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合群生物

作者:念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九月的第一天。
      护士微笑着走松麓的房间,这一次她的手里没有端着输液用的小托盘。
      隐隐约约的,窗外翠绿的树叶有些泛起了属于秋天的浅黄色,在叶脉的引导之下蔓延着,在微微凉的风里,交响。偶尔打开的窗户带来点新鲜的气息,远方有几缕阴云,天气预报的播报员似乎在昨天就已经告诉人们今天出门要带雨伞了。
      陈医生在抢救过松麓以后已经好久没有来过病房了,护士说陈医生最近很忙,每次到开学的时候就是青少年情绪的一个不稳定期,陈医生现在忙于跟各种各样的人交涉,还总有学校找他去进行各种各样的心理讲座,有些太过于片面的要求就被陈医生直接回绝了。
      “嗯,陈医生说过,他做医生,是信念,不是盈利。”松麓微笑着说,“曾经有一个人告诉我说,医者救人。那时候我总说,医生是世界上最温暖也最冰冷的职业,因为他们可以用一纸诊断书终结一个人的所有希望,也可以用一句还有希望拯救一个人的一生。”
      护士轻微地点点头:“还没有成年的年纪,说出来的话倒是别有深意啊。”
      松麓扯出一个笑容,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我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吗?最近可以去见一见那个男孩吗?”
      “最后一项检查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不过估计这两天就可以到了。”护士帮松麓盖好薄被,“男孩那边的情况好像不太稳定,但是医生在尽力和他交涉,他也回应听从医生的安排。”
      “嗯,那就好,我清楚了,谢谢姐姐。”松麓点点头,而后又空洞地望着远方。她看着一落繁华的叶,安静地陷入回忆。
      刚刚进入初中的松麓只有十五岁。那个时候的松麓是踩着年级第一的指标生冠名进入的全省最优秀的重点高中,早在初中就习惯于被语言暴力的她对于高中拥有更多的憧憬,总是希望自己能感受到一点点书里所描写的人间的美好情感,她并非是一个冷漠孤傲的人,但是心中却总好像,与这个世界,有一层隔阂。
      她在尽力的融入集体,尽力地去发出爽朗的笑声,她每天早晨要对着镜子练习很多很多不同程度的笑容,生怕自己神经中紧绷的那根线在某一瞬间断掉。她在操场上抬头仰望天空,看着不经意间在天空掠过的飞机,想象某一天自己也坐着一列航班,去往自己想要到达的地方。
      那时候,在所有人看来,她都是一个合格的解忧者与倾诉的对象。
      她是一个喜欢写信的人,她似乎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感知人们身边的低气压。在捕捉到这样的讯号以后,她会写一封信表示问候和期待,在不清楚那个人的问题的情况下,她不会随随便便说一些安慰的话,也不会听背后的人的悄声议论。
      那个时候,有的信寄出去了以后就没有回音,但总有几张匿名的小纸条,出现在她的桌子上,用浅淡的字迹写着“谢谢”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感谢的话。有的人在她帮过忙以后虽然与她关系不错,但是从没有一个人把她当做真正的朋友。那个时候她始终希望自己可以变成一个温柔的人,虽然对于整个世界的认知是一片灰暗,但仍旧在灰暗里散发着小小的光芒。
      尽管她在自己的每一笔记以及课本上都写着:非合群生物。
      这是她对于自己的一个命名,也仿佛是对整个世界的命名。
      在人群之中最活跃的那颗气泡往往是第一个破灭的。就像是所有人都不清楚那个在他们身边给他们带来滑稽与笑话的人,在一个人的深夜里默然地流泪,然后在昏黄的灯光下仰望着夜空,寻找着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想象着如果某一天自己离开这个所谓的人间,哪一颗星星会升起,又有哪一颗星星会落下。
      曾经有人告诉她,天神在收走一个灵魂以后,也会归还给这个世界一个灵魂,离开的灵魂走的是黄泉路,而来到的那个人走的是遍地繁花的阳间桥,与人间建立他的第一缕羁绊。
      所有踏着繁花来到人间的人,一定也曾经期待过,也曾经无忧无虑过。
      就像是神经系统在某一瞬间的抽搐,心脏在某一瞬间的骤停,最后人类的灵魂离开自己的躯壳,感谢自己曾经在繁华之中来过,又在匆匆忙忙之中离去。
      松麓一直在相信着这个人们口中的传说,因为她宁愿自己是踏着繁花而来,宁愿相信自己也是被上天眷顾过的一个灵魂,在无数个灵魂之中脱颖而出,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理所应当被谩骂、侮辱、乃至更多。
      窗外淅淅沥沥的秋雨,以及远方的阴云,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似乎是在冲洗人世间的疲惫,又仿佛是对万里晴天的不满。
      今天,已经是松麓查出病情的整整两个月。她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看到更多人世间阴暗的一面,为此她曾经请求医院不要将自己真实的病情告诉学校,也不要让任何人清楚她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别人是否关心她她并不清楚,但她明白,比起事实,人类更感兴趣的是舆论,甚至是捏造。
      就像是大人们写的童话,在小孩子看来不过是个美好的梦境,而在成人的世界进行解读,却成了一个背景的灰暗,一个学者的挣扎。松麓记得,英语老师在讲到童话的时候,曾经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们:“然而,你们现在已经过了听童话的年纪了。”
      松麓始终相信,没有一个人会一夜长大,促使人们长大的因素,就在他们的生活之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