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房子穿异世种田养肥啾

作者:月野夏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第一章
      
      季静拉开外院的大门,就觉得自己坏事了。
      
      她现在看院子外面,跟深山老林似的,她家门口明明是一条破旧吵闹的大路啊。
      
      她使劲揉揉眼睛,没错,远处屹立着,不再是小区住宅楼,而是一棵接着一棵,几乎看不边际的参天古树,更远的地方,是连绵起伏的群山。
      
      此时天高云淡,风柔气清,远方的浓绿,近处的浅青,色彩浓郁犹如油画般。
      
      但季静没有心思观赏,她狠狠的掐了把胳膊上的软肉。
      
      嘶~真疼!
      
      含着热泪,她掏出手机,显示北京时间10:05,没有信号,还有一格电。
      
      她分别给运营商和几个朋友打电话,发送短信,都提示没有信号。
      
      不死心又拨打了报警、急救等无需信号的号码,还是打不通。
      
      所有的社交信息记录都是09:45之前,也就是说,手机失去信号有二十分钟。
      
      或者说,她在这个奇怪的地方,有二十分钟了。
      
      季静迷茫的走到在门外,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蹲下去,伸手抓了把门前的土壤,黑色的,有些许湿润,间杂枯枝烂叶,还有米粒大小甲虫在翻爬,速度很快,马上就要碰到她的手。
      
      她手一抖,拍掉手里的黑土。
      
      而她的身后,是灰白色,高达四米多的水泥贴瓷砖的院墙。
      
      黑色的土地和灰白色的院墙,仿佛是两款切片蛋糕,被整整齐齐大的拼在一起,泾渭分明。
      
      在地面上看,视野有限,她拿着望远镜跑到三楼露台上远眺,站的高,看得更加清楚。
      
      房子坐落在矮坡上,四周连绵不绝都是高山,一望无际的森林,没有一丝一毫的现在文明的痕迹。
      
      如果这是恶作剧,那么成本也太高了。换句话说,她面对的困境可能比想象中的更加艰难。
      
      心沉到底了,她两眼发直的飘下楼,脑海翻滚了各种各样的念头:比如这里是大型真人秀现场,而她是被蒙在鼓里的嘉宾,又比如说这可能去某些权势猎奇下的产物,更有可能,是就是单纯的穿越了……
      
      种种或荒诞或离奇的想法出现在季静的脑海里,多的如同蔽日乌云,压得她快喘不过气。
      
      回到房间里,她强打起精神,拿起纸笔,列了下重点,顺便理清思路:
      
      首先是安全问题。她需要排查下房子内外的有无安全隐患。
      
      再就是食物和水。无论人在哪里,食物和水都是保障人体机理正常运行最基本的保障。
      
      季静首先检查房子的安全。
      
      她家是一层三间老式小别墅,地下100平米的地下室,地上是两层半高的楼房,前面圈着200多平米的大院子。小别墅是季静父母二十多年前修建的,当时这是郊区农村,慢慢的城市发展,规划到那里。
      
      父母离婚之后,又分别再婚生子,离开了这里。
      
      季静先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去年奶奶突发疾病去世后,就是她独自住在这里。
      
      她从下到上,把整个房间查看一番,并重新锁好大大小小的门窗,以确保她在家里,不会受到莫名其妙的攻击。
      
      依次拧开各处的水龙头,意料之内,没有水流出来,燃气不通,打开电灯,也没有反应。
      
      然后打开储藏室以及冰箱等,把所有的食物和水登记下来。
      
      登记完之后,季静的脸,有点笑的意思,沉重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她做自媒体,常年在家,习惯囤积物品,其中常备的米面油盐、水果蔬菜纯净水不说,速食零食就有好几箱,冰箱里也塞满了鲜肉海鲜饮料乳制品。
      
      季静计算了下,按照她平时的消耗,就算她一个月足不出户,也无需忧心食物和水。
      
      但是莫名其妙的的被弄到这个地方,季静不可能安心的呆在房子里什么都不做,她不相信自己没有理由的,就来到这里。
      
      她想到周围看看,如果这些都是通过人工安排的,就肯定会有破绽,伪装的再好,只要她细心观察,还是可以看出蛛丝马迹。
      
      就算退一万步说,她真的似小说里穿越了,也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真实情况。
      
      第二天一大早,季静收拾好食物、瓶装水、药品、指南针、手电筒以及砍刀等等远足需要的物品,头上带着头盔,并穿上穿了厚实的衣服和鞋子出发了。
      
      她只准备了两天的食物和水,出门朝着南方走。第一次探索这个世界,她只准备走4个小时的路程,四个小时之后,不管有没有发现什么,都会原路返回。
      
      森林里并不好走,季静跌跌撞撞,几乎是一路连走带爬,带的背包也不轻,走了一个多小时,季静已经累的有点走不动了。
      
      刚好看到一块平坦的大石头,她坐上去卸下背包,好让酸疼的肩膀轻松一下,休息了会儿,她喝点水,一鼓作气的站起来,准备继续向前走。
      
      前路有一大片翠绿的芒草,正好没过季静的头顶,芒草叶子细长且边缘有不规则的锯齿,很容易割伤皮肤,季静准备绕着过去。
      
      这时芒草后面传来急促“嚓嚓嚓”的声音,像是有东西在草丛里快速的移动,而且越来越近!
      
      季静连忙后退,一边盯着芒草丛,一边双手紧紧的握起砍刀。
      
      芒草剧烈的摇动中,一头野兽跳了出来:枯黄蓬发,满脸血污,大张着嘴巴,端是狰狞可怖。似是弑人而食的猛兽,气势汹汹的直奔季静而来。
      
      季静脸都白了,本能的转身撒腿就跑,但是原始森林里,不但没有现在社会处处可见的平坦大道,甚至连个路都没有的。
      
      才撒开腿,还没跑上几步,她就被树根绊倒了,“砰”的声膝盖磕到一截烂木头上,疼的她眼泪鼻涕都快下来,她顾不上这些,回头看,只见凶兽已经到眼前,近到能清晰看到凶兽狰狞可怖的利齿,和随之而来腥臭的气息。……
      
      恐惧让季静腿软的站不起来,只有心脏在不受控制的砰砰砰剧烈的跳动着,季静都快昏厥过去了。
      
      凶兽没看季静一眼,直接跨过她,夹着尾巴撒爪狂奔而去。
      
      被无视的季静:……又是庆幸又有点复杂。
      
      紧接着,一人从芒草丛中跳出来,他的速度更快,犹如一阵狂风刮来。
      
      一个箭步,从季静头顶飞身跨过,季静仰着头张着嘴巴,只看到此人的下巴,还有黏在脖子上的杂草,他看也没有一眼,伸手一弹杂草。一阵风似的又刮走了。
      
      先前的野兽虽凶悍,却惶惶如丧家之犬,后面的人类彪悍强健,明显是在捕猎。
      
      季静心里狂喜,看到了人类,说明她很快就可以找到人类社会。
      
      但是,惊喜的表情还没做出来,惊喜已经变成惊吓。
      
      只见后面的人类快如闪电般的越过野兽,手一挥,彷佛刀刃般的利爪破空而去,一蓬鲜血喷射到半空。凶兽几乎没有反爪之力,就被人类一爪子掀翻在地了。
      
      季静看到令人心惊胆战的利爪,整个身体一抖索,扭头就跑。
      
      长着如此凶残利爪的人,肯定不是地球上的人类。
      
      季静一路狂奔,一路不知摔了多少下,直到跑不动了,才不得不停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弯下腰痛苦的喘气,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剧烈运动过。
      
      气还没有喘匀,她觉得腰带一紧,两脚拔地而起,整个身体腾云驾雾飞起来,两边的树木飞速的向后面滚滚而去。
      
      季静控制不住的尖叫,扭动着身子挣扎,但是来自身后的力量过于强大,季静又是悬空着身体,此时的挣扎犹如蚂蚁撼树一般无力。
      
      到了一处草地,她猝不及防的被放下来,整个人都滚到地上,她不敢动弹,头脸贴在地上趴伏着,慢慢扭头看到绑架自己的人。
      
      季静认出来了,这是刚才挥爪捕猎凶兽的人。
      
      此人看起来非常年轻,五官端正肤色黝黑,不看凶器一般的利爪,是和地球上的人类一摸一样,特别是他还有一对生机勃勃的浓密眉毛,看起来精神极了,身形高大健壮,应该是位男性,因为他身上只围着羽毛编制的围裙,而胸口肌肉结实隆起,并没有女性的柔软rufang。
      
      季静观察他,他也在观察季静。
      
      表情上看不出什么,他的耳朵比普通人类稍微大一点,尖尖的,不时灵活的抖动两下,眼睛微微发着光,似乎对季静很好奇的样子。
      
      他好像是确定了什么,表情居然神奇的出现类似羞涩,紧张的神情,他指着自己发出一个古怪的音节:“mou……。”
      
      某?蒙?这个是他的语言吗?他指着自己,是他本人的代称?
      
      季静大着胆子重复,并指着他:“蒙?”
      
      蒙把肩头上的猎物丢到地上,一脸期盼的看着她。季静太过紧张,没有注意到男人提着她的同时,还带着他刚刚狩猎到的猎物。
      
      他要表达什么?
      
      猎物居然没有死透,一个翻身站起来,对着男人嘶吼。蒙似乎被激怒了,也对着野兽嘶吼起来,野兽到底是受了重伤,还没蹦哒两下,就被他抓着后腿,跟大锤似的,往地上梆梆梆的砸。
      
      脑袋砸在地上,嘎嘣一下,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一脚踩在野兽的尸~体上,像是在宣告领地般的,仰天长啸。
      
      她抖着蹲在一边,竭力让自己团的在小一点,并祈祷他永远想起不起来自己。
      
      怕什么来什么,蒙走了过来,一脸忧郁的看着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把提起她,甩到自己的肩头,再一手提起猎物,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她被迫趴在他的肩头上,又绝望又害怕。他奔跑的速度太快,季静被颠的七荤八素的,只能紧闭着嘴巴,眼睛都睁不开。
      
      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命运是什么?他会不会突然一个不高兴就杀了自己?
      
      季静怕惹怒喜怒无常的蒙,只默默的流泪,感觉到对方停下来后,季静鼓足勇气,抬头看……
      
      他们居然站在自家的房子前。
      
      季静又是一个猝不及防:……
      
      季静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他想的太残暴了?或许对方是做好人好事,送自己回家?
      
      季静乐观的想着。
      
      而旁边的蒙已经一脸懵逼了,活像是拎着对象回去展示自家窝,却发现家莫名其妙消失的倒霉蛋。
      
      小剧场;
      
      阿蒙绕房子疯狂的绕圈:我窝呢?我自己挖的,辣么大,干干净净哒的窝呢,就出去找口吃的,还捡到对象了,怎么窝就没有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