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异世种田养肥啾

作者:月野夏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第三章
      
      阿蒙展示了自己的牙齿后,满意闭上嘴巴。
      
      季静没能从他呲牙的惊吓中走过来,她提着水桶特别想跑回家里,但是理智告诉她,阿蒙并没有恶意,也许,他就是想吓唬吓唬她。
      
      季静内心狂哭;这位不但不是个人,还是个神经病啊!!
      
      季静倒吸了半天的冷气,才让自己冷静下来,阿蒙已经把荆棘连根拔了一大片了。季静又忍不住的倒吸冷气,看着他的手,就是羡慕,连尖刺都不害怕,这该有多坚硬啊。
      
      有了阿蒙的帮忙,季静很快就请理出一条可以快速通行的路。
      
      走近看的更清楚,是一条小溪,宽处不过两三米,窄的不到一米,因为河道以及周边布满爬藤灌木丛以及水生植物,远处不仔细看,真不能发现这有一条溪水。
      
      溪水非常干净,清澈见底,季静好奇的看看草以及石头缝里,可以看到手掌长的小鱼在游来游去。心里寻思着:带把小网兜来,可以捕鱼煮鱼汤喝~
      
      季静解下水桶,舀了满满两桶水,她把扁担放好,想要担起来……水桶纹丝不动,两桶水沉重跟两座山似的。
      
      季静相当无语:真是太高估自己了!
      
      阿蒙奇怪的看着她,不明白她在做什么。
      
      再看她跟乌龟似的挣扎半天都起不来,似乎恍然大悟,他上前一手握着扁担,直接把两桶水给提起来了。
      
      轻松的跟提起小孩玩具一般。
      
      季静:……
      
      就心情有点复杂,感觉自己是个废物没跑了。
      
      离她大约只有半米远的水面上,半截露在水面上的枯木,浮浮沉沉,季静看了一眼,总觉得有点奇怪。
      
      谁知道这东西猛的张大嘴巴,就像季静咬去。
      
      她根本就来不及做出反应,阿蒙从她后面一跃而出,一拳打在这东西张大嘴巴。把它打到滚到地上连翻了几个跟头。
      
      季静仔细看,竟然是一条成人胳膊长的怪鱼,浑身上下灰白色,飘在水面上,活生生就一根长着苔藓的枯木。
      
      这条鱼最怪的是,还长了四个爪子,但说它像蜥蜴,还不如说是个肚子上插了四跟枯树枝的鱼。
      
      枯木鱼明显害怕阿蒙,被打翻在地后,连连后退,似乎想要溜走。
      
      阿蒙的动作比闪电还快,他伸手一把抓住枯木鱼,狠狠的往地上一砸,一手攥拳头,照着怪鱼的脑袋就砸过去。怪鱼居然可以发出吱吱吱的声音,拼命的翻滚挣扎,但是被阿蒙三拳打的脑袋都扁了。
      
      阿蒙身上溅了枯木鱼的血,他可能记得初次见面被他狩猎吓到的季静,小心翼翼靠了过来,对季静轻柔的咕咕咕。似乎是在安慰她。让她不要怕。
      
      季静觉得脸冰冰凉,摸摸才发现自己流泪了,伸手擦擦,却怎么也擦不干净。成年人讲究一个体面,所以就算哭,也是躲起来偷偷的哭,阿蒙是个原始人,不会嘲笑她,甚至可能连哭的含义都不知道,季静就是觉得不自在。
      
      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着看阿蒙,对阿蒙嘀咕,又像是安慰自己说,没有事情,就是吓了一跳。谁知道一条胳膊长的鱼都想吃人呢?
      
      对啊,一条胳膊长的鱼都能吃人的世界,季静到这里已经有半个月,她当然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残酷现实弱肉强食的原始世界,但她从未如此的清醒的认知到,她在这个世界里,是这么的无力和弱小。
      
      她能活多久,明天?后天?她会怎么死去。
      
      崩溃就在那么一瞬间,季静想着想着就无声哭起来。
      
      阿蒙想了想,把季静放在自己的肩头,他提着水桶等东西,几步到房子面前,他小心的放下季静,轻轻的推她进去。他可能觉得季静被吓坏了,到自己窝里会更有安全感。
      
      确实如此,季静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她红肿着眼睛,看着站在院外的阿蒙,心想:这真是一个又温柔又体贴的原始人。
      
      一连几天,季静都有点蔫蔫的,提不起精神,某天,阿蒙又带了一棵结满了手指樱桃树枝送给季静,果实明显比上次成熟,果香更加的浓郁。季静来了兴趣,她问阿蒙,这棵树从哪里来的?她想能不能带着树根,可以移植到房子附近。
      
      阿蒙虽然听不懂中文,但明显明白她的意思,他说了几个音节,又指着东南角示意。季静想想拔了杂草,指着杂草的根,对比着树干的断裂处,比划了几下。
      
      阿蒙想了想,抱起季静,安放在自己的胳膊弯上,然后一路疾驰。
      
      季静猝不及防,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她都反应不过来,只好死死地抱着阿蒙的胳膊,生怕自己被颠簸下来。
      
      跑了很久,季静估算大约有二个小时,才到了地方,阿蒙把她放下来,咕咕咕的几声,似乎再问她:喜欢吗?
      
      季静惊呆了,只见眼前一颗巨大树木,上面结满了之前阿蒙送给她的红色的果子,不知名的鸟雀在叽叽喳喳的叫着,快活的啄食树上的果子,而树下也铺满满一层熟透落下来的手指樱桃,随处可见黑色虫子在果子上啃食。
      
      彷佛是大自然的奇观,季静站在树下面,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渺小无力壮观,她无法用语言表达,只能连连惊叹:这棵树真他妈的大啊。
      
      原来阿蒙给她带来的不是一棵树,而是从这颗巨大的树上折断下来的树枝。
      
      阿蒙直接折断胳膊粗的树枝,回去的时候,季静坐在他右胳膊弯上,左手举着三人高的树枝。
      
      这些丝毫没有影响他的速度,一路回去比来的时候还要快,季静微笑看着阿蒙,觉得自己可能低估了他的实力。
      
      到了家,季静挑选了一支形状好看的,拿着剪刀稍微修剪了下,去找个大缸接点水插起来,挪放下走廊玻璃墙边,看着挺有意思的。
      
      将剩下的樱桃树枝搬到干净的桌子上,摘下来收集到竹篮里,,阿蒙蹲在门边看着,没有跟之前一样,快速的离开,季静猜测,他们可能是独居,还没有发展出社交的观念,不习惯去别人的巢穴。所以,阿蒙从来不进季静家的屋子。
      
      季静邀请阿蒙进来,并没有想象中的抗拒,阿蒙进来后,就好奇的蹲坐再地板上,表情非常的严肃,但是眼睛发亮,眼珠转着看着四周,明显对房子里面的一切都很好奇。
      
      看到季静过来了,又很正经的蹲着,眼观鼻鼻观口。
      
      看到季静再摘果子,他伸手摘了一颗,他的手虽然很灵活,但是指甲锋利坚硬,捏一颗碎一颗,于是讪讪的背过手,悄悄的把捏碎的手指樱桃从背后扔掉了,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季静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心里盘算着怎么料理这些樱桃,全部摘下来,足足有一桶,吃是吃不完的,她想起来地下室有不少玻璃瓶,可以把樱桃储存起来,现在天气温暖,食物充足,但是天暖和就有天气寒冷的时候,按照地球上的常识来说,她需要储存一个冬天的食物。
      
      不光是食物,还有取暖,用水等等,虽然看起来冬天还挺远的,但是需要做的事情却很多,季静有了紧迫感,但是她并不知道这里的冬天是什么样子,到底有多冷,冷多久,需要准备多少食物才充足。
      
      她扭头看了眼阿蒙,阿蒙肯定知道,可惜他们语言不通。她绞尽脑汁,没有想到该怎么表达过冬的方式,只能暂时放弃,自己约莫着准备。
      
      阿蒙呆了会儿就跳出围墙走了,季静摘完樱桃,就带到小溪边清洗,现在小溪边很安全,上次差点被枯木鱼咬到之后,阿蒙就把这一片的枯木鱼请理一遍,全都打死,还带着季静过来看死掉的鱼,似乎跟她说,这里没有咬你的鱼了。
      
      季静甚至还吃了这种鱼,阿蒙从鱼肚子上挖下来的肉,递给季静,季静本来是拒绝的,她没有生食的习惯,但阿蒙非常的坚持,季静小小的吃了一口,发现这种鱼虽然狰狞难看,但肉质细嫩,入口清甜,丝毫没有腥味。
      
      她提着樱桃放到厨房,又去地下室找到三个2L容量的玻璃瓶,清洗干净后,放在锅里用开水消毒,做好准备后,才把樱桃加糖熬煮,等变色就盛到玻璃瓶里,连着玻璃瓶一起放入热锅加热十五分钟,再趁着还烫拧紧盖子,盖子内凹下去,说明已经密封住了,密封好的罐头可以存放很久,剩下的她继续熬煮到汤汁浓稠,把里面的果核给挑出来,盛到玻璃瓶里加热拧盖密封。
      
      季静收集到两瓶樱桃水果罐头和一瓶樱桃果酱。等放凉之后,搬到地下室保存。
      
      但是这些还是不够的,季静盘算着如果阿蒙去狩猎的时候,能不能带上她,这样她可以采集一些可以食用的果实,或者跟阿蒙换一些活的小动物,这样她就可以饲养,让他们变成家禽,需要的时候就可以食用了。
      
      阿蒙有时候会天天过来,但是有时会几天都见不到。
      
      季静猜连续出来的话,就是去狩猎去了,不过阿蒙从来没有在季静面前生吃过猎物。
      
      阿蒙非常的聪明,虽然他们无法用语言不通,但是交流起来,完全没有障碍,季静想要表达的,阿蒙总是能猜对。
      
      季静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她有一个这样的朋友,还是非常不错的。
      
      转眼已经又一个多月过去了,某天,季静再翻日历,发现居然是自己的农历生日。
      
      季静都有点恍惚了,她算了下日子,原来到这里世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但是,现在回想起原来的世界,总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刚刚好阿蒙也过来,季静拿着一罐子果酱,泡在水里给阿蒙喝,阿蒙吃完闻闻就跑了,等回来的时候,拖过来一头猎物。季静见多不怪,每次季静给他什么东西,他都回送礼物,有时候是果实,有时候可能就是漂亮的小石头。
      
      但是猎物还是头一次。
      
      季静看着这头肥嫩神似小野猪的动物,灵机一动,对阿蒙说:“我们今天烤肉吃吧。”
      
      阿蒙不知道有没有听懂。
      
      季静跑到地下室,找到工具以及调料等,再拿着阿蒙到小溪边,把猎物开膛破肚清洗,猎物看着像是小型的野猪,她喀喀喀的分部位把肉进行切割,倒入调料腌制。
      
      然后找出木炭,阿蒙好奇的再摆弄着调料,此时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季静不想烧烤的烟气跑到家里,所以在三楼露台上烧烤的。
      
      季静每次烧火都会留未熄灭的木炭,放在冬天取暖的暖盆里,便于下次取火方便,她铲掉灰烬,填进去一点木炭,用扇子煽风。
      
      记得第一次用火被阿蒙发现,阿蒙还变了脸色,他把季静拉背后保护着,一脚就把燃烧的树枝踩熄了。
      
      他还神色严肃的对季静咕咕咕的几句,似乎是在教训她不能玩火。
      
      季静当时猜测,这里的人类,应该没有大规模的使用火,阿蒙肯定接触到,还吃过亏。
      
      现在季静用的是木炭,没有明火,阿蒙看到一眼,没有出手阻难。
      
      季静把穿好的肉串放在炭火上烤制,很快,烤肉的香味四撒开,阿蒙悄悄大的看过来几次。
      
      烤制到半熟后,季静又撒了点干香料,她考虑到东西用完就没有了,而且还有阿蒙,他没有接触过可能接受不了味道,所以调料之内放的非常的少。干香的烤肉味把阿蒙都吸引来了,他在烤肉摊前转悠好几次。
      
      季静把烤制好的肉串递给阿蒙。阿蒙开始有点迟疑,他接过去,小心的闻闻,季静以为他因为警惕才不吃,自己咬了几口,示范给阿蒙看。
      
      烤串肥瘦相间,廋肉细嫩,油脂被炭火烤制的金黄油亮,一口咬下去,油滋滋的夹杂着孜然的香味,真是好吃到爆。
      
      阿蒙咬了一口,眼睛锃亮,幸福的似乎要飞上天了。
      
      烧烤最大的乐趣不光是吃,而是一边吃,一边烤,季静还找出一瓶果酒,她倒了一点尝一尝,几乎吃不出酒味道,就是一瓶小甜水,给阿蒙也倒了一杯,她自己自酌自饮,自得其乐。
      
      阿蒙又开始好奇了,看季静喝,也尝试着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来,似乎也没有特别喜欢,他更喜欢吃烤肉,季静就忙着给阿蒙烤肉吃。
      
      可是烤制了一会,季静就觉得不对,太安静了。她似乎听到细细的呼噜声,低头一看,大吃一惊:
      
      桌子地下居然躺了只有着蓬松羽毛圆滚滚的白鸟。哪里来的小肥鸟?
      
      不对,阿蒙哪里去了?
      
      小剧场:
      
      刚看到小肥鸟
      
      阿静:天啦,好软好萌好可爱~想rua~~
      后来,看到小肥鸟捕猎时的凶残
      阿静瑟瑟发抖:大佬 (⊙x⊙;)
      小肥鸟眨巴大眼睛继续卖萌:啾~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