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毒

作者:非木非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帮他点烟并且在烟嘴留下一圈淡淡口红印的冯秘书,目视前方,认真的开车。
      
      顾闻柯犹豫着递到嘴边,又撤下来,余下半支烟夹在手里,没有抽,也没有扔,静静的等香烟随风而燃,末了才把烟头扔掉,把车窗关上。
      
      冯庭时不时看一眼,注意到这个细节。
      
      十几分钟后,车子到名府花园。
      
      顾闻柯推车门下来,单手扣上西装纽扣,走两步,转身瞧她。
      
      “天不早了,车子你开走,明天到公司再把钥匙给我。”
      
      冯庭熄火,取下来车钥匙,“顾总,我打车就好了。”
      
      顾闻柯看一眼她手上钥匙,没有再多说废话,接过钥匙,转身继续走。
      
      冯庭驻足,淡淡的望着男人背影,目送他离开。
      
      随后她给秦思明打电话,一边交代地址,一边往外走。
      
      刚走到主路,就看见秦思明的车子。
      
      这一天让冯庭筋疲力尽,坐到副驾驶,在轻微颠簸中,昏昏欲睡。
      
      秦思明握着方向盘,看她一眼,“怎么不说话,平常很能说才对。”
      
      冯庭掀开眼皮子,瞧瞧他,“在想事情。”
      
      秦思明一笑,“想什么?”
      
      冯庭没回答。
      
      虽然冯庭和秦思明合伙开了工作室,但她最近在忙什么,秦思明并不知情。
      
      她在想顾闻柯。
      
      冯庭处理过太多感情问题,见过各式各样抵挡不住诱惑的男人,都说人心不可试探,男人的心,更经不起试探。
      
      顾闻柯却让她有些意外,那支印了口红印的香烟,他没有继续抽,说明他很有界限,但他也没有扔,又说明他很绅士。
      
      这样给自己留余地,又给女孩子留余地的做法,很难让人下狠手。
      
      冯庭其实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可以说是以身涉险。
      
      毕竟感情上的事,很难把控。
      
      想到这里,她对秦思明笑,“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那些pua大师,设定框架以后,会同时选中三个女孩子做为TD对象。”
      
      “为什么?”
      
      “把精力过度的投注到一个人身上,容易失控沦陷,所以同时涉猎三个人,不多不少,即可以防止自己沦陷,又不至于太手忙脚乱。”
      
      秦思明看她一眼,“所以pua大师也是时间管理大师。”
      
      冯庭低声笑笑,扯着安全带,寻找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闭目养神。
      
      很快车子停在住处,冯庭睁开眼,慢悠悠伸了个懒身,手刚摸到安全带——
      
      “庭庭。”
      
      冯庭抬起眼,“你说。”
      
      秦思明沉默了一阵儿,车厢内陷入寂静,这让冯庭微微不安。
      
      果不其然,秦思明说:“我们两个都是懂套路的人,我不想对你玩套路,以后你也别对我玩套路,好不好?”
      
      冯庭僵住,缓慢扭身,瞧着秦思明,不知道说什么。
      
      男人试探她:“你觉得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吗?”
      
      冯庭清了清嗓子,干笑着转开眼,试图缓和奇怪的氛围:“我相信男女之间存在纯洁友谊啊……不是有句话,白天做夫妻,晚上做邻居……”
      
      秦思明抿嘴。
      
      “那是老夫老妻,不纯洁很多年以后。”
      
      冯庭笑说:“那我们的关系一定是……跳过了这个不纯洁的过程,直接步入了纯洁的阶段。”
      
      秦思明抿嘴,静静看着她。
      
      冯庭看一眼时间,神态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没事人一样打发他:“天不早了,早点回去睡吧,路上注意安全啊。”
      
      秦思明不是那种厚颜无耻之人,他其实很要面子,如果不是要面子的原因,有些话也不会点到为止。
      
      他与冯庭相识七年,深深知道冯亭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她表面不说,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
      
      对心理学认识越深刻,她对异性越不信任。
      
      有一次她喝多,秦思明趁着酒劲儿,问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她说,谈恋爱要找年纪小的,年纪小的相信爱情,那些三十岁往上走的男人一个比一个务实,今天可以一句一个宝贝亲爱的,把你宠到天上,明天说翻脸,立马就踹开你。
      
      秦思明笑她,“你不是不相信爱情?”
      
      “我是不相信爱情,但是这话我只守着不感兴趣的人说,面对感兴趣的男人,就算不相信,也要装的很相信。”
      
      “为什么?”
      
      “因为男人自己不相信爱情,却希望女人相信。”
      
      “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打着爱情的幌子,省钱。”
      
      人间清醒。
      
      *
      
      冯庭不喜欢多想,既然秦思明只是跟他“探讨男女之间存在不存在纯洁友谊”,那今晚这段对话,仅限于此。
      
      回到家,她直奔冰箱,取了一支红酒,拿着高脚杯走到阳台,望着满天星辰,慢悠悠喝了半杯。
      
      手机这个时候“叮咚”一响,她拿起来看一眼。
      
      秦乐天,秦思明的弟弟。一个才十七岁就被爱情搞得遍体鳞伤,焦头烂额的臭小子。
      
      早恋这种事情,他肯定不会找秦思明,所以只能烦她。
      
      秦乐天:【姐姐,我又搞砸了,我被前女友全网拉黑了,我真的要放弃了。】
      
      冯庭回他:【那就放弃啊。】
      
      秦乐天哭笑不得:【你不应该劝我一下吗?】
      
      冯庭:【你自己要放弃的。】
      
      秦乐天:【我不知道还要不要挽回她。】
      
      冯庭:【这要问你自己,问我没用。】
      
      秦乐天:【我可以给你打电话咨询一下吗?】
      
      冯庭:【好啊。】
      
      随后把收费单发了过去。
      
      秦乐天终于不再骚扰,她继续慢悠悠喝酒。
      
      洗漱完躺到床上,有些睡不着,她起身去书房,办公桌放着一沓资料,她翻到某一张,取下来照片,认真端详。
      
      这男人不太上镜。
      
      看照片的时候,冯庭没想到他这么帅。
      
      端详许久,她回身,拿了一枚磁性黑板贴,把顾闻柯的照片贴在办公桌对面,墙壁的小黑板上。
      
      这才又回到卧室,掀被子躺好。
      
      黑板上用红色粉笔写着几个字——
      
      “如何种心锚?”
      
      *
      
      次日一早。
      
      冯庭开车到公司楼下咖啡厅吃早餐。
      
      顾闻柯很自律,常在七点半左右出现在咖啡厅。
      
      为避免刻意,冯庭七点一刻来到。
      
      要了一份早间娱乐新闻的报纸,一杯冰美式,一份低脂三明治。
      
      津津有味的看完半页报纸,喝下去半杯咖啡,只听玻璃门响动,顾闻柯推门进来。
      
      冯庭的位置很显眼,今日又穿了一件颇清爽的窄裙,顾闻柯很难不注意到她。
      
      她扬起明媚笑脸,“早啊,顾总。”
      
      顾闻柯点点头。
      
      他这边点完单,冯庭恰好结束早餐。
      
      拿上手袋,从顾闻柯身边经过,“顾总,那我先去公司。”
      
      顾闻柯一个月之中,少说有半个月在这家咖啡厅吃早餐,餐厅经理为他预留的位置也很固定,每次都是左手边,靠着落地窗的第三张桌子。
      
      冯庭吃早餐的桌子,跟他仅仅隔了一个过道。
      
      等冯庭走后,他不经意往旁边桌子扫了一眼。
      
      吃早餐的时候,也喜欢看报纸?
      
      又扫一眼。
      
      娱乐报纸?
      
      顾闻柯喜欢早间财经报。
      
      公司职员很少来这家咖啡厅,因为口味一般,价位又死贵,只有顾闻柯和几个高层喜欢来。
      
      谁知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之后一周,顾闻柯都会在这家咖啡厅遇到过来吃早餐的冯庭。
      
      她每次都坐在他旁边,隔了一个过道的地方。
      
      有时候比他早一刻钟,有时候比他晚一刻钟,也有时候,两人前后进门。
      
      她每次都会扬起一个明媚的笑,说:“早啊,顾总。”
      
      顾闻柯不是没遇到过心怀不轨,投怀送抱,借着工作或者各种借口接近他的女人,那晚在他香烟上留下唇印,他怀疑过。
      
      不过冯庭来这家咖啡厅吃早餐,却很本分,好像那件事没发生过,她大方又自然,也不会多说,各吃各的。
      
      一眨眼到周末,全公司上下加班,顾闻柯七点半到咖啡厅,如往常一样吃早餐,慢条斯理看完手中报纸,结束进餐,不经意往旁边扫一眼,忽然意识到,今天冯庭没有过来吃饭。
      
      他本不在意谁来或者不来,今天不知道怎么,有些不适应。
      
      看看表盘,八点整,他愣怔了会儿,起身回公司。
      
      冯庭打印完资料,从打印室回来,打印室在十一楼,总办和秘书部在十三楼,按下电梯,一开门正撞上结束早餐回公司上班的顾闻柯。
      
      她笑了笑,“早啊,顾总。”
      
      顾闻柯看看她手里的东西,“嗯。”
      
      他往后撤了撤,让出来位置,冯庭进电梯,站他身旁。
      
      电梯有三个人,顾闻柯、冯庭以及后勤部一个小助理,到十二楼的时候,后勤部小助理下电梯。
      
      顾闻柯探手,摁关门键,电梯门合上,缓缓启动。
      
      谁也没有说话,就在到了楼层,快开门的时候。
      
      男人垂眸,看一眼身后纤细的倩影。
      
      忍不住问:“今天怎么没去咖啡馆吃早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二非:以后每天十一点更新吧。我又晚了。一百个红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