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老公自宫前

作者:暮兰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公再爱你一次

      汪大夏拍马走人,陈经纪打算去找汪千户告状,无奈刚才那一摔疼的不轻,手上脸上都是灰尘柳絮,没脸见人,他扶着腰,缓缓挪动脚步,走到巷尾的一口水井处。

      这口井的井水清甜,甜水巷由此得名,整个甜水巷的居民日常用水都要来此。

      日已西沉,一群妇人正在井台周围提水洗碗洗衣服,陈经纪向妇人们讨一桶水洗脸洗手。

      都是熟人,妇人们嬉笑着把空桶递给陈经纪,还取笑道:

      “汪千户家的继母和继子不和,三天两头的闹,知情的人谁敢租这栋宅院?”

      “就是,没得惹上一身骚,房子空了好几年,你哄着一个外地人租下来,那汪二少如何罢休?”

      “挨了汪衙内一顿打,后悔了吧!”

      陈经纪摇着架在水井之上的轱辘,将一桶井水提上来,“男人不发横,婆儿没裙钗。我得赚钱娶媳妇养家。”

      妇人将一盆飘着油花的洗碗水泼到路边排积水的沟渠,“你真是腊鸭子煮在锅里头——身体都烂了,嘴还硬!汪衙内以后定见你一次打一次。”

      陈经纪借了人家的水桶,不好拌嘴,埋头洗手脸。

      洗干净了,拍去圆领袍上的灰尘柳絮,对着水桶倒影自照,人模狗样的可以见人了,陈经纪向妇人道了谢,去找汪千户求援。

      什么人能够制得住汪衙内犯浑?只有衙内他爹。

      汪家在甜水巷有个侧门,天已经全黑了,看门的说汪千户还没下衙门。

      汪千户是北城兵马司指挥使。

      京城一共有东、南、西、北,中五个兵马司,专门管着各个城区的治安缉盗、防火、道路清洁等等(相当于北城区派出所加城管加消防三合一,汪千户是所长)

      陈经纪就在门口等,左等右等没见到汪千户回家,倒是听到了哗啦啦的虎撑滚铃之声。

      借着朦胧的月色和汪千户侧门门口悬挂的灯笼,陈经纪看到了晃动虎撑的游医——正是租客魏采薇行医归来了。

      糟糕!她回来根本进不了门啊!那把钥匙还没讨回来!

      陈经纪连忙冲过去和魏采薇打招呼,“魏大夫,有件事要和你解释一下……”

      家家都一本难念的经。汪家二少爷汪大夏的母亲钱氏死的早,又不服继母吴氏管束,是个不学无术、挥霍无度的败家子,人称汪衙内。

      汪千户担心败家子把钱太太的嫁妆祸害光了,就把嫁妆交给继室吴太太打理,其中就包括魏采薇租下的那栋小楼。

      汪衙内是个油锅里的钱都要捞出来花的败家子,岂肯罢休?

      只要陈经纪带着客人去看房子,他就去胡闹,把客人吓跑,因而在北城这么好的地界、如此齐整的民居、家具一应俱全搁置了半年都没能租出去。

      今日陈经纪运气好,汪衙内一大早出门不知干什么去了,陈经纪这才得以成事,半哄半骗的把房子租给了不知情的游医。

      “……事情就是这样。”陈经纪解释道:“魏大夫请放心,孙悟空再能折腾也翻不过如来佛的五指山,汪千户出手教训儿子,钥匙自会奉还。汪千户就是汪衙内的紧箍咒。”

      出乎意外,魏采薇没有大发雷霆,骂陈经纪奸商,反而津津有味的听着他讲述汪家八卦,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这栋房子我很满意,至于钥匙——我想先见见这个汪衙内,和他讲道理,先礼后兵。如果直接去找汪千户告状,汪衙内少不得挨一顿打,有损自尊,越逼越急,即使今晚在汪千户的强压之下给了钥匙,保不齐过两天还来我家里闹,从此家宅不宁。”

      陈经纪忙说道:“医者父母心,魏大夫真是个活菩萨啊。不过,你千万不要对汪衙内抱有任何幻想,整个北城出了名的小纨绔,继母吴太太都拿他没辙。棍棒底下出孝子,只有汪千户能够制得住他。”

      也不知为何,不管陈经纪如何警告,这个小寡妇执意要见汪大夏,说道:“我还是决定和汪衙内先谈谈。”

      陈经纪没得办法,只得再去汪府问门房,“汪二少在家吗?”

      看门的小厮还是摇头,“我家二少爷一早就出门了,这会子还没回家。”

      陈经纪给魏采薇回话,魏采薇不慌不忙指着街对面一个夜市说道:“我还没吃晚饭,不急,我边吃边等。”

      陈经纪也饿了,说道:“是我办事不周,这顿我请,给魏大夫赔罪。”

      陈经纪狡猾的很,吃人嘴短,吃了他的饭,房子出现纠纷,这个游医也不好直接说退房不要了。

      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

      陈经纪抠门,选了夜市里最便宜的馄饨,还找借口:“这个铺子离汪府最近,方便盯梢,一旦看到汪衙内回来,我们就找他说话。”

      魏采薇笑了笑,不戳破,“还是陈经纪考虑的周到。”

      这个外地人真好骗啊!毕竟还年轻,涉世未深。陈经纪坐下,叫了一碗芥菜肉馄饨。

      魏采薇说道:“老板,两碗三鲜馄饨,其中一碗不要加香菜。”

      陈经纪心疼钱,“咳咳,魏大夫,这家分量给的挺足的,一碗有十五个大馄饨,我怕你吃撑了。”

      魏采薇笑道:“不是我一个人吃。”

      陈经纪四处张望:“啊?魏大夫身边有随从?”

      魏采薇说道:“是亡夫——亡夫的那碗馄饨我来付钱便是。”

      夫死,妻子要为丈夫供饭三年。

      请都请了,是吧,不差一碗馄饨钱。陈经纪忙说道:“我来我来,几个小钱而已。”

      言谈间,三碗馄饨上桌,陈经纪开吃,魏采薇把没有加香菜的那碗放在桌子西边,撒了一些胡椒,摆上一副筷子,对着空气说道:

      “二郎,吃饭了。今天我……一直忙到现在,生意挺好的,京城就是不一样,晚饭吃的太迟,你饿了吧。”

      对死鬼老公体贴入微,还惦记他不吃香菜加胡椒!

      陈经纪心道,我将来娶个娘子要是对我这么好,我怕是要乐上天!

      “你们夫妻情深义重。”陈经纪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羡慕一个死人。

      魏采薇低声轻叹,“可惜情深不寿。”

      两人吃到一半,一个人影踅摸过来,一屁股坐在魏采薇亡夫的位置上,往陈经纪肩头一拍。

      “你是在守株待我家老爷子,好告我一状是吧?你死了这条心,今晚你去那里我就跟到那里,不会让你和我家老爷子见面的。”

      不是别人,正是衙内汪大夏。

      陈经纪被戳破了心思,支支吾吾,“汪二少误会了,我就是饿了找个地方吃饭。”

      “你胃口不错嘛,点了两碗馄饨。”汪大夏嗅着鼻子,“嗯,没有放香菜,正和我的口味,我就不客气了,这顿你请客。”

      汪大夏端起碗就吃。

      陈经纪惊呆了,“你……岂有此理!这是魏大夫给亡夫供的晚饭!”

      见到汪大夏,魏采薇眼神一滞,嘴唇微张,手中的勺子失控,叮当一声掉进碗里,飞溅出汤汁,”是你!我是……我——”

      陈经纪见魏采薇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的模样,以为她害怕汪衙内,连忙站在两人中间,“汪衙内!欺负人家一个小寡妇算什么本事!”

      愤怒之下,陈经纪也不叫二少了,直呼外号汪衙内。

      汪大夏侧身绕过陈经纪,歪着脑袋打量着魏采薇,头上的白色孝髻在夜色下格外显眼。

      若要俏,一身孝。好个漂亮的小寡妇!

      汪大夏的眼睛立刻亮若星辰,眉毛轻佻的往往挑了挑。

      见到美女,汪大夏的态度缓和了不少,放下了碗,说道:

      “小寡妇,我和你无冤无仇。你被这个无良经纪骗了,他明知那个房子有争端,为了五两经纪费哄你签下租约。房子连同里头的家具都是我亡母的嫁妆,我要留个念想,不想让外头的人住进去。如今租金在我继母手中,你要陈经纪把租金要回来,另寻他处去住。”

      此时魏采薇已经回过神来,心绪稍定,说道:“汪二少误会了,我和陈经纪在你家门口是为了等你回家,并非找汪千户告状。关于房子一事,我想和你面对面商量一下。我姓魏,行医为生,你可以叫我魏大夫。”

      哟,这小寡妇有点意思!和我这个臭名昭著的衙内说话都和和气气的。

      确实把咱当人,不过……

      汪大夏皱着眉,摸着下巴,似十分为难,“没什么可商量的,我母亲的嫁妆,我不准任何人碰,魏大夫还是搬走吧。”

      这便是没得谈了。

      陈经纪正要开口再劝,魏采薇指着汪大夏面前的碗说道:“亡夫已吃过了,汪二少饿了吧?若不嫌弃,请用下这碗馄饨。纵使买卖不成,也和汪二少相识一场。”

      所谓供饭,意思一下,心意到了就行了,供一会是可以给活人吃的,一般百姓不会浪费粮食。

      有美貌小寡妇大大方方请他吃馄饨,他若不肯,岂不扭捏?连小寡妇都不如。

      “多谢魏大夫。”汪大夏拿起勺子吃馄饨,到底是勋贵世家弟子,人虽纨绔,吃相还是不错的,一丝声都不出。

      看样子魏大夫要退房,五两银子的经纪费也要吐出来,陈经纪着急了,觉得碗里的芥菜馄饨都不香了,如何是好?

      这时路上起了一阵马蹄声,北城兵马司开始夜巡了,陈经纪腾地一下站起来,翘足期盼:汪千户要回来了!还是得找衙内的老子说话啊!

      汪大夏看出陈经纪的小心思,揪着陈经纪的手,强行把他拉着坐下来,“不是我爹。北城刚刚出了一桩命案,如今北城兵马司正到处缉拿凶手,我爹忙着办案,估计这几天都在衙门里不回家,你死了告状这条心吧。”

      “啊?”陈经纪很是震惊,“人命案!谁出事了?”

      “不知道,我听人说场面相当可怕。“汪大夏拿着勺子往脖子横着比划,”一刀割喉,颈血都喷到树梢上的柳絮上了,白柳絮染成红色。“

      陈经纪吓得一哆嗦,双手本能的捂着脖子,“哎哟,这什么仇、什么怨啊,死的太惨了。”

      魏采薇低头看着碗里的漂浮的葱花,心想什么仇什么怨?当然是灭门之仇,杀亲之恨了!

      是我干的。

      重来一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方不辜负老天给我第二次机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重生之后,复仇宠夫两不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采薇:吃吧,本来就是给你供的饭。
    汪大夏:哎哟,这小寡妇八成看上了本衙内的美色。
    二更送上,继续发100红包,日更,暂定在每天早上6点18分更新。
    感谢在2020-06-18 02:12:49~2020-06-18 17:47: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孫嫚蔓、簪纓の豆腐愛讀書、lily@Sarah—only、小狗吃肉包、西洋果子、璎珞、不要瞪我、agan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默子艺 29瓶;听雨楼泡茶的阿狸 12瓶;他西瓜是他瓜、浪里个浪 10瓶;千秋墨雪、Mr.Mai、aga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今萍嵋




    十八钗




    妖路芳菲(原名狐说八道)
    >



    僧尼成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