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装毛绒绒却意外翻车了

作者:嗷呜嗷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端过小童递过来的茶盏道了声谢,洛九九来到房间里洗漱好。屋内放着一身干净的衣裳,换好衣裳擦干头发,她躺在床上揉了揉肚子,总觉得有些蹊跷,肚子疼到昏厥又突然好了,真担心还会再犯病。
      
      翌日,洛九九刚推开门就看见封灼站在门口。
      
      “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洛九九差点撞上去急忙刹住车,奇怪地绕开封灼。
      
      封灼没有戴帽子,露出一对角角,另一边的残缺让洛九九忍不住捏紧了手指。从封灼走过来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人,他双眼眯成了两条缝,一见到洛九九便笑道:“洛姑娘,吃饭了。”
      
      洛九九:为什么每个人见到我的第一句话都是让我去吃饭……
      
      洛九九投去疑惑的视线,老爷爷微微弯身道:“我是这里的管家,洛姑娘喊我莫爷爷就行。”他话音刚落封灼眼睫微抬,虽未说话但紧抿的嘴角显示出他此时并不开心,莫叔咽了咽口水面上还是笑呵呵的,赶紧补救。
      
      “洛姑娘和大人一样就喊我莫叔吧。”
      
      “……好,莫叔。”
      
      跟着老爷爷来到院子里,莫叔看着年纪已经很大了走路慢悠悠的。洛九九凑近封灼小声问他,“这是不是你第一次见到阳光,怎么样是不是很温暖?”
      
      封灼嘴唇动了动本想否认,但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他垂眸点了点头,“嗯,很暖和。”少女亮晶晶的双眸清澈无比,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样子,封灼心想这就是光吧。
      
      亮亮的,暖暖的。
      
      ……
      
      饭桌上,洛九九挺直腰背坐好,眼睛里充满了期待,目不转睛看着饭菜上桌。
      
      一会过后,莫叔和小童低着头站在一边,封灼动都不动筷子一下似乎并没有吃饭的想法。
      
      这个氛围有点奇怪……
      
      “你们也来坐呀,这么多饭我和封灼两个人也吃不完。”
      
      莫叔不着痕迹地望了望端坐的少年,“不了不了,您先吃,我和童童还有活要干。”他递给小童一个眼色,紧接着小童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洛九九一怔愣的功夫,莫叔就已经看不见人影了,动作之迅速甚至让洛九九差点忘记他是个年近过百的老爷爷……就像是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他一样。
      
      “快吃。”
      
      洛九九望着一桌子的菜,默默数了数有哪种种类的“草”——白菜、番茄、萝卜……
      
      顿时泪流满面,果然就算是被人招待也逃不了吃草的命运吗?
      
      她艰难开口,“为什么……没有肉?”
      
      封灼大发善心地把盘子向她面前推了推,“多吃点菜,”
      
      洛九九不禁咬住筷子低下头难掩悲伤,小小声嘟嘟囔囔,“谁说小兔子就不能吃肉的,以形补形的道理你都不懂。”叹了口气,趁着封灼还没有反应过来,迅速夹了一筷子大白菜。
      
      “好吃。”
      
      她有理由怀疑封灼就是故意的,这些时日已经很清楚了,封灼就是只黑心龙!
      
      封灼选择性忽略她控诉的眼神,好心地把各种素菜都夹一些到她碗里,低声道:“多吃些。”
      
      面前的小碗被菜垒成了一座小山,洛九九难得平静许多。她心想,封灼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多吃些不然就把你给吃了吗……想到这里,她动作快了一些,味如嚼蜡!
      
      这就是洛九九的评价。
      
      封灼有意无意无奈道:“不是能吃吗,以后不要让我为你操心了,该吃就吃可懂了?”
      
      洛九九:“懂了。”
      
      懂什么呀,本九九要吃肉!!肉,你听不懂吗!好了我明白了你就是故意的!
      
      心里话封灼听不见,幸好他听不见。
      
      吃完饭,洛九九瘫在椅子上,“我吃饱了,你一口都没动光顾着给我夹菜了,真是辛苦你了。”呵呵,太辛苦了。
      
      封灼把筷子放下,看来投喂的很开心,眉眼间的狠厉降了许多。他动了动手腕整理好有些发皱的衣袖,“还好,不怎么累。”
      
      洛九九揉了揉脸,“这里的小吃肯定非常多,昨晚刚过来时我就看到有卖冰糖葫芦的。”抬眼看了看封灼的黑袍,“要不要出去散散步转一转,还可以买些新衣服。”
      
      对上封灼的双眸,洛九九无比真诚:“当然,最重要的就是给你买衣服,小吃什么的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封灼低头望着自己的黑袍,洛九九顺着他的目光看到干净的黑袍上出现了一道泥印。这……不是她弄的吧,不是已经没有了吗?难道封灼的法术还是有保质期的那种?
      
      洛九九眼底蒙了层薄雾微微迷茫,便听见头顶传来封灼的声音,“也好,我也不喜欢这身被弄脏了的黑袍。”
      
      洛九九有些愧疚:心已碎,勿念……
      
      她默默从荷包里扣扣嗖嗖,只拿出来几张法符,手里的触感很是干燥。几张符纸放在荷包里这么久了,竟然一点都没有发潮,可能比封灼的法术保质期还要高。
      
      低下小脑袋把符纸双手捧给封灼,“请务必借我点钱。”
      
      封灼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嘴角控制不住上扬,沉闷闷笑出声:“哈哈哈!”只有这个时候才像个小少年。
      
      洛九九:……笑什么,你人设崩了知道吗?
      
      封灼在那里笑得不能自已,洛九九捂脸不忍直视等着他笑完。不多时封灼轻咳几声坐好,表情淡漠仿佛方才笑的人不是他一样,随手拿过纸符,扫了两眼拂手装了起来。
      
      “走吧。”封灼脸颊微红。
      
      门外,莫叔已经等候多时,看见他们出来急忙上去迎接,对着封灼弯身喊了声“大人”,莫叔笑开了花,脸上的皱纹挤在了一起,“大人这是要出去?不知何时再归来?”
      
      洛九九注意到他说的是“再”,啊看来封灼买的房子可能不止一座。
      
      半晌封灼都没有说话,而莫叔还是以那个姿势等着吩咐,枯木般的身子洛九九看得心都揪紧了,生怕莫叔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封灼走到前面,侧眸淡声道:“很快。”
      
      洛九九站在原地怔怔的,从后面望去少年挺拔的背影显得孤单。黑袍、红眸、独角……几个关键词合在一起,这个描述她好像在哪里看过,挠了挠头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封灼,微微侧头发现少女并没有跟上来,脚步只好放缓慢下来,有意地向一旁瞥去,他稍稍站定嘲讽开口,“怎么,兔子也能进化成乌龟?”
      
      洛九九:这是什么奇怪的说法??
      
      思来想去,洛九九还是把脑子里的那个想法给撇去了,封灼怎么可能是原书里出现过的人物,虽然她记性不大好但书里有名有姓的人物她还是有印象的,她可能就是睡糊涂了。
      
      封灼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法术还有保质期的身世悲惨的小龙罢了。
      
      正了正面色,洛九九跟上封灼语气严肃,“不可以嘲讽我!我会伤心的。”
      
      封灼看着她发呆,双眸肉眼可见地暗沉了下来,原本开朗了些许又突然闷了下来,暗自自责锤心。
      
      他……他怎可如此说她。
      
      洛九九一愣,我又说错什么话了吗QAQ怎么又不开心了。
      
      “我……我是开玩笑的,你不要往心里去嘛,乌龟也很可爱呀当只小乌龟也挺好的,世界都慢吞吞的不是很安逸吗?”洛九九尽力安慰他。
      
      封灼动了动唇,“好。你喜欢便好。”
      
      洛九九:喜欢……倒也没有太喜欢。
      
      清晨太阳没有多烈,正是散步游玩的好时候,封灼戴着帽子把角角隐藏的严实合缝,洛九九奇怪问他,“为什么你不像我一样直接藏起来呢,这样热不热。”
      
      封灼耐心解释,“我的角是隐藏不了的,不热。”
      
      不热,你的脸怎么红了?
      
      街上人很多,各种叫卖商铺,洛九九没有着急上去,反而踮着脚奇怪地望向不远处那座若隐若现的宫殿。“不会吧不会吧,只有我一个能看见吗?”拉了拉身旁的封灼示意他往那边看。
      
      “那处是举办法试的擂台,这几日有集市。”
      
      洛九九眼睛一亮,她的心情有些复杂,竟然真有法试封灼昨日还要让她参加……但是!那也是几日后的事情了。
      
      “我们过去看看啊,”洛九九颇为神奇地望着那座金光闪闪的宫殿。
      
      封灼思索了一瞬,“也好。”然后说出了令洛九九无比心塞的一句话,“提前熟悉一下场地。”
      
      不,我是去赶集的。
      
      宫殿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周围的人仿佛都看不见一般仍是做着自己的事。洛九九察觉到不对劲,心想她和封灼不会是传说中的天选之子炮灰二人组吧。
      
      不对不对,怎么能这样说,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什么炮灰不炮灰的。
      
      封灼听不见洛九九心中想法,只见她一会皱皱眉头一会咬咬嘴唇,最后长舒一口气。他嗤笑一声,柔声安慰洛九九:“别怕,去那里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人。”
      
      简而言之就是我能打过?还有就是我们去那里了,也都成了微不足道的人??
      
      “我不害怕。”洛九九纠正他。
      
      封灼也不管她是真不害怕还是假不害怕,朝洛九九伸出手。手掌白得毫无血色,皮肤下青紫的血管仿佛还散发着寒气,洛九九:???
      
      对着封灼的双眸眨了眨眼,这总不可能是求握手吧。
      
      洛九九也伸出手“啪叽”一声拍了拍封灼的手掌,迅速收回手甜甜的笑了笑,“谢谢。”真好,小龙还会击掌呢。
      
      封灼无言,“拉住我,要去集市了。”
      
      洛九九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把手放在封灼手心,果然触感就是冰冰凉凉的,夏天放在手里一定很棒。原来不是要击掌啊。有点失望是怎么回事。
      
      一眨眼的功夫,再睁开眼睛就已经到了宫殿门口,望着耸入云宵的金灿灿宫殿,洛九九甚至有些恍惚有种自己到了天庭的错觉,比之前在青霖山见到的还要气派百倍,这就是仙侠的世界吗?爱了爱了。
      
      可以听见里面传来的叫卖声音,不时有神态各异穿着不同的人从他们身边经过。封灼烟波平静,凡是梗着脖子好奇的路人朝这边望过来,对上封灼的眼神无一不是匆匆扭头脚步慌乱。
      
      进到大殿里面,洛九九又吃惊了一下,装潢布置让人一看就想说一句“有钱”。
      
      洛九九不知道的是,这种用黄金白银垒上去的在修仙界是最不入流的东西,比起金山,灵山才是人们竞相争夺的东西。
      
      殿内的空间极大两边都是商贩,不似在店铺里,商贩们都是摆了个摊子,摊上摆放着自己要卖的东西,草药、吃食、符纸还有各种小玩意洛九九不禁恍然大悟,原来这里也流行起“地摊经济了”。
      
      不知是不是洛九九的错觉,从他们一进来,原本嘈杂的大殿内瞬间就寂静了下来,有的人甚至路都忘了走直接僵直在原地惊恐地瞪大双眼。
      
      路九九不免有些害怕,迅速拉着封灼到角落里的柱子后,避开他们的视线。
      
      她没看见众人长舒一口气,哀叹道:终于走了。
      
      封灼不解,“你怎么了。”
      
      洛九九捂住嘴巴小声提醒他:“我觉得方才肯定是进来了不得了的人物,你看他们怕成了那个样子,我们还是先避一避才好。”
      
      洛九九说完探出小脑袋,一看他们果然逐渐恢复了嘈杂,动作也自然了神情也不害怕了。想来方才定是进来了大人物,还是很可怕的那种。
      
      洛九九有些自豪,“你看,是不是我说的那样?”
      
      封灼不经意地环顾四周扫过去,凡是对上他双眸的人立刻呆滞在原地,脊背僵硬浑身战栗冷汗直流,活像被天敌盯上了似的。
      
      不多时大殿内又安静了下来,洛九九奇奇怪怪地再次探出头,“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些人那么奇怪一会害怕一会儿不害怕的。”
      
      封灼淡淡的望着洛九九,双眸里有难以言喻的感情。
      
      洛九九圆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她的视线,最左边那个商贩不是卖给她水晶球的人吗?想到送给封灼的水晶球已经碎了,洛九九就有些肉疼。
      
      思及此,转身同发着呆不知在想什么的封灼道:“我再去买一个水晶球送给你,记住待在这里不能动哦。”洛九九说了一句封灼之前跟她说过的一句话。
      
      她想真真正正、正正经经送给封灼一个礼物,之前送的花呀不算正经礼物,虽然手里的银子究追到底也是封灼的,但那是她用符纸换的,性质也就不一样了。
      
      封灼:“……”
      
      被帽子遮住的双眸紧紧盯着小姑娘一蹦一跳的背影,生怕她又出什么事,在她差点被绊倒的时候手指动了动,想到洛九九的嘱托还是忍耐住没有直接冲上去。
      
      让他待在这里就乖乖待在这里,正好可以给不听话的洛九九做个好榜样。封灼心想。
      
      洛九九平白地差点摔一跤,急忙稳住身形,尴尬地回头看了一眼封灼,幸好没有真摔倒,不然她真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洛九九走到小摊前,精心挑选一个最大的球球,“老板,这个怎么卖呀?”
      
      “哟,这不是、这不是之前那位小姑娘吗?”小商贩挠了挠头,眼睛一亮,一位姑娘还有一位少年他记得可清楚着呢,今日竟然又碰见了。
      
      洛九九礼貌地回了一个笑,想起了什么又道:“你之前送的那只兔子可还惨了我。”要不是封灼及时赶到,她差一点就命丧兔手。
      
      商贩可能已经忘记什么兔子了,把球球给她包好,“姑娘一看就不是一般人,真有眼光”说来惭愧,他好不容易打败一整个镇的商铺来到这里卖东西,本以为是能报复的一个捷径,谁知道魔界的魔球这里的人根本就看不上。
      
      生气!
      
      还是他们魔界的小姑娘有眼光,多次光顾,心地善良长得好性格好。
      
      洛九九不知道她已经被老板夸上天了,接过被包成正方形的球球,转身朝在柱子后面,只露出一截黑袍的封灼挥了挥手。
      
      封灼勾着唇望过去,见洛九九无声说了句,“待在那里别动。”
      
      封灼:这究竟是什么特殊爱好。
      
      都已经答应下来不动的,本着原则,他乖乖站好一动不动等着洛九九自己走过来。
      
      没走两步,洛九九就听见大殿门口传来一声惊呼,“赶紧给老子送过来你们最值钱的东西。”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难以言说的热浪,洛九九莫名其妙的看过去。
      
      门口进来一个身形臃肿的人,他被一群侍从簇拥着,肥胖的身材走路都很难,洛九九默默加快了步子,遇到一看就不好惹或者脑子有问题的人自然是走为上策。
      
      殿内的人越来越多,洛九九被挤在中间艰难的向外面挤出去。她泪流满面看着堵在前面的这些人,为什么都那么高啊可不可以友好一点??
      
      封灼皱着眉眼睁睁看着洛九九消失在人群里,双手握紧猩红的双眸愈发滴出血来。
      
      洛九九瞪圆了眼睛,感受到身后被人推了一下,径直摔向前面,手掌蹭到地面上极为疼痛,拿着的球球从包裹里滚出来滚到前方,洛九九艰难地站起来弯身捡过球球。
      
      面前的一群人无一不是瑟瑟发抖怜爱(?)地看着她。
      
      洛九九:???都看着我做什么。
      
      没事人一样淡定地低头擦干净水晶球上的灰尘,仔仔细细查看有没有磕坏的地方。洛九九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这个球球里的倒影……是方才那个脑子不大灵光的人?!
      
      僵硬地转过身,那个大概两米高的怪人正自上而下看着自己,洛九九捧着水晶球磨磨蹭蹭往一旁挪了挪,那个怪人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而变动。
      
      洛九九:……现在我该怎么办?
      
      等一下,这个球球可以看到背后的人,那她第一次送给封灼水晶球时,在他背后做的那些小动作全都被看到了啊……洛九九诡异地捂脸,遇见怪人都没有这件事让她在意。
      
      被忽略的怪人穆忍:这简直不能忍!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洛九九手中晶蓝色的球球,脸上的横肉动了动,“给老子。”
      
      洛九九抱紧了水晶球,“你自己去买。”给是不可能给的,封灼就在旁边看着呢,她觉得她要是真给了封灼定会把这笔帐记在心里。虽然命重要,但是封灼更重要!
      
      穆忍从未被人反驳过,他顿时暴怒一甩手余力就将身旁的小侍从甩向了一边的地上。
      
      甩出去的那个小侍从额头上血流不止,洛九九深呼吸做了一会准备,学着封灼平静地扫了一眼穆忍,抱着水晶球向封灼的方向走过去。
      
      对于脑子有毛病的人,说多少道理也是说不通的,何况她还不会说大道理……礼物也买到了,剩下的事和人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咳,是没兴趣,不是害怕。
      
      不是!
      
      刚走两步,便听见周围的吃瓜群众一阵吸气的声音,洛九九感觉到不对劲转过头想看看是怎么回事。
      
      一道骇人的风刃朝她袭来,洛九九瞳孔地震长大了嘴巴,想闪过去奈何脚下像是被胶水粘住了一样,动都动不了。内心疯狂尖叫,完了完了,我是不是要破相了,不对是不是命都要没了。
      
      握紧了水晶球,洛九九紧闭着眼睛不敢面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只要我看不见,那么风刃就追不上我。
      
      一瞬过后,洛九九动了动鼻子闻到了熟悉的冷香,
      
      “活着不好吗,为何总要找死。”
      
      众人又是一阵抽气声。
      
      洛九九试探地睁开眼睛,封灼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前,左手臂挡着她以一个极具保护性的姿势。什么时候最让人感动,大抵就是现在,怕得要死幸好还有他在身边。
      
      想到这里,洛九九眼眶里泪水直打转。
      
      穆忍感觉到天生的危险,那是刺进骨子里的害怕,但碍着面子他只好往同样颤栗的侍从身后躲去,结结巴巴道:“你……你是何人!知不知道我的身份,竟敢……竟敢把老子的风刃打落,你才是……才是不知死活。”
      
      封灼并未立刻去教训穆忍,反而侧身注视着洛九九,默默等她从害怕平静下来,他双眸里藏着懊恼,“对不起,我还是没有待在原地。”
      
      洛九九听见他说对不起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没关系。”
      
      大哥,你没做错啊!得亏没有听我的话,不然我不得哭死过去。
      
      洛九九低头抹了抹眼泪,还想根封灼说些什么,他就把她怀里抱着的水晶球拿走。
      
      “谢谢,我很喜欢。”他说的极为认真,动作小心翼翼又轻又缓,仿佛拿着的不是低等法器而是全世界最珍贵的东西。
      
      洛九九一愣,干巴巴地说了句:“不客气,你喜欢就好。”
      
      不对啊啊,面对几次的救命恩人,洛九九你就这么回应吗?太没诚意了……动了动唇角,洛九九想好措辞想要再补救一下,动了动唇角。
      
      封灼伸出手指抵在她唇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嘘。”他沉浸在洛九九的双眼里,“回去再说。”
      
      对对对,回去再说,她现在还没想好怎么说。
      
      洛九九下意识弯着五指摸了摸唇边,他他他真的长大了,稚气减少了不说还会不经意间撩人了??
      
      穆忍被那个黑袍少年看得灵台都不大清明,他害怕地又往后推了推,对上封灼的目光顿时痛哭流涕起来,震耳欲聋的呜呜声响彻在整个大殿内。
      
      难以想象一个两米多高的人哭成一团是什么样子,洛九九一言难尽地看着,顺便自我审查她刚刚低头哭有没有哭出声来,太不雅观了……
      
      殿内人很多但仍堪称寂静,站着的人就只是默默看着,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视线中心的黑袍少年看到。他们深知做一个安静不捣乱的吃瓜群众才是最安全的,这几个人都不是他们这等小喽啰能得罪的。
      
      就算他穆忍哭成这个样子,封灼也并没有就此饶过他的想法,转动着手中晶蓝色的水晶球,上面只有洛九九一人的图像,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方才说的话不是很有气势吗,怎么现在又怕成这样。”封灼饶有兴味道。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球球上,从未分过一丝神到其他人身上,默默在眼睛里、心里描绘着洛九九的神态、样子。
      
      这下穆忍真的怕了,穆氏家族权势滔天,他虽是旁支但也尝尽了甜头,若有人得罪穆家那这个人整个的人生也就毁了。穆忍低头抹了把泪,常年不运动导致他现在哭得大脑缺氧喘不上来气。
      
      “大人,我知道错了,放我一马吧。”穆忍不得已求饶,语气害怕但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他藏在眼底的不敢和狠毒。只要先保住命,他就有法子让这些人付出代价。
      
      封灼沉默了一瞬冷冷道:“可我不想饶过你。”
      
      吃瓜众人这次真的惊讶到了,他们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能知道的事,不会被灭口吧……又惊讶又担忧,却没有一个人偷偷溜走的,毕竟这么大这么香的瓜不吃就亏了。已经有胆子大的人从小摊上买了点零食瓜子边吃边看,当然是异常小心就是了。
      
      听他这么说,穆忍真的是绝望了,哭也不哭了坐在原地像是被抽了魂魄一般,按道理来说他不该这么害怕,但当他暴露在少年的视线中时,他整个身体灵魂不受控制地战栗。
      
      当封灼正要挥袖时,穆忍使出最后的力气扔出了一张千里传音的符纸。
      
      一瞬过后,淡黄色的符纸随着穆忍肥胖身体的消逝也粉碎在了大殿门口。
      
      洛九九:Q口Q
      
      众人:(#°Д°)
      
      殿内的寂静与刚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封灼抬手摸了摸呆滞的洛九九的头发,“吓到了?”
      
      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杀人不留痕迹,眼前的封灼逐渐跟第一次见到的少年形象相重合,这么长时间以来洛九九已经习惯了封灼平静敏感的性格,甫一又见到真正的封灼大佬,洛九九甚至都反应不过来。
      
      望着他红眸,洛九九点点头,“吓到了。”
      
      三个字说得毫无起伏让封灼一滞,“买好了,那走吧。”他有点不开心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开心。
      
      洛九九一言不发地跟在封灼身旁,指尖吓得发白小脸也僵硬得笑不出来。她这个样子封灼自然也注意到了,就这么怕他吗?
      
      可……这就是本来的他啊。
      
      洛九九:你想多了,我怕的是差点当场去世……
      
      她暂时还没有从死亡线逃出来的后怕中清醒过来,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这个世界可怕的一面,像之前遇到的种种私心里她总带着一丝侥幸,最后事实证明她这种侥幸是可以的。但这一次不一样啊,死亡只离她几米远。
      
      若是没有封灼在,那她就完了。洛九九觉得她有必要学一些防身法术了,封灼总不能一直待在她身边给她当保护罩工具人吧……
      
      视线中心一个人没了,两个走了,众人目送着封灼和洛九九远去的背影,手心里满满的都是汗,一个人叹了口气的功夫殿内重新嘈杂了起来。
      
      “方才那少年是何人物?”
      
      另一人摸了摸胳膊寒毛竖起,望了望周围,“慎言,定是某位不出世的大人。”
      
      ……
      
      那个卖给洛九九水晶球的小贩顿时成了众人的焦点。
      
      有问他跟封灼是什么关系的,“欸——兄弟,你跟那位大人是什么没关系?可否与大伙说一说。”
      
      有向他买水晶球的,“那位大人那样珍视这玩意,给我也来一个,不不……是十个!”
      
      不多时小摊上加上空间里大几百个水晶球全都卖完了,小商贩捧了捧心眼眶热热的,他给魔界长脸了!由心而发更加感谢洛九九了,他们魔界的小姑娘就是坠棒的。
      
      封灼捧着水晶球,淡蓝色的波面上清晰地倒印出洛九九眉头紧蹙的小脸,封灼叹了口气无它法,他用了几百年积攒的勇气涩涩开口:“别怕我。”
      
      “你怎么会这么想啊,我只是有一丢丢怕你一秒钟过去就不怕了。”洛九九就知道他又敏感了,只好朝他伸出手指比了个看不见的“一丢丢”。
      
      封灼动了动眼睛,打断她,“一丢丢也不行。”抓住洛九九伸过来的手指按了回去。他这番幼稚的行为让洛九九想笑,但又不好直接当着他的面笑出声,只好捂住嘴巴闷声闷气的笑出来。
      
      “想笑就笑,我又不会拦着你。”封灼慢吞吞地。
      
      洛九九:“蛤!”
      
      封灼:“……”面无表情jpg.
      
      见封灼手指动了动,洛九九意会地将右手塞到了封灼掌心里,张大眼睛。这下不会错了吧,她有经验了肯定不会是要击掌!
      
      “啊,等一下。”洛九九急忙喊住,抽出手踮起脚尖给封灼戴好了帽子,复又握住他的手掌,“走吧。”
      
      话音刚落,洛九九就到了原来站着的地方,从这里望过去那座宫殿还是停留在不远处。周围的行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平白无故冒出两个人都没有发现,想来是封灼用了某种法术。
      
      洛九九鼻子动了动,好香!
      
      她眼巴巴看着右前方的包子铺,摸了摸荷包里面仅剩一点点的银子,但是买几个包子还是可以的吧……?
      
      洛九九想着想着就向包子铺走过去,封灼察觉到立刻抬手拉住了她。
      
      封灼欲言又止,对上洛九九疑惑的眼神他只好道:“外面的包子不香,回去我做给你吃。”声音很小但洛九九听见了,“你还会包包子呢,有才华龙!”
      
      知道他现在心里有些闷,洛九九立刻变身夸夸九。
      
      不出所料封灼帽子下的耳朵尖通红,“还好,会一点。”他又补了一句,“你爱吃的我都会。”
      
      洛九九:你变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已 累 瘫QW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