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异世种田养肥啾

作者:月野夏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第二章
      他焦躁的绕着房子来回转圈,似乎在寻找什么,一边走,一边皱起鼻尖,用力的嗅着。
      
      嗅着嗅着,就嗅到季静身边,他疑惑的看着季静一眼。又仔细的来回嗅了几次。似乎是确定什么,对着季静愤怒的嘶吼一声。
      
      季静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她的脑袋瓜飞速的转动起来:他究竟在找什么?
      
      房子是自己一直生活在里面的房子,他嗅觉灵敏闻出自己的味道?他是不是有重要的地方放在这里,那么东西哪里去了,是压在房子下面,还是和原来的土地被置换到地球上了?
      
      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更不知道他的东西去哪里了呀?
      
      这个东西是不是特别重要,他这么生气,肯定会吃了她吧??季静被自己的脑补吓得快神经失常。他又回来嗅了几次,然后看了季静一眼,此时他的表情已经变得低落,转身自闭了.
      
      季静被他的眼神看的打个寒战:……
      
      他背对着蹲坐在风口,背影萧瑟。
      
      剧情发展太快,以至于自己变得跟制杖一般,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静转头看近在眼前的大门,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悄悄的站起来,一步一步往门口挪,伸出颤抖的手,慢慢的拧开门把,她双眼紧紧的盯着他,心脏砰砰砰的剧烈地跳动着,胸膛紧张到疼痛的要爆裂开了。
      
      “咯吱~”门轴转动声似乎是在季静的耳边爆开,心脏已经跳到喉咙眼了,堵着她连呼吸都困难。他快速的扭过头来看,又没有任何反应,转过头继续自闭。
      
      季静长长的无声的松口气,她转身悄悄的从门的缝隙处,如同黄花鱼般溜进去,反手把门关上上锁。
      
      院子里面并不能给她安全感,谁知道他会不会跳墙进来,她头也不敢回地跑到地下室,把门死死的关上,又拖来旧家具抵着门,之后敛声屏息的跪坐在地上,耳朵贴在墙壁上,仔细的捕捉着外面的声音。
      
      过了很久,地下室的楼梯没有传来任何的声音。
      
      季静猜测他应该不会爬墙,毕竟院墙有四米多高,又光滑没有着力点,她躲在家里,还是算安全的。
      
      松了口气,不过为了保险,她还是在地下室待了两天。
      
      地下室虽然不缺吃不缺喝,但是,作为储藏间密封气闷,人呆在里面,各种排泄废料等堆积,气味实在难闻,更重要的是,没有任何娱乐活动。
      
      她无聊到找了块破布,把满是积灰的角角落落都擦的干干净净。
      
      两天后,她实在呆不下去,轻手轻脚的来到一楼,房子里面静悄悄的,楼上楼下都看了一边,还是她当时的离开的样子,并无暴力入内的痕迹。
      
      季静每天窝在房间里,连院子都不轻易去,躲在窗帘后,用望远镜观察,看有没有他的踪迹。
      
      又是一周过去了,院子内外都非常的平静,周边甚至连一头大型的野兽都没有看到。
      
      安全危机一解除,迫在眉睫的就是吃饭生存的问题。
      
      出门一趟,季静心里明白,这里不是她熟悉的世界了,地理环境虽然和地球很像,也有类似太阳的恒星,但这不是地球,至少,不是她生活过的时代。
      
      她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季静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不然在这个世界里,她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疯掉的。
      
      她不愿意多琢磨这些,类似怎么回去的念头,而是每天琢磨着种植的事情了。
      
      她要活下去,就要种地采集甚至是去打猎,不能坐吃山空。
      
      这段时间,最令她开心的事情是:放在阳台上土豆和红薯都催出芽了,(~ ̄▽ ̄)~
      
      她到地下室找趁手的农具,并在角落淘汰的老式橱柜里,找到奶奶收藏的种子。
      
      种子用纸袋包装着,大部分是蔬菜瓜果,有自家留的,也有种子店买的,还有一部分包装上没有标识,季静也认不出来。
      
      考虑到季节和温度对种植的决定性影响,她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气候又不了解,只取用一小部分的种子,如果可行,下一年在大规模的种植。
      
      院子里本来就有一块菜地,季奶奶有个习惯,来不及吃的蔬菜瓜果类,或发芽,或腐烂,不能食用的,就会直接埋到菜地里,所以,菜地里经常长出奇奇怪怪的植株。
      
      比如院子里的一人高的柠檬树,比如角落里的枇杷树。
      
      季静自己当家后,也会顺手把发芽的葱姜蒜埋进菜园里。只是她不如季奶奶时常打理浇水,能活下来的都靠植物自己争气。
      
      整理菜的时候,发现好几颗植物:三颗蒜、一颗辣椒、一把小葱、还有两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植物。
      
      意外的惊喜,她特地搬来石头围着保护起来,从院子里积水池里舀水浇一浇。
      
      季静已经规划好了,院子里的菜地分成三垄,一垄种土豆,一垄种红薯,剩下一垄撒点蔬菜种子。
      
      先拔掉杂草,在翻土整平,撒点草木灰,就可以播种了。
      
      看着地方不大,季静忙了半天,才整理出来出一垄地,她把蔬菜种子均匀的撒在土壤上,盖上一层薄土,又把院子养鱼池里最后一点积水浇上去。
      
      红薯她直接埋进土里,等长出藤苗后,可直接截取苗叶扦插,方便而且成活率高。
      
      忙完后,天色已经微微黑,季静口干难耐,到走廊,拿起瓶装水开盖喝了一口。因为干净的水已经不多了,季静喝的非常珍惜,就算非常口渴,也就小小的抿了一口。
      
      她躺在摇椅里,喝了口水含在嘴巴里,她睁开眼,看到他就蹲在墙头。
      
      季静扑哧的一声喷出嘴里的水,同时身体狠狠的往后一仰,连着躺椅倒栽葱般的摔在地上。
      
      季静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就看到对方像是变戏法,从身后拖出一棵树,扬手扔到院子地上,站起来,一脸严肃的冲着季静咕咕咕了几声。
      
      季静听不懂:……
      
      他为什么要扔来一棵树?季静又害怕又好气的想。她完全搞不懂这头怪物在想什么?
      
      可能是因为在自己熟悉的环境里,也可能是因为他从来没有伤害过自己,季静不像初见时,那么害怕他,见他没有跳下来的意思,她甚至大着胆子站在走廊上。
      
      果然,他转身就要跳跃出去,但脚一滑,徒劳无功的挣扎几下,整个身体跟着刺溜顺着墙角下来了。
      
      季静看着他失足滑落下来,莫名觉得空气中多了几分尴尬。
      
      阿蒙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一个跳跃,就直接攀爬到墙头,然后头也不带回的跑掉了。
      
      季静看着四米高的墙:……,说好的安全感呢?
      
      季静好奇的走到那棵树前面,不明白他为什么费那么大的劲,扔进来一棵树。黑褐色的枝干,卵形的叶子大约有幼儿手掌大小,上面结满了红色的果实,果实细长,形似手指。
      
      季静摘下一颗,凑到鼻前闻闻,果香扑鼻,上面还有有鸟虫啄食的痕迹。
      
      季静心里有个大胆的念头:这或许是送给自己的水果。
      
      如果鸟虫都能吃,那么人应该也是可以吃的,为了保险起见,她只吃了一颗。就算有副作用,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看着像是葡萄,皮薄肉厚果核小,口感和味道确实和中国樱桃一般,酸甜可口多汁。
      
      到了晚上睡觉,季静也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第二天起来,照了镜子,面色如常,季静确定身体没有任何异常反应。
      
      看来是没有毒的。季静看着满树的果实,摩拳擦掌,拿着盆慢慢的摘了一盆,洗是没有水洗,但是她找了个漂亮的白瓷碟来装樱桃,心里美滋滋的。
      
      又过了几天,家里储存的水,已经用的干干净净,她需要出门找水了。
      
      她之前出门向南走的时候,就在路上看到过一条小溪,大约离她家房子有两公里远,季静觉得取水不是非常方便。
      
      这几天,她在楼顶用望远镜观察的时候,意外发现,就在小山坡下灌木丛中,隐隐约约看到有水光浮影,不知道是不是水源,如果是水源,离家只有几百米,只要在荆棘丛中开辟条路,那么日常用水就会非常方便。
      
      她准备今天出门,到那边看看,拎桶水回来用。
      
      一手拎着水桶,一手提着砍柴刀,后面还背了背包,里面放了点必备的物品,季静就出门了。
      
      去水源的路不太好走,灌木丛生,杂草荆棘遍地都是,季静回去找了双厚实的劳动手套,把水桶绑在腰上,双手清理出能通过的通道。
      
      东张西望中,她居然又看到阿蒙,看到她看过来,阿蒙若无其事的转过头,这几天,季静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从最开始的惧怕,到现在已经毫无波澜,甚至可以伸手跟他挥手打个招呼。
      
      当然,季静心里还是非常警惕,毕竟,种族迥异,还可能是他食谱上的菜,再怎么小心也不为过。
      
      从院子到小河边大约二三百米,中间并无树林山石,一眼看的过去。季静连砍带踹,想尽快的清理了一条可以快速通行的路。
      
      等她再抬头看他,阿蒙不见了。她紧张的左右扭头看了几次,不知道他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她猛然发现,他就蹲在离她很近的一颗石头上,神色非常严肃,耳尖确通红,有点忸怩又有点得意的抬起头,冲着季静裂开他嘴巴,
      
      闪亮的,洁白的,
      
      狰狞的、粗壮的
      
      利齿。
      
      季静吃惊的后退一步:/(ㄒoㄒ)/~~
      
      小剧场:
      
      爷爷:有好口牙的幼崽才有机会长成最强壮的人。所以,阿蒙一定要保护好牙齿喔。
      阿蒙:好哒!爷爷
      阿蒙:为社么要成为最强壮的人咩?
      爷爷:吃更多的肉肉!
      阿蒙:好哒!!
      爷爷:可以找对象!生蛋!
      阿蒙:好哒!!!
      
      某天,阿蒙看到理想对象,他张开大嘴巴。
      
      想让她看看自己一口雪白闪亮的好口牙。
      
      阿静视角:雪白闪亮的野兽般的獠牙利齿!
      阿静:~~>_<~~ 好可怕,我要回家!
      
      求偶要看清种族,不同种族有隔阂呀阿蒙!
      
      #今天阿蒙求偶成功了吗?没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