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装毛绒绒却意外翻车了

作者:嗷呜嗷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洛九九,洛九九……”
      
      “又在装死,快起来!”
      
      耳边传来一声声喧闹声,眼皮上像是有千斤重的东西压着,洛九九动了动嘴唇,唇上干涩的夹杂着一丝腥甜。
      
      干净空旷的广场上,围了一圈衣着相似的女子,躺在正中央的是一个身着蓝衣的少女,她长发及腰看不清面容,只身上的伤痕令人触目惊心。
      
      “师姐你瞧瞧她,这个样子竟然还敢来挑衅你。”余千若捂住嘴,谄媚地跟一旁出尘的女子说道。
      
      听到这话,萧雪眼底暗沉了几分。
      
      他们青霖山近百年虽没落了许多,但也称得上是第一大修仙门派,人才济济哪个像洛九九一样,废材一个毫无灵根。
      
      就因为有一个洛九九,他们这些弟子下山都要平白被人嘲笑一番。
      
      少女伤痕累累,就连白皙的脸上都被剑气伤到了几分,看到这里萧雪勾了勾唇角,“走吧,等会儿还要修炼。”
      
      “是,可不能因为她耽搁了修炼。”
      
      ……
      
      声音渐渐远去,洛九九动了动胳膊。
      
      “嘶。”她生生抽了一口凉气,轻轻动了一下便带动她全身的疼痛,特别是腿,疼得她动都不敢动一下。
      
      用力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的视线里忽然瞥到天上飞过去的东西。
      
      那是,人……吗?
      
      这是哪里,她昨晚不是还快乐追剧的吗,怎么突然就半死不活趴在这里了。强撑着地坐起身,下一秒汹涌的记忆冲进脑子里,脑壳像被锥子锤一样,疼得恐怖。
      
      过了一会,洛九九保持着两手捂住脑袋的动作,她不敢相信地睁开眼睛,瞳孔地震。
      
      她,真的穿越了?
      
      原身的记忆汹涌而来,洛九九欲哭无泪。谁能想到她竟然会穿越到自己前几日熬夜看的小说里……
      
      没错,原身也叫洛九九,不是主角不是女配,只是一个背景板炮灰,充其量也就是个好看的背景板炮灰。
      
      出场仅仅只有一行字,被称为全书第一美的洛九九,在第一章就不幸惨死,没有一点点存在感。
      
      撑着地平缓了一瞬,洛九九垂头丧气坐在那里,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她这是什么运气,穿书也就算了还穿成了一个惨死小炮灰。
      
      那本书是一本修仙废材逆袭的爽文,书中男主南宫燃天生废材,后来下山遇到一个契机一路逆袭,广开后宫打怪升级。
      
      洛九九长叹一声,她当时看也只是打发时间一目十行,剧情什么的根本就不大清楚,若是知道会穿书那她肯定就把整本书都背下来。
      
      洛九九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脑袋,她可还记得呢,原身因为毫无灵根从小就被师兄师姐欺负,养成了一个自卑懦弱的性格,因为美貌更是引人妒忌遭人陷害而死。
      
      身上的疼痛更甚,她僵硬地从腰间拿过一个荷包,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想都不想塞进了嘴里。
      
      原身从小被欺负大,还能活那么久靠的就是这些药丸,她法术不精却对制药有极高的天赋。
      
      药丸在口中并没有立刻化下,洛九九锤了锤胸口——
      
      她,她噎住了QAQ
      
      “咳咳。”用力咳嗽两声,也没能把药丸咳出来,堵在嗓子眼吞不下去吐不出来,眼睛被憋得通红。
      
      无力锤地,淦!
      
      可能是被疼的,脑子都不大好使了。
      
      “小师妹,你怎么在这里?”耳边传来一道清柔的声音,洛九九循声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出尘的女子站在她跟前。
      
      ……正咳嗽的洛九九停了下来,不会被发现她不是原来的那个洛九九了吧。
      
      “嗯……师姐?”洛九九试探地问。
      
      “师叔让我来提醒你,明日就要下山了,她有事与你说。”容清枝冷漠道。
      
      她态度很冷漠,但洛九九并未在意,反而是容清枝说的这句话让她精神一崩。
      
      什么,什么下山??
      
      洛九九瞪大眼睛,她记得书中原身就是跟着主角团下山,遇到一只修为强大的妖怪,身为炮灰的她毫无意外就被主角团推了出去,惨遭毒害连尸首都没了。
      
      就是明天了……
      
      见洛九九还怔愣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容清枝按耐住心中的不耐烦,又重复了一遍,“师叔找你。”说完她就转身离去。
      
      洛九九:“师姐,师……”
      
      朝着容清枝的背影喊了好几声,洛九九认命地坐回地上,她怎么知道“师叔”住在何处。
      
      垂着眼睛捋了捋,这位师姐大概就是原书女主容清枝了,清清冷冷的气质一看便知,容清枝口中的师叔应当就是洛九九的师父——云道仙人了……
      
      书中对洛九九的描述少到根本没有,这点信息也是她猜出来的。
      
      口中的丹药化了开来,苦得她拉下脸,身上的伤痕并没有减少但是疼痛消减了许多。
      
      洛九九站起身拍了拍袖子。
      
      什么主角团、师父、炮灰的,她,洛九九就想回家不想待在这里,明日她被妖怪害死应当就可以回去了吧……
      
      循着记忆,洛九九慢吞吞地径直往前走,路上遇到不少和她穿着差不多的人,有的是偷偷对她指指点点,更甚者直接当她面骂她是个废物。
      
      洛九九:“……”能不能有点礼貌,不会法术怎么了谁还不是个宝宝!
      
      原身之所以会那样懦弱现在看来也是正常的了,从小就被所有人骂废物,是个人都受不了,直接心理扭曲了。
      
      洛九九内心毫无波澜,他们骂洛九九关她钮钴禄九九什么事,只管闷着头走路,眼睛专心致志盯着地上。
      
      万一捡到钱了呢?
      
      “站住。”
      
      看到一个人挡在了她面前,洛九九抬起头,直视眼前的人,“干嘛。”太难了,就想快些走完剧情都不行吗,怎么总有人挡路。
      
      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挡在她面前,伸出手。
      
      洛九九:“???”
      
      向围在两边的吃瓜群众们投去疑惑的眼神,洛九九奇奇怪怪地上下扫了两眼挡在她前面的人,虽然戴着面纱但面纱下盘在皮肤上的黑纹仍清晰可见。
      
      洛九九了然,肉痛地从荷包里倒了一颗药丸放到她手里。
      
      “吃了能变美。”不过肯定比不上她。
      
      洛九九意味深长地看了那人一眼,态度这么差,是欠她的吗?幸好她善良大度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侧过身绕开凌莲心。
      
      凌莲心捏紧手中的药丸,药丸下一秒便化成粉末从指尖流出,她眼神凌厉地盯着洛九九的背影,很想冲上去但一想到她手中的东西,只好咬牙切齿,“洛九九,你给我等着。”
      
      站在一旁的另一个人低着头,“凌师姐,那……师兄那欠着的几千两银子明日就要还了……”说完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闻言,凌莲心越想越气,使劲踢了他一脚,“再去找她要!”
      
      总觉得洛九九今日哪里怪怪的,却又说不上来。
      
      绕过一片竹林,就是她师父运道仙人的府邸,洛九九深呼吸敲了敲门,“师父,我来了。”
      
      下一秒大门应声而开。
      
      洛九九:……修仙世界就是好,不用自己动就可以开门,真好。回去要趁机体验一下,不然过了明日可就没机会了。
      
      进入殿内,她眼神悄咪咪四处瞟了瞟。
      
      “你在看什么?”云道仙人背着手颇为不满。
      
      “……没看什么。”洛九九垂头乖巧站好,一副怯弱的样子。
      
      云道仙人摆了摆手中的拂尘,“明日你就要跟着下山了,都准备好了吗?”
      
      洛九九疑惑抬头。
      
      准备什么?准备赴死的姿势吗,那她暂时还没想好,怎么才能死得不难看可是很难的。
      
      她难得不上道,云道仙人斜着眼扫了她一眼,冷哼道:“以你的修为下山除妖死路一条,为师可赠你一件法器,保你平安。”
      
      洛九九:这书里没有啊,穿个越还能给自己加戏?
      
      “好啊好啊。”洛九九用力点点头,希冀地望着一头白发的云道仙人。
      
      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什么法器呢,就算用不到也能拿来给她开开眼界嘛。
      
      被她这么看着,云道仙人轻咳了一声,伸出手虚空化出一个玉瓶子,“这是琉璃仙盏,只需要一万两金,它就是你的了。”
      
      什么?
      
      洛九九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万两金子,你抢劫呢……重点是她也没那么多钱吧,有那么多金子她还修什么仙,去凡间做首富不香吗?
      
      深感自己是被忽悠了,洛九九笑地人畜无害,“师父徒儿不用,生死自有天命,我会努力修炼的!”
      
      眼睛瞥向那个法器,看起来就是个普通到扔地上她都不会去捡的小瓶子,取个带“仙”的名字,身价就直接翻了不知多少倍,
      
      洛九九啧啧两声,忽悠谁呢!
      
      云道仙人似乎是没意料到她会拒绝,反手将瓶子隐去,背过身一扫拂尘,略有些薄怒,“你走吧。”
      
      下一秒洛九九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一阵风扫到了门外,看着紧闭的大门她也是很无语。
      
      无比怀疑这个门派可能真的没救了,身为师父还来坑一个身无分文自小悲惨的徒弟。
      
      竟有些饿了,洛九九挠了挠头,记忆里好像并没有解锁厨房这个地方,她环顾四周,沿着小径走出竹林打算回住的地方。
      
      才走到一半,凌莲心提着剑来势汹汹,“洛九九!今日我就把话撂在这了,你若是不给我银子,我就让你活不过明天。”
      
      洛九九害怕地咽了咽口水。凌莲心手中的剑离她不过半米远,以她蜗牛般的速度,还没有躲开就要被剑刺中。
      
      想死也不能是这样的死法呀,洛九九满头黑线,“你清醒一点,你看清楚我洛九九哪来的银子,我想给你也没有啊。”她拿过荷包,撑开给凌莲心看,几粒药丸还要几张符纸,这大概就是她全部的资产了。
      
      凌莲心狐疑地看了眼不远处云道仙人的府邸,视线又落到洛九九白皙美艳的脸庞上。
      
      她向来懦弱胆小,感觉并不是在扯谎骗她。
      
      可恶,竟然慢了一步。
      
      “是不是师叔把你的那座金山都给骗了去?”定是这样,不然没有别的原因了。
      
      洛九九:……什么,金山?是我想的那个金山吗?
      
      好奇心满满发问:“师……”
      
      还没等她说出口,凌莲心气急败坏道:“走!”
      
      这话是对洛九九说的,怂怂的她也不问了,赶紧迈着小碎步跑远了。跑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洛九九弯着腰休息。
      
      这还修仙的呢,跑个几百米就虚成这样,说出去都丢死人了。
      
      不过,真的有座金山吗?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明天就要死了,有金山没金山也没什么区别。洛九九锤了锤脑袋涌出一些记忆,她随着记忆里的路线回到住的地方。
      
      不同于青霖山其他弟子的住所,洛九九住的地方是格外分开的,这还是掌门特别批准的,也是挺有排面,虽然这样做的原因是她太弱鸡了……
      
      不过正好,一个人住也不用太害怕。
      
      房间就是很普通的古色古香的屋子,里面东西不多,只有一张床一个梳妆台,还有一个檀木柜子,看得出来房间的主人过得很节省。
      
      又想到凌莲心说的“金山”,洛九九不在意地笑了笑,她说的大概是皇帝的金山,隐形了还……
      
      她坐在一边,闭上眼睛感受空气流转的声音,突然伸手朝门口一挥。
      
      嗯?看不起她是吗?为什么门关不上,书中的洛九九虽然也是只小菜鸡但简单的法术还是会一些的。
      
      太丢脸了。
      
      起身洗了个澡、把身上沾了血迹的衣裳换掉,洛九九一脸凝重地坐在梳妆台前,她准备好了!
      
      虽说是准备好了,看向铜镜后她还是一惊,洛九九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铜镜里的女子美的她都找不到语言来形容。
      
      这样都是小炮灰,太不合理了!
      
      她一不小心动作大了些,梳妆台上的一个盒子被打落到地上,洛九九奇怪地打开,里面是一个极厚的本子,
      
      翻开第一页——“疼。”
      
      翻开第二页——“疼。”
      
      ……
      
      一共三百六十五页的疼,她都快不认识这个字了。
      
      好了,她大概能猜到原身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了,整日生活在疼痛中,洛九九有些不忍,她翻开最后一页,干干净净的一句话,“若有机会,定要夺回我的金山。”
      
      洛九九:???卧槽,真的有一座金山。
      
      “有一句话说得好,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洛九九你可别飘啊,明日就能死回家了。”
      
      别说,她真的挺想见识一下金山是什么样子,但按照这句话上的意思,这座金山现在应当是被人给霸占了。
      
      太惨了,真的太惨了。
      
      ……
      
      外面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洛九九躺在床上,双手平放在腹上,什么都不去想安详地等死,不对,是等天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专栏里还有一本嗷~~打滚卖萌球收藏!《在龙傲天剧本里咸鱼躺》
    下面作者放文案君啦qwq:
    一觉醒来,沐溶溶穿越成了京城里某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小姐,身娇体弱还多病。沐溶溶以为是她的体弱多病让这个原本就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
    她省吃俭用直到后来,才意识到自己是穿越到了一本看过的爽文小说里。
    圣母继姐原来是江湖第一高手,恶毒姨娘背后其实是当朝唯一的女官,摆地摊捡破烂的爹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
    这跟“成年后我才知道亲爹是全国首富”有什么区别!
    就连那个被她肆意欺辱的小马奴——竟也是人人都闻之丧胆的暴君皇帝,那个龙傲天男主?!
    沐溶溶:QAQ瑟瑟发抖,我身边都是些什么神仙。
    *
    她通红着眼睛,怯怯地走向站在马棚暗处的那个阴翳的男人:“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男人低语:“自然……没机会了。”
    沐溶溶慌得直咯血。
    那个男人用最心疼的表情说着最心狠的话,“多吐点,明年的红梅又有着落了。”
    沐溶溶:“……”我认输。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