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异世种田养肥啾

作者:月野夏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不但鱼能吃人,一朵花TMD也能啊啊啊!
      
      季静一边心里疯狂的吐槽,一边心急如焚:阿蒙一动不动的挂在疑似食人花的嘴巴里,也不知道是受了重伤,还是被咬掉了脑袋。她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阿蒙被食人花吃掉,不过还是期盼着阿蒙没有事情,最好下一秒就能拳打食人花。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小弱鸡而已!
      
      不能再等了,她一咬牙,摸到厨师刀,双手紧紧的握着,眼睛盯着食人花,想要找到它的弱点:细看真是越看越怪,大约有一个成年人高,粗壮黑褐色的树干,光秃秃的,只有三两片五指形状的叶子,顶上就是一朵形似向日葵的花盘子,比向日葵大多了,翠绿色的花瓣狭长繁多,包裹着红黄相间长满利齿的嘴巴,还打着欢快的小呼噜~~
      
      嗯……,季静觉得有点不对。
      
      就在此时,食人花一口把阿蒙给呸出来了。没错,就是吃错东西,一口呸出来的。
      
      阿蒙在地上滚了两圈,伸着懒腰站起来了,与此同时,小呼噜声也消失了。
      
      季静:……
      
      这睡的有的多沉,都进别人嘴巴了,还在打小呼噜呢?!
      
      季静绕着他看了一圈,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明显的创口,只有胳膊和胸膛有一圈尖尖的牙印和滴滴答答的粘液,看起来特别的恶心。
      
      季静不知道这些粘液有没有腐蚀性或者毒性,拉着阿蒙到水里,让他蹲下来,把身上的脏东西给洗掉,阿蒙虽然有点懵逼,但是季静让他做什么,他没有反抗的做了。
      
      直到——
      
      食人花磨磨蹭蹭找到装着肉汤的锅,它的口水瞬间泛滥成灾,张开大嘴,花盘下面居然伸出许多指头粗细的黑色触手,缠成一张网托起汤锅……
      
      阿蒙本来是没有反应的,可能觉得食人花对他没有威胁吧,但是在看到食人花觊觎肉汤并付出行动后,他摆出威胁的姿势,冲着食人花发出尖锐的长啸。
      
      而食人花则一改缓慢的动作,迅速的用触手把汤锅丢到大张的嘴巴里,啊呜啊呜,然后把锅吐出来,里面当然一滴不剩。
      
      季静嫌弃的看着满是怪物口水的锅,满头黑线:阿西吧,还是个吃货呢。
      
      阿蒙离奇愤怒了,竖起来的眉毛匕首般杀气腾腾,他一跃而起,飞速的空中转了个身,又落在季静身前,就如实武侠剧里的绝世高手,利落干净的,食人花的的花没有了。
      
      它顶上的那朵向日葵被一爪两断,彻底和它分道扬镳了。
      
      食人花发出尖锐的哭泣声,整个身体左右往上一耸,埋在地下的根须都拔了上来,它粗壮的身体犹如柔软的橡胶一般,团成巨大的团子,啪嗒砸在地上,然后高高的弹起来,一边哭一边发出奇怪的声音:“好吃好吃好吃好吃。”
      
      季静的心脏猛地停止了跳动,然后耳边的世界安静下来,她只能听到熟悉的语言在耳边重复着。她以为这一辈子,都不能听别人说一句中文。
      
      她心想,会不会是和她一样的穿越者的呢?只是她身穿,而对方可能是灵魂穿越,附身到这株植物上,在这个孤单的世界里,能遇到一个和自己说着同样语言的老乡,怎么惊喜都不是语言能表达出来的。
      
      所以,再不合理的地方,一概不想,她现在一门心思认为自己是遇到老乡。
      
      她激动的跟在花球后面,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的嚷嚷着,想要和食人花说话。
      
      阿蒙并不理解她在激动什么,但不妨碍他一把抓起弹跳着逃走的食人花,季静激动的要跑到食人花面前,想要和食人花多说几句,他就紧张起来了,他速度很快的拦住在季静和食人花的中间,坚决不让季静靠近食人花。
      
      季静过不去,她只能隔空对着食人花老乡喊:“你你你是谁?”
      
      食人花明显对她也很感兴趣,大花盘子就跟向日葵似的对着她,隔得近,季静才发现,食人花的树干上有一对黑色的眼睛,小小的,它用很奇怪的声音重复季静的话:“你你你洗谁?”从词语到音调都模仿的惟妙惟肖。
      
      季静一愣,随即她明白这个是怎么回事,心顿时都凉透了,她还是不死心,带着最后的希望对食人花说:“你为什么学我说话?”
      
      食人花用着同样的语调,重复着季静的话:“你为什么学我说话?”
      
      原来,真的是模仿自己说话,季静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怏怏不乐的坐在地上。鼻子一酸,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下来,她从来没有的想,她想要回家,只有一个念头,回家回家回家!
      
      不光是回那座砖瓦水泥砌成的房子,而是坐落在金平路上,周围有很多街坊邻居的家,出门可以打车,晚上能开灯的家,自己熟悉的的故乡……自己永远也回不去的故乡。
      
      季静越想越难过,眼泪像是坏掉的水龙头,怎么也都止不住。
      
      生活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原始大陆上的他,并不明白季静悲伤的来处。但是生命的情感很多都是共通的,季静突如其来的悲伤,让阿蒙非常的担忧,他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眼睛里面都是满满的温柔。
      
      季静哭的太厉害,一直哽咽着到缺氧,昏昏沉沉的伏在阿蒙的背上,什么时候回到家都不记得了,等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
      
      季静起床后就觉得眼睛肿胀,整张脸都紧绷绷的,照镜子一看,果然眼睛肿成两枚桃核大小,脸也浮肿的不成样子,她怏怏不乐的连饭都吃不下去,本来打算今天要去下地除草的,但是现在全身无力,又精神不振,她窝在自己的床上,连早饭都没有吃。
      
      一直呆到下午,季静虽然有腹肚空空,还是打不起精神去做饭吃,她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不对,就是没有动力,也懒得去行动,她现在就是万事不想管。
      
      窗户传来梆梆梆的敲击声,外面传来阿蒙低沉的咕咕咕的声音,季静本想装自己不再的,等阿蒙自己走掉,但是想到阿蒙不是地球人,直性子,根本就不会知道隐晦暗示不想见人的意思,如果她不应答,可能会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情。
      
      想着,觉得让他担心,不是一件好事情,她拉开窗帘,果然看到阿蒙,阿蒙单手挂在窗沿上,一脸担忧的看着季静,季静对他摇摇手,示意自己没有事情,想要自己单独呆一会,想让阿蒙离开。
      
      阿蒙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可能是听懂了,但是还是固执的敲击窗户,想让季静开门。
      
      季静怕他一时间着急,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把玻璃给敲碎了,而且,她看阿蒙是单手挂在窗户上,也怕他单手难支,摔倒下去,没有办法,只好把窗户拉开。
      
      季静才开窗户,阿蒙就单手晃进来,他另外一只手小心翼翼的从怀里舒展开,只见他的手里是一片巨大的叶子,叶子包裹着十几枚形状大小各异的蛋。
      
      季静咦的一声,她好奇的伸手摸摸这些蛋,都暖和和,不知道阿蒙从哪里掏出来的,看形状大小,明显是掏了好几个动物或者鸟雀的巢穴。
      
      阿蒙一脸献宝的看着季静,看到季静脸上露出笑意,他也开心的咕咕咕的连声轻快的叫着,季静看到他这么开心,突然觉得,在这里世界里里,她虽然很孤单,但还是有个生命在全心全意的担心她。
      
      这在原来的世界,从奶奶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全心全意关心担忧她的人。
      
      她的眼眶热辣辣的,有点不好意思,掩饰地低下头,装作对蛋很感兴趣的样子,阿蒙以为她想吃了,摸摸肚子,跟她示意,是可以吃的。
      
      季静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变好,所以胃口大开,觉得肚子里饥饿难耐,她带着蛋,兴致勃勃的和阿蒙来到厨房,开火吃饭。
      
      因为家里米面早就吃完了,炒鸡蛋作为主食吃,有点腻人了,季静想起来小时候,奶奶经常给她做的夜宵。
      
      季静就点燃碳炉子,搬到小院子里,找烧烤网架在炭火上,把蛋壳嗑破,但是不能磕太碎,不然蛋清就流掉了,直接放在上面烤,回来翻面。然后剥掉蛋壳,稍微按压碎,撒点盐巴、一点点辣椒粉,直接就吃,带着煮蛋没有的风味,又香又嫩又经饱。
      
      那个时候她上学,在长身体,经常晚上写作业的时候,肚子就饿了,季奶奶或烤两个鸡蛋,配着一碗黑芝麻糊,或者是糖水煮鸡蛋元宵,吃的全身上下都暖和和的上床睡觉。
      
      想想就觉得幸福。
      
      奶奶走后,就再也没有人关心她的肚子饿不饿,晚上想不想吃什么?
      
      季静从来没有想过,她穿到原始大陆上,这里有个生物,会关心她肚子饿不饿,让她感觉到久违的幸福感。
      
      季静烤好,放了一点的盐巴,递给阿蒙,阿蒙蹲在一边,他还是不习惯像季静一样坐在椅子上,而是喜欢像是动物一样蹲着。
      
      阿蒙可能没有这样吃过,他打量着烤蛋,季静拿着勺子挖着吃,这个蛋没有腥气,撒点盐巴在撒了点辣椒粉,口感特别好。
      
      阿蒙吃了一个蛋就不吃了,可能觉得季静喜欢吃,季静在递给他,他怎么也不接了。
      
      但是他似乎对辣椒粉感兴趣,拿着瓶子,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季静一看到就要制止,但是已经迟了,阿蒙的鼻子吸进辣椒粉,瞬间阿蒙狂打喷气,辣的眼睛都红了。
      
      阿秋阿秋的阿蒙对着地面打着一个接着一个,突然,放在烤炉上的一个蛋咔嚓一声裂开了,一只嫩嫩黄的小尖嘴巴伸了出来。
      
      季静:????
      
      她赶紧把拳头大小灰褐色的蛋从碳炉上拿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阿蒙也吃惊看着这个蛋,似乎没有遇到过这个情况。
      
      蛋破出了一只小嘴巴,就没有动静了,季静心想,不会是烤死掉了,毕竟放在炭火上有一会儿,温度太高,里面的小生命估计经受不住,但是她按捺住了,所有新生的生命都是要靠自己破壳而出,才有可能存活下去。
      
      她听奶奶说过,孵小鸡的时候,千万不要看小鸡出壳困难,就帮它剥壳,这样的小鸡反而活不长。
      
      果然又过了很久,蛋壳有动了一下,裂缝更加大了。
      
      季静在全心贯注的看着蛋壳,季静突然听到阿蒙猛然站起来,对着围墙全身紧绷的摆出攻击的姿势。
      
      季静看到阿蒙摆出这姿势,知道外面肯定有危险,她在外面帮不了阿蒙的忙,说不定还是个拖累,跑进房子里。
      
      顾不上这颗蛋了,她把蛋揣到上衣口袋里,三步并作两步的爬上三楼,从露台栏杆往外看,阿蒙已经蹲在墙头上,朝着墙外发出愤怒的低吼,而墙外……
      
      季静并没看到墙外的有什么异常,可能因为角度的原因,她只看到一朵小花在迎风招展。
      
      季静:……她家门前什么时候有花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