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作者:池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燕国二皇子首次出使,用的自然是燕国皇室规格最好的马车。
      马车内部空间不小,一张便易的软榻横卧其中,床头的烛灯随着车身颠簸,颤颤巍巍,抖个不停。
      
      一扇木质屏风被拉开,遮挡了所有的暧昧与温存,模糊交叠的身影,被烛光倒影在屏风上。
      
      伴随着小床摇曳得越发剧烈,郁衍又低又哑的声音传来:“不、不行——!”
      
      “不能在里面……”
      
      居于上位的人动作顿了顿,撑在两侧的手臂青筋暴起,似乎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没有乾君能忍受这时候喊停。
      
      牧云归抬起头,眸色幽深,微微有些发红。
      
      那是与本能的博弈。
      他想标记面前这个人。
      
      不顾一切。
      
      郁衍伏在软榻上,看不见身上人的神情,却感受到那无处不在的清茶信香变得愈发浓郁。他本能地畏惧令他蜷起四肢,竭力维持着摇摇欲坠的理智:“云归……”
      
      似乎被那微弱的嗓音唤醒,半晌,牧云归缓缓舒了口气,撩开郁衍散落的长发:“好,听主人的。”
      
      他低下头,朝郁衍颈后隐秘的小痣咬下,信香注入。
      
      怀中人抖得厉害,被牧云归用力搂紧。
      
      随后,他缓缓退了出来。
      
      郁衍浑身瘫软下来,眼尾还泛着红,呼吸急促,看上去委屈又可怜。
      
      在马车里的感觉和先前完全不同。
      只要一想到任何动静都可能被外面察觉,郁衍紧张得要命,却也更敏感动情。连带着,牧云归也更加……投入。
      
      他腰都快断了。
      
      郁衍偏头看向一旁,男人已经起身,背对他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年轻精悍的脊背附着一层晶莹的薄汗,肌理线条随着动作舒展开。
      
      郁衍忍不住吞咽一下。
      
      牧云归快速穿上衣物,转过身。
      
      郁衍悻悻收回目光。
      
      牧云归将郁衍的衣物放到床头,扯过薄被将人裹好,顺手点燃了桌案上的抑息香,神态清心寡欲得仿佛刚诵读完一册佛经。
      郁衍:“……”
      
      牧云归平静道:“属下去为主人打些水来。”
      
      不等郁衍再说什么,牧云归甚至没让马车停下,掀开车窗的帷帘一角,轻巧跃出,消失在夜幕中。
      
      郁衍:“…………”
      
      好歹睡过这么多次,刚才还把他折腾成那样,哄他两句会死吗?
      活该单身到现在。
      
      .
      
      马车继续行驶在林间山道上,牧云归一早便支开了郁衍马车附近的守卫,只留下一名不会武艺的普通车夫。
      夜幕沉沉,牧云归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树林中。
      
      同时,黑暗的树林深处,有人拉弓搭箭,箭头指向郁衍的车窗。
      
      弓弦绷紧,蓄势待发。
      
      林间忽的闪过一抹银光。
      
      黑衣人只觉咽喉一凉,滚烫的鲜血喷涌而出,连丝毫声音都来不及发出,便兀自从树梢滚落下来。
      弓箭滑落时,却被人接在手里。
      
      牧云归收回匕首,从箭筒中抽出三支羽箭,干净利落,齐齐射出。
      远处树梢上,三个黑影陡然落地。
      
      他看也不看一眼,再次抽出三支羽箭——
      
      十二支羽箭,箭无虚发。
      
      片刻后,牧云归纵身跃下。
      他随手将长弓丢下,快步越过那满地尸身,来到一名黑衣人面前。
      
      “别……别杀我……”
      
      在场所有人都被羽箭刺中要害,唯有此人是大腿中箭。
      
      是牧云归有意留下的活口。
      
      牧云归蹲下身,面色平静:“江都口音,你不是山匪。”
      黑衣人一愣,瑟缩着不敢回答。
      牧云归问:“谁派你来的?”
      黑衣人还是不答,牧云归又问:“和孟长洲有关?”
      
      孟长洲,正是此次外派的使臣,让他们今晚连夜赶路也是他的建议。
      
      黑衣人眼神闪动一下,吞吞吐吐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牧云归眼眸垂下,似乎闪过一丝嘲弄的神情。下一刻,他抽出黑衣人大腿上的羽箭,用力刺入对方咽喉。
      一击毙命。
      
      做完这些,牧云归直起身,先整了整衣衫,又取下腰间的水壶小心翼翼拍去尘土,转身走入夜幕中。
      
      .
      
      车帘被人掀开,一道身影悄无声息跃入马车。
      
      身体牵动一阵夜风贯入马车,小案的烛火飞快跳动。
      牧云归快步走到小案边,双掌在灯侧合拢,救下险些被风吹灭的烛灯。
      
      郁衍的声音微弱,似乎已经昏昏欲睡:“……你好慢。”
      “主人赎罪。”牧云归将取来的清水倒入小盆,用内力烘热,才端到软榻旁,“此处不方便沐浴,主人先忍耐一下。”
      郁衍“嗯”了一声,撑着酸软的腰坐起来,接过牧云归递来的丝帕。
      
      不等郁衍开口,后者自觉地转过身。
      
      郁衍:“……”
      
      这人真的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郁衍眉头一蹙,心里泛起一丝微妙的不悦。
      
      他没再细想这不悦来自何处,一边浸湿丝帕擦身,一边问:“跟着我们那些是什么人,抓到几个?”
      牧云归的背影僵了一下。
      郁衍看他一眼,试探地问:“……都杀了?”
      
      牧云归:“……嗯。”
      
      “……”郁衍沉默片刻,叹道,“云归,我们说好起码留一个活口的。”
      
      “留了。”牧云归顿了顿,又道,“这批黑衣人的确是从江都派出,且与孟长洲有关联,所以……”
      郁衍接话:“所以你觉得既然能从孟长洲身上调查,杀了也无伤大雅?”
      牧云归:“请主人责罚。”
      
      郁衍沉默下来。
      
      牧云归向来不愿提起自己的身世。
      
      他出生在燕国与西夏交界的某个边陲小镇,在他年幼时,那个小镇被敌国占去,举家被迫充军。
      那一身武艺,也是在军营中练出的。
      
      后来他被燕国俘虏,贬为奴隶,运送到皇城江都,才成为了供皇室取乐之物。
      
      这些经历让他心理并不是那么健康,比如,不愿行走在人前,再比如……杀性起来就止不住。
      
      ……也不能怪他。
      
      “这没什么。”郁衍将丝帕丢回水盆里,道,“孟长洲背后是谁我心里有数,几个刺客罢了,杀便杀吧。”
      牧云归问:“那孟大人那边……”
      “孟长洲可不能再杀了!”郁衍顿了下,觉得自己语气似乎有点重,又温声道,“我是说,留着他还有用,先不用杀。”
      
      牧云归轻轻应了声:“嗯,都听主人的。”
      
      牧云归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他脊背挺得笔直,墨色劲装勾勒得腿长腰细,肩膀宽阔,配上那微沉的嗓音,波澜不惊的语调……
      
      郁衍忽然觉得有点口干。
      
      “……主人。”牧云归忽然轻声开口。
      郁衍恍然回神,故作镇定道:“怎、怎么?”
      牧云归无声地换了口气,轻轻道:“您的信香。”
      
      郁衍一怔,耳根猝然红了。
      
      原本已经淡去七八分的坤君信香,不知何时又弥漫开,空气中尽是甜腻的梨花清香。
      
      气氛变得有些许尴尬。
      
      更尴尬的是,被牧云归戳穿后,信香味道非但没有减弱,反倒变得更加浓郁。
      
      郁衍整张脸都红透了,从齿缝中艰难道:“……怎么回事,你不是点了抑息香吗?”
      牧云归呼吸也变得有些不稳:“此物似乎……失去了效用。”
      
      郁衍使用抑息香多年,还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形。
      
      这东西能够抑制坤君的信香,长期沐浴此香,不仅能隐藏信香,还能不受其他乾君信香困扰。
      可现在,这两个效用都没了。
      
      郁衍闻着空气中渐渐浓郁的茶香,身体一点一点软下去。
      
      他余光看见牧云归朝自己走来,下意识伸出手。
      
      “不行,主人现在不能再……”
      他们刚才做得太狠了,郁衍身体还没恢复,受不住再来一次。
      牧云归轻轻把人推回榻上,声音有些低哑:“属下方才替主人做了临时标记,主人短时间不会再进入雨露期……忍一忍就会好。”
      
      郁衍眼尾绯红,抓着牧云归的手腕,不知想推开还是让他再靠近一些。
      
      牧云归闭了闭眼,转身朝车窗走去。
      
      “站住!”赶在牧云归掀开车帘之前,郁衍咬牙道,“你去哪里?”
      牧云归的身影藏在暗处看不真切,头也不回:“主人现在这样,或许是受到属下影响……属下先行告退。”
      “你等——”
      
      不等郁衍说完,牧云归掀开车帘,纵身跃出。
      
      郁衍:“……”
      
      你有本事以后都别碰本殿下!
      
      混账东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郁衍:艹,他对我不感兴趣。
    牧云归:艹,要忍不住了。
    本章也发三十个红包,感谢喜欢呀!
    感谢在2020-06-14 09:21:32~2020-06-16 22:5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璇公主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暮雨亦成詩 30瓶;乌衣 25瓶;落叶知秋 20瓶;A.moxa、白粥粥.、云山雾雨、ara 10瓶;烷烃 6瓶;只喝鱼汤的喵酱、钰萱、老言、鱼与雨、博肖源凯 5瓶;南寻 4瓶;淡扫丹青、小谷子 3瓶;慕容若曦、严不大与步很行、嗯哼 2瓶;哐当哐当不哐当、? 静、英英英英、紅茉、阿月姑娘、崽崽姨姨爱你!!!!、屿沂.、38563721、耳聋女孩在线自习、一刻就好、不訑、深渊的鱼、朝歌弄弦、22825148、小菊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