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锦鲤十四福晋

作者:恋竹小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复选

      小太监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觉得这小格格不止生得好,看她一眼就忍不住心生欢喜。提笔在前面的纸张上代表佛尔果春的地方画上一笔,他点点头,伸手一指,“小格格去那边排队吧,不用怕,嬷嬷们都很好说话的。”
      
      太监只负责看看面相对对家世,更深层的检查还要去后面搭建的三所房子里。他指给佛尔果春的是左手边的那一屋,佛尔果春看看三间屋子,发现这间屋子排着的人很少,这样很快就能轮到她。
      
      感受到太监的好意,她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这一笑,让太监都控制不住的脸红了,他心里冒出了奇怪的想法,就像是自己的努力被主子发现并予以了奖励,内心十分激动。
      
      他这一幕让紧跟其后的塔娜很不舒服,于是她故意弄出动静来。
      
      太监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妥之处,他转过头看向站在跟前的塔娜,见对方板着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心里的喜悦全没了。硬邦邦的念出那句词:“镶红旗礼部左侍郎完颜罗察之嫡长女?”
      
      在塔娜点头之后,他同样随手一指,“去那边排队吧?”与佛尔果春完全是相反的,这一排的人最多,刚才从里面出来的秀女甚至是红着眼睛的。
      
      到底是经历过一遭的,塔娜又怎么会不明白这里面的门道,她睁大眼睛狠狠地瞪了太监一眼,转身走了过去。
      
      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她早晚要对方好看。
      
      心里咒骂的功夫,就见佛尔果春出来了,她脸上依旧带着笑,想也知道没遭什么罪。
      
      如此,塔娜的心气儿更不顺了,怎么什么好事都轮到她?
      
      塔娜险些气歪了鼻子,心里那个恶毒的想法越发坚定。
      
      佛尔果春完全不知道,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招惹了个‘敌人’出来。此时她美滋滋的坐在骡车上,由侍女扇着风,吃着点心喝着茶水,等待其他人阅选。
      
      大热的天,莽喀身穿一身武将官服,刚才还觉得炎热无比,此时透过车窗看到女儿跟个仓鼠似的吃着东西,嘴巴都快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阿玛,天太热,要不我先送妹妹回去?”达哈苏也看到了这一幕。六月的天哪怕马车里放了冰盆也是热的,妹妹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受得了。他家跟别的外地官员不同,在京也是有府邸的,如此还不如让妹妹回家好好松快松快。
      
      莽喀一愣,随后一拍脑袋,瞧他这脑子,都被晒糊涂了。铜铃似的大眼瞪着达哈苏,“还等什么,还不快去。”现在才想起来妹妹热着?这就是家族最聪明的人,那什么诸葛亮?
      
      被亲阿玛鄙夷,达哈苏摸摸鼻子,这是亲爹,他能怎么办?
      
      “妹妹,这初选算是完了,咱们回吧?”
      
      佛尔果春楞了一下,她拍拍手抖抖衣襟,轻舔一下嘴角,疑惑的说道:“不用等她们了吗?”来的时候大家是一起来的,她还以为也要一起回去。
      
      达哈苏摇摇头,“你又不住驿站,等她们做什么?你看那边,那不是也有人单独回去?”
      
      顺着达哈苏的手指看去,那边确实有骆车往回走。
      
      佛尔果春有些心动,出来大半天,她有些想额娘了。
      
      只是,“阿玛呢?”
      
      “阿玛自然是留在这里,等安顿好秀女再回去。”虽说这次也有参领佐领跟着,身为都统也不能当甩手掌柜,这种事情完颜家的人可做不来。
      
      说完,达哈苏很自然的就去牵骡车。这次跟着佛尔果春出来的不只是达哈苏一人,还有她三哥阿楚挥,不然莽喀也不会放心让佛尔果春回去。
      
      在伯爵府,达哈苏是公认的‘弱鸡’,他一个人可保护不了妹妹。
      
      哥俩骑着马一左一右的走在骡车边上,阿楚挥更是瞪大了眼睛来回巡视,仿佛从他身边经过的都是想要跟他抢妹妹的敌人。
      
      他这重视的态度,达哈苏是赞同的,妹妹长的好,指不定有那不长眼的想要凑过来呢。
      
      等到无人之处,阿楚挥瓮声瓮气的的问道:“妹妹,刚才有没有人欺负你?”他这模样,仿佛只要佛尔果春说有,他就挥手去打人一样。
      
      噗嗤笑出声,佛尔果春内心满满的都是感动,“三哥你忘了,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受过委屈?”
      
      做鱼时,莲花池也就只有她一条龙锦,上千年从来不知道亲情是何滋味,如今她很喜欢这样被人关心的滋味。
      
      阿楚挥嘿嘿傻笑,也是,他又忘了小妹的好运气了。如果有人想要对小妹不利,该担心的也应该是她才对。
      
      初选当场就知道结果,落选就可以归家,通过的第二日依旧是由各旗都统打头领着前往神武门。到达神武门之后,秀女们下车跟着太监过顺贞门入内廷。此次,她们要在宫里住上一个月学习宫中的规矩。
      
      “这里就是小主们日后一个月生活的地方,至于以后能不能一直生活在这天下最尊贵的地方,就看小主们接下来的表现了。奴才在这里先预祝小主们心想事成。”说完这话,太监对着她们行了一礼就走了。
      
      紧接着就有一个三十多岁嬷嬷打扮的人走上前来,这嬷嬷一脸的严肃,不少秀女被看上一眼就忍不住瑟缩。
      
      嬷嬷似乎很满意自己制造的效果,她收回视线,不紧不慢的把规矩说上一遍,之后就让宫女带着大家去住的地方。
      
      秀女们有其专门的住所,这里距离御花园颇近,也是她们唯一能去的地方。
      
      佛尔果春乖巧的拎着行李跟在小宫女的身后,走到一处房门口,小宫女推开门,让出一条路来,“小主,这就是您住的地方。”
      
      道了声谢,佛尔果春探头往里瞧。屋子还算宽敞,中间的位置放着一张桌子,桌子边上还配有四条凳子。里面靠角落的地方有两张梳妆台,应该是给她们梳洗用的。再就是屋子里的四张床,四张床没什么区别,从中间分开两两一组的靠着两边的墙壁。
      
      屋子里已经有三个人,佛尔果春漂亮的大眼睛看了她们一眼,随后就笑弯了嘴角。三个人看着都不是难相处的,最主要的还有一个熟人。
      
      随后她看向屋子里的四张床,其他三张床上已经放着行李,只有靠门口的位置还留了一张,不用说这就是她的。
      
      佛尔果春也不去计较门口的床好不好,她把行李放下就准备收拾床铺。
      
      刚才教导规矩的嬷嬷已经讲过了,宫里不比外头,她们这样的秀女每间房只有一个伺候的宫女。如果什么都等着宫女来做,肯定是来不及的。好在佛尔果春在家的时候也不是这样什么都等着别人伺候,必要的梳洗自己也能应付的过来。
      
      “最后一位也来齐了,不如我们认识一下。我姓富察闺名齐布琛,年方十七,隶属镶黄旗,我阿玛是大学士马奇。”说话的姑娘身穿宝蓝色的旗装,说话做事透着一股子爽利劲儿。
      
      她说完另一个身穿湖绿色衣服的姑娘也站了起来,她先是对着齐布琛行了个平礼,紧接着介绍起自己:“姐姐好,我是正白旗的兆佳氏噶里,十六岁,我阿玛是尚书马尔汉。”
      
      兆佳噶里说完就看向自从进来就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人身上,这位姑娘自从进来就沉着脸,也不知道家里是怎么教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对选秀不满呢,她这样就不怕触怒上面?
      
      哪怕是被大家看着,她也没有说话,场面有些尴尬。佛尔果春往前走了两步,“姐姐们好,我是镶红旗的完颜佛尔果春,虚岁十四,我阿玛是都统莽喀。这位姐姐我认识,她也是镶红旗的,侍郎罗察家的大格格塔娜,跟噶里姐姐同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