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清醒林佑之(万人迷修罗场)

作者:黄小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可怜儿的小玫瑰

      还要叫“爸爸”?
      
      他这天天给这小少爷渴了递水,热了扇风的,老妈子似的伺候着,怎么没听说他有感而发叫他声爹啊。
      
      季非气得嘴唇直发抖,口不择言地说道:“你这天天跟我混在一起,看来你那狗屁金主当的也挺一般的啊。”
      
      林佑之倒是因此找到了症结所在,脑补了一下季非捏着兰花指,娇俏当三的样子。
      
      到底没敢顶着这位的少爷脾气,只敢在心里悄咪咪的掐着腰仰天长笑,现实里却连忙摆手说着“不是不是”。
      
      对上季非审视的目光,到底是一五一十的把这事儿给他说明白了。
      
      寝室里的几个人多多少少也知道林佑之的出身并不好,再加上赶上小长假也不见他回家,更从没听过他提起过爸妈,心里大概也猜出了个四五六来。
      
      不过几个高中刚毕业的大小伙子也不乐意在人背后戳脊梁骨,这件事就搁在那,也没人提起过。
      
      只是季非也没想到林佑之父母早逝,很小的时候就在福利院长大。
      
      他嘴唇动了动,到底没有那个勇气去问林佑之那些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过你。
      
      “总之,之后再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恩。”
      
      其实林佑之他的童年可能真没有季非臆想中的那么惨。
      
      他刚知道他爸妈的消息时,正在跟同学想法设法躲过老师的监督,一边扯着妈妈新给他买的蓝色卫衣和同学交头接耳,一边草草做着课间操。
      
      然后,好像是他们班主任接了一个电话后,脸色带着犹豫和怜悯把他叫了过去。
      
      再然后他就被老师送去了医院,依稀还听到背后那些同学说着“林佑之不用上课也太幸运了吧”之类的。
      
      他最终还是没看到他们最后一眼。
      
      但是他仍然记得老师把他的头圈进她温暖的怀抱时,多少缓解了一点他指尖的冰冷。
      
      他家里一直都只有他们一家三口人,他不知道他还有哪些亲戚,他只知道他背下来的两个电话号码以后再拨过去,只会是无人接听。
      
      他的那段记忆断断续续的,所剩无几。
      
      他只记得等他慢慢习惯了和几十个孩子去分享院长妈妈一个人的爱之后,有一个穿着灰色毛衫、脚上蹬着一双被擦得锃亮的黑色小皮鞋的小王子一般的人物过来了。
      
      福利院被院长妈妈还有总来帮忙的杨阿姨他们打理的井井有条,那年春天院长妈妈还带着他们开了一小片菜园子,让他们每个孩子种上一株属于他们自己的植物。
      
      林佑之问院长妈妈他不要蔬菜,可不可以要一株玫瑰,他记得爸爸总会给妈妈带上一株插进他们家电视柜上的玻璃花瓶里。
      
      院长妈妈总是在和蔼的微笑,她弯着眼睛,慈爱地摸了摸林佑之的小脑袋,点头应了下来。
      
      第二天,所有小朋友一起出来活动时,属于林佑之的那一大棵玫瑰树就突兀的立在了正中间。
      
      幼小的林佑之惊讶它的高大,但还是很有礼貌地对大人们道了句谢谢,然后在志愿者的指导下,终于再一次拥有了一件只属于他的东西。
      
      小王子来的那天,他们所有小朋友都被要求穿上了他们喜欢的衣服。
      
      林佑之知道这时可能又有人会过来从他们中间挑选一个带走,听芳芳说他们都去外面过上了更好的生活。
      
      林佑之插嘴问芳芳:“那出去之后会不会就有人只喜欢你一个人了?”
      
      可是芳芳没有出去过,她也不知道。
      
      她只能睁着圆溜溜的眼睛,冲着林佑之缓缓摇摇头,垂下头想了想,然后又看着林佑之说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肯定要比这里吃的好穿得暖。
      
      小家伙认真地点了点头,四处环顾了一下,却没有找见她要找的人,只苍白无力的和林佑之说是一个出去过的姐姐说的,但是今天没出来,可能是生病了吧。
      
      还有一年多就要步入初中的林佑之也明白了,今天院长妈妈让他们穿上漂亮衣服是为了什么。
      
      他穿过一群正在跳皮筋的小孩儿,又换上了之前一直穿的院长妈妈给织的橘色毛衣,又将脱下的蓝色卫衣紧紧抱在胸前,最终整齐地叠好放进了他的小柜子里。
      
      林佑之第一次没听院长妈妈的话乖乖去操场集合,他不顾芳芳疑惑的眼神,说他头疼让她帮着请了假。
      
      等芳芳出去,林佑之马上爬了起来,也不知道去哪便闲逛了起来。
      
      他避着人走到了小菜圃,他的小玫瑰在一众小苗苗里简直是鹤立鸡群。
      
      他想要摘下枝头正开得娇艳欲滴的玫瑰,却反被没被处理掉的刺扎伤了手指。
      
      林佑之学着妈妈的样子,把手指含在嘴里,嘴里的铁锈味令他恶心的马上蹲在地上,朝着树坑吐口水。
      
      他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金贵的小王子。
      
      不像早上看到他的时候周围跟着三四个强壮的叔叔,小王子落单了。
      
      林佑之只警惕地瞅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你受伤了,有创口贴吗?”
      
      小王子的声音温柔又紧张,像是以前妈妈轻轻拍着他,说‘痛痛飞走’的样子。
      
      他很喜欢。
      
      林佑之得很费力的仰着头才能看见小王子的脸。
      
      逆着阳光,他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小王子脸上细小的绒毛。他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梳着他在电视剧里看着大人才会有的头发,眉眼却始终带着温和的笑意。
      
      林佑之问他家里有没有弟弟妹妹,见他含笑摇了摇头,忍不住也勾起嘴角扑进他怀里,贴着他耳边轻轻唤了声“哥哥”。
      
      院长妈妈说过要对陌生人有所防备,不可以带他们进来自己的卧室,不过是哥哥的话应该就可以了吧。
      
      于是林佑之带着他的哥哥一起避着人群,七拐八拐去了他们的卧室找创口贴。
      
      他告诉哥哥有点痛,不过只要像妈妈一样一样给他呼呼就不痛了。
      
      可是他的哥哥有点笨笨的,他只好叫他有样学样,他最后还是骗得了他的呼呼,他没有告诉哥哥其实他已经是个不怕疼的小男子汉了。
      
      他真喜欢他的哥哥,就像喜欢小玫瑰花一样喜欢。
      
      之后,哥哥又陪他玩了好一阵,都是林佑之教给哥哥的。
      
      林佑之很开心,他不知道哥哥开不开心,但是即使输了哥哥也没有生气,应该和他在一起玩游戏还是挺有意思的吧。
      
      后来那几个壮壮的叔叔又过来了,有趣的是他亲眼看见他们几个一只手就能像提溜小鸡仔似的把他们抓起来的男人们,竟然齐刷刷毕恭毕敬地对着哥哥弯着腰,称呼哥哥为“少爷”。
      
      他能感觉到有一个男人瞟了他一眼,又马上收回了眼神。
      
      他不知道哥哥注意到没有,反正他不是很舒服。
      
      “他叫林佑之,我很喜欢他。”少年清澈的嗓音隐约带了一丝威严。
      
      长大后的林佑之才知道,那句话当天晚上就将会原封不动的传达给他“哥哥”的父亲。
      
      不过,当时的林佑之只是觉得那样的哥哥也好帅啊。
      
      那之后过去了很长一段时间林佑之再也没看见过他的哥哥。
      
      他依然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他的玫瑰花,还有几天就是他爸妈的忌日了,他想在那之前选出几支最好的。
      
      不过或许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当所有的小朋友都收到了一份自己想要的礼物时,他被院长妈妈一脸欣慰的叫到了她的办公室,院长妈妈眨着眼睛递给他一个信封,告诉他这是一个秘密。
      
      晚上他装着熟睡的样子躲过了检查,他蒙着被打开手电筒,掏出那封来自“裴清川”的亲笔信拆开看起来。
      
      那天晚上林佑之睡得很熟,他梦到他的裴哥哥如信上说的那般又过来找到正在给玫瑰树浇水的他。
      
      他又教了裴哥哥一个他三年级才会玩的游戏,而裴哥哥也依然是个很好的学生,马上就学会了,也不撇嘴嫌幼稚,只会拿着他随身带着的精致小帕子为他擦去鬓角上挂着的汗水。
      
      可是第二天早上,林佑之被福利院几乎所有人嘲笑了一番。
      
      这还得怪他旁边床位的那个小胖子,谁让他手欠一大早非要先开他的被子呢。这下好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昨天晚上捧着一个手电筒,撅着小屁股睡了个香甜。
      
      在那之后,哥哥又过来了几次,偶尔还会征求院长妈妈的同意之后,带他去游乐园玩,然后吃他最爱的儿童套餐。
      
      哥哥总是觉得他吃的太少,毕竟他连他“最爱”的儿童套餐也从未有一次全都吃了过。
      
      也正因为如此,林佑之更不敢告诉哥哥事情的真相。他其实只是爱那里面的玩具而已。
      
      他很乐意和哥哥说些他身边发生的有趣的事,只是偶尔他也好奇哥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哥哥对他向来很是包容,几乎是有问必答,久而久之他发现哥哥只有在做好一件事的时候,才会过来看他。
      
      林佑之更恃宠而骄,他是哥哥需要很努力很努力才会得到的一份礼物。
      
      他想哥哥一定很喜欢很喜欢自己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幼体林佑之:哥哥,哥哥,你喜欢佑之吗?
    裴大佬仰着头:佑之乖,先给哥哥拿张手纸来。
    忽然想到,码农也是劳动人民吧,哈哈哈哈
    转圈求收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