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宠

作者:白鹿谓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李玄发话,自有管事去操办,没几日,那从蜀地来的戏班子,便入了武安侯府。
      
      台上热热闹闹的,底下亦不遑多让。
      
      侯夫人坐在正中间,容光焕发,面色红润,看上去气色极好。李元娘坐着她身边,母女俩低着头,时不时说说笑笑的。说笑间,李元娘忽的起了身,似是要出去。她身旁丫鬟赶忙跟上了。
      
      阿梨收回视线,朝戏台上看去。
      
      “薛妹妹觉得这戏唱的如何?”
      
      这时,离阿梨不远处的一女子,含笑开口,一双凤眼妩媚轻佻,那么一扫,似有若无打量着她。
      
      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年前闹得柳眠院人仰马翻的勾栏女子,李耀新纳进门的姨娘,付莺娘。今日是正院设的席,柳眠院惯来不同正院来往的,侯夫人当然也不会叫柳眠院的人来,付莺娘是不请自来的,侯夫人好颜面,也懒得同她一个姨娘计较,没搭理,但也没赶人。
      
      乍被付莺娘搭话,阿梨还微愣了片刻,转头露出个客气的笑,颔首道,“很有意思。”
      
      付莺娘捂着唇,轻轻笑开了,“是很有意思。我来府里这许久了,还是头一次见妹妹,觉得甚是投缘,往后你我二人,可要多走动才好。”
      
      阿梨正要开口回话,忽的被人打断了。
      
      只见方才出去的李元娘,去而复返了,身后还带着个女子,看上去比她稍长几岁的模样,梳着发髻,穿一条青白襦裙,裙摆绣着莲纹,外头披一件白底青纹的斗篷,打扮得素净又不适端庄。只长相上略显平庸了些,尤其是同薛梨和付莺娘两个美人站在一处,便差了一大截了。
      
      连她身边的李元娘,都胜她几分。
      
      李元娘气冲冲的,顾不得身边人,“薛梨!”
      
      阿梨不知她为何忽然发脾气,疑惑望向她。
      
      李元娘被她这样一看,顿时更来气了,冷着脸,呵斥道,“你是我三哥的人,再如何,也不该自甘堕落,同什么脏的臭的都混在一处,互称姐妹,也不怕得病!”
      
      李元娘出身侯府,生来便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勾栏女子在她看来,是最下贱的人。只有低贱卑微至极的人,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以皮肉为营生。
      
      自己再瞧不上薛梨,她也是三哥的人,怎能同这样的勾栏女子混在一处!简直丢尽兄长的颜面!
      
      气氛霎时冷了,戏台上的角儿还在咿咿呀呀的,这里却犹如冰窖一样。
      
      “大小姐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奴家可是正正经经进侯府大门的,虽不是明媒正娶,那也是有位份的。倒是大小姐,这般瞧不上我这等女子,恨不得当场打杀了去,莫不是邵公子冷落了大小姐,也是那地儿的常客?”
      
      付莺娘自小在勾栏长大,旁的本事不一定有,但这张嘴,绝对利索。明嘲暗讽,阴阳怪气,几句话便刺得李元娘脸色大变。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这么和我说话!”李元娘怒极,扭脸吩咐婆子,“给我掌嘴!”
      
      说罢,看向付莺娘,恨恨道,“倒是伶牙俐齿,今日我便教教你侯府的规矩,给我狠狠打。”
      
      结实力大的婆子很快上来了,一把扭住付莺娘的手,另一个抬手打了她一巴掌。一声清脆的响声,付莺娘白皙的脸霎时红了,留下了巴掌印。
      
      阿梨听着这声音,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绣帕,望了眼李元娘身后无动于衷的女子,咬咬牙,上前低声劝道,“大小姐,世子特意安排了戏班子,一片孝心,为的便是让侯夫人开颜。若是惊动了夫人,怕也是不好。”
      
      李元娘闻言,怒气稍稍减退,理智回笼,再看付莺娘白皙脸颊上的掌印,也觉得解气,才道,“算了,今日便饶你一回,往后再口出恶言,休怪我不留情!将她给我撵回柳眠院去!”
      
      付莺娘来时风光娇艳,走时却是狼狈凄惨。
      
      台下的戏,远比台上的戏,更跌宕起伏。
      
      见付莺娘只是被打了巴掌,便被撵走了,钟宛静心中微微遗憾,面上仍是一派温婉,此时才不紧不慢开口,温声道,“下人不懂事,教教规矩便好了,妹妹别为了这些事,气坏了身子。”
      
      李元娘道,“叫钟姐姐看笑话了。”
      
      钟宛静微微一笑,正要开口,却见不远处走来一人。
      
      来人穿一件象牙白宽袖圆领的云锦锦袍,袖口处一圈银线绣的云纹,披一件玄色杭绸大氅,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神色清冷,面如霜雪,通身都是贵气。
      
      钟宛静看得一傻,旋即耳根一下子隐隐红了。
      
      李元娘却转过脸,高高兴兴拉着她的手,低声道,“钟姐姐,这便是我三哥!”
      
      说话间,李玄已经走到近前,他先扫了眼在一侧静静立着的阿梨,见她脸色微微发白,给他的感觉,就像一只家养的猫,好不容易敢打滚伸爪子了,出门却叫旁人给吓着了。
      
      李玄眉心微蹙,看向阿梨,“怎么了?”
      
      李元娘一见哥哥问起,生怕薛梨告状,张嘴便道,“三哥,都怪她自己胆子小,我不过罚了个下人而已。”
      
      李玄却没理会李元娘,仍是等着阿梨的回话。
      
      阿梨抿抿唇,轻着声道,“世子不必担心,奴婢只是吓着了。”
      
      李玄打量了她几眼,看不出什么端倪,又想,妹妹李元娘虽有几分骄纵,但无论如何也不敢动他的人。便沉声道,“既然不舒服,便回去罢。”
      
      李元娘心中一喜,三哥打发走了薛梨,她正好顺理成章把钟姐姐引见给自家三哥,还未开口,便见自家兄长说完后,也跟着转身了。
      
      李元娘一着急,“三哥。”
      
      李玄回首,看了李元娘一眼,只一眼,便叫她不敢开口了。李元娘一贯是怕自己这个兄长的,下意识缩了一下脖子。
      
      李玄淡道,“我去换身衣裳,去去就回。你难得回来,多陪陪母亲。”
      
      说罢,头也未回的走了。
      
      阿梨微微一愣,跟了上去,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在李玄身后。
      
      二人一路无话,回到世安院,阿梨停下步子,想着等李玄先走,却见李玄没朝自己的屋子去,抬步直接进了她的屋子。
      
      阿梨动作顿了顿,犹豫了下,也跟着进去了,打起精神,道,“我叫人去取干净衣裳来——”
      
      “不急。”李玄冷不丁打断她的话,语气温和了些,又对她道,“过来。”
      
      阿梨只怔了一下,便看见李玄还看着自己,只得小步上前,抿唇挤出个笑来,“世子可是有什么吩咐?”
      
      李玄垂下眼,细细打量着面前人。她今日穿一件烟青色的长褙子,配一条云白襦裙,袖口领口一圈蓬松白毛,衬得脸颊雪白,更添几分雅致秀气,白皙纤细的手腕上只戴了个素银镯。方才他一踏进院子,第一眼便瞧见静静站着的阿梨了。
      
      李玄有时候觉得,人如其名大抵是有几分道理的,他从前觉得梨花不过百花中极为寻常的,如今却是越发喜欢了。
      
      李玄收回思绪,语气温和了几分,道,“真被吓着了?方才一路都不说话。”顿了顿,又像是解释一样,道,“元娘被母亲纵得有几分骄纵,但她本性并不坏。”
      
      阿梨听得一头雾水,只觉得今日的李玄真是古怪。莫名其妙同她说李元娘本性如何,听着倒像是解释。可问题是,兄妹俩是主,她只是个小小的通房,主子做什么怎么做,有必要同一个通房解释吗?
      
      难不成是怕她心中记恨李元娘?
      
      阿梨思来想去,只得出这么个结论,又觉得李玄未免多想,李元娘会在意她的记恨?她便是记恨,又能做什么伤害李元娘的事?
      
      只是,李玄倒是疼李元娘这个妹妹,连这等小事都考虑到了。
      
      阿梨心中有一丝丝的羡慕,却不是羡慕旁的,只是羡慕李元娘有这样一个兄长,同胞所生,同府长大,情分终究是不一样的。
      
      思及此,阿梨抬起眼,盈盈如春水般,望向李玄,极其“善解人意”地道,“奴婢知道。”
      
      李玄观她神色,神情温然,仿佛回到了世安院,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便又安心了。便颔首,“你知道便好。”
      
      阿梨温温柔柔点头,又贴心道,“世子不是还要去陪夫人,我叫云润取您的衣裳来。”
      
      说罢,便出门去唤门口的云润,等她取了衣裳来,服侍李玄换了,送他出门。
      
      等人一走远,阿梨面上的笑,便立即卸下了,她回了屋子,坐到圈椅上,怔怔出神。
      
      方才付莺娘被打巴掌的画面,一直在她眼前一遍遍重现。
      
      她一贯不是什么矫情之人,有一日过一日罢了,便是李玄有一日腻了她,从此再也不来,也无所谓。可是,今日的事,却把她这层自欺欺人的幻想给彻底撕开了。
      
      主是主,仆是仆,尊卑有别,付莺娘尚且还是个正经姨娘,在李元娘面前,都讨不到半分的好,想打便打,不过一句话罢了。
      
      那她呢?
      
      世子妃若是个能容人的,她恭敬谨慎,尚且能过安生日子。若是个不能容人,阿梨不敢想自己的下场。
      
      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人身上,这是阿梨很小便学会的道理,到现在,依旧如此。
      
      该为自己谋一条退路……
      
      阿梨微微垂下眼,脑中一片清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一下文名,大家眼熟一下~
    ---------------------
    我仔细想了下,柿子不能算渣男,他应该是宠渣宠渣的,宠也宠,渣也渣,我这个甜文亲妈作者果然写不出真正的渣男
    --------------------------
    感谢在2020-11-03 21:00:00~2020-11-04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啊摩西罗伊kz 2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