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A后被影卫标记了

作者:池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郁衍醒过来。
      
      这是一间陌生的屋子,家具陈设一应俱全,屋内干净简单却不简陋。
      郁衍倒在一张柔软的小榻上,手脚皆被绳索束缚。
      
      屋内薰着淡淡的檀香,味道清新淡雅,仿佛在哪里闻过。
      
      郁衍动了动手指,还没等他想起这味道为何熟悉,便听见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有人推门走进来。
      
      “皇兄醒了?”少年的嗓音一如既往清亮,却是那样陌生。
      
      郁衍一怔,立即回过神来。
      
      这熏香正是郁鸿常用的味道。
      
      他挣扎着坐起身,看清了从门边走来的人:“郁鸿,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郁鸿笑了笑,“自然是跟随皇兄而来。”
      
      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看着郁衍:“若不是我派人日夜盯着皇兄,还险些被皇兄的金蝉脱壳之计骗了。不过我还从来不知道,皇兄原来与长麓国君关系这么好,就算日夜兼程,也要来参加小皇子的满月宴。”
      
      郁衍眸色一沉。
      
      这次是他失误,竟没有发现郁鸿一直跟着他,现在被这人撞见自己与长麓有联系,事情倒是变得有些麻烦。
      
      像是看出郁衍在想什么,郁鸿道:“皇兄别担心,只要皇兄乖乖听我的,我不会将此事告诉父皇。”
      
      郁衍敛眸思索片刻,道:“你在长麓国君的行宫外把我抓走,就不怕惹祸上身?”
      
      “怕,当然会怕。”郁鸿道,“不过皇兄可放心,这里已经不是京都范围,长麓国君的手再长,也不会伸到这里来。何况长麓最近正是事务繁忙之际,他哪顾得上这些。”
      “至于你身边那条狗……”郁鸿顿了顿,又道,“我给他准备了厚礼,他暂时不会来打扰我们。”
      
      “你——”郁衍冷声道,“你对云归做了什么?”
      
      “没什么,都说皇兄身边那侍卫武艺超群。我只是想试试,他与我手下最精锐的护卫队,谁更技高一筹。”
      触及郁衍冰冷的目光,郁鸿又道:“皇兄别急,我只是想与你谈一谈。若谈得顺利,我或许会留那人一命也说不定。”
      
      “……”
      
      郁衍敛下眼,妥协道:“那便谈吧,你想谈什么?”
      
      “我想谈什么,皇兄应该明白才对。”郁鸿走到小榻边坐下,给郁衍倒了杯茶,送到对方唇边。
      郁衍偏头不理,郁鸿只得收回手:“孟长洲的确不是我派去的,是母后。”
      
      郁衍怔然。
      
      郁鸿道:“母后担心你会与我争夺帝位,因此联合孟长洲派出刺客,假扮山匪刺杀你。”
      “我知道此事的时候,你们已经回到江都。”
      郁鸿叹了口气,低声道:“怕你查出来,是因为我担心你得知后,会以为这件事有我授意。虽然那的确是母后所为,但个中牵扯甚多,我解释不清。”
      
      郁衍问:“那你现在为何又愿意告诉我了?”
      郁鸿看入郁衍眼中,温声道:“因为我不想再骗皇兄。你说得对,我想要让你信我,必须拿出诚意。”
      郁衍嗤笑,晃了晃被束缚的手腕:“这就是你的诚意?”
      
      “这……如果皇兄答应不逃,耐心听我把话说完,我可以替皇兄解开。”
      
      郁衍想也不想道:“我不逃,你给我解开。”
      郁鸿:“……”
      “你看,你明明也不信我。”
      
      “我果然永远也说不过皇兄。”郁鸿轻笑一声,眼中没有丝毫恼意,反倒带上某种真挚而热切的光芒,“不过这样才好,这才是我一直很仰慕、很喜欢的皇兄,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
      
      这话他过去时常对郁衍说,可郁衍从没有放在心里。
      可此时此刻,郁衍看着对方的眼睛,仿佛忽然明白了他话中的深意。
      
      一种难以言喻的不适感从心底蔓延开。
      
      “你……”郁衍声音干涩,难以置信地看他。
      郁鸿伸手握住郁衍的手腕,指腹在被绳索捆绑的部分轻轻摩挲:“皇兄想让我对你说实话,现在我说了,你怎么又不信呢?”
      郁衍从未如此反感别人的触碰,他猛地抽出手:“你疯了,我是你兄长!”
      
      粗粝的绳索擦过指腹,传来点点刺痛。
      郁鸿眼神暗下来。
      
      屋内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僵滞。
      
      半晌,郁鸿轻声呢喃:“……但若不是呢?”
      
      郁衍还未从方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时没听清他的话:“你在说什么?”
      
      “也对,那个女人已经把所有知晓真相的人都杀了,兄长查不出也正常。”郁鸿声音放得很轻,仿若自言自语,“十多年前,镇北公最小的公子,也是当朝皇后的亲弟弟,强抢民女,最后甚至闹出人命。”
      “……皇兄知道这件事么?”
      
      十多年前郁衍年纪还很小,而且大燕皇室腐败,皇亲国戚强抢民女在江都并不罕见,他对这事没有一点印象。
      不过从郁鸿的话中,郁衍隐约猜到了什么。
      
      郁衍:“那女子……”
      “那女子被强占后怀了身孕,本想一死了之,却被镇北公一家囚禁起来。准确来说,是被皇后囚禁起来。”郁鸿闭上眼,“皇后将你过继到她身边,留住了自己后宫之主的地位,却留不住燕王的心。她需要一个孩子,一个由她亲自生出的孩子。”
      
      郁衍怔住了。
      
      “所以你……你其实是……”
      
      郁鸿注视着郁衍,一字一句缓缓道:“当朝皇后,其实是我的姑母。”
      
      “我与皇兄并无不同,都不过是那女人夺权路上的傀儡。一旦失去利用价值,就会被彻底遗弃。”郁鸿道,“我曾经真心将她当做母亲。”
      郁鸿抬眼看向远处,像是陷入某种久远的回忆:“我还记得,当初她待我很好,百依百顺,迁就宠爱。直到开始学习功课后,她却像是变了个人。那时我还小,不爱读书,对储君之位也没有兴趣。她大发雷霆,把我关在宫里,逼我按照她的意愿行事。”
      
      “她竟然主动告诉我,我并不是皇子,更不是她的儿子。我的存在只是为了让秦氏夺取皇位,若我不听她的,我的下场会比生下我的母亲更惨。”
      
      郁衍眼中终于显出一丝惊愕。
      
      “你也很惊讶吧,皇兄。那女人就是这样,她享受把所有事掌控在手里的感觉,她害死皇兄母妃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如此?”
      
      郁衍神情微微变了,耳畔仿佛又回响起那冰冷的雪夜里,女子绝望的哭求声。
      
      ——“不要,我求求你,不要伤害衍儿,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好,我答应。我可以死,求你饶了衍儿,求求你……”
      
      郁衍脸色有些发白,别开视线:“……别说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只有皇兄能理解我。”郁鸿笑了笑,眼底却并无笑意,“在人前,她拉着我表演母子情深,在人后,只要一点不顺就会对我肆意打骂。”
      “……我受够了。”
      
      他在小榻边坐下,目光眷恋地看向郁衍:“我不想让那女人如愿,所以我绝不会成为储君,但我会帮助皇兄。这就是我的诚意。”
      
      这话仿佛提醒了郁衍什么,他眸光微动,终于抬起头来。
      
      “为什么是我?”郁衍轻轻问。
      郁鸿没听明白:“皇兄在说什么?”
      郁衍:“你选择帮助我,究竟是因为我,还是因为唯有我做了储君,才会让皇后付出最重的代价。”
      
      郁鸿眸光一颤。
      
      郁衍抬起头,目光冰冷而平静。哪怕是在如今这等狼狈的情形下,他的气度依旧不落下风。
      
      “答不出来了?”郁衍道,“你不敢明着与皇后作对,便将自己伪装起来。皇后希望你在众皇子中脱颖而出,可你偏偏表现得愚钝不堪。她希望你能打败所有皇子,你就与众皇子相交甚好。在所有人中,她最忌惮我,所以你与我走得最近。”
      “你口中说的喜欢,究竟是真的喜欢,还是为了报复的快意在欺骗自己?”
      
      “我……我……”郁鸿踉跄地后退几步,险些撞倒桌上的香炉。
      
      郁衍坐起来,低声道:“阿鸿,别让仇恨蒙蔽了自己。”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郁鸿喝道,“与敌国勾结,你敢说你不是为了报仇?”
      郁衍:“我是为了报仇,可我也是为了燕国。”
      
      “燕国弱小,需要长麓这等大国庇佑。燕王昏庸,需要一个新的统领者改变现状。”郁衍道,“我想仇恨,也想拯救燕国,这并不矛盾。”
      郁衍定定注视他,声音温和:“其实我们不用走到这一步,阿鸿,你很聪明,你不该为了仇恨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郁鸿许久没有回答。
      
      半晌,他轻嘲一笑:“说来说去,皇兄不过是想拒绝我罢了。”
      郁衍:“……”
      
      这孩子怎么说不听啊!
      
      “是因为皇兄心中有人吗?”郁鸿低声道:“那个叫牧云归的,当真对皇兄很重要?”
      “昨晚在长麓国君的行宫外,我让身形与牧云归相似的手下易容成他的模样,想将皇兄骗上马车。可是皇兄好像只不过与他说了两句话,便发现了破绽。”
      “你真的很了解他。”
      
      郁衍默然无语。
      
      废话,因为那个人抱起来的手感完全不同。
      比他家小影卫差远了。
      
      郁鸿笑了起来:“皇兄与他说话的语气和平日里很不一样呢。”
      
      郁衍别过头:“这与你无关。”
      
      郁鸿脸上并无恼意,只是悠悠叹了口气:“所以,皇兄是当真不肯给我这个机会了?也罢……”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转过身,揭开香炉的盖子,将瓶中液体倾倒进去。
      
      郁衍对熏香十分敏感,问:“那是什么?”
      “一种催情香。”郁鸿拨弄着熏香中的香料,低声道,“这药能让乾君强制进入求.欢期,除非标记坤君,否则绝无消解之法。”
      
      郁衍脸色变了:“你疯了?我是你兄长!”
      “是啊,所以我才希望皇兄能给我一些承诺。”郁鸿走到郁衍身边,静静等待药效发作,“放心,这宅子前后我都准备妥当,不会有人进来打搅。”
      “只要皇兄标记了我,我就放了皇兄,从今而后,我什么都听皇兄的。”
      
      郁衍急道:“郁鸿你冷静一点,我们不能——”
      
      嗯?
      
      他在说什么?
      
      “等、等等——”郁衍有点懵,“所以你,你是坤君?”
      “是。”郁鸿道,“皇兄都不知道分化前我多担心,虽说大燕律令没有乾君不能在一起的规定,但无论如何,现在是最好的结果。”
      
      郁衍:“…………”
      
      郁衍头疼又无奈。
      险些忘了,在燕国皇室眼中,他的确是乾君。
      
      郁衍哭笑不得:“那你可能要失望了。”
      郁鸿:“何意?”
      
      郁衍并不解释。
      
      屋内的熏香味道渐渐变得浓郁,郁鸿终于意识到不对劲:“你……你怎么……”
      
      “你不是乾君?!”
      
      “谁告诉你我是乾君了?”郁衍无奈叹息,“好了郁鸿,把我放开吧。你是坤君,我也是坤君,我们不可能的。”
      
      郁鸿:“为什么会这样,你明明是——”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异响。
      
      打斗声,脚步声此起彼伏,二人不约而同看过去,有鲜血喷在紧闭的房门上,溅出一道血痕。
      
      下一刻,房门被人推开。
      
      牧云归逆光立在门前,将已经断了气的看守一脚踢开,手中的长剑滚落一串血珠。
      
      他不知经历了多少打斗,身上各处都染上血色,那张溅了血色的脸庞俊美依旧。
      
      他抬起头,眸光森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入v。
    这本v章没多少,我尽量写快点,本周内应该会完结。
    写了这么多免费字数,最后这几章希望大家支持正版,让作者赚点零花钱买游戏(喂
    设置了抽奖,从全订的小可爱里抽五十人随机分5000晋江币,具体关注文案。
    ————
    接档古耽种田文,很快会开,喜欢收藏一下叭
    《穿成锦鲤小夫郎》
      景黎穿越古代,成了一只世间罕见的小锦鲤,自带锦鲤buff,能让身边人快速转运。
      小锦鲤流落到一个僻壤山村,被村里有名的病秧子捡回了家。
      
      病秧子名叫秦琅,三年前来村里时记忆全无,身份成谜,病得爬都爬不起来,在村中受尽排挤。
      看着秦琅家里空荡荡的土房,景黎决定帮帮他。
      
      小锦鲤朝秦琅摇尾巴:听说我能帮人达成心愿哦!
      秦琅:什么都行?
      小锦鲤:嗯嗯嗯!
      秦琅淡淡一笑:我想要一位夫郎。
      
      从某天开始,村里那个病秧子忽然病好了,还走了大运。
      往山里一钻就挖到珍稀草药,随手救个人就是城中大贾的儿子,就连一锄头下地都能翻出一锭银子……
      盖房娶亲建私塾,日子越过越好,村民奇得抓心挠肝,爬墙偷师转运秘籍。
      
      只见病秧子蹲在水池边,对沉在水底吐泡泡的鲜红锦鲤温声细语地哄:
      乖乖出来吃饭,不让你产卵了。
    病弱腹黑攻x软萌锦鲤受,种田养娃谈恋爱,主受。
    感谢在2020-07-05 17:59:51~2020-07-06 11:08: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重启征程。、木小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胖丁最可爱啦、玉茗、墨香我老婆 5瓶;谢俞、某不知名果子 3瓶;小菊花 2瓶;姝霓雨沫、33905589、樱樱、欲寄尺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