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第六个故事:两只大白鹅
  叔叔家养了两只大白鹅,一公一母,小木头曾经问过叔叔,问什么要养只公鹅,叔叔说这样下的蛋就都是受了精的,卖的时候可以卖个好价钱。
  
  小木头还是挺害怕这两个家伙的,尤其是那只大公鹅,长得肥肥大大,只要不是自家人,见人就咬,小木头曾经就被咬过屁股,当时疼得她涕泪横流,屁股整整肿了一星期才消肿,自此,每当见到那只公鹅,她就绕道。
  
  尽管这两只鹅见谁都咬,但叔叔和婶母还是宝贝的不得了,因为他家的大鹅特别争气,一天准保一个蛋,每个月收鹅蛋的都会专门来他家一趟,一次就是百十来块钱,再加上大鹅跟个门神似的,看家护院,连狗崽子都省了,一举好几得。
  
  但让小木头不明白的是,明明生蛋的是母鹅,可大家明显的更喜欢公鹅。小木头在心里暗暗的为母鹅打抱不平,再加上那一咬之仇,看大公鹅就愈发的不顺眼。
  
  有一次和母亲去婶母家做客,她在屋里听大人说家长里短,听得直犯困,就跑到门口去吹吹凉风醒醒盹。结果正好看到大公鹅在啄母鹅,啄得还很凶。
  
  小木头看的是两眼冒火,心道你不事生产也就罢了,还欺压有功之臣,太无法无天了,她本能的就想迈出去教训一下那只无法无天之徒,但看到公鹅那长长的脖颈,犀利的唇舌,她条件反射的捂住了屁股,左右为难之际,她看到了放在门后面的扫帚。
  
  小木头想也没想,拿起扫帚就向大公鹅投了过去,正好打在它的后背上,大公鹅似乎吓了一跳,嘶叫了一声,扑棱着翅胖一下子就跳开了。
  
  回家的路上,小木头告诉母亲大白鹅是一只坏鹅,总是欺负母鹅。母亲好笑告诉她让她好好观察观察,大公鹅还是很稀罕大母鹅的。
  
  小木头不信,怎么可能,今天大公鹅还咬大母鹅来着。
  
  但从那天之后,小木头还是不由自主的观察起来。
  
  她发现每次两只鹅一起在院子里散步大公鹅必走在最前面,而大母鹅则走在他的身后,观察了几天,小木头才发现玄机,原来大公鹅每次在土里找到虫子之类的吃食,必会一嘴咬出来,顺势甩给后面的母鹅,而母鹅则大口的吃下。
  
  她还发现,每次婶母给两只鹅喂食,母鹅一拥而上,而公鹅总是高扬着头颅,站在食盆旁边左右巡视着,等母鹅吃饱了,才会把剩下的一扫而空。
  
  尽管心里很不愿意,小木头不得不承认,公鹅确实还是很稀罕母鹅的。
  
  不久,小木头生了场大病,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回到家又养了半个多月,才算是又活蹦乱跳了。
  
  可是等她又去到叔叔家时,院子里竟然意外的安静,小木头找了半天也没再看到那两只白白的身影。
  
  后来母亲才说起来,叔叔的儿子小辉子在外地打工,前不久回来了,但他出去的太久了,回来时两只鹅都不认识他了。结果大母鹅一发威就跳起来咬到了他的胳膊,小辉子当时气没打一处来,反手拎起大母鹅的脖子,狠狠的就摔在了地上,当时大母鹅就不能动了,婶母疼的差点掉下眼泪来。
  
  把母鹅抱到窝里,找来大夫看了看,大夫说摔坏内脏了,不行了。
  
  大公鹅,那么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鹅,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的窝。直直的叫了一晚上,直到再也叫不出来。从第二天开始就再也没吃过饭,第四天的时候也跟着母鹅一块去了。
  
  母亲说完后,感慨的说了句,有的时候动物之间的感情,人都望尘莫及。
  
  小木头还不太明白母亲话里的意思,但她心里很难过,很难过。
  
  那天晚上,她梦到了那两只大白鹅,还是公鹅雄赳赳的昂着脖子走在前面,而母鹅低眉顺眼的走在后面,公鹅扭着脖子往后面甩东西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好看得不得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