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异世种田养肥啾

作者:月野夏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这个翼鸟族雄性,看起来,年纪比阿蒙大很多,季静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划分年纪,如果按照地球男性的样貌估计的话,阿蒙算是青少年,这个雄性一看就是一头中年鸟了。
      
      按照衣服的花纹色泽来说,他的本体应该是一只拥有白底灰黑色斑点羽毛的鸟。
      
      如果按照相貌来猜测性格,这绝对是一个任何生物都不愿招惹的凶悍鸟,特别是他的眼睛,杀气腾腾,如有两把大刀。灰黑花色大步的朝着季静走过去,季静马上蹲在地上,力图用一种投降的姿势,表达自己的态度。
      
      灰黑花色大步流星,直接越过季静,经过的时候,还奇怪的看了眼季静。
      
      季静:……???好熟悉的一幕,似乎在哪里遇到过。
      
      不过,这个人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季静简直就要喜极而泣,可是还没等她擦干净感动的泪水,就看到灰黑花色男又停了下来。
      
      要知道,季静从来没有看到阿蒙去看过别人的山洞,而其他翼鸟族人也从没有来过这里,这个灰黑花男的举动,非常的怪异,绝对不是好奇心能解释的。
      
      季静急得满头都是汗,她无比的期盼着阿蒙能赶紧回来,两个同族人肯定可以相互沟通。
      
      灰黑花男站在帐篷前面伸着鼻子,使劲的嗅着,可能觉得自己闻错了,还摸摸自己的大脑袋,一脸疑惑的样子,季静甚至还发现这个黑花男的脑袋毛秃了一块。
      
      唉,季静心里奇怪的想着:原来还是个秃毛鸟。
      
      当然,她不敢当面说的,只在心里吐槽吐槽,黑花男跟着神经病似的,在季静的帐篷去前闻来闻去,季静乖乖的蹲在一边,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她就差把头插进胳膊肘里,不看不听,老和尚念经。她默默的挪动了蹲着麻木的腿脚,心里念叨着。
      
      看得出来,这个灰黑花色男也很不自在,好几次都已经走远了,但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又转回来,末了,还特别悲伤的叹息。
      
      季静:……简直无话可说。
      
      洞口的肉汤正在加热,一丝丝的肉香味,从锅里悄悄的钻出来 ,萦绕在两位的鼻尖,随着温度的提升,香味越发的浓郁,咕咚一声,灰黑花男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
      
      他的大刀眼溜着看到冒着嘶嘶蒸汽的锅。和悄悄窥视他的季静两眼相对,顿时面面相觑。气氛一瞬间从紧张变得尴尬。
      
      翼鸟族的人都是不善于交流的,这个中年鸟除外,他指着自己对季静比划:“克~~里。”
      
      季静:……,这个自我介绍她很熟,阿蒙就是这么介绍自己的,连手势都是一样的。
      
      而且,这个给名字也很熟啊,这不是上次跟阿蒙打架的人吗?她听说阿蒙跟他打过架,看阿蒙的反应,就有感觉这件事还没有完,果然,对方找过来了。
      
      她不太清楚对方的来意,不好提起阿蒙。她礼尚往来的对克里介绍自己的名字:“阿静。”
      
      季静这两个读音对翼鸟族人来说有点拗口,阿蒙就很难发出音,偶尔会叫她阿静。季静就把这个名字介绍给克里。
      
      介绍完彼此的名字后,气氛又沉默下去,当然,觉得沉默的人是季静。克里则是兴致勃勃的看着洞口的锅,跃跃欲试的想要摸一把。
      
      季静欲言又止,最终闭上嘴巴,反正他们不怕烫。多说多错,她最好不要从说话。
      
      这个时候,克里突然出现异样,季静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表情瞬间空白,呆滞了一会后,他左右看着,看到季静似乎吓了一跳,直接后退了一大步,摸着一脑袋的问号,跑了。
      
      来时如虎,去时如狗。还有点不太正常的样子。
      
      克里走了之后,季静就不敢待在外面了,她钻进帐篷里,压紧缝隙,似乎这样就能多加一点安全感。
      
      等阿蒙回来了,季静吓坏了跟他说来了个奇怪的人。阿蒙先是用手拍她的后背,来安慰她,表情也挺严肃的,明显觉得这个不是小事情,季静看他的样子,也后怕起来,觉得自己今天挺危险的。
      
      她就跟阿蒙形容克里的样子,以及羽毛的特征,阿蒙听到灰黑花和秃毛,脸色一僵,显然这个克里就是上次和他打架的那个人。
      
      他神色有点苦恼,但很肯定的对季静保证:这个是克里。他没有危险。
      
      阿蒙虽然一直表示,这个克里没有危险,季静还是不愿意独自在这里,阿蒙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阿蒙安慰了很久,季静坚持,她还无赖的吊在阿蒙的胳膊上,说什么也要跟着阿蒙出去,阿蒙一脸无可奈何,带着季静。
      
      其实季静当然知道阿蒙带着她不方便,但是她真的是被黑花男吓破了胆子,不敢一个人呆在那里了。
      
      季静又背包,阿蒙背着季静,他们顺着上来山道,一路疾驰着往下走,到了水潭旁边的时候,季静把鞋袜给脱下来,
      
      这个时候阿蒙回来,季静很少离开居所的,所以在居所找不到季静他非常担心,赶紧出来找,找到了这里,他没有走过来,只是对着季静咕咕咕的招呼着,让她过来,一起回家。
      
      季静远远看到阿蒙,就朝着他摇手示意。
      
      没想到阿蒙定眼一看,扭头就跑,连季静都一边都忘记了。
      
      季静懵住了,阿蒙这个是怎么回事,季静本能的跟了上去,但是比她速度更快的是克里,只见他如同一道闪电,迅速的越过季静,直追阿蒙而去。
      
      一边追着阿蒙,还一边大呼小叫,季静只能听懂几句常用语,还是全神贯注的时侯,所以她听不懂克里在吼什么,而阿蒙闷头就跑,一声不吭,眨眼间,两个人都看不见了。
      
      季静又追了一会,累的蹲在地上,自从来到的这个世界,她的身体素质好了很多,以前上学最怕体育课,如今跑了这么久,也只是大喘气,进步不少。
      
      扶着一棵树,向四周张望着,希望可以找到阿蒙和克里,她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怎么回事?阿蒙为什么看到克里就跑呢
      
      这时,阿蒙突然从背后跟了上来,原来他们已经绕着湖边跑了一圈,他一把抱起季静,开始往家里跑,季静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虽然满腹疑问,只要憋着,等到家再说了。
      
      到了山洞外,他把季静放下来。季静正要问怎么回事,只见克里阴魂不散的跟过来。
      
      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嘛。
      
      阿蒙一眼看到克里,扭头就又跑了。季静着急的哎哎了好几声,瞬间两人又不见了。真不知道阿蒙在哪里惹到这个家伙。
      
      季静在山洞里待了一会,觉得放心不下,于是到外面看能不能找到阿蒙,前面出现嘈杂的声音,季静循声走过去,果然看到阿蒙。
      
      他正在单方面被灰黑花色男揍。
      
      季静虽然心里有预感,她可没有想到阿蒙会被打的这么惨,季静当然没有打过架,无法评价他们身手如何,不过谁输谁赢,还是看得出来,毕竟阿蒙一点还手都没有,只差被灰黑花男按在地上打。
      
      季静想上去拉架,但她自己就是个小弱鸡,只怕还没有上前,就被拍飞了。
      
      周围都是一群看打架的翼鸟族人,等人群散尽了,季静挤了上去,阿蒙和灰黑花色男已经没有打架了,克里把阿蒙抱在怀里,阿蒙……鼻青眼肿。
      
      季静有点心痛,又有点好笑,在她的印象里,阿蒙无论是打猎,还是日常生活,都是威风八面淡定平常的样子,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没想到今天还是破功了。
      
      他看到季静来了,上前就拉着季静往家的方向去,灰黑花色男眉开眼笑地跟在后面,季静回头看着克里,有点担心他还是和阿蒙打架的,因为看着批彼此的伤势来看,阿蒙明显吃亏了。
      
      但是阿蒙看着克里跟过来,既没有吭声,也没有明确的反对,季静有点摸不着头脑,想不明白这是什么了。
      
      到了住的地方后,季静看了眼大咧咧的坐在一边克里,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好奇心十足,跟阿蒙当初像是一个模子出来的。
      
      因为有外人在,季静没有动手,她不知道对方的忌讳是什么,这个债主又是什么来头
      
      阿蒙燃篝火,拿起来猎物烧烤起来,克里果然睁大着眼睛好奇的看着篝火,喉咙里也咕咕咕的叫起来,还一度想要踩熄灭篝火,但是这个可不是小火苗,克里一脚踩上去 ,差点把身上的羽毛给烧起来了,一番鸡飞狗跳后,才开始烧烤做饭了。
      
      季静悄悄的问阿蒙,是不是抢了他的食物?所以人家债主上门讨债来了
      
      阿蒙摸摸头,有点不明白,他无辜地说,没有啊,他的食物都是送给我吃的。
      
      哦哦哦,季静有点明白了,肯定是克里开始给他吃,但是阿蒙后来抢他吃的东西,呃呃呃,这里是原始社会,抢食物什么的,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季静想想小小的阿蒙,打猎不到,小小的身饥饿的看着别人大吃大喝,就觉得的心又酸又心疼。
      
      但是又想到克里可怜阿蒙,给他一点吃的,结果就被阿蒙盯上了,找着机会就去抢他吃的,心里又有点微妙的感觉。而这个大人,记仇的小心眼,也太可怕了。
      
      季静想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心里决定,绝对绝对,不得罪这些小心眼的猛兽。
      
      可是阿蒙下一句,就让季静心里的一场大戏化为乌有,阿蒙说:克里爷爷他脑袋不好,经常忘记我,我都习惯了。
      
      季静:哈?克里爷爷,她没有听错吧,就是那个爷爷的意思?
      
      可是为什么克里看到孙子,先给暴打一顿了呢,这是个什么样的爷爷啊
      
      季静简直就不能理解了。难道这是他们翼鸟族的传统?
      
      克里住在湖的另一边,他先打了孙子有一顿后,又抱着孙子哭了一场,然后拍拍阿蒙的肩头,走了。
      
      走之前,还好好的对着季静看了好几眼,似乎要记住季静,季静对上了他凶巴巴的大刀眼,有点不自在,这么暴力的爷爷,有一点点的可怕。
      
      阿蒙有点无动于衷,阿蒙的冷漠,让克里有点伤心,他摸着眼泪离开了。离开之前,表示孙子打的猎物太小了,果然还没有长大,并表示一定要给季静一只猎物作为见面礼。
      
      季静:太客气了爷爷……并不是很想要啊。
      
      还有,阿蒙对你冷漠也是有原因的啊。没有那个爷爷看到孙子都打一顿了啊。
      
      克里让他们等着,他要去给孙子和季静打一只又肥又大的猎物,让阿蒙和季静吃的饱饱的。
      
      食物哪怕是对于翼鸟族人来说,也是非常珍贵,但阿蒙显然有些无动于衷,等克里走后,就把猎物烧烤吃了,等天晚了下来,就带着季静一起休息,他并没有等克里的“又肥又大的猎物”。
      
      果然,克里一去,就没回来啊,彷佛才相认的爷爷,就跟早晨的雾气,随着太阳的升起,就彻底的不见了。
      
      季静有点担心,担心克里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一直没有过来,显然是不合常理的,她磕磕绊绊的跟阿蒙表达她的观点的时候,阿蒙摇摇头,表示不用担心,季静还觉得阿蒙过于冷漠了。
      
      她想,可能他们族人都是这么冷漠吧,但是克里一点都不冷漠,不过想想克里与众不同的画风,季静到底还是接受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