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异世种田养肥啾

作者:月野夏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季静有一点点的兴奋和害怕。
      
      她来到这里,快有大半年的时间,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可以说大部分是通过阿蒙,季静渴望了解这个世界,更加渴望了解阿蒙这个族群,但他们语言不通,哪怕是现在,季静也只是连蒙带猜着去理解阿蒙的意思。
      
      她一直以为阿蒙同族都是独居生存,现在居然能看到这么多的同族,是为了一起过冬吗?
      
      阿蒙一手提着巨大的背包,一手拉着季静,辨明方向后,朝着里面走过去。
      
      季静有点晕乎的跟在后面,一边观察周围,他们所处是在巨大的山体里面,山体中空,是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中央是一个迷你的湖泊,湖泊的上空有阳光照射下来,整个结构很像是一个屋顶破了大洞的房子。
      
      而在绕着湖泊的空地上,分布了阿蒙的同族,季静能确定的原因是,这些人虽然都是人形,但是幻化的衣服都是羽毛装,和阿蒙是一个风格的。只是每个人的羽毛的颜色和花纹不一样。
      
      他们之间离的很远,并没有看到有寒暄的,沉默的各做各的事情 。
      
      季静走了很久,才意识到,她居然没有看到翼鸟族的雌性?
      
      一路走过来。,都是一色的健硕的身体和一排排大长腿,没有看到一个女性面貌的人,或者翼鸟族的雌性和雄性的外貌差别不大?她不由自主的瞄对面走过来的翼鸟族,胸膛鼓鼓的,看着蛮结实的,应该不是女的吧?
      
      可是一个两个都是很结实的鼓鼓的,季静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又走了几步,季静又发现不对劲,她现在敞口穿着羽绒服,可是身上热的出汗,一开始她以为是走路身体发热,可是越来越热,跟进去冬天进了暖气房间一样,脱了外套,又脱了毛衣,才刚刚好,季静才恍然大悟。
      
      这里的温度比外面高很多。季静估计这里有二十多度,几乎和她刚刚穿过来的时候,温度差不多。季静心想难道这个下面有地热?
      
      季静一边走一边走神,没有注意到阿蒙已经找到了落脚点,一个离地面有三米高的山洞,阿蒙抱着季静跳上去了,季静这才回过神来。
      
      站在山洞里,季静打量着外面,不光是他们,其他的翼鸟族也住在山洞里,季静看看洞里面,大约有七八个平方,高度大约有两米多,洞口开的不大,里面相较于洞口来说,开阔很多,因为阿蒙可以站立着走路。季静通过洞口,看到周围以及对面的山体上,稀疏分布了无数个洞口,有翼鸟族上上下下带的进出。
      
      总的来说,高的地方住的人多,低矮的地方住的人少,阿蒙是因为季静不方便出入,才选择低矮的山洞,但是季静看着三米高的山洞,还是泪流满面,这个对她来说,还是有点高啊。
      
      阿蒙把背包放下,左看右看,似乎有点不满意,他又去外面折了不少树枝拖回来,想垫地上,让季静休息,树枝往地上一扔,立马溅起来无数灰尘,他啊切的狂打起了喷嚏。
      
      季静看着哈哈笑起来,让阿蒙出去,到湖泊里打水,她把树枝扎成一把扫帚,把山洞的地面灰尘清扫一边,再让阿蒙从里到外用水冲,把遗留灰尘从洞里冲出去了,地面虽然湿漉漉的,但是干净整洁很多。
      
      一时间,地面上干不了,他们两个跳下去,季静抬头看山体光滑没有附着物,没有高空坠物的危险,就在山洞口的地下,砍了几根笔直的小树,削干净枝桠,在山体上钻了个洞,把三根树干绑起来,一头插进山体,两头插进地上,在把毯子往上一架,就成了一个简易版的帐篷。
      
      季静把野餐垫往里一铺,齐活。
      
      住所算是解决了,现在就是吃的问题。阿蒙下山去打猎,季静则在帐篷里休息,在里面躺了会儿,觉得精神劲儿又上来了,觉得光是野餐垫有点膈,在周围的野草拔得干干净净,都垫在垫子下面,在试着躺一躺,软绵绵,泡呼呼,舒服极了。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间,趁着阿蒙还没有回来,她要要做饭的准备工作做好,这里到处都是枯树枝,季静来来回回没有走几步就捡了不少,又拿着锅,去湖边打了点水,这个水还是热的,季静稍微喝了口,发现味道很苦涩,根本就不能食用,是温泉水?。
      
      这个山谷蛮奇怪的,但是季静没有想太多,如果找不到其他的水源,就只能用雪水,她找了几块石头,围成一个灶,就等着阿蒙回来。
      
      可是阿蒙很久都没有回来。
      
      季静越等越着急,她止不住的想阿蒙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阿蒙拖着猎物回来,脸上还带着伤。
      
      季静伸手摸摸他的脸上的淤青,确认不是眼睛发花看错了,她吃惊极了,认识阿蒙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过,为了打猎而受伤。阿蒙低下头让她摸,神色有点低落,但他还是咕咕咕的叫着安慰季静。
      
      阿蒙当然不会因为受伤而难过,相反,他皮糙肉厚,皮外伤对他来说,不算是问题。而且猎物也打回来了,一个原始人,会为了什么忧心忡忡的呢?
      
      季静想不明白,她试图问阿蒙,阿蒙发了类似“克里、走”的读音,季静来回听了几次,绞尽脑汁也没有明白,这克里走是什么意思?
      
      阿蒙一脸难过的样子,季静心里揣测,不会是和其他翼鸟族打架了吧,还打输了?不然不能这么难过。
      
      难过归难过,肉还是要吃的,阿蒙一脸消沉的拖着猎物去收拾,季静则架起来篝火。两个人都心事重重,没有注意到,周围若隐若现的眼光。
      
      阿蒙回来的时候,篝火已经烧的很旺盛,其实季静心里惴惴不安,翼鸟族目前还没有使用火的习俗,很害怕有翼鸟族人有激烈的反应。季静也是下意识就升火,等阿蒙回来炖肉吃,升起来才想起,但已经迟了,她抬头看看周围,众人都很淡定,对没有用过的东西,接受度挺高的,并没有热血翼鸟族人冲过来。还好还好。
      
      季静算是松了口气,阿蒙可以生食肉,但是她的肠胃可没有办法消化,翼鸟族人能接受是最好的了。不能接受的话,少不得一场冲突。
      
      看似淡定的群众,实际上在不动声色的围观,他们集体无声的后退:我的天啊,我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阿蒙也许知道,但是季静肯定不知道,她已经被这些原始大陆顶级猎食者无声无息的围观过了。
      
      还得到把他们吓退的成就。
      
      火升起来,阿蒙把装着满满雪的锅放在篝火上解冻,雪化成水,季静把肉放进去煮,先用大火烧开,尽量的撇去浮沫,肉越煮约软烂,虽然没有放任何的调料,香浓的肉香鲜味弥漫在四周,季静半敞着锅盖,掏出盐巴和餐具,准备开饭了。
      
      而阿蒙早就蹲在一旁,乖乖的等着。
      
      他们两个都没有意识到,这锅肉汤对于整个山洞里的翼鸟族人来说,有多么的香,一整晚,他们都在睡梦中流着口水。
      
      一觉睡起来,两人都是神清气爽,季静觉得在山洞还是有安全感点,但就是上下太不方便了,她总不能每一次都要阿蒙来回搬吧。
      
      阿蒙早对着山洞开始思考,完了他直接从山洞的底部朝下掏洞,掏出来的岩石和灰尘从山洞门推了就去。
      
      季静知道阿蒙的爪子坚硬,但是不知道他的爪子会这么的坚硬,连岩石都可以下手。
      
      阿蒙在山洞里挖的热火朝天,季静也不休息,她昨天拨草的时候,看到有一种草金黄色,有她腰这么长,细长的叶子柔韧有弹性,使劲拽也拽不断,偏偏还又粗有细,季静心里乐开花,真是需要什么来什么。
      
      季静当时就觉得捡到了宝,早上起来就带着砍刀,专门去割草,割一大捧抱到住所附近,她先粗细差不多捡到一起,整整齐齐的扎起来,这种草这里到处都是,季静不敢去有人住的洞口,就是没人的地方转悠着找。
      
      等收集的差不多,季静开始编辫子,她忙活了一整天,编了老长的一大条,卷成一个大团子。编制完成后,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活动下酸疼的腰腿,在伸头看看阿蒙,阿蒙还在灰头土脸的刨坑。
      
      不愧是阿蒙,他非常聪明的倾斜45°朝下挖了条楼梯,而不是直接朝下面挖,顺着楼梯,错层又挖了一个山洞,洞口离地不到半米,还用挖洞的碎石头在洞口做了台阶,季静现在进去不费吹灰之力。
      
      阿蒙把洞里面的碎石都请理出去,季静进去参观他们的山洞楼房,因为才挖了一天,下面的山洞很小,大约只有二三平方,但是可以让季静很方便的通过楼梯,爬上顶上的山洞。
      
      这样就算阿蒙有事情,季静已经也可以很方便的去山洞二楼。
      
      而后,阿蒙又花了几天修整,把下面的山洞扩大,楼梯顶上的空间挖高一点,这样通过的时候,不用低着头走,也不会磕到头了。
      
      挖好了之后,阿蒙就把季静拉上去,整个山洞干干净净的,地面整整齐齐的,连一颗小石头都没有,一看就直知道,阿蒙收拾的很用心。特别是楼梯,季静一眼看出来,就是她家楼梯的样子,季静握着阿蒙的手,心里很感动。
      
      除了山洞,她对这里的翼鸟族人满意极了,他们非常的冷漠,季静这么多天观察,就是同族之间,除了必要的交流之外,就没有一点带社交的沟通,他们都是单独一个人,睡醒了就去打猎,打猎后直接吃饱再回来,最近才有零星几个鸟会拖着半截猎物回来。
      
      换句话说,只要不侵犯他们的地盘,没有人会过来管他们。季静有自知之明,她在这个山谷里,跟这些翼鸟族人的不同太多了。
      
      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季静虽然没有到异端的程度,但格格不入还是有的,这些翼鸟族人,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真的很友善啊。
      
      如果这些翼鸟族对她感兴趣,哪怕有一点点的恶意,对季静来说,都是不可承受的,阿蒙总要去打猎,而外面现在冰天雪地,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带着她。她总有单独待着的时候。
      
      季静正感概着呢,没有想到打脸的来的如此之快!
      
      阿蒙贴心的选择一个小角落,作为他们未来几个月的住所,季静是个有小秘密的人,用的很多器具也是这个时代不可能有的,为了避免麻烦,翼鸟族人虽然严重缺乏好奇心,季静还是下意识的避开他们,从不和他们正面迎上,力图让他们对自己没有任何印象。
      
      当然,这么多天,从来没有一个陌生翼鸟族人靠近他们的山洞,就算必须要经过,都是远远的绕个圈走。
      
      但是,意外还是会出现了:一个健壮凶悍的人形翼鸟族男性站在她搭在洞口的帐篷面前,双手叉腰,来势汹汹且一副不善的样子。
      
      季静抱着一堆树枝,她早在这人走过来,就警惕的溜到山体靠边贴着,她悄悄的放下树枝,慢慢的往后退,双手紧紧的握着砍刀。
      
      但是砍刀不能让她放松,反而让她紧张的喘不过气。
      
      季静看过阿蒙狩猎,虽然阿蒙面对她时,非常的温和,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但是季静从来没有忘记过,他面对敌人的时候,绝对力量下的凶残,这股力量,绝对不是她一个人类可以接受的,哪怕再多一万倍的警惕也不管用。
      
      当翼鸟族男性准确的把视线转到季静的身上,季静被他一丝感情的目光一扫,全身的汗毛都到竖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