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房宠

作者:白鹿谓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主子慢着点儿,咱们出门早,不着急。”
      
      香婉扶着自家主子,两人一道往花厅去。
      
      今日是侯府唯一的嫡女,李元娘纳征的日子,纳征在民间又有“过大礼”之称,算是成婚前比较重要的步骤。
      
      来到正厅,只零星来了几人,阿梨惯来不爱出门,她的身份摆在那里,交际的圈子窄之又窄,索性便不去交际,还落了个轻省。
      
      坐了会儿,人便到齐了,侯府就这么一个女儿,还是侯夫人所出,自是犹如掌上明珠般,就连武安侯这么个不靠谱的,都早早便携侯夫人来了。
      
      大抵是为了给女儿面子,武安侯没同柳氏一起露面,而是同侯夫人并肩而来,进了花厅。
      
      武安侯年轻时还是个俊朗男儿,酒色浸淫,如今大腹便便,半点看不出当年青年才俊的样子了。倒是同他并肩而来的侯夫人,保养得颇好,加之嫁女,气色宜人,面色红润。
      
      武安侯将侯夫人送进花厅,便去了前厅。
      
      女眷聚在花厅,男子则在正厅接待男方家人。
      
      李元娘许的那户人家姓邵,邵家人约莫很重视这门婚事,礼金给得丰厚,礼品如流水一般入了花厅,念礼册的嬷嬷直念得口干舌燥。
      
      什么红珊瑚、玛瑙珠串、和田玉雕……一连串的贵重礼品,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阿梨不知侯府嫁女是不是都是这个阵仗,但看侯夫人脸上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便感觉,这门亲事应当还是很令母女俩满意的。
      
      纳征礼没持续太久,一个时辰左右,便结束了。
      
      阿梨跟随众人一起退场,带着香婉要回世安院,刚出院子,便看见云润站在外头,面色焦急,张望着里边。
      
      见到自家主子,云润立刻就上来了。
      
      阿梨问道,“怎么了?”
      
      云润压低声音,附耳道,“薛家来人了。”
      
      阿梨愣了一下,“哦”了一句,继而面上露出个笑来,见云润香婉担忧看着自己,便笑着道,“别担心,没什么事。”
      
      想了想,又道,“先回趟世安院,我去取些东西。”
      
      回到世安院,阿梨从妆箧抽屉里取出荷包,塞进袖子,没让云润和香婉跟着,自己出去了。
      
      来到小后门处,门房见了她,很是熟悉,很快便将门栓挪开了,道,“薛娘子同家里人多说几句,我就不打扰了。”
      
      阿梨客客气气的,“多谢。”
      
      等门房走远了,阿梨推开梨花木大门,便看见个中年妇人站在门外,妇人穿一身深青棉袄,下面穿着棉裤,袄裤都洗得很干净,看得出穿了很久了,打着补丁,洗得有些发白了。
      
      妇人见了阿梨,立即走过来了,搓了搓冻得发木的手,讪讪一笑,“阿梨,你来了。”
      
      阿梨轻轻地应,“嗯,婶娘。”
      
      妇人看上去很想同她寒暄几句,苦于关系淡漠,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阿梨无意同她多说,直接从袖中掏出荷包,递了过去,“这银子婶娘收好。我还有事,便先回去了。”
      
      薛母满脸笑意接过荷包,立马打开,一瞧还是原来那个数,便着急道,“阿梨啊,你现在都给世子做通房了,按说到手的银子也多了,能不能多给些?不是婶娘逼你,实在是家里难,你也知道的,婶娘一个寡妇,家里没个男人,连地都伺候不了。”
      
      阿梨神色平静,道,“我给的银子,够您吃喝和日常开支了。您也知道,我是做了通房,说到底和丫鬟也差不了什么,我能给的就这些了。”
      
      银子到了手里,薛母也不必小心翼翼的说话了,见阿梨不肯答应,有些恼,道,“当初若不是你招惹了刘三那个泼皮,你堂哥怎么会为了你,失手杀了他,被抓进大牢。你毁了我儿子一辈子,补偿是应该的!他明年就要出来了,我不替他攒点银子,他怎么成家?!”
      
      阿梨原本神色平静,听薛母提起旧事,蓦地抬起眼,盯着薛母,“当初的事情,婶娘既已经怪在我头上,我也懒得多说什么。婶娘觉得我欠你们薛家,我也认,毕竟薛家养我一场。可婶娘已经卖过我一回了,加上这些年我给的银子,欠的再多,也该还清了。既然薛蛟要出来了,那您以后也别来找我了。”
      
      薛母急了,“怎么能说还清了?!阿梨,我养你一场,虽然没有生恩,养恩总是有的,当初要不是我薛家救了你,你如今还不知在哪个勾栏里迎客呢!做人要有良心!再说了,你纵使得宠,也不会长久,往后失了宠,还不是要靠你堂哥替你撑门面!婶娘劝你,做人做事不能太绝。”
      
      “我得宠也好,失宠也罢,是我自己的命。薛家富贵也好,落魄也罢,是薛家的运。薛家养我一场,我如今还清了,日后就不必来往了。”阿梨淡淡望着薛母,语调温柔,说出的话却不带一丝迟疑。
      
      从前薛蛟没有出狱,她可怜薛母一个寡妇讨生活太难了,愿意帮衬她。如今薛蛟要出狱了,薛母还打着叫她养着他们母子俩的主意,阿梨不乐意。
      
      “好生绝情!行,你记住你今天说的,等我薛家日后发达了,你别来求我!”薛母法子用尽,也不见她松口,怒气冲冲抛下一句话,揣着银子,拂袖扭头走了。
      
      阿梨转身回了侯府,给门房塞了碎银子,便打算回世安院。
      
      后门离世安院颇远,要绕过大半个侯府,这条路阿梨经常走,薛母几乎每两个月都会来一趟。
      
      阿梨一言不发走着。
      
      她虽喊薛母一声婶娘,但其实同薛母并没有血缘关系,她甚至不姓薛。穷人家鬻儿卖女是常事,她估计也是如此,被生父母卖给了人贩子,牛车经过城郊的时候,被薛家用八两银子买下了。
      
      原是十两的,薛母嫌贵,一番砍价,才说到了八两。这事阿梨打小就知道,薛母最爱拿这八两银子说事,她觉得自己吃了大亏。
      
      八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对于当时的薛家而言,的确是一比很大的数目。
      
      她进了薛家,那时候很小,烧得稀里糊涂的,压根连自己从前叫什么都记不起,连名字都是薛蛟给她取的。他说,梨花香香软软的,你就叫阿梨。跟我姓,姓薛。
      
      从那时起,她便成了薛梨,在薛家留了下来。
      
      一直到后来,薛蛟失手打死刘三,进了大牢,而她则卖身进了侯府。
      
      阿梨垂着眼,心里有些乱糟糟的,不知不觉走岔了道,来到了离正厅不远的游廊。
      
      她自己浑然未觉,身边却走近了一人。
      
      “薛娘子。”
      
      阿梨惊得回过神,循声望去,便看到了李玄时常待在身边的侍卫谷峰。他一身深蓝劲装,稍显平凡的面孔显出习武之人特有的坚毅,整个人看上去沉稳可靠。
      
      谷峰一贯是跟着李玄进出的,他在这里,岂不是李玄也在附近。
      
      阿梨下意识抬起头,朝远处望了眼,果然瞧见了李玄的身影,他面朝着这边,穿着圆领云纹织金锦袍,面容贵气,却隐隐环绕着寒霜般,隔着老远,阿梨都能依稀感觉到他的不虞。
      
      阿梨收回视线,望向谷峰,“谷侍卫,可是世子爷有什么吩咐?”
      
      谷峰指了个方向,道,“世子爷道,薛娘子当是迷了路,让属下送您回去。”
      
      阿梨点点头,没再朝那边看一眼,微微低头,跟着谷峰从游廊的侧门出去了。
      
      .
      
      见阿梨绕路走了,李玄收回视线,察觉到身边人的心不在焉,面色寒霜未减,抬眸盯着仍在发怔的邵昀。
      
      邵家来行纳征礼,礼毕却没急着走,邵昀想要同他结交,李玄看在自家妹子的份上,愿意卖邵昀一个面子,耐着性子陪着说了会儿话。
      
      却不想,半路上居然遇见了薛梨。
      
      隔着老远,邵昀便看傻了,眼睛挪都挪不开,李玄自己也是男人,怎么会看不穿邵昀心里那点龌龊的想法。
      
      他站定了,没继续往前走,又叫谷峰送人回去。
      
      侯府大公子李崇见邵昀那模样,忍不住幸灾乐祸,道,“邵公子这是看傻了?”
      
      邵昀还傻傻点头,等回过神,看见沉着脸的李玄,想到面前站着的可是未来妻子的亲哥哥,还是武安侯府的继承人,霎时一个激灵,忙不迭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李崇笑呵呵,一脸“都是男人,我们懂”的表情,拍拍邵昀的肩,“一个通房而已,邵公子若喜欢,让三弟赠你便是。”又转过脸,冲着李玄笑道,“三弟说是吧?”
      
      邵昀愈发尴尬,但想起方才那让自己惊鸿一瞥便心如鼓槌的女子,心里又忍不住痒痒的,当真是极美的,侯府竟还藏着这样的美人,自己这未来大舅子真够铁石心肠的,这样的美人,竟连个妾的位份都不给,只是个通房。
      
      若是他的人,金屋藏娇也未尝不可,他定然不叫美人受这样的委屈。
      
      李玄脸缓缓沉了下来,直直看向一旁拱火的李崇,寒声道,“我的人,什么时候容得旁人多嘴了?兄长先管好自己吧,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些事,我不说,不代表我被蒙在鼓里。”
      
      李崇脸一白,心里开始打颤了。他打小就怵自己这个三弟,一脸阴郁,旁人根本看不透他的想法。一声不响便夺了世子之位,如今官至刑部后,越发难缠了,自己方才实在不该一时冲动。
      
      他藏在袖里的拳头握紧,强忍难堪,面上挤出一个笑,“大哥方才酒吃多了,说话犯了浑,三弟别同我计较。”
      
      李玄不置可否,掠过李崇,冷冷的眼神落到邵昀身上。
      
      比起完全靠自己打拼的李玄,邵昀同旁的公子哥儿一样,靠祖辈余荫,捞了个不大不小的官当着,才能平平,为人平庸。哪里能扛得住李玄的审视。
      
      李玄的眼神太过迫人,他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些死囚犯人,能从这些人嘴里撬出证据和实话,绝非仅靠着他世子的身份。
      
      邵昀张张嘴,想替自己辩解一句,张了嘴,却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
      
      好在李玄没打算在妹妹大喜的日子闹,冷漠收回视线,率先抬步走了。
      
      李崇和邵昀均一愣,赶忙追了上去,这回却是不敢与他并肩同行了,下意识缀在其后。
      
      几人默不作声回了正厅。邵昀坐立不安,迫不及待随邵家人一起走了。
      
      邵家人一走,武安侯便起了身,要回柳眠院。
      
      李玄神情淡淡,目送武安侯离开,踏出正厅。
      
      他一走,李崇和李耀才敢动身,兄弟俩虽为长,但偏偏是庶出,而李玄又是侯府未来的当家人。二人再看不惯自己这个高傲的弟弟,也不敢对他不敬。
      
      李崇轻呵一声,嗤之以鼻,四周下人均晓得侯府几位公子之间的暗流涌动,只当自己是哑巴聋子,闷头退了出去。
      
      二公子李耀生性风流,今日妹子出嫁,也没见他正经几分,衣襟散乱着,一身红色锦袍,大冷的天,还摇着手里的折扇,十足的风流公子哥儿。
      
      “哥,再给我拨点银子,我等会儿出去一趟。”
      
      李崇闻言蹙起眉,国字脸上显出几分不满,“这个月才过了几日,你的银子就花完了?不是做哥哥的说你,你也不小了,该懂事了。别仗着父亲姨娘宠你,便失了分寸。好好考个功名,再不济让父亲出面替你谋个官位,成日往那不入流的地方钻,像什么样子!”
      
      李耀不耐烦听这些,“谋个小官有什么用,点头哈腰的,当官有什么好的,月俸都不够我喝一回酒!我才不受那窝囊气!”
      
      李崇拧眉,“窝囊气?!你比他李玄年长,他是人人称赞的世子爷,你就甘心做个吊儿郎当的废物?!我怎么有你这样没出息的弟弟!你知道外人怎么说我们兄弟几个的吗?外头人都说,武安侯府三位公子,大公子是个管着家中庶务的管事,二公子是个风流浪荡子,唯独他李玄,才真正继承了武安侯的风骨,是国之栋梁。”
      
      李耀懒得听,丢下一句,“说就说,也不少块肉”,扭头就走了。
      
      留下李崇,气得面色发青,深吸几口气,才恢复了平日里的面色。
      
      他总有一日要把李玄踩在脚下!
      
      什么庶出嫡出,他就不信,嫡子天生就高人一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对话里出场、且接下来大概率很长时间都不会出场的薛蛟咬牙切齿中:谢谢您还记得我男二的身份哈
    某白:emmmmmm……总所周知,男二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老实牢里待着吧~
    ----------------------
    感谢在2020-10-30 21:00:00~2020-10-31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庞 10瓶;美少女格格巫 5瓶;倆小zhi、陈陈爱宝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