就准备好的干草以及黑色塑料皮避光储存。
      
      看着一小垛土豆,季静总算了解到守财奴的快乐,她现在就是特别的满足,而且想要收藏更多。算算时间,季静穿到这里,已经是地球的八九月份了。这里的气候一直没有多大的变化,都在二十到三十度这个样子,下雨也很少。
      
      按理说,她是春天来的,已经过了一个夏天了,但是气候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季静每当想起来,就觉得有点不对,这个季节时间这么长的话,那么冬天该有多长呢?
      
      季静还怀疑,这里的冬天会不会雨雪特别多,因为自她来,下的雨少得可怜。
      
      目前她已经收集了不少的风干肉,干菜,再过一个月就可以收获红薯了,总的来说,日子还是不错的。
      
      到下午的时候阿蒙带回来了一头羊牛,两人到小溪边清理,季静盘算着要做什么吃,天天吃肉腻得慌,要是有面条米饭吃就好了。
      
      菜地里的西红柿等蔬菜都已经成熟了,季静已经吃了一批,还特地选个大的准备养老了做种子,蔬菜一旦成熟,都是一批一批的上,简直就吃不过来,季静提着篮子又摘了满满一篮子的黄瓜西红柿等菜。
      
      西红柿去皮切大块,羊牛肉切成大块,肉焯水之后加盐加姜片酱油等炖煮一四十分钟,再把切好的西红柿放进去炖二十分钟。
      
      季静特地留下破损不可久存的土豆,皮轻轻的一撮,就脱掉了,切成细细的丝儿,加蛋加淀粉加盐巴,搅合搅合,锅烧的热热的,锅底刷上一层油,舀上一勺子土豆丝,摊平成金黄色香脆的饼。
      
      另外黄瓜拍散切段,蒜剁成蓉,加热油炒出蒜香味,加上生抽、米醋充分搅拌一下,就是凉拌黄瓜了。
      
      一共也就三道菜,数量不多,分量很足,季静都是用盆装的,天气有点热,两人把饭菜搬到走廊吃。
      
      阿蒙现在用筷子,也是像模像样的,他的手拿筷子其实不算方便,所以吃烤肉之类,还是直接上手,只有季静做汤汤水水的吃食时,阿蒙就很愿意用筷子和勺子的。
      
      季静专门找了一套不锈钢的餐具给阿蒙用,阿蒙用起来很珍惜。拿起来放下去都是小心翼翼的,季静告诉他不用这么紧张,因为不锈钢的摔不坏。
      
      有土豆丝饼,季静不太想吃肉,喝了半碗的汤,配着土豆丝饼,吃的热泪盈眶,想到明年就有面条吃,还能敞开着吃土豆丝儿饼,光是想就觉得幸福啊。
      
      阿蒙现在就很幸福,今天的食物很合他的胃口,脸上没有表露出来,直接把一大锅的番茄羊牛肉吃的一干二净,连汤都不剩,饭后,还抱着凉拌黄瓜的盆儿,躺在靠椅上,一颗一颗的往嘴巴里填,咀嚼的嘎嘣嘎嘣的响。
      
      晚上,季静睡不觉,拉着阿蒙一人一个靠椅,坐在院子里说着明年种植计划,说是聊天,其实就季静一个人在唠叨,阿蒙也许听懂,也许听不懂,全神贯注的看着季静,听她说话。
      
      最后她得到结论:“阿蒙啊,虽然你听不懂我的话,我也听不懂你的话,但是我们聊天还是愉快的哈。”
      
      从头到尾没有说过话的阿蒙:\( ̄︶ ̄*\))~
      
      其实有时候,令人愉快的聊天是不需要带耳朵的。
      
      第三天,阿蒙不需要打猎,两人就到提着工具来到小溪边,季静准备在这里种植一些土豆。
      
      院子里的地已经种过一次,季静没有专门的肥料,不能补充地肥,肥力跟不上,庄稼就种不好,最好是让土地休息。季静只好使用新开垦土地办法,轮流种植是最好的,好在这里,其他不多,就地广人稀(两个人?),季静都看好了,小溪这边地又平又大,土质肥沃,灌溉又方便,以后可以主要再这里种植。
      
      两人先把灌木丛、杂草、石头等清理掉,再用镐头深挖出下面的树根等杂物,这可不是轻松的活计,要是季静自己做的话,可能两三天都干不了,阿蒙的力气大,他拿着镐头,一口气就把季静划定的土地都给挖好了,季静就跟在后面把树根等提起来绑在一起,准备带回去晒干当作柴火烧。
      
      临近中午了,季静抬头看日头高,就跑回去,准备中午的吃食。
      
      原本阿蒙的饮食怎么样,季静不知道,她猜测可能是打一头猎物,吃两三天,吃完再去狩猎,不过现在的饮食习惯和季静高度一致,除了食量比季静大很多外,一天三餐,荤素搭配,更喜欢吃炖肉,晚上休息。
      
      季静觉得阿蒙越来越像是普通人类了。
      
      今天吃的土豆番茄炖羊牛肉汤,把昨天剩下的羊牛肉以及内脏等都剁吧放在一个大锅里,焯水去血水架大柴猛火烧,然后用水瓢舀到大深口锅里,放在碳炉上慢慢焖。
      
      焖了一上午,季静揭开盖子看看,已经煮的肉烂汤浓,西红柿和土豆都化在汤里面了,一股香浓稍带着酸的咸鲜肉味扑鼻而来。季静撒了把盐,尝了下味道正好。
      
      她拨了下炭火,还带着点余烬,从竹框里把阿蒙从森林带回来的十几个大大小小的蛋,埋进去炭灰里。这些蛋季静都对着日光照过,里面没有可疑的阴影,说明不是受jing卵,不会出现吃着吃着,吃出来一只没出壳的小动物。
      
      说起来可惜,上次那个小家伙,虽然成功破壳而出,但不知道是不是被碳炉烤伤了,出来后就蔫蔫的,没到晚上就凉了。
      
      忙好之后,她又去菜地寻摸了十几条黄瓜条,季静今年种的黄瓜有二三十颗,她看错了种子,把黄瓜当成了丝瓜和瓠子,原本预计一样种十颗的,结果都种成了黄瓜。
      
      其实,这三样种子差别挺大的,当时季静神不守舍,就给弄错了。
      
      黄瓜攀藤后,架了三个藤架,正式上市后,每天都有几十条黄瓜,今天不摘,明天就老了,季静只好把黄瓜当成水果吃,反正黄瓜味道寡淡,夏天吃解渴又不腻人。
      
      她拿着一大罐子樱桃酱泡水并提着黄瓜到小溪边,黄瓜就在小溪里清洗,递给阿蒙吃。
      
      阿蒙特别喜欢吃醋拌黄瓜,加点蒜蓉生抽,一次可以吃一大盘,还不耽误他吃肉,但是生黄瓜就没有见他主动吃过,都是季静递给他,他就吃,从来没有主动拿过,季静猜测,他可能不是很喜欢。
      
      阿蒙几口据就吃完黄瓜,又咕嘟咕嘟的喝完水,两人坐在树荫下休息,季静拿着锄头地梳平整,尽可能的让翻上来的土被太阳暴晒,可以杀毒杀虫卵。
      
      过了会儿,两人小溪边洗洗手,阿蒙直接站在小溪里洗了个澡,还顺手仍上来好几条鱼,季静对阿蒙打猎的本事,真的很佩服。
      
      季静拔了几根草搓成一条,把鱼串起来,和阿蒙一起回家了,家里还有好吃哒~
      
      但是刚进家门,阿蒙就生气了。季静看他的反应就知道家里进东西了。不用想,肯定是那株阿蒙一打就跑,跑了还来,为了口吃的连死都不怕的食人花。
      
      季静出门的时候,肉已经炖好了,她力气不够,没法把滚烫又重的深口锅给抬下来,还放在碳炉上保温。走的时候,把院门给关上了,这一片是阿蒙的领地,季静穿来这么久了,除了这株食人花外,就没有见过大型猎食猛兽,平时更连个小动物都没有见过。
      
      敢进来的,防不住,不敢进来的不用防。
      
      阿蒙三两步就进了厨房,季静怕他们再厨房打架,把东西给摔坏了,毕竟现在买不到这些东西,坏了就没有了。她赶紧跟上去,脑里想着办法,让他们最好不要打架。
      
      到了厨房,季静就知道自己小看了食人花,低估了它为了一口吃的多有多拼的心。那么满满一大锅的肉汤,还是滚烫滚烫的汤,居然被它连吃带喝,一滴都不剩,吃的本来就粗壮的身体,鼓得更像一只大水桶,它满足的打着小饱嗝,举着锅倒下最后一滴汤,滴答~
      
      滴答,似乎有谁的理智一起断掉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