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异世种田养肥啾

作者:月野夏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阿蒙为什么介意自己的原形呢,季静思考出很多的理由,最大的可能是,他的原型太可爱了,圆嘟嘟的,看着就没有什么威慑力。
      
      这在只凭拳头吃饭的原始大陆来说,可不算好事情。
      
      他躲了好几天,可能是发现,季静挺喜欢自己的原型,阿蒙慢慢的放轻松,开始在季静面前很随意的展现原型,季静可以常常看到,一只圆滚滚毛绒绒的的小肥鸟在眼前滚来滚去。
      
      季静非常克制自己,不要去rua小肥鸟,毕竟阿蒙很要面子的。
      
      气候适宜,季静种植的土豆、红薯以及各类蔬菜都生长的比较好。
      
      比如黄瓜、西红柿、茄子、青椒等都已经挂果了,季静每天都去看看,垂涎三尺的算着日子,什么时候可以收获,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正经吃过一次新鲜的蔬菜了,什么拍黄瓜、西红柿炒鸡蛋、凉拌西红柿、红烧茄子、清蒸茄子、地三鲜等,以至于,看到还在地里的蔬菜时,脑袋里就自动的报菜名。
      
      下午正是除草的好时间,拔除的杂草丢在地里,立马就被阳光晒干。不用担心它会死而复生。
      
      季静带着遮阳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劳作。阿蒙蹲在一边看,他跃跃欲试的想帮忙,但是季静怕他踩坏这几颗珍贵的土豆,把拌好糖的油渣给阿蒙,表示这么一点小事,自己可以搞得定。
      
      油渣已经凉了,不如热乎的时候好吃,但要征服阿蒙,还是轻而易举的,阿蒙被美味吸引住,抱着盘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吃,从头到尾都撒发出满足的气息。
      
      季静对着笔记查看,土豆茎叶已经开始枯黄,等完全干枯了,地下的土豆块茎膨胀到最大,就可以挖土豆了。
      
      季静盘算着,等土豆收获后,看着能不能在抢种一茬土豆,她这次只有七株土豆秧,就算是丰收了,可能不到五十斤,她想要做个什么根本就不够用。
      
      天气正好,季静跟着阿蒙到森林深处打猎。
      
      自从有一起出门的打算,她就找机会跟阿蒙表达了很多次,每次阿蒙出门,她都穿戴好,背着包跟在他后面,阿蒙不知道是不懂她的意思,还是觉得危险不好去的,一直没有带她。
      
      跟往常一样,她背着包跟在阿蒙后面,阿蒙却没有推她回家,而是把她背在后面,一路往森林处跑。
      
      这次来森林,跟上一次不一样,上次是紧张而又劳累,而这一次,她在阿蒙的后背上,非常惬意的观赏沿途的风景,心情不一样,看到同样的风景感觉都不一样了。
      
      打到猎物后,阿蒙带着季静找一个有水源的地方休息。
      
      季静准备的非常充分,背包里放着打火机、刀具、餐具、药物、深口锅、野餐垫、盐巴等,就地就可以煮饭。
      
      她在靠近水源的地方拔掉杂草,清理出一块空地,又去捡了几块大石头,垒成石头灶,捡起一捆干枯的树枝干草。
      
      做好准备之后,她舀了半锅水架在石头灶台上,又用打火机点燃枯树枝。
      
      现在的阿蒙已经对火不排斥了,甚至还挺喜欢吃熟食,常常把打猎来的食物交给季静料理,季静当然很乐意,她不会打猎,阿蒙不会烹饪,阿蒙把猎物交给她烹饪,两人都有美味的食物吃,岂不皆大欢喜。
      
      阿蒙猎到的是一头长得很像牛,大小跟山羊差不多的猎物,季静叫它羊牛,羊牛季静吃过几次,口感非常不错,看得出,阿蒙也很喜欢,猎到羊牛的频率挺高的。
      
      他的爪子很锋利,季静带的厨师刀不好处理羊牛的大骨头,她就指挥着阿蒙用爪子把猎物分割成若干块。
      
      分好了大块的肉,她拿到水里清洗掉血污,在用厨师刀处理一下,野外没有讲究的条件,她直接把带着大骨头的肉放进汤锅里煮。
      
      阿蒙明显对厨师刀很感兴趣,蹲在季静的后面,目不转睛的看。
      
      剩下是夹廋带肥,两大扇肋排,适合烤制食用,季静先倒了点料酒生抽和生姜腌制去腥,腌制好了后,她用树枝现场搭起简易版的烧烤架,再用削好的尖头树枝把肉和排骨串起来,架在烧烤架上烤制,不时地翻翻面,在刷点酱料。
      
      此时正是当中午,温度很高,阿蒙怕热,直接跳进水里降温,季静看着很眼热,但是她不敢下水的。
      
      大约是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年暑假,她和朋友赤脚在河里玩,结果被淤泥里的玻璃片扎伤了脚心,当时被送村里的小诊所。
      
      小诊所条件简陋,没有打麻药,被大人按在床上清理创口。有多痛,说实话,季静现在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从此心里留下的阴影就是,看到碎玻璃就条件反射脚心疼,自从之后,再也不敢赤脚踩站在地上了。
      
      她在岸边撩点水洗洗脸洗洗手。
      
      肉烤好后,季静舀水把火堆浇熄灭,在树荫下铺了野餐垫,又采了几片巨大的叶子,清洗干净,把烤好的肉搬上去,季静估摸着,少说都有二三十斤,一人一个干净的盘子吃肉。
      
      大块的烤肉,烤的外焦里嫩,一口咬下去,油汁水呲的满嘴都是,季静大约吃了两块手心大的肉,就撑的不行了。其他她给稍微切割了下,就都堆放在阿蒙的盘子里。
      
      阿蒙真的挺喜欢吃,一块接着一块,像是怎么也吃不饱,季静看着就觉得撑的慌,可是阿蒙看起来腰腹都没有什么变化,他把肉吃到哪里去了
      
      季静好奇的伸手摸摸了,噫噫噫,皮肤真光滑!
      
      阿蒙的脸却扑哧下,跟下了油锅里的螃蟹一样,红透了。
      
      季静就是顺手,看到阿蒙反应这么大,也觉得不太好意思,她溜着眼睛四下一看,肉汤已经煮了很久,扑哧噗呲的响着,浓郁的肉香蔓延开,季静转移话题说:“汤好了汤好了。”说着溜到火堆边,专心致志的搅拌肉汤。
      
      一搅合,更香了,季静本来已经吃饱了,现在闻到香味,觉得有点馋,她默默地咽了口水,拿着不锈钢的大碗,她盛了两碗,等放凉后,她喝了一口,鲜香味浓,再吃一口肉,肉已经炖的骨酥肉化,嘴巴轻轻一抿,肉骨分离,好吃!季静招呼阿蒙过去喝汤。
      
      阿蒙皱皱鼻尖嗅了一下,表情十分直白,对肉汤不感兴趣,他更喜欢实实在在,可以拿在手上啃的肉。
      
      季静把碗塞到他手里,让他尝一尝。
      
      阿蒙的眉毛有点竖,看起来凶凶的,所以当他严肃的时候,季静就算知道他不是生气,还是会小心肝颤了一下。
      
      …季静有点想把手缩回来了。
      
      阿蒙的表情很嫌弃,手却没有推开季静,而是接过去,喝了一口。
      
      唉唉~阿蒙吧嗒了下嘴巴,觉得很不错,一仰头,连汤带肉吃掉,连骨头都卡巴卡巴的嚼着吞了。
      
      他把碗给季静,期待的看着她,季静彷佛看到他背后有条摇出幻影的尾巴。
      
      季静心里冷笑:呵!很想把碗丢给他。
      
      但是她不敢,给阿蒙盛了一碗,不锈钢碗导热很快,季静放在凉快了会,阿蒙不明白她在做什么,但是季静没有给他,他也不去拿。只专心致志的看着汤碗,季静心里想:还挺绅士的哈原始人。
      
      季静早把心里一咪咪的不愉快给扔到外太空了,她指着锅,想跟他表达锅很烫,于是两手虚虚的按上去,实际上并没有碰到,然后装被烫到,吹着手指头,嘴嚷嚷着很烫很烫,表情很痛苦的样子,她想,阿蒙知道火很危险,但是他不一定知道锅导热后也很危险。
      
      阿蒙看着季静表演,似乎不太明白她在做什么?但是看到季静握着手指头,做出痛苦的表情,他神色变得焦躁,咕咕咕的一连串的叫着。
      
      阿蒙的反应让她出乎意外,意识到不应该让他误会了,有点尴尬的指着锅解释:“我没有事,我没有受伤。”
      
      说着伸出双手给阿蒙看,示意自己没有受伤。又指着锅说:“很烫很危险”
      
      阿蒙以为季静要拿锅,他直接用爪子把滚烫的锅给提起来了。
      
      季静吓了一跳,让他赶紧放下来,根据季静观察,手爪对阿蒙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武器,要是手爪烫伤了,势必会影响他打猎,如果遇到危险,就会危及生命。
      
      阿蒙似乎没有感觉,他看季静着急,就放下锅,轻声咕咕咕的安抚季静。
      
      季静赶紧拿起他的爪子,仔细看看有没有烫伤。
      
      她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观察阿蒙的手(爪),不是没有机会,也不是她敢不敢看,而是她心里过不去。
      
      就算心里明白,阿蒙不是普通的人类,彷佛只要季静不去看他异样,就不会有这些不同,阿蒙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和她一样,那么,她在这里星球上,不是孤单的个体。
      
      这时她第一次,近距离的查看阿蒙的爪子,对,这就是爪子,不是人类细长灵活又孱弱的手指,阿蒙的的爪子虽然形似人类的手,但是稍仔细就看出不一样,一看就是坚硬无比的皮肤,尖端泛着黑色光芒如同十把匕首一般。
      
      阿蒙的爪子好好的,没有任何的不妥当,甚至连烫红的印都没有。
      
      季静虚惊一场,放下阿蒙的爪子。
      
      吃饱喝足就会发困,她打了哈欠,忍不住的躺在午餐垫上,把背包卷吧塞在后脑勺,又撕了两张柔软的餐巾纸,塞进耳朵里,防止有小虫子爬进耳道里。
      
      昏昏沉沉几近入眠。
      
      脚似乎被什么踩到,季静猛然睁开眼睛,左右看却什么都没有,又疑惑的看着身边一株光秃秃、矮墩墩的树木:这玩意刚才在这里吗?她怎么没有这个印象呢?
      
      脑袋里面懵懵的,完全没有睡醒,就像是周末在家睡午觉,结果一觉睡到半夜,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从灵魂深处深深的疑惑着:我是谁,我在那里,我还活着吗?。
      
      阿蒙躺在一边,她瞄了一眼手表,睡下还不到半个小时,她眼皮有点发沉,慢慢的闭上眼睛。
      
      闭眼到一半,她居然看到那株奇怪的植物,像长了脖子的动物一样,向下弯曲着粗壮的树干,而树干的顶部只有一朵大得出奇的花朵,翠绿的花瓣慢慢绽放开,裂出一张红黄相间,巨大的,长满利齿的嘴巴,然后,啊呜一下,一口把阿蒙叼在嘴巴里。
      
      季静:
      
      季静:!!!
      
      季静眼睛都瞪出来了,浑身上下汗毛倒竖。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惊悚的画面。
      
      她以为,在小溪边被一条鱼攻击,已经是她人生的底线。
      
      可万万没想到,这还没几天呢,她的底线又被一朵花给刷新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