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装毛绒绒却意外翻车了

作者:嗷呜嗷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洛九九深吸一口气,在半空中重重一跳,随着“xiu”一声,她径直落了下去。
      
      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洛九九奇怪地睁开眼,然后她就愣住了。
      
      那是个什么东西,她被一棵巨大的草草接住了,洛九九挠了挠头,闻着还挺香。
      
      刚想开口问这是怎么回事,下一秒巨大的草草便缩水成了以前的样子,拇指大小的草草无辜地扎根在土里。
      
      没有了草草的支撑,洛九九还是没能逃脱掉在地上的命运。
      
      她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委屈地爬起来。
      
      封灼现在面色阴沉,眉头紧蹙,看起来对草草接住洛九九这一幕十分不满,他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棉花床。
      
      啧,这棵碍事的草……
      
      “你你你,明明是你自己要我摸的。”洛九九凶萌质问。
      
      太过分了,你是大佬还是小学生,那么幼稚的吗?动不动就把我扔上天,再说一遍我是地上跑哒毛绒绒!洛九九心道,但话说出来还是怯怯弱弱。
      
      他把草捡起来,握在掌心,小小的根本看不出来方才威猛的样子。
      
      “知道这是什么吗?”
      
      洛九九面目狰狞,闻言气势瞬间就熄灭了,她像看傻子一样,“这当然是草。”还以为是多难的问题呢,这种弱智问题确定不是故意在羞辱她吗。
      
      封灼:“猜错了。”他把草递给洛九九,转身走到墙壁上已经奄奄一息了的间偌云跟前。
      
      洛九九:“???”
      
      “大佬,你要把他吃了吗?”洛九九皱着张小脸天真问道。这都把人给活捉了,不吃难道还耍着玩吗?
      
      封灼抬了抬眼皮,嫌弃地问她,“你想吃?”
      
      他嫌弃的语气,话里话外都透露着,“明明有胡萝卜吃你为什么还要去吃shi呢?”
      
      洛九九连忙摇了摇头,从地上捡起来磨好皮光滑的胡萝卜抱在怀里,“不吃不吃,小兔几就该吃胡萝卜嘛。”
      
      她欲哭无泪,看着怀里的胡萝卜,修仙世界里的胡萝卜都比一般的大了好几倍,真兔子看见了肯定狠喜欢,上去就是一顿啃。
      
      加了磨皮满级的胡萝卜,在洛九九眼里并没有变好看,反而更恐怖了。
      
      她察言观色,少年并没有把过多的视线放在她这里,看了看那个人又看了看封灼,洛九九非常有眼色的躲在了一边。
      
      大佬说了,不吃,那肯定就是杀着玩了。避免看到小孩子不能看的内容,她还是含泪躲起来叭。
      
      “你在做什么。”封灼挑眉看着洛九九一蹦一跳地躲在一块小石头后面,十指象征性地捂住眼睛,双眼睁得大大的悄咪咪瞅着他。
      
      洛九九:“你继续,我很乖的,不会偷看。”她拍胸脯保证。
      
      出乎她的意料,封灼拿着剑竟向她走过来。
      
      “哇你不要过来呀。”这小石头也太小了,连她的脸都挡不住。
      
      她瑟瑟发抖,早知道不打扰他了。
      
      “他快死了。”封灼顿了顿,“可知为什么?”
      
      他略带沙哑的嗓音介于男人与少年之间,多了几分稚嫩,带着某种能蛊惑人心的魔力。
      
      洛九九默默把耳朵捂住了,又想到头上还有一对假耳朵,她把四只耳朵一起捂住。
      
      干嘛总给她出一些莫名其妙难以回答的问题,间偌云为什么快死了你没点数吗QAQ
      
      洛九九点点头,“嗯,因为她……不想活了?”洛九九抱紧了手中的胡萝卜,求生欲十足,“大佬法力高强人帅心善,自然不是您做的嘿嘿。”
      
      封灼:“……我不是大佬。”一直不知这是何意,这个词他并不喜欢,“我的名字是,封灼。”
      
      嗷,大佬叫封灼呀。
      
      她挠了挠头,这名字还挺耳熟。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突然,四周响起了奏乐声。
      
      洛九九:“封大佬,你听见了没?谁在唱歌呀,还怪好听的。”
      
      “真难听。”封灼紧蹙眉毛,仿佛刚刚跟洛九九闲聊的人不是他一样,他不耐烦地戴上面具,周身的压迫使晕死过去的间偌云又吐了口黑血。
      
      封灼转过身,黑袍在空中划过一道痕迹。
      
      洛九九惊讶得张大嘴巴,她晃着脑袋看了看,谁家的乐队过来了,能不能借给他们用两天,陶冶陶冶情操?
      
      应声而来,暗处缓缓出现了一个身影。
      
      洛九九满头黑线,她终于知道电视剧里的主角为什么要自带BGM了,还没看见人呢这气势就上来了。
      
      一阵风过去,一个满头银发的男子走了出来。间崇狞看了眼自己那不争气的弟弟,他气得咳嗽了两声。
      
      戴着面具的少年显然不是普通人,间崇狞压着想要跪下的冲动,昂着头,“你是何人?”
      
      洛九九满脸疑问,他在干嘛??
      
      BGM声音太大,他们听不见!!
      
      身旁的封灼漫不经心地闭目养神,另一边的银发男人一脸狰狞,咳嗽了两声向洛九九这里走了两步,走不到第三步就跪在了地上。
      
      洛九九:“???”
      
      对上封灼意味深长的眼神,洛九九慌乱地摆摆手,“我我,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可跟他没关系啊。”
      
      她赶紧从地上起来,避开了银发男人跪拜礼。
      
      膝盖就像在地上生了根一样,间崇狞使了全身的灵力还是没能站起来,他恼羞成怒瞪着洛九九,“你对我做了什么!”
      
      终于听见了的洛九九:关我什么事啊,你非要跪我也拦不住啊。
      
      封灼撑着下巴难得十分有兴致,他指尖动了动,乐声立刻停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乐队是他的呢。
      
      洛九九侧头。
      
      你要怎样。
      
      片刻过后,一个身材矮小的“东西”哭喊着滚了出来,它眼睛比灯泡还大,灰色的皮肤皱巴巴地耷拉着,头上只有一只长长的灰耳朵,洛九九“咦”了一声转过头去。
      
      低头揉了揉眼睛,目不转睛盯着封灼。
      
      不行,得看看精致帅气的大佬洗洗眼睛。
      
      间崇狞见他们不理他,压着心底不知名的恐惧,跪在地上没好气,“我弟弟与你们结了什么仇,你们要如此对他?”
      
      封灼诡异一笑,洛九九手中的草草立刻飞了了出去,两条根根跑得比兔子还快。
      
      “草草你长腿啦别跑啊。”洛九九下意识要去追。
      
      封灼揪住她粉白色的兔耳,洛九九猝不及防停下来捂住头,这给揪掉了你赔吗?啊?
      
      控诉地回望着他。
      
      过!分!
      
      间崇狞:“我们魔界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你们欺人太甚!说吧,是谁让你来的。”他转念一想,又说道:“只要你们将我弟弟放了,我以魔主的身份答应你们一个愿望。”这句话音量显然低多了。
      
      洛九九一愣,什么魔主??
      
      是她记忆里的那个魔主吗,书里魔主间崇狞可是男主唯一的死对头,在中期南宫燃都打不过他的……
      
      洛九九望着跪着的高大男人,整个人都裂开了,这全书第一大BOSS就是这样的实力?不会吧不会吧。
      
      洛九九的小动作被封灼尽收眼底,他突然就兴致缺缺,“不。”
      
      呵,真没出息。
      
      洛九九不敢置信,圣诞老人都不要,这封灼怕不是有什么猫饼哦。她小心翼翼扯了扯封灼的袖子,“你再想想?”
      
      大佬虽然厉害,但看看这衣裳看看这住的地方,未免太寒碜了些。
      
      封灼懒散地抬了抬眼:“你想要什么?”
      
      嗯……这是在考验她吗?
      
      洛九九正襟危坐摇了摇头,眼神坚定,“我不要!”
      
      封灼撑着额头,下意识歪了歪头,他给的为何就不要。
      
      长腿跑了的草草这时也不安分,十分轻易地就把间偌云给抬了过来,一根拇指大小的草托着成年男子跑,洛九九世界观再次炸裂。
      
      “那个……他?”洛九九惊呆了。
      
      封灼冷冷地哼了一声,冰冷苍白的手随手指了指,小草立刻意会把那个男人扔到了间崇狞面前。
      
      间崇狞扑上去,“弟弟呜呜呜。”
      
      他一个大男人哭得跟个什么似的,洛九九不忍直视。
      
      封灼默了默,眼神冷漠地望着手中燃起的火球,火焰毫不留情地将正抱在一起哭的二人团团围住。
      
      “!!!”洛九九哇了一声瑟瑟发抖,怀中抱着的胡萝卜都吓掉了。这这这……间崇狞可是全书第一大BOSS,以后还得遇上男主,为男主当上魔主做垫脚石呢,怎么就能这么轻易死了??
      
      二人哭喊的声音随着火势声音越来越大,洛九九僵硬地侧过头。
      
      对上少年红色的双眸,洛九九强颜欢笑。
      
      好奇怪,为什么大佬的眼睛一会是红色的一会又是黑色的……“你的眼睛。”她指了指。
      
      封灼把黑色的面具随手扔在一边,他突然笑了,“你怕不怕。”他眼中的关切让洛九九心一凉。
      
      怕,当然怕了,正常人遇到这种事都会怕吧。洛九九心道,我这样不腿软的都是胆子大的,恐怖片看多了,只是第一次遇到真的。
      
      洛九九把手里的胡萝卜递给他,怜爱地拍了拍封灼的手,“还说不吃呢,你眼睛都红了,赶紧吃了补补吧。”
      
      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比冰还冰,洛九九赶紧捂着手手放在嘴边吹气暖暖。
      
      封灼可能是体寒。
      
      面前的人穿着一身根本就不合身的黑袍,不去看他的气势,像是小孩子偷偷穿了大人的衣裳。
      
      唉,小小年纪养成了这样变态的性子,也不知道小时候受了多大的苦。
      
      “你在怜悯我。”封灼眼睛危险的眯起,怜悯,这陌生的词语。
      
      他数万年以来漫无目的的周游,他早已见惯了世上所有的恶。居高临下地看着洛九九脆弱的样子,他突然笑了。
      
      “不不不,您这么厉害轮得着我怜悯吗?”洛九九皱着眉,大佬再大也还是个小少年呀,童年不幸现在还得顺毛哄。
      
      一旁瑟瑟发抖抖得脑子都快不正常的乐队头头灰耳朵:“……”想逃,但又不敢。在危险的边缘试探JPG.
      
      灰耳朵刚迈出一脚,一旁的小草就发现了拖着它的脚把它拽了回来。
      
      洛九九瞪了眼草草,“这么丑的东西,你留着干嘛呀。”这小草审美不行啊,什么东西都往家里带。
      
      “唱歌……”封灼淡淡道。
      
      洛九九:“……”
      
      哦,那没事了。
      
      封灼状似不在意地说道:“你不是说它唱歌好听吗……”
      
      “好听是好听,就是它的样子不在我的审美上。”毕竟当事人还在那里,洛九九尽量把话说得婉转动听一些。
      
      不是你丑,是我的问题。
      
      不知她的话哪里说错了,身旁的少年周身瞬间冷了下来,洛九九抱紧自己。
      
      封灼武断,“今后,你的任务就是奏乐。”
      
      洛九九:……太难为人了。
      
      魔界入口没有日夜之分,但洛九九又困又饿,过不了多久她可能就饥不择食把那根会跑的草给啃了。
      
      大佬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洛九九磨磨蹭蹭凑过去,“封灼,你想吃肉吗?”
      
      他又瘦又高,看着一点肉都没有,还在长身体的年纪怎么能不吃东西呢。
      
      她凑得很近,两人的衣袖交叠在一起,洛九九圆溜溜的眼睛像会发光一样,封灼冷着脸把袖子从她手里揪回来。
      
      “不想。”他淡淡道。
      
      孰不知,这几日以来跟洛九九说的话已经比他万年的时光里说的话都多了。
      
      洛九九拉下脸,委委屈屈,“我好饿。”从香囊里扣扣搜搜拿出来一个药丸,少年精致的侧脸上还留着一些干涸的血迹。
      
      趁他愣神,洛九九鼓起勇气把药丸塞进了封灼嘴里。
      
      封灼一瞬间的怔愣,药丸已经被他咬碎在口腔里了。他脸颊微红,恼羞成怒,“你做什么!”手下的力气没有控制住,一把将洛九九甩到了一边。
      
      我是看你伤那么重都不疼吗?
      
      洛九九爬起来拍了拍衣群,蹲在地上画蘑菇,“我好饿我好饿我好饿。”
      
      草草伸出枝叶拍了拍灰耳朵小妖怪,它了然地拿出二胡拉了起来。
      
      洛九九:“小白菜呀,地里黄呀~”
      
      封灼:“……闭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洛九九:饿~
    封灼:吃。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