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合群生物

作者:念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入院

      世界上或许本就存在着两种可能,一种叫做相遇,一种叫做从未相遇。
      就像是偶然间的一见钟情停留在你的青春里,某一天那个令你心动的人,在你居住的城市出现,你依旧只会回回头,排练无数遍的台词经过风儿,吹向远方。最终擦肩而过,也仅仅是陌生人而已。
      就像有的人在阳光与温暖之中生活,与轻风温和为伴,便也全然不知暴风雨的激烈与呼啸在耳边的滋味,在循环往复的这样的天气里生存的人,纵使没有拿一把雨伞,也微笑着去面对每一天。即使每一夜都在与深渊挣扎,即使房内灯火通明,也驱不散属于他的孤独。
      花开花落,风去风来,留给遇见过它们的人的,亦是万种风情。
      正如此时,春与冬交融的季节。
      考场上纷飞的试卷,书桌前整整齐齐压在桌前,看不见人影,仅仅拥有笔划过纸面的声音,以及时而焦躁不安的演草纸上匆匆杂乱的公式飞快记下的音色。似乎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度过了多少个季节,看过了多少少年时代所谓的浪漫与温情,又见证了多少人的分分合合。
      但是那个季节的梦,始终留存在她的梦里。
      “松?”隐隐约约传来的是嘲笑的声音以及暴力、不堪入耳的语句,
      “人的能力都是天生的你不懂吗?”
      “就凭你,你配吗?”
      “滚远点,免得我沾上你的晦气。”
      “......”
      她试图堵上自己的耳朵,试图在身上的拳脚与痛苦之间挣扎。铺天盖地袭来的是鲜血一般的红色,而后走廊的尽头传来的是人群的奔跑声,一个温暖的手将自己拉起来,一阵晕眩,她便昏倒在那个属于所谓的年少气盛的春天。这本应该是属于她的最后一个痛苦的季节,但是似乎那一年的诊断书终结了所有,包括无奈的三年,以及最初的理想。
      那一年的夏,蝉鸣四起,她在消毒水与搏动着的医学检测器的声音里醒来,满墙的苍白,手上是点滴的针孔,有的地方已经泛着青紫。微微抬起头,她的眼前一阵晕眩,又倒在病床上,继而呐喊与讥讽的声音又在耳边传来,将她吞噬在黑暗里。走廊传来的是轻柔的脚步声,混沌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她沉沉昏睡过去。护士推开病房的们,心脏监测仪开始显示紊乱的线条,发出巨大的报警声。在忙乱声里,远方霓虹闪烁的夜似乎添了几分浮躁,在繁华里看见的湖光山色,隐逸在城市的匆忙中。
      “准备心肺复苏。”医生的双眼微微泛红,“能不能挺过来,就看你自己了。”
      她在梦里的迷雾中抬起头,一片寂静之间的森林与湿润的雨水气息,曾经是她最眷恋的味道。仰望天边的星辰,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书里所写的纯净与一尘不染的轻盈。森林里偶尔经过身旁的风,抚摸着脸上的肌肤,又在恍然间逝去。
      “松?”温润的声音闯入耳膜,似乎是熟悉很久的声音在轻柔地叫喊着她的名字,但语气又似乎是陌生的。她淡淡地回头,追随着自己所看到的身影,在雾霭之中追逐着。少年的身影在树影之间穿梭着,偶然间在某一个拐角又往更深的地方走去,她只是追逐着,沉默着试图追上他,却又在某一时刻与他拉开了距离。
      幽暗之中,追随着他的脚步,她走到一片平坦的高地,这里似乎离星星很近,只是呼吸却变得有些困难,她不得不去试图调整自己的状态。
      “还记得我吗?”一直追逐的身影出现在身后,眼中带笑,淡淡地望着她。
      “记得啊,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忘得掉。”她向少年走去,“而且,这个人,我已经很久很久都找不到了。”
      “不打算继续找下去了吗?”少年的眉眼依旧像她熟悉的那般舒展,“你知道吗,你差一点就可以找到我了。那样你就不用在每一天的梦里都梦到我。”
      “也许你本来就是我的一个梦呢。是属于青春的梦吧,也是最后一点点光亮了啊。”她试图学会像他一样微笑,可是泪水却在脸颊蜿蜒,“第一个梦,最后一个梦。”
      “你还记得以前对我说过什么?”少年问。
      “记得,要努力活下去,因为世界本就是不温柔的,但我们却可以温柔地对这个世界,所以无论如何,都请不要放弃生的机会。”她的眼里充满了温和。
      “为什么自己却做不到了?”少年平静地问。
      “我也曾经以为自己是温柔的,直到后来我发现原来他们并不打算接受我的温柔,而比起我所谓的温柔来说,他们更喜欢的是高高在上的感觉。”她的语气中透露着失望以及沮丧。
      “本来你就是一个温柔的人啊。”少年轻轻地笑。
      “其实我并不温柔吧,我暴躁、咆哮,不仅如此,我拥有并不出众的外貌,就连我的父亲也会这么说:‘你有严重的性格缺陷’。人类从来不会认为自己这一边是错的,就算用再恶毒的话他们也只认为是理所当然,应当让他们不喜欢的人遭受这些的。有时候你退让了很多次,想要继续往后退的时候,却发现身后已经是悬崖了。”她平淡的语气,却带着尽力掩饰的哭腔。
      “你曾经并没有带给我任何的黑暗啊,同时还带来了一点星光。”少年走近。
      “可现在的我,的确是一个负能量的人。”她摇摇头。
      “我曾经也是,所以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少年摊摊手。
      “你听说过有一个词语吗,‘救赎’。”她注视着少年的影子。
      “嗯,是的,你曾经告诉过我。”少年的眸中倒映着星的背影。
      “在救赎你的同时,我也完成了我自己的心灵解脱。直到后来我发现,我从来没有得到任何真正意义上的释然。”她靠近少年,试图捕获曾经清淡的干净肥皂味。
      “只要你还在人间,当你开始眷恋的时候,就能见到我。”少年摸了摸她的头,“人间有人在召唤你,我也始终在人间等着你来寻找我。”
      她苏醒在医院里,仪器依旧像第一次醒来一样搏动着。手腕上的腕带用飞舞的笔迹写着她的名字——“松麓”。
      似乎就像所谓的重生,心电图始终显示着平稳的线条,由于醒来是深夜,医院里格外寂静,偶尔隔壁传来病人的尖叫在走廊里回响着,越传越远。松麓比其他人更清楚自己处在什么地方,又是怎样被送到这里来的。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拥有如此的青春,或者说,所谓的美好的年纪。
      人间给太多的东西都下了定义,却没有任何一个定义在真正意义上存在准确。总有人用华丽的辞藻描绘着他们想象中的生活,但是现实却日复一日,平淡无奇。人们在不同的温度之中奔波,却早已忘记了自己是恒温动物,恒温三十七摄氏度的人类,却要在每一天面对负三十七摄氏度的心。
      松麓看着窗外因为微雨模糊的景观,隐约之间感到一点寒意,手上的枕头还刺进血管,点滴有条不紊地滴下,吊瓶中水的高度在一点一点减少。松麓打开床头的小灯,昏黄的灯光映照着安然的夜。床前书本的封面,用清秀的字体签着她最熟悉的那个人的名字,提笔相思,落笔羁绊。
      那本书,支持着她被拳脚相加的每一个白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在晋江写文,希望松麓这个角色的出现,能带给所有人一点温暖。我们都希望变成更加坚强与温柔的人啊。我是念澈,请大家多多关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